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一百四三节 多方协定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董事长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很厚的文件夹,“啪”地甩在谢俊波面前:“你自己看好了,这是银行方面下达的检审通知。别说是你了,包括我在内,公司所有股东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谢俊波慌慌张张打开文件夹,他头上冒着冷汗,以近乎疯狂的态度看着纸面上每一个字。

    一旦公司破产,他的财产要缩水大半。虽然还不到上街要饭的那种程度,可是从曾经的千万富翁骤然缩水到只有区区几百万,这对他来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现实。

    谢俊波很清楚银行的套路,他花了十多分钟,很快在脑海中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银行这是在故意整我们。”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夹,连声怒道:“检审这种事情虽然是走正常程序,合法合规,可为什么针对我们公司?全市、全省,还有全国,那么多房地产商,凭什么说咱们公司是负效业绩?现在房子难卖,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就全市来说,咱们公司的经营状况为维持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银行方面简直是鸡蛋里挑骨头,明摆着想要整我们。”

    董事长一直看着谢俊波在怒吼中发泄。

    直到他骂够了,也骂累了,才淡淡地说:“你说的没错,银行这次就是故意要整我们,可就算知道了,你又能怎么样?”

    “我……”谢俊波一阵语塞。

    是啊,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银行的做法虽说有点儿过分,却合法依规,一切按程序来。

    “……那还款这事儿,就不能通融通融?”冷静下来,谢俊波仍然得面对现实,他讷讷地问:“要不咱们找找关系,帮着说合一下。最近这段时间房子实在是难卖,市场就这样,我们也没办法啊!”

    董事长身子往后一靠,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语气很是冷漠:“如果有办法,我就不会让你来了。”

    记住m.42zw.

    谢俊波有些疑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司必须在银行规定的时间偿还贷款,否则只有宣布破产。”董事长的声音不大,其中的意味却令谢俊波恐惧到极点:“你的股份必须全部用于偿贷,我们的也是。”

    谢俊波猛然从椅子上站起,双眼发红:“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董事长注视着他:“北通集团前几天跟我们联系过,说是可以提供资金,帮助我们渡过难关。”

    不等谢俊波说话,董事长伸手做了个禁止的动作:“你先别急着高兴,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关键。人家说了,这笔钱并不白给,条件很简单:只要你离开公司就行。”

    谢俊波觉得脑子很乱,一时间很多事情根本想不明白。

    公司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

    银行依照正常审核程序,要求公司提前偿还贷款,如果在规定时间拿不出这笔钱,公司只能宣布破产?

    可是现在,有人愿意借钱给公司,却偏偏要自己离开?

    谢俊波不是傻瓜,他张口问道:“你是说,苏小琳和北通集团那边有牵连?”

    董事长冷笑着点点头:“你终于明白了?没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前天我接到北通集团虎总的电话,连忙赶过去,就这事儿谈了很久。我才知道苏小琳是虎总亲弟弟的妻子。”

    “什么?”谢俊波傻眼了:“她男人不是警察吗?”

    “是的,他是个警察。”董事长没有否认。

    谢俊波一下子急红了眼:“既然他家里那么有钱,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当警察?再说了,要早知道苏小琳她男人有这种背景,说什么我也不会招惹啊!”

    董事长语气不善道:“照你这么说,那些不如你的人就能随便欺负?老谢,你这想法要不得。”

    谢俊波脑子很乱,他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最关心的就是自己在公司里的股份:“既然北通集团愿意帮忙,那我们……”

    “这事跟你没关系!”董事长再次重申:“虎总发话了,你必须离开公司,否则一分钱也不会给。”

    “为什么?”又气又怒的谢俊波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叫嚷这句话。

    董事长道:“该说的我都说了,董事会已经形成决议,无论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必须离开公司。”

    谢俊波咬牙切齿盯着他,足足看了两分钟:“要我走……可以,把三千五百万的股份还给我。”

    “你在做梦呢!”董事长毫不客气地说:“公司面临偿贷,到时候拿不出钱来就得破产。”

    “可北通集团那个姓虎的不是愿意出资吗?”谢俊波反问。

    董事长注视着谢俊波,仿佛看着一个愚蠢透顶的傻瓜:“人家都说了,你不走,就拒绝提供资金。你到底懂不懂?现在的问题是你惹了麻烦,公司面临现在的困境也是因为你。人家摆明了要整你,你还痴心妄想着公司股份……老谢,我看你是在拘留所里面关傻了吧?”

    谢俊波怒道:“总之必须把我的钱还给我。你们没有权力把我撵出董事会。就算公司破产,我也要拉着你们。”

    这话说的很过分,董事长神情瞬间变得森冷:“你再敢说一遍?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他是个很强势的人,谢俊波平时就有些怕他。闻言,气冲冲的谢俊波顿老老实实闭上嘴。

    “走不走,是你的选择。”董事长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盯着他;“下个星期,如果我们不能及时还贷,银行方面就要收地,到时候你一样是血本无归。如果你离开公司,北通集团提供帮助,公司的招牌就不会倒。上次开会的时候,老周和老姚他们就说了,看在这些年朋友的份上,我们每人拿出五十万,算是给你的补偿。”

    “五十万?你们打发叫花子吗?”谢俊波再次感到极其强烈的侮辱。

    “要不要随便你。”董事长发出讥讽的冷笑:“实话告诉你,我们已经做好了备案。无论哪种情况,你那三千多万的股份都得交出去。“色”字头上一把刀,这都是你自找的。”

    “你们联合起来诓我是吧?”谢俊波恶狠狠地嚷道:“我就是不走,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董事长脸色再次变得阴沉:“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们?我是看在大家朋友一场,才告诉你这些。没想到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好吧!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让人跟着你,让你吃不好,睡不稳,如果离开家出门,说不定就遇到什么事了。”

    房地产公司从来就不缺捣乱的人。

    二十四小时派人守在你家门口,随时拉下电闸。你在家里永无宁日,负责拉闸的人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你出来把闸扣上,恢复供电,他还会对你笑嘻嘻的……总之就是这样来来回回搞拉锯战,把你惹怒,看着你打电话报警,对方转身走人。

    警察来了也没办法。

    回头,换个人继续。

    断水也很简单,你家楼上的输水闸门随时会被人关闭,也是同样的做法。

    花个十几二十万,公司里做这种事的人一抓一大把。

    谢俊波整个人瘫在椅子上。

    他是公司副总,很清楚这里面的门道。只是从未想过,有一天,同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们……你们这是要逼我去死啊……”他双眼无神,喃喃自语。

    “我们可没逼你!”董事长叹了口气,走到近前,认真地说:“你干嘛要去招惹苏小琳?她丈夫是警察,是警察啊!你以为这世道有钱就能为所欲为?我就是当兵人出身。你想想,要是没有军队和警察,能有这么安全的社会环境吗?否则你根本赚不到这么多钱。”

    “你现在有钱了,了不得了,连人家老婆都不放过,你说你这都干的什么事啊!”

    “反正事情都这样了,骂你也没用。我言尽于此,你自己选择。最后劝你一句话:别以为你是多了不起的人物,比你强的大有人在。遵纪守法,别在惹事。这次人家只让你在拘留所呆了几天,已经是手下留情。要是再有下次,谁也保不住你!”

    ……

    陈英联合另外几名团长发动兵变,杀死了武清程。

    谁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叛乱。多达数千名士兵对司令部进行合围,面对多达数倍的兵力优势,武清程的警卫营防线崩溃,超过两百人投降。

    武清程的尸体被装在临时赶制的棺材里,等到两天后,暹罗、缅国、北方邻国等相关的人员赶到,尸体已经腐烂,臭不可闻。

    陈英同样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继承了武清程“将军”的封号,下令各部队扼守山头关卡,在司令部外面新开辟一片空地作为直升机降落场,然后坐等着各方贵客上门。

    山里这种野人一般的日子,陈英是实在过不下去了。

    可他不愿意离开,毕竟这里是根据地,对他来说就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各方会谈,核心围绕着替代种植与经济合作。总之一句话:我可以不种罂粟,但你们必须开出令我满意的条件。

    武装割据主要条款主要是针对暹罗人:确保“北方治安军”的合法地位,由暹罗政府给予番号,按年度拨付军饷和各种物资。作为回报,晋升为将军的陈英承认暹罗政府合法性,确保军队收编工作正常完成。

    缅国方面的条款与暹罗差不多,区别在于具体数量的多少。

    北方邻国是替代种植计划的主要营运方。通水、通电、通路……所有工程均由暹罗和缅国各自承担一部分,北方邻国出资比例最大,获得二十年经营权,以及到期后继续商谈经营的优先保障权。

    玉米、咖啡、热带水果,以及各种经济作物……我们包购包销。从签订协议的那天开始,我们就不再是敌人,而是互相合作,互助互信的朋友。

    陈英是个合格的军官,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在这方面,吴艳辉就做的很好。他负责对外谈判,也是合作计划的重要促成人。

    双方达成协议之后,当然少不了一场丰盛的晚宴。

    陈英很高兴,他的要求几乎全部得到满足:“北方治安军”编制不变,山里的村落与民众现状不变。在这里,他才是真正的掌权者。与专横独断的武清程不同,各方都很看好陈英,因为他更容易打交道,态度也更温和。

    就在达成协议的当天,陈英下令各部队铲除罂粟种植区。作为回报,他得到了来自三国提供的一大批生活物资。

    吴艳辉兴致很高,他喝了很多酒,搂着虎平涛坐在角落里,低声笑问:“阿明,你是他们的人吧?”

    他指的是北方邻国。

    虎平涛没有承认,笑着回答:“辉哥,您想多了。我和你一样,是安南人。”

    没有得到上级允许,他永远不可能自曝身份。

    吴艳辉对此不屑一顾:“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安南人。好了好了,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反正事情都过去了。其实你第一次跟我喝酒,说起这事的时候,我就猜到你是他们的人。”

    “阿明你年轻,我不知道你对以前的那些事情是什么看法。说真的,我不喜欢打仗。咱们安南与中国,以前是好朋友,***和太祖,那都是很亲近的关系。可后来……唉,要怪就怪上面那些家伙,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中国很强啊!这些年我是亲眼看着的,从山外进来的很多消息都表明中国人越来越有钱。如果不是确信了这一点,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签订协议。”

    虎平涛脸上洋溢着微笑,心里却保持警惕:“辉哥您得算笔账。种罂粟的确收益大,可是山里所有的东西必须从外面运进来。军火就不说了,光是布料和盐,每年的开销就很大,更不要说是暹罗人守着路口,每次运货进来都要额外花钱。这一来一往,真正是入不敷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