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一百七九节 截获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目标正沿公路往东面行驶。”

    曹勇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目标还是原来的那辆白色丰田,车牌尾号二十二?”

    通报消息的警察摇摇头:“他们换了一辆黑色桑塔纳,车牌尾号零五。”

    曹勇和王永江相互对视,了然地点了下头。

    “这些家伙很狡猾。白天开白色的车,到了晚上就换成黑色。”曹勇神情凝重,喃喃自语:“还是老话说得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王永江问:“按照之前的分派,一组负责跟踪二十二号车。他们之前报告说跟丢了目标,后来是怎么发现的?”

    “一组有两辆车,编号甲和乙。为了防止被察觉,甲车在三十三号公路上超了一次,提前抵达中途岔口加油站休息。按照计划,观乘人员在那里换了一辆车。他们在那里等了很久,直到乙号车抵达也没有发现目标。后来根据沿途观测站点与测速分析,判定时间段内经过的所有车辆均为可疑。于是紧急放飞无人机,沿途加速追踪,在一辆黑色桑塔纳经过的线路上,发现了黑鱼给出的信号。”

    那是一些白色纸团,按照两短一长的排序,指向目标就是那辆桑塔纳。

    王永江神情振奋,用力挥舞了一下拳头:“命令附二组和附三组加入一号监控组。给我盯紧了黑鱼,随时注意那辆车的动向。”

    ……

    坐在车上,虎平涛一直在打喷嚏。

    首发

    下午乘坐白色丰田下了高速公路,在加油站方便的时候,洪宗元用一整条精品“玉溪”换掉他的烟,虎平涛也趁机在加油站连锁超市买了一包薯片。

    麻辣烧烤味,很普通,很常见的那种。

    撕开薯片的时候,虎平涛问过王学新和洪宗元:要不要来点儿?

    前者开着车,摆手表示不用,也不喜欢吃这种东西。

    后者很精明,疑心病也重,直接拿过薯片,仔细看了看外包装,又从里面拿起一块塞进嘴里慢慢品尝,确定没有任何疑点,这才把薯片还给虎平涛,笑着表示:“一片就够了。”

    虎平涛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慢慢地吃着,直到车子驶上旧公路,然后进了农庄,换车……

    把罐头和压缩饼干搬上黑色桑塔纳的时候,虎平涛也顺便从丰田车上把剩下半包薯片带下来,塞进车门上的空格里。

    装模作样打喷嚏很简单,可要做出涕泪直流的真实感就很难。

    虎平涛把手伸进薯片袋子,用指甲从底部抠起一点残碎的渣料,装作掏挖塞进鼻孔,胡椒和辣椒粉对敏感的鼻粘膜产生了强烈刺激,狠狠打了个喷嚏。

    很真实,很自然,鼻涕和唾液甚至喷到了挡风玻璃上。

    虎平涛连忙伸手拿起摆在车前座的抽纸,用力擦着鼻子,完事儿后顺手把脏纸往窗外一扔。

    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王学新和洪宗元都没有发现破绽。

    看着挡风玻璃上那些星星点点的黏液,王学新脸上掠过一丝厌恶。他对虎平涛偏了下头,皱起眉头道:“阿衡,那点儿纸,把玻璃擦干净。”

    “好的好的。”虎平涛连忙答应着,又拿了两张纸,卖力地擦着玻璃,顺手把两团脏纸扔出窗外。

    两短一长。

    几分钟后,他故伎重演,只是这次打喷嚏的时候控制着力度,没把口水喷到玻璃上。

    然后,又是两个节奏紧促的喷嚏。

    三个纸团,又是一个重复的两断一长。

    他只能用这种约定的方式传送讯息。

    洪宗元关切地问:“阿衡,你怎么老打喷嚏?是不是感冒了?”

    “我也不知道。”虎平涛苦笑道:“也许是饿了,只要吃点儿东西,喝点儿热汤就好……洪哥,您不是说带我去吃土鸡嘛,那饭馆在哪儿呢?”

    洪宗元笑道:“吃土鸡没意思,咱们去海边,吃鱼。”

    ……

    城市东部,海边。

    滨海是一座名气很大的旅游城市。因为地势和地形的缘故,这里无法形成港口,却有着很不错的沙滩,每年都吸引着大量游客。

    位于城市东北方向的海滩遍布礁石,荒僻又遥远,很少有人过来。

    黑色桑塔纳与夜色融为一体。王学新驾车缓缓驶离公路,在土路上开了一个多钟头,在一片椰林的掩映下,把车停在沙地上。

    即将熄火下车的时候,虎平涛看了一眼车上的电子计时器:现在是半夜十一点四十八分。

    洪宗元下了车,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海滩上风很大,虎平涛勉强听清他似乎是让对方派人过来搬东西。

    很快,从黑暗中的海滩方向,隐隐绰绰走来五个人。

    虎平涛认识其中三个人,都是“地心引力”酒吧二层的侍者。

    另外两个没见过,估计也是公司里的人。

    需要搬运的东西,就是后车厢里的那些罐头、饼干、矿泉水。

    虎平涛扛着一箱罐头,走在洪宗元身边,认真地问:“洪哥,我这人是不是很老实,很容易被骗啊?”

    这话问得没头没脑,周围的人纷纷转头往这边看过来。洪宗元也皱了下眉头:“阿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虎平涛埋怨道:“中午出来的时候,洪哥你说是带我去邻县吃泥鳅钻豆腐。后来又说去吃炖土鸡,再后来说是来海边吃鱼……这都大半夜了,我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本想着忍饥挨饿吃顿好的,可看这周围全是鸟不拉屎的地方……还鱼呢,能有鱼骨头吃就不错了。”

    这是他今天的亲身经历,虎平涛相信除了自己和王学新,在场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感觉肯定有些不舒服,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挺有意思,容易引起认同感的笑话。

    果然,周围的人纷纷笑了起来。

    “你小子!”洪宗元被搞得哭笑不得,他曲起指关节,狠狠给了虎平涛脑袋上一个爆栗,又气又好笑地低声训斥:“我是觉得你上次在淞城表现不错,这才给你一个机会。没想到你唧唧歪歪就想着吃。”

    王学新扛着一箱矿泉水走在旁边,笑道:“阿衡,这有罐头,还有饼干。再说了,洪哥也没骗你,来这儿真能吃鱼。”

    说着,他加速向前走了几步,抬手拍了一下前面那人扛在肩上的豆豉鲮鱼罐头箱。

    就这样说说笑笑,一群人很快来到距离海滩很近的一间木屋里。

    谁也不知道这间屋子究竟是什么时候建的,总之很旧。建筑材料主要是砖块和木板,顶部是波形瓦。屋子没有窗户,屋顶漏风,“呼呼”地刮进来,听着就像鬼在哭。

    屋内空间很大,正中火塘里燃烧着旺火。虎平涛放下纸箱的时候,飞快扫了一遍:连同自己在内,共有十八个人。

    洪宗元伸手拽了一下他的衣服:“来,跟我见过金爷。”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坐在正中。他体格粗壮,很胖,目测体重超过一百公斤。粗大肥实的胳膊分朝两边杵在大腿上,上臂部分全是刺青,很漂亮的日式浮世绘风格。

    虎平涛连忙双脚并拢,躬身垂手,恭恭敬敬叫了声:“金爷。”

    金寿昌看起来很随和,眉眼随时带着笑。他抬手做了个起身的动作,目光望向站在虎平涛身旁的洪宗元,问:“他就是阿衡?”

    洪宗元笑着点点头:“挺不错的一个年轻人。我这次带他出来见见世面,顺便引荐给金爷。”

    金寿昌笑了一下,颇有深意地问:“阿衡知不知道我们今天过来吃鱼?”

    话一出口,跟着去搬货的人全都笑了。

    洪宗元颇有些无奈的解释了一遍。

    金寿昌仰面大笑,望向虎平涛的目光少了几分戒备,随手拿起摆在旁边木桌上的一把匕首,递过去:“饿了就自己动手,先垫垫底。一切顺利的话,明天我们大摆筵席,好好吃一顿。”

    屋子里已经有人打开纸箱拿出罐头,他们开罐头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有人用罐头钥匙卷起一层罐头铁皮,有人直接用匕首在罐头中间划个“十”字。虎平涛多了个心眼,他仿照后者,用匕首撬开罐头,大口吃了起来。

    在这种场合,手里得有一把武器。只要罐头没吃完,他就有足够的理由留下这把匕首。

    看着正嚼着饼干的洪宗元,虎平涛挤过去,低声好奇地问:“洪哥,咱们这趟出来,是不是有大动作?”

    洪宗元微微一笑,转头注视着他:“你好像猜到什么了。呵呵……说说你的想法。”

    “私货?”虎平涛直截了当地问。

    “私货有很多种,你觉得是哪种?”洪宗元故意卖关子。

    “这我哪知道啊!”虎平涛摊开双手:“不过我觉得,肯定是很值钱的私货。否则洪哥你不会花这么大的力气,这么多的心思。”

    洪宗元笑了一下,也不解释:“别问那么多。少说话,多做事。总之只要时候到了,会让你知道的。”

    ……

    滨海市,指挥中心。

    王永江和曹勇各自看着手上刚传过来的文件,神情振奋。

    几分钟前,海上缉私队传来消息:在近海截获一艘伪装成本国籍的费率冰渔船,在船舱里发现了整整两吨海洛因。

    正常情况下,缉私艇不会改变海上巡逻路线,也不会对某个区域加大巡逻力度,改单线巡逻为往复多次。

    如果专案组没有提出要求,也没有针对案情的一系列分析,这艘费率冰渔船有很大的概率潜入近岸海域。

    虽然岸上有雷达监控,但目标小,只要愿意花钱,就可以从地下渠道购买渔船识别码。

    只要能赚钱,部分有船的渔民根本没有道德底线。

    “两吨啊!而且都是没有添加过的纯海洛因。”曹勇激动的有些难以自持,他瞪大双眼看着文件上那些数字:“按照六比一,甚至七比一,这就是超过十吨的合成毒品。”

    王永江也看得心潮澎湃,他努力控制住情绪,用手指弹了一下文件:“海关那边正对涉案船员进行临时审讯。不过从方向和时间来看,金寿昌和洪宗元的行动目标就是这批毒品。海运很隐蔽,一次接货至少也有几百公斤。不过像这样高达两吨的分量的确很少见。”

    曹勇开怀畅笑:“如果没有黑鱼传讯,让一组找到并重新监控目标,我们也很难给海关方面发出指引。”

    三十三号公路有很多岔口。通过虎平涛沿途扔下的纸团,无人机和后续车辆得以继续追踪,并在事发前四十分钟的时候,集中其它监控小组对各自目标的动向观察,通过精密测算和验证,大体确定了这片海滩。

    这就是集中点。

    曹勇跃跃欲试:“王局,现在该怎么办?收网?还是继续放长线钓大鱼?”

    王永江沉吟片刻,摇摇头:“收网很简单,昌达经贸公司已经浮出水面,抓人只要一道命令就行。上至金寿昌,下至小喽啰,一个都跑不掉。关键在于要把整个集团连根拔起,这就有些困难。”

    “无论毒品还是偷渡进来的那些女人,这两条线的集中点只有一个————服务。”

    “有需求才谈得上服务,而且这种服务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享受。昌达经贸公司经营项目众多,规模很大,地下经营更是黄赌毒一条龙。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尽快查明他们的具体经营方式,还有来自各方面的参与者。”

    曹勇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黑鱼那边,是不是给他点儿支援?”

    王永江明白这话所指:“可以。执行第五套方案吧!他是个聪明人,虽然没有直接联系方式,今天晚上也很难再次传讯,但只要按照约定进行,他会明白的。”

    ……

    海滩小屋。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屋内气氛开始变得沉闷起来。

    洪宗元不断地看表。

    金寿昌拿着手机,顶着屏幕上显示的时间,脸上也没了之前的笑意。

    按照约定的时间,应该在十二点交货。

    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半。

    手机一直没响。

    短信传讯是很蠢的行为,那样做只会给警察提供信息和证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