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二百二九节 吵闹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我男人的命来!”

    “是啊!打个麻将都要管,就你们警察的事儿多。”

    “整天的就知道抓赌,就不见你们警察干点儿人事儿。老郑今年七十二了,被你们活活吓死……麻痹的,你们警察是阎王爷手下的黑白无常吗?”

    “这话没错,就是黑无常,穿一身黑皮。”

    现场乱哄哄的。

    廖秋现在分局担任局长助理,这是个过渡职位。他担任过派出所长,气场强大,对各种相关事务都很熟悉。

    很愤怒!

    一帮打麻将赌博的人,居然在派出所里大喊大叫,各种威胁加谩骂?

    “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狂怒的廖秋站在办公室中间,厉声喝道:“我们还在调查情况,你们就嚷嚷着要赔偿……乱什么乱,都出去,按规矩来。”

    说着,廖秋现场指挥:“李建斌,打电话给街道办事处,让他们把综合执法大队派过来。还有,向局里请求支援。”

    “老陈,把今天所有在事发现场的人都抓起来,分别做笔录。尤其是与死者打麻将的那三个人,重点讯问,按规矩来。”

    首发

    “国家三令五申严禁赌博,你们倒好,藏着躲着都要赌,出了事还要赖在我们警察身上……我就不信了,今天一定要把这事儿查个水落石出。如果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躲不避,可如果你们赌博达到一定金额,那么对不起,今天晚上就得在看守所过夜,谁也别想回家。”

    很简单的几句话,立刻稳住了阵脚。

    警察可不是好惹的。

    涌进办公室的村民顿时萌生惧意,纷纷退出,那些在旁边帮腔的人也被隔离带走。从经营麻将馆的老板,到当时在场打牌的人谁都没有落下,一对一做笔录。

    看到情况不对,有人当时就想溜,却被当场拦住。对那些态度尤其恶劣的,直接铐在审讯室外面,逐一讯问。

    郑千山家里来了四个人,分别是他的老伴,大女儿,还有小儿子和儿媳。

    村里都是熟人,其实半数以上跟这事没关系,当时也不在场,都是抱着看热闹,或者趁机占点便宜的想法过来起哄。就像那句老话说的:法不责众。

    闹事也得看对象。

    这里可不是医院,也不是经营店铺的商家,而是警察局,真正的国家机器。

    暂且不论郑千山的死因,在打麻将赌博这件事情上,派出所绝对占理,合法依规。

    郑千山的老伴名叫何玉仙,今年六十九岁,虽上了年纪,身子骨硬朗,精神也很不错。她脑袋上缠着一条白布带子,胳膊上套着黑纱。廖秋之前说的那些话镇得住别人,对她却没有作用。

    “老头啊,你死得好惨啊!”

    “老天爷啊,你咋不开开眼,把这些黑心烂肝的坏人都收了呢?”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住在你们所上,跟你们同吃同睡。”

    换了年轻姑娘肯定说不出这些话。但何玉仙不同,人上了年纪,见过和经历过的事情多,道德廉耻什么的也就淡了。只要能达到目的,撒泼耍赖只是小菜一碟,脸面根本没有钞票来得现实。

    廖秋被何玉仙嚷嚷得一阵心烦,透过敞开的房门,看见摆在院子里用白布盖着的尸体,更是觉得火大。

    “你,你,还有你。”他深深吸了口气,抬手指着何玉仙和她的儿女等人,严肃地说:“你们以为派出所是什么地方,能由着你们胡来?你们聚众冲击国家的执法机关,单凭这一条,就能把你们抓起来。”

    郑千山的儿女毕竟年轻,平时街道办和村委会组织的普法宣传多少参加过几次,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心中不由得萌生退意。

    郑洽刚是郑千山的儿子。按照村里的规矩,他就是家中的长男,也是这种时候必须站出来说话的人。他往前迈了一步,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惧色,犹豫片刻,颇为犯难,小心翼翼地说:“……那个……我爸没了,这事儿毕竟是因为你们警察而起,总得给个说法吧!”

    廖秋阴沉着脸,足足盯了郑洽刚半分钟,把他看得心里发毛,这才发出低沉的声音。

    “把尸体抬走,再把你们村长叫来。”

    虽未明说,可廖秋已经松了口。

    死者为大,就算他这个前任所长有权拘押冲击派出所的村民,也要顾及由此引发的问题。

    他们毕竟是老百姓,尤其是郑千山和何玉仙这个岁数的村民,不是文盲就是法盲。在他们眼里,区长、市长、高官也抵不过本村村长。

    几年前,廖秋带队去地州上扶贫,在一个偏远的村子,与当地老人说起时代变迁。对方问了一句话,当时就把廖秋噎得无法回答。

    那老头是这么说的:“毛1主1席在北京还好吗?”

    那地方没人用手机。因为穷,全村没有一户人家有电视。最高级的奢侈品,就是老式收音机。

    这是两千年以后的事情。

    真事!

    郑洽刚是个明理的,连连点头,转身要走,却被何玉仙一把拦住。

    “你要去哪儿?”

    “我回去找村长。”

    “找村长干嘛?现在死的是你爹,你不管?”

    郑洽刚连忙解释:“妈,人家说得没错,这儿是派出所,再有理也不能在这儿闹。爹平时打麻将,今天出了意外,还真怪不到人家警察同志身上。总之这事只能找村长,让村委会出面解决。”

    何玉仙一听,当场就炸了,指着郑洽刚破口大骂:“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爹死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搞清楚,是警察害死了你爹!他们才是你的仇人!”

    虎平涛在旁边实在听不下去了:“老太太,说话客气点儿。警民一家,什么叫我们是你们的仇人?”

    何玉仙在吵架方面有着强悍的战斗力,她嘴里喷着唾沫星子:“要不是你们管天管地管着老娘撒尿拉屎,我家老头子会吓成那样,会被你们……”

    虎平涛毫不客气打断了她的话:“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规定:无论以任何形式参与赌博的,将被处以五天以下的拘留,以及伍佰元以下的罚款。如果情节特别严重,不仅会处以十天以上十五天以下的拘留,还会处以伍佰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的罚款。”

    “警察依规定执法,有什么错?”

    “你们聚众赌博,难道还有理了?”

    何玉仙平时在村里蛮横惯了,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我不管,反正我老伴死了。他平时好好打着麻将,你们不来就没事儿。你们派出所必须赔钱,还得管所有的丧葬费用。”

    廖秋转向在场的郑洽刚等人:“把你1妈带走,还有外面的尸体,一起搬回去。我最后说一遍:郑千山的死因我们正在调查,但这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你们肆意冲击国家执法机关的理由。如果你们执迷不悟,我会把这事儿反映给你们各自的单位领导。”

    停顿了一下,廖秋继续道:“就算你们没有工作单位,也要你们的孩子想想。就今天的行为,我完全可以按照现行法规对你们进行拘押。”

    说着,他抬手指着对面:“尤其是你,何玉仙。”

    廖秋随即转向郑洽刚,语重心长道:“你的孩子还小。现在可不比以前,不上学就没有出路。我知道你们三山村拆迁补偿,家家户户都是百万富翁。可你有钱不代表你儿子、孙子以后同样有钱。他们毕业以后就得找工作,很多单位除了看能力,还要进行政审。”

    “我负责地说一句:就今天这事儿,一旦你们当中某个人被拘留,你们老郑家所有后代都会受影响。别的我不敢说,但有两件事可以肯定:首先不能参军,其次就是不能考公务员。”

    郑洽山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他姐姐在旁边拽了下胳膊,惴惴不安地问:“小弟,这是真的?”

    郑洽山是中专毕业,前些年市卫生局对外招聘司机,他走关系被招进去。正因为如此,他对各种政策法规的了解和熟悉程度远远超过家里人。

    “……是的。”郑洽山叹了口气,转身劝着何玉仙:“妈,真的别闹了。人家警察同志说的没错,再闹下去,对我们真没好处。”

    尽管何玉仙心中各种不情愿,却拗不过儿子,被他拖着、劝着,极不甘心的离开了办公室。

    ……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廖秋解开风纪扣,面色阴沉,从衣袋里拿出烟和打火机,点燃,连续猛吸了几口。

    干警察这行时间久了,也就有了很强的职业荣誉感。廖秋无法容忍对警察的侮辱和谩骂,何况这些人本身就有问题————打麻将哪怕只有一毛钱的赌注,也是赌博,也是违法。

    他死死盯着李建斌:“老李,到底怎么回事?”

    李建斌被他盯的心里发毛,连忙解释:“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是李浩坤和孟辉一组,负责在三山村安置房那边巡逻。小孟打电话过来,说是他们被村民围住了,现场秩序混乱,让所里赶紧派人支援。”

    廖秋把香烟夹在指间,皱起眉头问:“小孟?我记得所里没有姓孟的。”

    李建斌道:“你走了以后新分来的辅警,很年轻。”

    廖秋点点头,抬手冲着李建斌指了一下:“接着说。”

    “然后我就带着人过去了,到地方才发现秩序比我想象中更乱。当时的人比现在多多了,一百多将近两百,把麻将室围的水泄不通。还好我带着话筒,好不容易才把主要涉事人员带回所里。正准备一对一讯问做笔录,没想到郑千山的家人抬着尸体,带着一大帮子人冲进来,张口就嚷嚷着说是咱们的责任,要赔钱,还要负责丧葬费用。”

    “要我说,这些人简直就是想钱想疯了,好事坏事全往咱们身上赖。”

    虎平涛在旁边劝道:“李哥您别急,还有廖哥,您也消消气。我觉得今天这事儿有点儿古怪,但从情理方面分析,却也说得过去。”

    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虎平涛身上。

    廖秋转向他,疑惑地问:“古怪?小虎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暂时谈不上什么发现。”虎平涛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从时间上来看,郑千山家人的反应未免太快了。”

    “刚才我听了那些人的议论。麻将馆就开在三山村临时安置房的街对面。从小区出去,步行五分钟就到了。他们平时没事干,有事没事都喜欢去麻将馆坐坐。有位置就玩,没位置就在旁边看着。”

    “按照人类的正常生理规律,只要没有形成习惯和生物钟,早上六点至七点都属于正常的睡眠时间。年轻人贪睡,老年人起得早。所以麻将馆早上九点钟开门,郑千山等人十点钟开打,倒也说得过去。”

    “省厅今天早上九点开会,我和廖哥都在。厅里开会从不拖沓,那是因为领导知道咱们事情多,所以发言从不长篇大论,都是简明扼要,点到为止。表彰会前前后后开了一个多钟头,大会结束廖哥接到李哥电话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下表,刚好是十一点三十四分。”

    “我和廖哥赶到所里的时间,是十二点二十八分。”

    说着,虎平涛走到门口,抬手指了一下派出所大院原先放着郑千山尸体的那个位置:“进来的时候,我留意了一下死者。尸体全身用白布罩着,下面是一张医用担架。”

    李建斌对此很是不解:“这很正常啊!”

    虎平涛转身对他笑笑:“李哥,你这就是灯下黑了。你想想,现在满大街都是服装店,想要买块白布,得到专门的店里才行。如果不是特意备着,谁家会有那么大的一块白布?”

    “再就是担架。这东西很常见,可绝大部分人都不会弄一副摆在家里。除非家里有老人需要经常躺着往医院里送,而且从使用率和方便的角度来看,轮椅比担架好得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