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二百四五节 离别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星期四,早晨。

    尽管心中有万般不舍,仍然到了离别的时间。

    虎平涛把家里打扫了一遍,把所有堆积的脏衣服洗了,又给苏小琳专门买了两双棉拖鞋,去了一趟超市,买回各种零食和食物,把冰箱塞得满满当当。

    “我舍不得你,不要走。”她抱着他的脖子撒娇,活像一只人形树袋熊。

    虎平涛轻轻拍着老婆的后背:“你乖乖的在家,等我回来。这次下去挂职时间不会长,顶多一年。”

    “一年还不够长啊!三百六十五天哪!”苏小琳抬起头,嘟着嘴,满脸不高兴。

    虎平涛抱着她走到壁橱前,伸手拉开柜门,指着里面堆叠整齐的各种零食,笑着说:“把这些东西吃完,我就回来了。”

    苏小琳松开手,从他身上滑下,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你当我是猪啊!”

    虎平涛笑道:“你这一怀孕,家里搞得跟十级地震似的。妈说了周末上来看你,我姐那边也找了星级保姆,还专门订了定期上门的特护检查。还有我爸……他可是除了军营和手下的兵,什么事情都不关心,这次也破了例。妈悄悄打电话告诉我:我爸专门调了班,下个月来看你。”

    被他这么一说,苏小琳定气更足了:“就是啊!所有人都围着我转,偏偏你不在身边。所以说,你不是好人。”

    虎平涛被她说得没了脾气,只能摊开双手:“好吧!我是坏蛋。可我终究是孩子他爹,这个总是事实吧!”

    首发

    苏小琳只是撒娇,不是胡搅蛮缠。她伸手绕过虎平涛的腰,紧紧将其抱住,脸贴在他的胸前,隔着制服,听着他心脏有节奏地跳动。

    “早点回来。”

    “你每天都要想我。”

    “每天给我打个电话。”

    “还有……好好上班,努力工作。我看中的男人,必须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

    夫妻俩一起出的门。

    开车送着虎平涛去了公安厅,看着他在大门口下车,打过招呼,说了再见,苏小琳这才驾车前往单位上班。

    中午的时候,接到虎碧媛的电话。

    “琳琳你五点钟下班是吧?你在单位上别走,等我过来。”

    苏小琳心中有些感动,虎碧媛对她很照顾,虽然电话里没有明说,但想想也知道是叫上自己一块儿吃饭。

    五点二十,虎碧媛开着她那辆“帕梅拉”,缓缓驶入商务厅的停车场。

    她叫上苏小琳,让她别开车。

    看着苏小琳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虎碧媛道:“咱们先吃饭,等会儿我带你去北边的车市。”

    苏小琳扣着安全带,有些意外:“去哪儿干嘛?”

    “给你换辆车。”虎碧媛握着方向盘,驱车朝着大门缓缓驶去,边开边解释:“你现在的那辆车太久了,性能也不好。我看你挺喜欢平涛的那辆“萨博班”,平时开的也多。要不就换辆类似的车吧!”

    苏小琳连忙摆手:“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千万别破费。”

    虎碧媛偏头看了她一眼,笑道:“这怎么能说是破费呢?我就平涛一个弟弟,而且我很喜欢你这个弟媳妇。你现在怀着孩子,是咱们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别说是换辆车,就算给你换房子也是应该的。”

    苏小琳心中是很高兴的,更多的还是感动:“姐,真不用这样。我没那么金贵。”

    虎碧媛很蛮横地挥了下手:“这事儿你别管,听我的!”

    ……

    晚上,苏小琳开着一辆崭新的宝马x6回家。

    虎平涛不在,半岛金苑那边的房子一个人住着冷清,还是回家和父母住在一起方便。

    虎碧媛说了,旧车她来处理。

    ……

    翌日。

    昨天晚上把旧车停在单位,苏小琳今天只能开新车上班。

    滇省省城这个地方气候宜人,冬天不是很冷,毛衣加大衣的组合搭配就能过冬,很少能穿上羽绒服。

    苏小琳人长得漂亮,白色羊绒高领套头衫穿着身上很显身形,黑色紧身裤下面是一双平底高筒靴。这样的搭配简单实用,再加上她习惯扎高马尾,随便化个淡妆就显得光彩靓丽。

    办公室有四个人。

    科长高瑞琴年龄最大,今年四十九。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大家都不会来的太早。高瑞琴往往八点四十左右进来,今天也一样。看着正在水机前接热水泡茶的苏小琳,笑着问:“琳琳,你怎么换车了?”

    苏小琳直起身子,有些不好意思:“高姐,你看见了?”

    高瑞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把包放下:“我就跟在你后面。起初还奇怪这么早应该没人来厅里办事儿才对,等到下了车,这才看出来是你……琳琳你挺厉害的啊!这才工作几年,刚买了房,现在又换了一辆宝马,啧啧啧啧,以前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小富婆啊!”

    苏小琳连忙解释:“是我老公姐姐帮买的车。我真没钱,跟你一样,拿干工资的。”

    “那你老公家里对你可真好!”高瑞琴心中有些羡慕:“对儿媳妇能做到这种程度,你公公婆婆都是明白人。”

    苏小琳道:“我老公外出公干,前几天刚走,我搬回娘家住。可能是觉得我上下班不太方便,所以我男人的姐姐帮我买了这辆新车。”

    高瑞琴赞道:“所以说你是个有福气的女人。长得漂亮,家里人都疼你。”

    她性子直爽,为人热情,苏小琳一直把高瑞琴当做大姐看待。今天来得早,办公室只有她们两个人,想了想,刻意压住音量:“高姐,那个……我怀孕了。”

    高瑞琴有些惊讶,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苏小琳:“多久了?你这身形看不出来啊!”

    苏小琳有些不好意思:“刚怀上,还不到一个月。”

    高瑞琴是过来人:“那你平时吃东西和做事都得注意了。我回头重新排一下班,需要外出的工作近期都派给你,三个月以后再换过来。怀孕的女人,越到后面身子骨越沉。这段时间你稍微忙一些,以后就坐办公室。”

    苏小琳很感激:“谢谢高姐。”

    高瑞琴摆了下手:“谢什么啊!大家都是同事,相互之间帮个忙很正常……对了,刚才你说你男人外出公干。怎么你都怀孕了,他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出去?”

    苏小琳解释:“他是警察,上面一来命令就必须走。”

    高瑞琴抬手轻轻拍了一下脑门:“瞧我这脑子……对对对,你丈夫是警察,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还去了,怎么给忘了……琳琳,他怎么不申请在市里任职呢?还是他的工作单位本来就在外地?”

    苏小琳端着小巧精致的茶杯,小口抿着:“他下基层挂职,要去西洛那边呆上一年。”

    这不是什么秘密。

    “西洛?那么远?”高瑞琴低声发出惊呼,她随即关注着苏小琳的情绪,同情地说:“你一个人在家的确很不方便,还是回娘家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好……说起来,当警嫂的都不容易啊!”

    苏小琳有些情绪不佳,她很快调整过来,笑道:“谁让我喜欢他呢!想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觉得他是我这辈子等的那个人。”

    高瑞琴故意打趣:“没看出来啊!意思是你们小两口就跟歌里唱的一样————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苏小琳也故意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要真有那么久,我和他就变成老怪物了。”

    两人正说笑着,程云霞走进办公室。

    她今年三十八岁,家境不错。刚进来就咋咋呼呼地问:“停车场的那辆宝马是谁的?”

    单位上的职工互相都认识,谁开什么车也很熟悉。正常情况,来商务厅办事的人大多要九点半以后才会来,而且厅里的停车场不对外,与客用停车场之间有隔道。

    高瑞琴指着苏小琳笑道:“琳琳换了辆新车。”

    程云霞惊讶地看着苏小琳:“琳琳,你多少钱买的?”

    苏小琳本想低调些,可程云霞很精明,何况这种事情也没必要瞒着。她想了想,老老实实回答:“是我老公姐姐帮买的。好像是九十多万,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话音刚落,姜洁从外面走进办公室,刚好听到这句话,皱起眉头问:“我记得宝马x6不要那么贵啊!”

    她比苏小琳大,但在商务厅里却是年轻人,今年三十一岁。

    姜洁来的晚,没听到之前的谈论,她先入为主,一边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一边笑道:“你们是说外面那辆新车吧?那款车我也很喜欢,上个月跟我老公去车市看了,六十多万就能买下来。”

    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全是傲慢的表情。

    姜洁不喜欢苏小琳。

    年轻漂亮、工作能力强、能说一口流利的外语……虽说商务厅定编定岗,可姜洁每次看到苏小琳,都有种说不出的敌意。

    姜洁人长得不错。

    苏小琳来到这个单位以前,她是厅里相貌身段数一数二的女人。

    还有年龄,虽说今年三十一了,但比起高瑞琴和程云霞,这就是最大的天然优势。

    上次董志恒闹出来的事情,被厅长朱玉斌和综合调研处长李维方强行压了下去,没有造成太大影响。办公室有几个人知晓内幕,也被李维方再三叮嘱不准外传。姜洁那段时间刚好被委派到地州上出差,因此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苏小琳升职了。这个刚进厅里没几年的小年轻,已经被提拔我副科,冲在了自己前面。

    人比人,真是要气死人。

    姜洁家境一般,虽然结了婚,有车有房,可不到二十万块的车,七十多平米的房子,实在不值得夸耀。

    她丈夫单位远,必须开车上下班。姜洁平时骑电动车……虽然这很正常,厅里至少有一半的职工也骑电动车,可是在姜洁看来这完全不一样。

    她经常说:“在城里开车太麻烦了,找不到停车位,尤其是上下班的时候道路拥堵,实在是没法开。”

    这成为了她必须骑电动车的完美理由。

    攀比不是好事情,可有些人就喜欢攀比。

    姜洁的攀比之道有些特殊,不是常见的“我有什么”,而是看似很内行的“我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

    这做法不能说是有错。车子、房子、奢侈品……这些可不是大白菜,在市场里随随便便想怎么买就怎么买。如果不是曾经买过,已经拥有,在价格方面就不那么了解。

    能把价钱和其中的细节说得头头是道,属于另类的炫富方式。

    其实姜洁刚进门的时候就听见苏小琳说“车是我老公姐姐帮买的”。

    九十多万……姜洁暗地里算了算,自己和丈夫一年的收入还达不到这个数的三分之一。

    她很羡慕,顺带着还有嫉妒恨。

    贬低一个人有很多方法。其中最管用,也是最常见的就是当众打脸。

    尤其是现在,你说花了九十万买新车,我就偏说这车只值六十万。

    办公室里顿时变的冷场。

    三个人都听出了姜洁话里蕴含着浓浓的酸意。

    高瑞琴和苏小琳面面相觑。

    程云霞性子直爽,属于好打抱不平的那种。她皱了下眉,然后松开,没有直接点破,只是用平缓的正常语调提醒:“姜洁,你说的那是宝马叉五吧?”

    英文字母“x”,平时说话不叫“爱克斯”,都叫“叉”。

    姜洁没反应过来:“我说的就是宝马叉六,真是六十多万。”

    程云霞问:“你说的是低配版吧?”

    正从包里拿东西出来的姜洁一下子僵住了。她看着程云霞,目光下意识地转移到站在一起的高瑞琴和苏小琳身上,神情变得极不自然。

    低配?

    高配?

    她的确忽略了这个问题。

    身为科室领导,高瑞琴不希望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演变成尖锐矛盾,连忙笑着打圆场:“哎呀,何必为了这种事情争来争去。琳琳说了,这个周末她请客,大伙儿一起吃个饭。”

    苏小琳很有眼色,连忙接上高瑞琴的话:“天冷了,我请大家吃火锅。就星期五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