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三百零四节 好人?坏人?

时间:2021-12-25作者:黑天魔神

    ..,最快更新!

    “离开办公室,我特别留意了一下,发现店里有好多女孩都选择了这种服装。但她们在遮挡方面做得很不错。陪客人聊天的时候,都会在桌上摆一个茶杯,挡住胸口,然后坐姿放低,弓着背,尽可能不让客人看到更多。”

    “一个小时一千块,薪水足足翻了一倍啊!”

    “我忽然觉得这样做好像也没什么。至少我还穿着衣服,关键部位也没有曝光。反正只是陪客人聊天,我没有任何损失,还能提高收入。”

    “我找到老板要了一套新制服。从今天下午开始计薪。”

    “从一点钟,我一口气干到晚上十一点多。整整十个小时,我挣了一万块。”

    “那条洛丽塔的裙子距离我已经不远了。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夜店里那些女孩要穿得如此暴露。刘宁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她没考上中学,早早就出来工作,帮着家里赚钱。我有几次看到她在酒吧和夜店里出没,裙子短得要命,很多男人都会伸手在她身上摸一把。可她只是笑笑,也不避讳。”

    “只要有钱,没什么大不了。”

    “当然我还没有堕落到她那种程度。我想好了,只做这几天,只要弄到五万块钱,就再不来了。”

    “阿文又打电话给我,约我明天看电影逛街。我推辞了……我现在只想挣钱,就算他是我男朋友又能怎么样?如果他给我五万块帮我买下那条裙子,那我整个假期都可以陪着他。”

    “问题是,他有那个能力吗?”

    “十月五日:翠翠来店里看我,正好我在更衣室里换衣服。看到我身上穿的那条裙子,翠翠睁大眼睛说“实在太过分了”。我倒觉得没什么,因为我每次接待客人都会选择楼上的角落,也就是最偏僻的位置。只要没有熟人看到就行。”

    “翠翠告诉我,阿文昨天约她看电影。”

    “我有些紧张,因为阿文从未对我说过这件事。我觉得大概是这几天冷落了他,所以他才约着翠翠一块儿出去。毕竟我和翠翠是很好的朋友,平时我们三个经常聚在一起。他这几天约不到我,所以才约了翠翠……应该是这样。”

    “翠翠问我要不要喝奶茶。我说好吧!她出去了十多分钟,端着奶茶回来的时候,我正好接了客人。很不巧,楼上角落里的位置已经有人占了,我只好带着客人去了一楼卡座。”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些紧张,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也许是我想多了,翠翠把奶茶递给我,说是不打扰我上班,转身走了。”

    “我晚上十点多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看见阿文站在我家门口。”

    “他问我这几天去哪儿了。我不好多说,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是在亲戚家里。阿文说我撒谎,还说他今天看见我在店里,穿着很暴露的衣服,陪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说话。”

    “我被吓坏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阿文告诉我,其实他早就怀疑我在外面有别的男人,只是没有证据。今天刚好从那里路过,他趁我不注意,用手机拍了照片。”

    “他打开手机给我看了……的确是我,我从未想过照片里那个女人是我。如果照片落到妈妈手里,我会被她活活打死。”

    “我求阿文删掉照片。他却告诉我,只要老老实实做他的女朋友,他就不会把这事儿告诉别人。”

    “这话说的有些奇怪,我不明白……因为我已经是他的女朋友。阿文却说,以后让我别管他的事,只要跟平时一样就行。”

    “十月九日:今天妈妈从内地回来了,我也彻底对那条洛丽塔的裙子失去了兴趣。我没去上班,那个地方对我来说实在太可怕了。倒不是说老板和那些顾客是坏人,而是对我来说太危险。我不敢冒险。”

    “十月十三日:今天是周末,我约了翠翠和刘宁一起逛街。见面的时候,翠翠化着妆,唇膏的颜色很鲜艳。刘宁打趣说“你是不是想要勾引男人?”翠翠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翠翠就说有事先走。刘宁说翠翠有些奇怪,感觉有事情瞒着我们。我当时没想太多,过后想想觉得刘宁说的很有道理————翠翠今天穿了衬衫和热裤,她以前很少这样。”

    “十月二十日:我一直担心阿文会把照片的事情公开,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是遵守了承诺。但我不明白,阿文为什么这段时间一直没打电话给我?平时在学校,就算遇到了,他也只是随便点个头,很少说话。”

    “十一月二十九日:我今天终于知道阿文为什么态度变化那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与翠翠那个贱人搞到了一起。”

    “我看着他们手挽手的进了电影院。”

    “站在大街上,我感觉浑身发冷。”

    “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我和阿文之间的关系没有外人看来的那么亲密。我们中一的时候就认识,后来阿文开始追我,我觉得他挺不错,就答应了。但我们从未越界,大部分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拉拉手,偶尔会接个吻。”

    “我对阿文的感觉很普通。可就像那句话说的,平时不在意的东西,突然失去以后才觉得珍贵。大概我也是出于同样的心理吧!我现在恨极了张雅翠,她就是个不要脸的贱1货。”

    “我直接去了阿文家门口等着他。”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他回来了。”

    “我问阿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开始的时候他有些意外,也有些慌乱,后来反应就变得冷淡。阿文说既然我都看见了,那么事实就是这个样子。他的确与张雅翠在一起,不过只是随便玩玩,没有当真。阿文还说古时候的男人都有三妻四妾,他不过是额外多了个女朋友。反正他以后肯定会娶我,至于张雅翠……他从未有过那方面的想法。”

    “阿文告诉我,之前我在陪聊店上班的事情,也是张雅翠告诉他的————那天张雅翠约了他一起逛街,神神秘秘告诉他,我在外面打工,故意把他引到那里,然后她自己先进去,说是出来帮我买奶茶,让阿文隔着橱窗看了个清楚。”

    “我感觉所有的一切都被颠覆了。”

    “阿文说,张雅翠其实不是什么好人。她心机很重,很久以前就对他各种示好。这次的事情也是张雅翠在背后一手操纵,目的就是为了拆散我们,她好从中渔利,抢走阿文。”

    “我问阿文到底怎么想的。他说很简单,将计就计,顺口把张雅翠吃了,让她感觉计划成功。实际上我和阿文还是保持从前的关系,没有区别。”

    “男人的想法大概都一样,对于主动送上门的女人从不拒绝。就算阿文与张雅翠之间有过实际性的生理接触,他也只会觉得理所当然。”

    “十二月三日:我恨透了张雅翠。我剪了很多小纸人,上面写着“张雅翠”三个字,用针狠狠地戳,用刀子割,最后烧掉。”

    “十二月十二日: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忽然想通了很多事情。从一开始,我就落入了张雅翠的圈套。以前我对洛丽塔没什么兴趣,是她带着我入圈。如果不是她带我去了卖裙子的那家店,我后来也不可能经常过去看看是否有新货,也就不会被那条昂贵的裙子吸引。”

    “是她带我去赌场。表面说是替我考虑,实际上是把我所有的钱一把赔光。接下来,张雅翠故意用打工赚钱的借口诱惑我,让我去了陪聊店……那种地方表面上看似正常经营,实际上只要双方愿意,客人给足了钱,就能带着女孩子出去。”

    “幸好我没走到那一步,否则张雅翠肯定死死捏住我的把柄,永远威胁我,让我不得翻身。”

    “我很害怕。我从未想过身边竟然会有这样的朋友……不,她不是我的朋友,而是一条可怕的毒蛇。就像《圣经》里诱惑夏娃吃掉苹果的那条蛇。”

    ……

    虎平涛看的速度很快,已经翻完日记的一半。他感觉有些饿,于是放下日记,往厨房方向走去。

    张万河问:“你要去哪儿?”

    “弄点儿吃的。”虎平涛头也不回地说:“你要不要也来点儿?”

    张万河也有些饿了,连忙站起来跟在后面,颇感兴趣地问:“怎么你打算亲自动手?这种事情让佣人来做就行了。”

    虎平涛笑道:“港城这边的菜口味清淡,偶尔吃几顿还可以,时间长了真不行……对了张哥,你能不能吃辣?”

    “还行!”张万河连连点头:“你打算做什么?”

    虎平涛回答:“先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再说吧!”

    ……

    郭家的冰箱很大,高低档食材都有。

    虎平涛打了几个鸡蛋,加上水,开始和面。

    他吩咐张万河剥掉西红柿外皮,又从冰箱里拿了些新鲜肉末————这是早上佣人从市场上买回来的。

    等和好面团,虎平涛在燃气灶上烧了一锅开水,用最简单的方法把面团捏开,飞快揪出一张张面皮,在锅里略滚一道,用漏勺捞出来沥干水分,盛在筲箕里备用。

    倒掉锅里的水,放油烧热,依次放入姜蒜和豆瓣酱,还有辣椒粉,将肉末炒出香味,盛起。

    西红柿炒鸡蛋是家常菜,但现在只是炒面用的配菜。等鸡蛋炒好,虎平涛往锅里下了面片,然后是之前炒好的肉酱,猛火翻炒,最后起锅的时候再撒上葱花。

    张万河在旁边看傻了眼。他只会吃,根本没有虎平涛这般强大的实际操作能力。

    炒面片香气扑鼻,又香又辣,味道鲜美,他吃得满头大汗,差点儿没把舌头吞进去。

    等到吃饱,张万河站起来走到茶台前,开始烧水沏茶。

    虎平涛也吃完了,离开餐桌走过来,端起小瓷杯里的茶水抿了一口,感觉无限舒服。

    张万河照例拿出香烟,递了一支过来,笑道:“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就你这手艺,干警察可惜了。要不你辞职吧!来港城,咱俩合伙开个店,保证赚的比你现在工资多好几倍。”

    虎平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这是骗人上当呢!我要是真答应了,每天在厨房里吃苦受累。你倒好,在家里躺着就能赚钱。”

    张万河不以为意地笑笑,转移话题:“姚新秋这丫头,想法还挺多的。”

    虎平涛认真地问:“你觉得陈妙筠看过这本日记吗?”

    张万河摇摇头:“在你来之前,我就做了些功课。陈妙筠信奉西式教育,不干涉孩子的独立思维,也不会主动窥探姚新秋的秘密。我今天找她要日记的时候,她还是很犹豫的。如果不是事关她女儿,估计她也不会答应。”

    虎平涛有些疑惑:“既然日记都拿出来的,她会不会在还回去之前抽空看看?”

    张万河摇摇头:“当时我就在旁边。她没翻开日记本,就连复印的时候也没看,放回原处的时候就更没看了。”

    虎平涛若有所思:“果真是想法不同。她这个当妈1的,心的确很大。”

    张万河问:“你也看得差不多了。说说你的想法。”

    虎平涛直言不讳:“就目前看到的这些,姚新秋有作案嫌疑。”

    张万河点点头,颇为感慨地说:“是啊!张雅翠很有心计。很多小女生都喜欢洛丽塔,她故意引诱姚新秋入圈。那种裙子很贵,五万块一条的都还算是便宜货,几十万的也不少见。张雅翠带着姚新秋去赌场,输光了所有的零花钱,然后给她提供上班的机会……在聊天店那种地方待久了,迟早要出问题。她就是为了制造机会让李博文看到姚新秋的另一面,紧接着趁虚而入。”

    虎平涛皱起眉头:“问题是,张雅翠为什么要这样做?仅仅只是出于喜欢?还是对李博文倾慕已久?”

    张万河摊开双手:“谁知道呢!这事儿不归咱们管。我只是觉得这个小女生真的很可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