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三百零六节 取消委托

时间:2021-12-27作者:黑天魔神

    ..,最快更新!

    单独要了一个包间,隔音效果非常好。

    虎平涛把日记复印件摆在桌上,直截了当地问:“陈女士,你有没有看过你女儿的日记?”

    他不再使用尊称,语气比之前有了明显变化。

    虎平涛是有些生气的。这件事情与最初从郭玲钰口中说出的区别很大。

    陈妙筠端坐在椅子上,她用手指捏着小勺,小指高高翘起,姿势优雅。

    虎平涛注意到她喝的是黑咖啡,没加牛奶和糖。

    她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轻轻放在瓷盘上。动作流畅,控制着力道,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你们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陈妙筠的语气有些不善,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质问。

    虎平涛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我想知道,你有没有看过这本日记?”

    陈妙筠皱起眉头,注视着虎平涛,很不高兴地说:“我之所以请你来港城,是为了帮我解决问题。至于我有没有看过这本日记,似乎与问题本身无关。”

    虎平涛毫不在意对方的态度:“你说错了,看与不看关系很大。”

    陈妙筠被他强硬的口气惹的有些冒火,声音也不由自主大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虎平涛认真地说:“你没有对我说明情况,而且你隐瞒了一些秘密。”

    “那是我的事。”陈妙筠冷冷地说:“我有个人隐私权,有些事情没必要对你公开。”

    张万河连忙站起来打圆场:“别这样,大家都少说两句。我们来到这儿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为了吵架。”

    陈妙筠显然对张万河比较忌惮。她强压下心中怒火,拿起摆在茶盘上的银匙继续搅动咖啡,斜睨着虎平涛,冷嘲热讽:“我还真没见过像你样的人。明明是我委托你办事,到头来却什么都要问我。如果我自己可以解决,还要你干什么?”

    虎平涛不屑地发出冷笑:“委托?你还真好意思说这种话。你付钱了吗?你和我之间有没有签过委托协议?”

    陈妙筠没想到他居然从这方面进行反击,顿时哑口无言,却又不甘心就这样退缩。她用力咬了咬牙,讽刺地说:“内地警察都是像你这样的吗?没本事还要说大话。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着阿玲帮忙了,直接在港城这边找个私家侦探就行。”

    虎平涛没有动怒。他把摆在桌上的复印日记往陈妙筠那边推过去,认真地说:“那好吧!这事儿我不管了。”

    他随即转向张万河:“张哥,麻烦你帮我订晚上或者明天回滇省的机票。”

    张万河一看事情要遭,连忙走到虎平涛身边,连声劝解:“小虎你别这样,千万不要怄气。陈小姐没有恶意的。”

    陈妙筠侧眼看着虎平涛,从鼻孔里发出讥讽的冷哼:“你这是演给谁看呢?问题没解决就想一走了之,你真以为有那么好赚的委托费?内地警察收入那么低,这笔钱对你来说很重要。别说我没提醒你————事情不解决,阿玲一分钱也不会给你!”

    虎平涛眉头一皱,不解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你的委托人。”陈妙筠翘着二郎腿,继续以优雅的动作缓缓搅动咖啡。她神情冷漠,嘲讽的意味比之前越发浓厚:“请人做事是要花钱的。虽说是阿玲把你从内地请来帮忙,可实际上,付钱的人是我。”

    虎平涛有些明悟,然而此时此刻从陈妙筠嘴里说出的这些话,与自己最初的想法区别实在很大。他忍不住说:“陈女士,你好像弄错了吧!”

    “弄错什么?”陈妙筠抬起头,刻意将视线抬高,以俯视角度斜睨着虎平涛,语气中已然夹杂着怒意:“我之所以发布委托,是为了帮我女儿解决麻烦。你倒好,查来查去,竟然查到我头上。”

    虎平涛眯起眼睛,感觉很迷惑:“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

    陈妙筠心中的怒意更甚,她放下银匙,双手在胸前交叉横抱,将身子往后一靠,眼里闪烁着不满目光:“你到底懂不懂委托的规矩?我让你查新秋为什么会半夜惊厥,你只要找到原因就行。其它事情你用不着插手,也轮不到你多管闲事。”

    听到这里,张万河顿时明白了,神情也大为放松,他笑着劝道:“陈女士,原来你是因为这个生气。呵呵,你想多了。其实……”

    虎平涛打断了张万河的话,冲着他摆了下手,犀利的目光牢牢锁定陈妙筠:“多管闲事?你指的是什么?”

    陈妙筠心中有气,她用细长的手指重重点了一下摆在桌上的复印日记:“有本事就自己去查,为什么找我要新秋的日记?”

    张万河在旁边一听就急了,连忙插话进来:“陈女士,这日记明明是你给我的,你怎么能怪在小虎身上?”

    陈妙筠眼里全是愤怒,她狠狠咬着牙,随即松开:“如果不是你们一再要求,我怎么会把新秋的日记拿出来,也就不会……”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用无比凶狠的眼睛死死盯住虎平涛,冷冷地说:“这件事到此结束。你没有完成我的委托,也就得不到任何报酬。不过看在阿玲的面子上,我可以帮你买一张离开港城的机票。”

    看着这个体态丰满,努力控制住情绪,尽可能做出一副高贵模样,满脸傲慢的中年妇女,虎平涛忽然笑了。

    他的笑声很大,很张扬,甚至有些肆无忌惮。

    陈妙筠心中的怒意随着这笑声急剧膨胀,她愤愤不平地问:“有什么好笑的。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张万河也满面不解地看着虎平涛,莫名其妙地问:“小虎,你怎么了?”

    足足过了半分钟,虎平涛止住笑意。

    “我是故意笑给你看的。”他注视着陈妙筠,用戏谑的口气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已经看过这本日记。”

    “你不是之前看的,而是今天……不,应该是张哥从你那儿得到复印件之后才看的。”

    “你犯了很多错误。”

    “你很自信……不,应该是过于自信,这才导致了后面发生的各种事情。”

    “你很傲慢。你以为你有这个资格,其实你在我面前只是个渣子,空有一张皮,甚至还不是一张漂亮的皮。至于内在嘛……我是文明人,不想在这种地方,这种场合,尤其是当着张哥的面骂脏话。”

    “顺便说一句: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要用你制定的标准来衡量别人。”

    陈妙筠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巨大的红晕在她脸上迅速渗开,这是情绪正在激烈变化,火气急剧升高的表现。她的双手死死握成一团,漂亮的耳坠也因为身体剧颤而摇晃碰撞。她的胸口不断起伏,仿佛波涛汹涌的海面,如果不是因为穿了一件质量极好的内衣,恐怕胸1罩带子早就无法承受这种幅度的收缩,被硬生生的绷断。

    张万河无比惊讶:“小虎,你怎么知道她看过日记?”

    虎平涛将身子靠在椅背上,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坐姿,淡淡地说:“陈女士我的委托人,她让我帮她查明姚新秋为什么会半夜惊厥。我和张哥您这么多天忙忙碌碌,到处查找线索,好不容易知道姚新秋有写日记的习惯,于是张哥你请陈女士帮忙,把日记找出来,便于我们后面的工作。”

    说着,虎平涛侧过身子,抬手指着坐在对面的陈妙筠:“你是土生土长的港城人。你一直信奉西式教育。你认为需要给孩子留有足够的私密空间,所以你很少干涉你女儿的个人问题,也从未看过她写的日记……我说的对吗?”

    不等陈妙筠回答,虎平涛继续道:“就在今天早上之前,你仍在想着如何才能查明你女儿的问题。但因为长久以来形成的固定思维,你从未想过要主动翻看你女儿写的日记。可是张哥找到你之后……”

    说到这里,虎平涛转过身,问张万河:“张哥,问你个细节————找陈女士要日记的时候,你是先打电话给她说明要求,还是没打电话就直接找到她?”

    “我先打了个电话。”张万河老老实实地说:“这种事情肯定要预先准备才行。”

    虎平涛又问:“从你打电话到上门拿日记,前后间隔多久?”

    “一个多钟头吧,最迟不超过一个半小时。”张万河说:“早上起来事情挺多的。我吃了个早点,又忙了些别的事情,然后才过去找陈女士拿日记。”

    虎平涛淡淡地笑了:“张哥您之前说过,这本日记是陈女士和您一起去外面找地方复印的?”

    “是的。”张万河点了下头:“她当着我的面印的。”

    虎平涛微微颔首:“这我可以理解。开复印店的通常不会仔细看资料内容。既然是顺着翻页印刷,再加上陈女士就在旁边,当然是由她指定复印的部分。”

    说着,他转向一言不发的陈妙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陈女士你应该对打印机之类的机械很熟。你知道如何操作那种机器。所以,你和张哥走进复印店,那个地方你应该很熟,你和经营者打了个招呼,拿着日记自己翻页复印,然后把文件交给张哥,是这样吗?”

    陈妙筠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她望向虎平涛的目光已经有了明显忌惮,释放出森冷寒光。

    张万河也抬手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小虎,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的确是这样,日记的确是陈女士自己复印好了才交给我。从头到尾,复印店的老板就没插过手。”

    虎平涛端起微凉的咖啡喝了一大口,混杂着糖和牛奶的味道在口腔内弥漫,咖啡因刺激着大脑,产生了越发亢奋的效果。

    “所以,这本日记复印完以后,交到张哥你手上的时候,已经是不完整的,缺了好几页。”他伸手拿过摆在张万河面前的那份日记复印件,抬起头,注视着陈妙筠:“如果不是张哥事先给你打电话,你也不会想要偷看你女儿的日记……也许你从你女儿房间里找出这本日记的时候,对“偷看”这件事仍然抱有本能抗拒意识。但你的好奇心和探究心理还是压倒了固定思维。所以在张哥到达之前,你已经看过日记。

    陈妙筠把头扭向窗外,发出森冷的语音:“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虎平涛对此毫不在意:“你没有撕掉姚新秋日记中缺失的那几页。你不可能这样做,因为会被你女儿发现,你也无法做出解释。”

    “按照正常的逻辑,我们只是借阅日记,完全可以在约定时间内返还。你却选择了复印……原因很简单,因为你看过内容,知道有一部分不能见光。当时你很后悔答应张哥的要求,却已经来不及了。唯一的缓解,或者应该说是补救办法,就是隐瞒日记里最重要的内容。”

    “所以你带着张哥去了复印店。”

    虎平涛暂时不需要从陈妙筠那里求证。他转向张万河,问:“张哥您仔细回忆一下。有两个问题:第一,复印日记的时候,陈女士所在的位置是不是距离机器很近,而且正好处于被机器遮挡的角度,以至于张哥您看不到她的动作?”

    张万河思考了一下,点点头:“是的。”

    虎平涛脸上露出微笑:“第二个问题:她复印日记的速度快还是慢?中间有没有出现过明显迟滞的情况?”

    张万河对此记得很清楚:“刚开始的时候很顺畅,印了大概二、三十页的时候,速度就比较慢了。”

    虎平涛转向陈妙筠,以嘲讽的语气问:“陈女士,你很健康,我也看不出你身上带有某种残疾。复印速度明显变慢的那一刻,我想你一定很后悔。”

    陈妙筠条件反射地问:“后悔什么?”

    “后悔看你女儿日记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忘记用回形针之类的东西在日记上做个记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