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三百二九节 精神病患者

时间:2022-01-19作者:黑天魔神

    ..,最快更新!

    老太太刘敏用力挥舞着拳头,寸步不让:“我说不行就不行。都说了我住楼上,他这么一搞,我每天呆在屋子里都觉得凉嗖嗖的。你找个墓地埋了不就行了吗?这人鬼殊途,我还想多活几年。”

    她言语中鄙视讽刺的成分是如此强烈,彻底激怒了张景松。

    “你怎么说话呢?”他抬手指着刘敏,满面愤怒。

    刘敏昂着头,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我就这样,怎么了?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说着,她侧身拽了一下站在旁边的老头杨建勋:“你给评评理,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杨建勋连连点头:“没错!带着你的骨灰盒赶紧滚,这里不欢迎你!”

    虎平涛皱起眉头抬手挡住正欲发作的张景松,侧身注视着刘敏,认真地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这事儿你也不是完全占理。大家各退一步吧,海阔天空。”

    老太太根本听不进去:“我在这儿买房是为了养老。还有,你这警察到底怎么回事?老帮着那边……姓张的该不会是给了你什么好处吧?”

    谭涛在旁边听了就觉得不高兴:“注意你的言辞,不要乱说话。”

    老头杨建勋明显站在刘敏那边:“人家刘老师怎么乱说话了?明明是你们不对……看来今天这事你们根本不想管……不管也行,那我们自己处理。”

    老太太刘敏也附和着叫嚣:“对,用不着警察插手,我们自己处理。姓张的,要么你把骨灰盒拿走,要么你连人带东西滚出小区。”

    张景松脸上满是怒火,想也不想就张口骂道:“你这人白活了一大把岁数,一点儿礼貌都没有。张口就是滚不滚的……要滚你自己滚,反正你那么胖,长得跟球似的。”

    刘敏被气坏了,旁边的老头杨建勋连忙张口帮她:“姓张的,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张景松也豁出去了:“来啊!今天不把你打成残废,老子就不姓张。”

    虎平涛连忙站到中间,大声训斥。

    “有事好好说,有问题可以商量着解决。你们可以啊!警察在场还敢打架?告诉你们,无论打赢还是打输,都没有好下场。”

    谭涛在旁边帮腔:“就是,打输了要住院,打赢了要坐牢。有意思吗?”

    他说顺嘴了:“打架成本高啊!轻微伤打架的直接成本,是五至十五天拘留,外加五百至一千块罚款,还有医药费和误工费……对了,还要加上拘留期间你自己少挣的工资。”

    “如果是轻伤,成本就更高了。得判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赔偿金、医药费、误工费……还有还有……嗯,悔恨的泪水。”

    “如果是重伤,那就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甚至有可能是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我可不是开玩笑,这都是有案例的。不信你们可以在网络上查查就有,改天我带着普法资料给你们好好宣传一下。”

    “另外就是各种附加成本。打架的必须承担民事责任,其中包括诉讼费、律师费、医药费和误工费。你还会在公安机关留下劣迹前科,你自己名誉受损,形象受损,还会带害家人朋友,工作生意会受到影响……对了,你孩子以后上学找工作也有连带关系,政审那关就过不掉。”

    说完,谭涛故意看了一眼张景松:“还打吗?”

    张景松一下子焉了,低头不语。

    虎平涛也趁势走到刘敏和杨建勋面前,耐心劝道:“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你们不能这样咄咄逼人。再说小张也愿意改,他答应把门框上这些东西撤掉,清洗墙面,这就已经够了。”

    “谁家没有过世的先人?谁家没有个骨灰盒遗像什么的。他没有违法。”

    “都住在一个小区,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要闹成这个样子,有意思吗?”

    和风细雨般的劝说,有理有据的分析,把一帮老头老太太的怒火渐渐压了下去。

    其实很多矛盾就这样,当时看起来水火不容,你死我活。可只要冷静一段时间,就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摆在台面上说,很多情况下都能互相理解。

    ……

    问题解决,开车回所里的路上,谭涛有些感慨。

    “今天我算是长眼了,这房子又多了个用途。其实我挺赞成张景松的做法,与其花几十万买块墓地,不如花钱买房。”

    虎平涛用话颠他:“你就不怕人鬼殊途?”

    谭涛满脸不屑的神情:“那是我老谭家的祖宗,有什么好怕的?”

    虎平涛开玩笑说:“也是啊!就你这傻大胆,连女鬼都不怕。”

    谭涛涎着脸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女鬼……头儿,要不改天你使个神通,召唤几个女鬼给我看看。”

    虎平涛面朝窗外,不想理他。

    ……

    车还没到派出所,在路上又接到一一零指挥中心的电话。谭涛在电话里随便听了个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又是东胜小区的那个疯子。”他一边挂了电话,一边叹着气:“老问题了……一个星期至少有三次接警是为了他。”

    虎平涛不解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谭涛解释:“前些年你还没来,东胜小区六组团那边搬来一户人。从山南省过来的,在这边买房定居。”

    虎平涛对此不是很理解:“山南的整体条件比滇省好多了,怎么会想起来到这边定居?怎么,又是气候移民?”

    滇省省城四季如春,冬暖夏凉,很多外省人都来这边买房,尤其是东北诸省居多。在本地人看来,将其戏称为“气候移民”。

    谭涛摇摇头:“那户人家不是贪图气候,而是为了治病。”

    虎平涛问:“什么病?”

    谭涛抬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解释:“他们家里有个老人,六十多快七十了。前些年受了点儿刺激,脑子出了问题,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虽说没有暴力倾向,可毕竟属于精神病的范畴……”

    听到这里,虎平涛抬手将其打断:“等等,你等会儿,你的意思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来咱们这边儿治病?”

    谭涛点头回答:“是的。”

    虎平涛感觉有些疑惑:“我没听说过省城有哪家医院在这方面有优势啊!再说了,为了看病就在咱们这边买房,那不是富翁就是大款。可东胜小区是个老小区,六组团那边的情况我知道,又脏又乱,交通不便,有钱人会买那种地方的房子?”

    谭涛轻轻笑了一下:“治病只是个幌子,实际上那户人也是被逼的。我前几次出警就跟他们好好聊过。那老头的病应该属于智力退化,他觉得自己是个孩子,整天在附近的商店里闲逛,总是跟人家要糖吃。你说这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时间长了谁受得了?更糟糕的是,一个开杂货店的没给老头糖,老头就扛起放在店门口的共享自行车,直接把人家的玻璃橱窗给砸了。”

    虎平涛神色变得严峻起来:“他家里不管吗?”

    谭涛继续道:“我都说了,那户人家对外宣称来省城是为了老头看病,这是个幌子。我带人上门调查的时候,他们支支吾吾不肯说实话。我就按照他们原住址分区电话打过去,当地辖区派出所告诉我————这家人是老头他儿子说了算。那是个孝子,老头病了以后虽说带着去了几次精神病院,医生也说了要住院观察,可那个孝子大概是不愿意让老头住院,反正把病人带回家,说是他自己监管。”

    “说是监管,其实都是假的。顶多就是管管吃睡。家里人平时要上班要工作,没人整天陪着老头,于是他就自我放飞……你想想,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大龄“孩子”,整天没事就在附近晃悠找人要糖。你冷不丁在街上遇到这样一个人,会是什么感觉?”

    “偏偏这老头记忆力不错,知道每天必须回家吃饭睡觉,在外面惹了事情还知道往家里跑。”

    虎平涛眯起眼睛问:“该不会是装的吧?”

    “那倒不至于。”谭涛摇摇头:“我看过他们拿出来的病历,还有原居住地派出所开具的证明。老头的确脑子有毛病,只是病得很奇葩。”

    虎平涛有些明白了:“也就是说,当地派出所对这家人的情况很了解。老头在当地也惹出了很多麻烦。他们在那边实在呆不下去,这才想着换个地方?”

    谭涛点头道:“他们家有个亲戚在咱们这边,说是省城气候好,冬天不冷夏天不热,说不定搬过来对老头的病有好处,所以就全家迁过来。只是手里没太多的钱,只能买东胜小区的旧房子。”

    虎平涛再次皱起眉头:“可照你刚才说的,老头的病不见好,在原居住地还惹了一大堆麻烦。现在搬到这里……我怎么听着你说的这些事情有些不对味啊!感觉是来了一个新的问题源,而且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谭涛脸上显出一丝苦意:“你的感觉没错,就是这样。”

    “有病得治!”虎平涛想了想,认真地说:“来来回回协调解决不是办法。这样,你今天去了以后,告诫那家人:必须对老人进行监管。这可不是口头上说说那么简单。对于精神病患者的管控,咱们国家是有法律限制的。他们在山南省原居住地惹了一堆麻烦,拍拍屁股走人。想着换个地方没人认识,就照以前的乱来……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既然来到咱们的地头儿,就必须服从省城,必须服从咱们派出所的管控。同样的问题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给他们两种选择:要么把老头送医院,要么他们自己在家里对其进行控制。如果再出现同样的问题,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没有外人在场,虎平涛说话就没那么多的顾忌。

    他说的“不客气”,指的是按照相关条例申请强制管控令。这是针对精神病患者的特殊措施————在已有病历及医生签名确诊的前提下,对可能引起社会恐慌及不良影响的患者进行强控。

    谭涛对此很赞同:“我上次去处理的时候就说了,要是再这样闹下去,我就打电话给精神病院直接抓人了。他们之所以不把人往医院送,其实就是为了省钱。可这样一来,附近的居民就麻烦了,毕竟谁都怕疯子,而且还是那种每天都能遇到,见面就伸手找你要东西的疯子。”

    虎平涛微微颔首:“是啊!作为病人家属,他们当然知道老头不属于暴力类型。可外面的人不知道啊!再说了,老头要东西被拒绝后发脾气的例子不是没有,以前是扛着共享单车砸玻璃橱窗,如果这次换了砸人,这该怎么收场?”

    谭涛道:“我想过了,等会儿去现场,就让他们带着老头去医院。如果他们还是抱着敷衍了事和拒绝的态度,那我们就走程序,按规矩来。”

    虎平涛笑着拍了一下谭涛的肩膀:“早就应该这么做了。从山南到咱们滇省,中间跨了那么大地块。他们以为这儿是边疆省份,管控没有山南那么严格?这样想就错了,全国一盘棋,无论走到哪里,规矩都是一样的。”

    ……

    电动车开到离派出所不远的街口停住,虎平涛带着一名辅警下了车,谭涛等人转向前往东胜小区。

    走进值班室,看见坐在椅子上的米秋楠,虎平涛不由得“咦”了一声。

    “小米,你怎么在这儿?”米秋楠是去年新分配过来的警员,跟赵丽一样主要负责文字输入和档案管理。正常情况下她不会出现在值班室。

    米秋楠连忙站起来解释:“今天接到的案子多,人都出去了。张副所长出警的时候让我守着值班室,说等他回来以后再安排人接我的班。”

    虎平涛点点头,“哦”了一声。

    他正打算让米秋楠回办公室,忽然摆在桌上的座机响了。

    伸手拿起话筒,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又是一一零指挥中心。

    丰茂酒店有人报警,请速赶往处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