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都市透视医尊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良心不疼吗

时间:2020-10-31作者:田地85

    “爸。”陈春英突然紧张了起来,想要冲过去,救爸爸。

    却被徐翊喆死死拉住了。

    徐翊喆劝道:“宝贝,别冲动,刘公子不会伤害他。”

    “真的吗?”

    “我保证。”

    陈春英这才冷静下来。

    然后,她远远的看向刘乐和陈利俊。

    只见刘乐问道:“想死吗?”

    陈利俊结巴道:“不……想,不想……死……”

    “我现在为徐翊喆提亲,你们把陈春英嫁给他,好不好?”刘乐淡淡的问道。

    “这个……”陈利俊本能的想要反对。

    他很讨厌被别人威胁,他想宁死不屈。

    “嗯?如果不答应,我现在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刘乐严肃道。

    一想到自己死后,陈家就会完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也要完了。

    他就急忙说道:“答应,好,我答应春英嫁给他。”

    “不许要彩礼。”刘乐又说道。

    “不要,一分钱彩礼都不要。”陈利俊信誓旦旦道,“把女儿白送给他。”

    “算你识趣。”刘乐这才收回龙魂刀。

    但是,在他收回龙魂刀的瞬间,陈利俊突然举起大刀砍向了他。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威胁老子,去死。”

    这一刀,陈利俊用尽了全力,小仙二层的全力一击,使得天空中飞满刀花。

    空气燃烧,空间震颤,大地都瑟瑟发抖。

    毕竟这里是中武者,远远没有高武者的空间那么坚固。

    这一瞬间,陈春英惊叫道:“爸,不要这样……”

    陈家的武者却兴奋了起来:“杀。”

    “家主就应该杀了他。”

    “这小子,该死。”

    “他死定了。”

    “他要是不死,我们陈家的脸面就没有了。”

    “家主被皇境大成垃圾欺负,说出去都丢脸。”

    然而,这次,他们的脸丢大了。

    因为陈利俊的大刀刚刚砍在刘乐身上,就被震飞了出去。

    人在半空,就已经不停吐血,落地后,更是晕死了过去。

    面对陈利俊的攻击,刘乐根本没有还手。

    只是催动力量,在体外形成一层防御光罩。

    陈利俊的全力一击,砍在他的防御光罩上时,自然会被震飞。

    和徐家老祖一样,徐利俊倒飞出去一百多米远,五脏六腑重伤,倒地不起。

    这一瞬间,陈家武者全都目瞪口呆了,就像魂魄消失了一样。

    震惊震憾的程度,一点也不比徐家武者少。

    有些实力低微,神魂不够强大的武者,都直接被震撼得晕厥了过去。

    上万护卫,硬是没有一人敢找刘乐报仇,甚至,都没有人敢看刘乐的目光。

    陈春英也目瞪口呆了。

    万万想不到,皇境大成的刘乐会是这么强大,强大得令人发指啊!

    一回过神来,她就猛地推开徐翊喆,飞一般的跑了过去。

    “爸。”

    这一瞬间,她眼睛都红了,声音带着哭腔。

    虽然她很爱徐翊喆,但是她同样爱自己的爸爸。

    看到爸爸受伤,昏迷不醒,就像看到徐翊喆受伤一样难受,一样痛苦。

    一样的接受不了。

    “爸,你醒醒啊!”

    “爸,你不要死!”

    “爸,你回来,你不能死啊!”

    徐翊喆也很紧张:“刘公子,老丈人不会,不会死了吧!”

    “放心吧!没死。”刘乐笑道。

    “没死就好。”徐翊喆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家武者全都围了过去,开始对陈利俊施救。

    有的武者往陈利俊体内输入力量,有的武者往陈利俊嘴里塞丹药。

    还有的武者给陈利俊按摩。

    结果,不管他们怎么施救,陈利俊就是不醒。

    呼吸极其微弱,仿佛就要死了一样。

    陈家人焦急万分。

    特别是陈春英,跪在陈利俊身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极其伤心。

    徐翊喆又紧张了起来:“刘公子,老丈人到底死了没有?”

    “当然没有。”刘乐淡淡道。

    “那他怎么一直昏迷不醒?”徐翊喆不解道。

    “他们救不醒的,只有我能救醒。”

    “还请刘公子出手相救。”徐翊喆鞠躬道。

    “我救他没什么意思,我也不想救他。你不是要娶他女儿吗?你去把他救醒,施恩于他,娶他女儿就会容易许多。”刘乐淡淡道。

    “我?”徐翊喆也想跑过去献献殷勤,却又不敢。

    毕竟,陈家人都仇视他,有些强者甚至用气息锁定他,随时准备出手杀他。

    “你想不想去救他?”刘乐问道。

    看着陈春英那么伤心,徐翊喆也很伤心,他咬牙道:“想,当然想救他,他醒了,春英也不会那么伤心难过了,我想让春英开心,可是,怎么救?”

    “很简单,你过去对你老丈人做人工呼吸,他就能醒了。”刘乐一本正经道。

    “人工呼吸?”

    徐翊喆毕竟不是世俗界的人,真的不知道这种急救方法。

    “这样。”

    刘乐意念一动,就把人工呼吸的方法传给了他。

    徐翊喆也是聪明人,瞬间就明白过来。

    然后,他大步走向陈家武者,刚走两步,就被警惕的阵家武者挡住:“退开。”

    “再靠近一步,就把你砍死。”

    徐翊喆不慌不忙道:“我是来救他的,而且,只有我能救他。”

    “你能救他?”

    “你以为能骗得了我们吗?”

    “滚。”

    “我们陈家的家主,不需要外人救治。”

    陈家护卫显然并不相信。

    可是,陈春英相信,立刻喊道:“让他进来。”

    陈家护卫无可奈何,只好让开一条道,允许徐翊喆进去。

    徐翊喆来到陈利俊面前,把陈利俊放平。

    然后,他环视四周道:“都让开一点,在我治疗之时,不能被打扰。”

    没有人动。

    陈家武者看着他,满是鄙夷和不屑。

    “退开。”只到陈春英的声音响起,他们这才向后退。

    “在他给我爸治疗时,都不要打扰,听到了没有?”陈春英喝道。

    “是。”陈家武者异口同声的答应道。

    他们可以无视徐翊喆,却不得不听从陈春英的话。

    “快点吧!”

    陈春英又向徐翊喆催促道,她真的很急,害怕父亲出事。

    徐翊喆点点,立刻趴在陈利俊身上,开始做人工呼吸。

    这一瞬间,陈家人炸了:“他在干嘛?”

    “操,竟然亲吻家主。”

    “这是对家主的侮辱!”

    “家主身份尊贵,不能让他碰到。”

    “赶走。”

    “杀了他。”

    他们开始围过来,一个个取出武器,就要砍杀向徐翊喆。

    同一时间,连陈春英能要炸了。

    她万万想不到,徐翊喆所说的治疗,就是亲嘴。

    当着这么多的陈家武者的面亲嘴,还是男人和男人亲嘴,这特么也太变态了。

    “你这是治疗吗?”

    陈春英忍不住了,喝问道。

    徐翊喆抬起头:“请相信我,马上就能救活他了。”

    接着,他又亲吻在陈利俊嘴巴上,开始渡气。

    陈春英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最终选择的相信。

    她转身挡住围杀过来的陈家武者,大声道:“谁也不能影响他给我爸治疗。”

    “小姐,他这不是治疗,他是在侮辱家主。”

    “小姐,他是医生吗?他有治疗经验吗?千万不要被他骗了。”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治疗方法。”

    陈春英坚持道:“等他治疗结束,就知道了,暂时,都给我退后。”

    陈家武者只好把怒火压制在心里,但是望向徐翊喆的目光,都能吃人。

    一口。

    两口。

    三口。

    徐翊喆不停的给陈利俊做着人工呼吸。

    看得陈家武者都不停的咽口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半个小时后,徐翊喆把陈利俊的嘴巴都亲肿了。

    可是,陈利俊就是没有清醒。

    陈家武者冷笑连连,都觉得徐翊喆特别该死。

    连陈春英都对徐翊喆有些埋怨,气他的治疗方法,没有半点效果。

    “刘公子,怎么不行啊?”徐翊喆紧张坏了,脑门上都渗出了汗水。

    “再加一把劲,马上就好了。”刘乐心平气和的传音道。

    其实,哪里需要人工呼吸?更不需要治疗。

    陈利俊一直不醒,只是因为被刘乐点了睡穴,四十分钟后就能自动清醒。

    终于,在陈家武者都要失去耐心,在陈春英对徐翊喆充满失望和气愤,连徐翊喆自己对这种变态的治疗方法都不报什么希望的时候。

    陈利俊突然睁开了眼睛,突然醒了。

    醒来的瞬间,他就感觉嘴巴被亲住了,还火辣辣的痛。

    操。

    谁亲老子?

    把老子嘴唇都亲肿了。

    气得陈利俊在坐起来时,一脚把徐翊喆踹开了:“滚。”

    眼看陈利俊不但醒了,还坐了起来,陈春英一阵激动:“爸,你终于醒了。”

    陈家武者也突然兴奋起来:“家主,你终于醒了。”

    陈利俊凶狠的瞪着徐翊喆:“你在干嘛?”

    “爸,他在给你治疗,你都快死了,是他把你救醒了。”陈春英开心道。

    “快死了?治疗?”陈利俊将信将疑的看向陈家的护卫们。

    众护卫们也不敢撒谎,全都点头道:“是的,家主,你伤的很重,一直昏迷不醒,气息非常弱,我们想尽各种办法都治不好你,是他把你救醒了。”

    “用接吻了方式,把你吻醒了。”

    “他的嘴巴好厉害,竟然能治疗。”

    “家主,他的嘴巴确实厉害,比丹药还要厉害。”

    徐翊喆被一脚踹开后,都吓坏了,正要转身逃跑时,却发现陈利俊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再充满杀意,而是有了那么一丝丝温和和好奇。

    甚至还有感激,对就是感激,虽然只有一丝丝,但是徐翊喆还是感受到了。

    于是,他有了勇气,爬起来吼道:“我救你,你竟然踢我?还差点把我踢死,还有没有天理啊!你这是恩将仇报啊!你的良心不疼吗?”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