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3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3

    主城的道路像一个车轮,一层层往外辐射,a区是核心,是安全区,是主城的心脏,离a区越远,越危险。

    车开到c区的时候,街景就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是连川看惯了的混乱和破败。

    相对安全区,这里已经是黑暗滋生的地带,就连人工日光的亮度都开始降低,四周渐渐有些飘在空中的黑雾,像是落入水中的几滴颜料。

    区是主城能够被称为主城的最后边缘,出了区,穿过横跨在各个路口的巨大拱门,就离开了主城的控制范围。

    外面是黑铁荒原和废墟,被主城遗弃的区域。

    虽然还有大片地方能看得出那里曾经作为主城一部分的痕迹,残垣断壁之下,却早就已经是“蝙蝠”们的领地。

    “咱们小组是不是都负责ii类以上事件?”路千突然在身后问。

    连川连表情都懒得做,直接忽略了他的问题。

    “我知道规则上是就近,但很多次重大bug事件都是六组处理的,”路千说,“毕竟你……”

    “酒巷西南,”连川突然沉着声音开了口,“罗盘江小敢后门包过去,其他人继续原定坐标。”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车身已经猛地一转,往c区h1路口旁边的一条小巷拐了进去。

    路千没有准备,强大的惯性让他条件反射一把抓住了连川的腰带,要不是安全扣,他已经被甩出去了。

    “c区有突发?”通话器里传来罗盘回话。

    这里离目标出现的地方距离不近,理论上系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误差,如果不是目标有工具,那就是有突发情况。

    “是。”连川没有多说。

    “明白。”罗盘回答得很干脆。

    在不影响任务目标清理的情况下,连川拥有临时改变任务内容的权限,系统和连川冲突时,组员出于信任也会以他的判断为准。

    “撒手。”连川说。

    这句不是从通话器里传出来的,路千愣了愣才赶紧松开了连川的腰带。

    他努力想要在第一次出任务时表现得熟练一些,但还是不得不又问了一句:“突发目标在哪里?”

    “注意房顶。”连川的车行驶高度开始抬升。

    路千专业成绩肯定不错,但这样的风格却很难说合不合适清理队,可是死在学校的几个队员里,只有他回来了,连川一时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明白。”路千回答,立刻来回紧盯着两边的房顶,虽然不光是肉眼,就连感应器也没有任何发现,但他坚信连川的判断。

    因为连川是个传说。

    不仅仅是内防部的传说,连川是整个主城的传说。

    关于他的事迹路千随便就能说出五个以上,比跟人在酒馆里吹牛都轻松,各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种绝地逢生,各种……杀伐果断。

    看不到目标,一开始感觉到的异常也已经消失,不过连川没有怀疑自己的判断,他放慢了车速。

    这条巷子很长,叫酒巷的原因,是两边高低错落排列着的小酒馆,一共49家,算上倒闭的是61家。

    虽然安全区也有酒馆,品质更好,但除去价格太高之外,还因为主城宵禁,想醉上一晚的人就只能来这里。

    哪怕这里破旧昏暗像是永远都不会天亮,对于很多人来说,依旧是个忘却烦恼的好地方。

    “没有发现。”罗盘的声音从通话器里传出。

    “守着。”连川说完从悬停的车上跳了下去,往酒巷深处走过去。

    路千跟在他身后也跳下了车,连川回头看了一眼,本来想让他原地待命,一个新手,昨天刚死过,万一今天又死,有点儿太惨。

    但犹豫了一下,他却并没有开口。

    再死一次说不定就能看出来路千为什么能成为那个唯一回来的人,毕竟现在出生人口申请都已经很困难,更不要提成年人口的死亡重置。

    路千跟着他走了两步之后,就做出了一个能完美证明自己是新手的举动。

    他走向了距离他最近的那个酒馆的门,跟门口的守着的全身上下捆着七八条粗细不一的黑皮带的壮汉点了点头:“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八条黑皮带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不可思议,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有。”

    “什么?”路千问。

    “居然有个鬣狗来跟我问路,你说异常不异常?”八条黑皮带说完笑得快喘不上气来,脸上满满的全是嘲弄。

    路千明显是没有考虑会有这样的场面出现,愣住了。

    连川转身走了过去。

    八条黑皮带还在笑:“太异常了不是么?别说今天晚上,算上昨天明天和前天,也很异……”

    连川抬手在八条黑皮带咽喉上按了一下。

    八条黑皮带身体僵了一秒,接着就捂着脖子痛苦地弯下了腰。

    路千甚至没看清连川干了什么,只知道守卫弯下腰之后,连川走进了酒馆。

    他赶紧跟上。

    酒馆里人不少,发现有人进来,都转过了头。

    看到他俩身上的装备时,又都转开了头。

    “清理队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呸,一帮鬣狗。”

    “小声点。”

    “怕个屁……”

    声音都很低,但却也都能听得清。

    连川不出声,慢慢地从人群里穿过,他能感觉得到某种气息,绝对不是任务目标,仅仅是让他不安,不能让任何人发现的那种不安。

    在一片吵闹的安静中,连川推开酒馆后门走了出去。

    在后巷站了一会儿之后,不安消失了,他丢失了这个目标。

    路千在他身后,没有说话,但听得出呼吸有些重。

    “你在哪儿长大?”连川问。

    “绿地。”路千回答。

    “难怪,”连川回头看了看他,绿地是主城最重要的几个安居地之一,那里的居民都不是普通身份,“现在是你微服出访第一课。”

    路千看着他。

    “所有人都讨厌清理队。”连川说。

    路千没有说话,皱了皱眉。

    连川不知道他是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鬣狗这个词来形容清理队员,但路千肯定知道,在主城的各种上古传说里,鬣狗都是死神的代称。

    只要清理队出现,就意味着又有人将要消失,无论这个人在普通人眼里是好人还是坏人,清理队永远跟死亡联系在一起。

    c区的异常体消失了,连川知道自己并没有判断失误,但异常体的确消失了。

    “原定坐标。”连川说。

    “收到。”通话器里先后传出罗盘和江小敢的声音。

    半个小组再次出发。

    接下去的时间里路千没有再开口,护镜上的实时监视影像上连川能看到他一直左右盯着,状态很警觉。

    连川觉得很好,清净多了。

    区h3路口,距离主城最后的标志也就是其中一个拱门很近,但任务目标还没有穿过拱门离开,有可能是因为庆典日期间,内防部军队的边界巡防加强了。

    他们到达之后,轨迹显示目标一直在路口附近徘徊。

    “不止一个,”连川说,“注意武器。”

    罗盘的车从后方上来,平行停在了他右方十几米的地方,这是他们常规的队形,只要不出学校那样的意外,接下去他们的工作就是收拢包围,瞄准回收。

    两步而已。

    “发现目标。”江小敢说。

    护镜上显示了坐标。

    小组的包围圈迅速向坐标收拢。

    “目标情况?”罗盘下车,问了一句,他们跟目标的距离已经很近。

    目标就在前方倒掉的巨大广告牌后头。

    “两个,”江小敢回答,“看不清,形态不像正常人类。”

    “系统给的目标只有一个。”罗盘说。

    “扫描目标数据存档。”连川说。

    路千想要跟着他往广告牌靠近时,连川做了一个让他原地等待的手势。

    路千很不情愿,但还是停下了,只是举起了手里的回收器,瞄准了广告牌的方向。

    连川和罗盘一左一右继续往前。

    瞄准镜里能清楚地看到广告牌上的字,虽然颜色已经脱落了很多,还是倒着的。

    让主城的阳光在每个清晨叫醒你。

    是个楼盘广告。

    从连川第一次路过这里,广告牌就已经以这样的姿势存在了不知道多久了,像是在证明,阳光在每个清晨叫醒你,只是个正在坍塌的梦境。

    主城早就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和物资容纳更多的人。

    “清理队,”罗盘往前,走到了连川侧前方,对着广告牌方向,“根据城务厅第109号冗余人口标准,你们已经被系统确认,现在清理队依法对你们进行回……”

    罗盘的话没有说完,广告牌后一个身影突然腾空跃起,高度和预测距离都明显优于普通人。

    这是系统没有监测到的那个,这不是主城的冗余人口。

    “蝙蝠。”连川发现他小腿正前方溃烂的皮肤下,外露的骨骼被一层金属包裹着,光看这种过于硬核的装备,就已经可以判定,这是黑铁荒原上的游民。

    蝙蝠直跃而起,扑向了路千。

    罗盘的第一击打空,蝙蝠落地时已经到了路千面前不到两米。

    “老大上。”连川端着回收器的姿势都没有变,没有回头,没有掩护,瞄准镜里广告牌后的任务目标探出头的瞬间他按下了按钮。

    目标被击中,扬起一丛黑灰色的碎片。

    碎片被卷进回收器的同时,一个修长矫健的黑影从黑暗中窜出,从路千和蝙蝠之间穿过,带着寒光的爪子一挥而过。

    蝙蝠倒地。

    这是连川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搭档”狞猫。

    路千反应还算快,手臂立刻压低,回收器和手臂上的枪同时对准了倒地的蝙蝠。

    小组的人都没有动,把击杀蝙蝠的机会留给新人。

    “鬣狗!”蝙蝠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都去死!你们都该死!”

    路千也许只有千分之一的犹豫,但他肯定犹豫了。

    毕竟按钮轻轻一按,无论是个冗余还是个蝙蝠还是个别的什么,就会永远地消散在空气中,所有的记忆就那么散落着,慢慢汇入日光之外的黑雾里,曾经拥有的一切,无论是悲是喜,无论是你想遗忘的还是想记……

    一束细细的光亮划过,蝙蝠仿佛被几万度高温灼过身体。

    路千回过神来的时候,被连川击中的蝙蝠细如灰尘一样的身体碎屑,已经包裹在了他四周,他甚至能感觉到有些呛人。

    刚回过神的他再次愣在了这一丛带着死亡气息的灰里。

    “收队。”连川转身离开。

    罗盘推了路千一把,把他从还没散去的灰里推开了。

    “微服出访第二课,”连川上车,“不要让蝙蝠说话。”

    路千僵立着,看着他。

    “三秒。”连川说。

    路千跳上了车,轻轻呼出一口气。

    “那旅行者呢?”他在身后问,“通道快开了吧,他们要来了,如果碰到的话一般怎么处理?”

    “你么?”连川说,“跑吧。”

    “一会儿去喝两杯吗?”江小敢的声音从通话器里传出来,“下个任务之前。”

    小组里的人都表示可以。

    “那……”路千似乎是缓过来一些,“我能去吗?”

    “能去,你过来跟我车。”罗盘说。

    路千愣了愣:“为什么?”

    “他不喝酒。”罗盘说。

    “哦。”路千下了车,跑过去上了罗盘的车。

    连川掉转车头,消失在路口。

    一道黑影从房顶上掠过,跟着也消失了。

    “那个猫……”路千抬着头。

    “那不是猫,”罗盘说,“叫老大,记住了。”

    “老大。”路千点了点头。

    主城的日光每一次亮起的时间,都比上一次要短,都比上一次要暗。

    虽然这样细微的变化,肉眼不可能觉察得出来,但如果隔上30次,60次,或者几百次再看,就能发现。

    “怎么样?”九翼坐在一块石头……不,一块长得很像石头的铁上,并不怎么舒服,但黑铁荒原上只有这种金属,而且这里是唯一能看到主城最高塔的地方。

    高塔叫光刺。

    很直白,一根发着光的刺。

    日光已经暗下去,他在这里坐了一整天。

    盯着失去光芒的主城里最高最亮的那根刺,仿佛这个世界所有的光都在主城。

    这是他上个庆典日之后第一次来到地面上。

    空气不错,但荒凉得紧。

    “没能带出来。”旁边蹲着的一个人回答。

    “谁问你这个了,肯定带不出来。”九翼皱了皱眉。

    “那为什么还让带?”蹲着的人问,“我们也损失一个啊。”

    “你是被人换了脑子吗?跟着我多久了,这都不知道?”九翼扫了他一眼,确定这是跟着自己有段时间了的小跟班福禄,“肯付代价,就带,死活不管,谁的人也不管,愿意去的不就图那点利吗,反正死了也有。”

    “……哦,”福禄想了想,“知道了,你是问进主城的通道吧,都封了,刚才寿喜带着人去冲了一轮,没了两个,让城卫打成沫沫了。”

    九翼叹了口气:“活着没什么意思是吧,可以去护卫队报名当肉盾啊。”

    “也不是,”福禄也叹气,看着远处,咬着牙,“那本来应该是我们的地盘!”

    “嘘,别让旅行者听到了,”九翼竖起食指,笑了起来,声音在空旷的金属荒野里带着诡异的回响,“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