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11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11

    失途谷的其中一个入口,在一条小巷的尽头。

    锤子每次都从这里进去,走固定的路线,以防自己在市场里太过幸福美好而找不到回来的路。

    小巷两边都是旧房子,住人的那种,间或有几家商店,卖的东西都跟他之前抢衣服的那个店差不多。

    但不得不说,房子虽然都很旧,比起鬼城人民来,住房条件还是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团长都住不上这么规整的屋子。

    为了扛风,他们住的房子都是顺着风势的奇怪形状,不少都没法在屋里站着。

    宁谷的小屋能站直,代价是已经被吹翻了四回,每回都损失不少他收集来的小东西,有些他还能挨家挨户抢回来,有些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甚至发生过从地王那里换来的东西又被那个老奸商捡回去要重新跟他交换的悲惨事件。

    小巷里没有行人,当然也不会有,旅行者到来的警报一响,所有的人就都躲回了屋里。

    有些人害怕,有些人不怎么害怕。

    但旅行者不受欢迎是肯定的,就像旅行者对主城的人也带着某种不爽的情绪。

    宁谷能感觉到穿过小巷时,两边的视线。

    只是每次他转头看过去的时候,都只能看到微微晃动的窗帘和突然熄灭的灯光……还是怕的多。

    有这么可怕吗?

    宁谷想了想,当然有,毕竟旅行者都是怪物,而且你俩刚抢了一件衣服还踢了店主两脚。

    带着刚抢劫完的杀气呢。

    “到了,”锤子指了指前方,“你跟着我,不是开玩笑,咱俩别走散。”

    “知道了。”宁谷冲他摆摆手。

    前方的景象有些诡异。

    主城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金属高墙,眼前这里,一眼过去,就能看到黑铁荒原。

    而这条巷子,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量一掌斩过,在前方戛然而止。

    仿佛有一条线,站在这边,就是有晨昏的城市,跨过去,就是一眼看不到头的残垣断壁,还有崎岖不平毫无生机的坚硬荒原。

    入口就在一座塌掉了半边的小楼里,推开门就是向下的楼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也没有任何声响。

    宁谷回头往来的时候那条巷子看了一眼。

    “也快没了,”锤子说,“听他们说,这巷子以前更长,咱们现在进的这个入口,以前跟那边一样,是主城的范围,住着人的。”

    “那怎么会变成这样?”宁谷问。

    “主城一直在坍塌,我看啊,早晚有一天,全都会变成黑铁荒原。”锤子看了看手上的颜料标记,走下了楼梯。

    宁谷也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标记。

    一幅画!我来找一幅画!我是宁谷!来找幅画!我还要回鬼城的!

    跟在锤子身后,往下走了一段之后,他闻到了一股没有闻到过的气味。

    很好闻,带着一丝丝甜,还有几种别的味道,其中有一种他肯定在疯叔的屋子里闻到过。

    在鬼城呆着的时候,不太能闻到什么味道,风太大,捂衣服里放个屁都马上能被风吹掉,只有在屋里的时候才能闻到屁……还有那些他换回来的小物件的气息,往往是给人感觉很古老很有年头,这种一闻就觉得很好闻的,不太常有。

    “这什么味道?”他问的时候看到了前面是一个弯道,拐角的那边有透过来的隐隐红光。

    “到了。”锤子停下,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要迈入一个什么了不得的地方。

    宁谷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必要程序,但还是跟着也深吸了一口气,管他有没有必要,仪式感还是可以有的。

    转过弯之后,宁谷看到了跟鬼城,跟荒原,跟主城,都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世界。

    一个在坚硬的金属世界里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生长漫延出来的黑色洞穴。

    他们站在入口是看不到全貌的,他提前知道了这是地底的一个洞,才能判断出这是一个洞。

    脚下的楼梯往下延伸,能看到一层一层的光,四面八方无数的洞口和隧道在每一层都密集地分布着,看不到底,也看不到四面的边际。

    目力所见的穴壁缝隙里透出红色的光,不算亮,但足以照亮身边。

    宁谷瞪着看了好一会儿,才得出了一个简单的结论。

    很巨大的一个地下世界。

    “是茶叶的味道,”锤子这时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很稀有的东西,别以为能闻到就是能搞到,你转遍失途谷也未必能找到一包,这味道是里头的人都往身上喷一种带茶叶味道的水,时髦。”

    “那我再弄点这个水回去给钉子。”宁谷说。

    “你有什么东西能换?”锤子问。

    “需要拿什么换?”宁谷也问,过来的时候他还真没想着要换东西,只想来看看。

    “起码也得是个玻璃玩意儿,花瓶什么的。”锤子说。

    “我没有,”宁谷想了想,“直接抢行吗?”

    锤子看了他一眼:“这种话不要放到明面上说,多尴尬啊。”

    “懂了。”宁谷点点头。

    入口的地方没有人,锤子带着他下了一层楼梯。

    还没走到楼梯底,宁谷就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右边是一个巨型空洞,像一个大厅。

    一圈都是像商店一样的小屋,但不是所有的小屋都能进,有不少是关着门的。

    这里就开始有人了,一眼过去,看到了好几个蝙蝠,在大厅里转悠。

    蝙蝠的特征很明显,据说痛觉不灵敏所以勤于对身体进行改造,改造的风格基本都跟自己的皮肉过不去,只要看到骨头长在肉外头还是金属的,就可以确定这是个蝙蝠。

    当然,改造的内容不只局限于骨头外装……

    除了走来走去一脸或神秘或茫然或看谁都起疑的蝙蝠之外,还有不少看不出身份的人。

    按锤子的说法,这些应该有不少是被“过于幸福”困在这里的旅行者和主城流浪汉。

    “也有些是自己逃进来的,”锤子说,“不过这部分很少,普通人想在鬣狗手下逃脱再跑到这里,实在是太难了。”

    宁谷没说话,毕竟他深有体会,刚体会完。

    虽说从鬣狗手下逃脱了,而且是从连川手下逃脱,他到现在为止也并没有什么太过兴奋的感觉。

    他根本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

    连川带着死亡的气息一点点逼近他的时候,他脑子里除了“我还不想消失我还什么都没看到”,就没别的东西了。

    所以,他用意念打败了连川。

    这要说给任何一个旅行者听,都只会换来一通狂笑。

    属于吹牛都没找着正确姿势的那种。

    “我每次来,都到这里,转一圈能看到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有些能换,有些换不起,当然要是有主城的通用币也可以买,”锤子一边领着他走着,一边小声给他介绍,“不搞东西的话,也可以听他们聊天,还可以打听事情,不过他们就在这里呆着,也未必知道得比我们多……对了这里有吃喝,用主城配给换,都是我们没吃过的,还有酒……”

    锤子说到这个,先转头看了看四周:“酒不能喝,团长知道了回去就得被吊在舌湾让舌头舔三天。”

    “不能喝?”宁谷看着他,“我赌一个玻璃瓶,你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酒喝,你这表现也太明显了。”

    “很明显吗?”锤子挺直了腰,想想笑了,“钉子也总说我不会装。”

    “你确实不如他会装。”宁谷点头。

    想到钉子,他往旁边透着红光的小屋看了看,他要帮钉子带个护镜回去,身上这件衣服不知道能不能换到一个。

    “看到通道了没?”锤子问他。

    “嗯,看到了。”宁谷看到了在这个大洞厅的四周,有好几条隧道一样的长洞。

    说实话,他感觉眼睛都有些不够用。

    他在鬼城出生,在鬼城长大,从来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主城规整的房子已经让他大开眼界,现在这个地下的世界更是每一眼都是新奇。

    “记住我们来的那个,然后顺着右边这三个,”锤子用手指着,“都是可以走的,我跟团长走过,尽头是另外小一些的洞,没有岔道,另外那两个不能进,我没进去过。”

    “嗯,”宁谷认真地记了下来,“那别的大厅呢?我看还有很多层……”

    “你想什么呢?”锤子震惊地打断了他,“就这里,别的地方不去,我每次来就到这几个地方,足够了!什么都有了!”

    “……哦。”宁谷也很震惊。

    锤子死死盯着他,最后用手指戳了戳他胸口:“宁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里可不是鬼城,我知道你在鬼城是个恶霸,谁都怕你你什么都不怕,但是在这里你什么都不是知道吗?你就是个第一次来主城的傻子。”

    “知道了,”宁谷也盯着他,“不用说得这么难听,你才是傻子。”

    “傻子,”旁边突然靠过来一个人,“第一次来?要不要跟我长长见识?”

    宁谷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转过头,看着这个胡子都长到鼻子上去了的人。

    看打扮,应该是个流浪汉,身上也没有金属骨头。

    “你跟谁说话?”宁谷问。

    “你啊,”流浪汉有些不耐烦地回答,“真是傻子啊,我看着你呢还问我跟谁说……”

    宁谷抬起一脚踹在了他胸口上,流浪汉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摔进了一间小屋。

    这动静有点儿大,本来只有几个人在旁边走动,这一脚之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堆看上去挺奇怪的人。

    流浪汉骂骂咧咧从小屋走出来的时候,身后还跟出来了两个人,看上去应该是蝙蝠。

    有一个的脸只有一半,另一半被金属取代了,制作手艺不太精良,离着这么远还能看到金属表面被砸出来的凹坑。

    还有一个是蝙蝠改装流行款,腿上有一块皮肉破烂的地方露出了金属的腿骨。

    “走。”锤子说。

    “什么?”宁谷偏过头,锤子在鬼城也不是什么老实人,别说怕事,主动惹事也不在话下,哪怕旅行者大多都不是普通人,碰上强能力的时候,他也没说过走。

    现在就这么几个弹簧腿,就让走?

    “这底下是空的。”锤子说。

    宁谷愣了愣,反应过来,锤子的能力需要实心地面,而这个地下市场是由一个个空洞和一条条隧道组成的……对于鬼城大片实地上长大的宁谷来说,这种情况还真是意外。

    也就是说,他俩现在就以两个普通的人身份站在这里,还很嚣张。

    “走!”锤子拉了他袖子一把,转身快步往第二个通道走了过去。

    而就在他转身的时候,那个半边脸和弹簧腿突然往前冲了出来。

    以宁谷多年打架与被打的经验,马上就判断出来这是冲着锤子去的,毕竟没有能力的锤子,看上去就是个瘦弱少年。

    宁谷勃然大怒,倒并不是因为偷袭和挑看着弱的下手,这种事他也总干,他怒的是这人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就敢公然打他朋友!

    “走个屁!”他沉着声音,说话的同时对着那两个蝙蝠也冲了过去。

    弹簧腿的改装多少还是有点用,跑在了半边脸的前面。

    但根据宁谷之前对蝙蝠浅显的瞎分析和胡乱判断,弹簧腿战斗力肯定不如半边脸。

    所以他跑到一半的时候跳了起来,一脚踩在了正在迈步的弹簧腿的大腿上,再狠狠一蹬。

    既然蝙蝠能跳那么高,这个腿借点儿力他应该也能弹得挺高。

    没想到还真让他赌对了,这个蝙蝠的腿就像是个跳板。

    在蝙蝠嗷的一声嚎叫摔倒在地之后,宁谷猛地跃到了空中。

    一脑袋撞在洞顶的时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蝙蝠只是跑,没有跳。

    他都能听到自己脑袋撞出来的声音。

    咚!

    原来弹簧腿的弹性这么好?

    好在他可能有个头很铁的潜在能力刚被激发出来,这一撞居然没把他撞晕,他在回落的过程中侧过半个身体,借助下落惯性,一拳打在了半边脸的半边脸上。

    这个综合力量相当巨大,半边脸直接倒地晕了过去。

    宁谷摔到地上的时候,四周的人全围了上来,不知道是不是挺长时间没什么有意思的事儿了,对着他就开始群殴。

    他虽然是鬼城恶霸,但鬼城真没有群殴的习惯,他顿时就被一通拳打脚踢干趴下了,抱着脑袋往旁边挤的时候抽空看了一眼,没找着锤子在哪儿。

    “揍他!揍他!”

    一群不知道什么来头的人围着他喊。

    他一边往人堆外头挤一边顺手对着靠近身边的几个抡着拳头。

    混乱当中有人拽了他一把。

    力量很大,跟他砸半边脸的力量不相上下。

    他立刻就被拽出了人群,没等弄明白怎么回事,已经被拉进了一间没有红光的屋子里。

    而外面高呼乱叫的人群里有人往这边指了一下,顿时嘈杂声就平息了大半,变成了嗡嗡声,嗡了一会儿就像是突然没了兴致,四下散去了。

    宁谷整了整被扯乱的外套,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头往身后看过去:“谢……”

    身后却没有人。

    他又转回头,还是没看到人,连续转动脑袋四次之后,他确定这个把所有透光的缝隙都堵上了的小黑屋里,没有人。

    “谢了。”他坚持道完谢,快步往门口走过去。

    一阵细小的风贴着他身侧卷过,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