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12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12

    宁谷的第一反应是有旅行者在逗他,毕竟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能力他手指头一掰就能数出来起码三个。

    但他马上又推翻了这个想法,这声音是陌生的。

    如果不是他认识的旅行者,那么无论这个声音是谁,又是什么能力,又或者是什么新鲜的装置……他都应该跑。

    宁谷逃跑的速度跟他打架一样,都算是普通人里最拔尖的那一种。

    嗖一下窜出小黑屋的时候,感觉那个声音都还在屋里没消散。

    不过就算是这么快的速度,锤子还是已经没影儿了。

    宁谷站在大厅中央,往四周仔细看了看,还是没看到锤子,这个废物不知道往哪条通道跑了。

    跑得这么果断,一看就对鬼城恶霸的实力过于没信心。

    宁谷并没有马上顺着锤子说可以走的那几条通道去找,他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不熟悉这里居民和游客的行事风格,也不确定锤子是逃走了还是出事了。

    本来想默默观察一下四周的人,这种骚乱过后,大多数人都会关注逃兵的方向,可惜很快他就发现这个经验在这里不成立。

    四周的人都在走动,看似漫不经心,但他随便跟几个人对了一下视线就能看出来,所有的人都在努力不动声色地关注着他。

    他干脆挨个儿把眼神都对了一遍,大家似乎还没有准备好暴露,气氛顿时就僵掉了。

    李向从后面走向宁谷,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宁谷就已经警惕地回过了头,看到他时表情一言难尽。

    “跟我来。”李向走过他身边说了一句。

    宁谷在这种混乱茫然的情况还能有这样的敏锐,挺让他欣慰的。

    “锤子不见了。”宁谷跟了上来,没给自己辩解,第一句就说的是锤子。

    “他没事。”李向走进了左边的一条通道。

    身后宁谷停下了,李向回头看他的时候,他正看着自己手腕。

    李向扫了一眼后方夹在人群里来回走动的几个手指上戴着黑色戒指的蝙蝠,又看了看宁谷的手腕,上面有几个蓝色的小圆点:“你干什么呢?跟好我。”

    “你是谁?”宁谷没动,往旁边一靠,看着他。

    “李向。”李向回答。

    “李向是谁?”宁谷盯着他。

    “李向是你小时候干了坏事不敢回家,去给你求情的人,”李向回答,“是你砸坏了人家屋子帮着你一块儿去修的人,是你被团长挂在钟楼上示众三天,提前把你拎下来的人,是你打架裤子被人撕了帮你补的人……”

    这种验证对方有没有迷失的方法,肯定不是锤子教他的,常来主城的旅行者不会这么傻,一看就是宁谷自创的。

    倒是很警惕。

    “好了好了好了,”宁谷摆着手飞快地走到了他面前,“行了别说了,补得也不怎么样,还总记着。”

    “锤子教你的吗?”李向继续往前走,“手上那个标记。”

    “嗯,”宁谷应了一声,“管用吗?”

    “刚被你踢的人,”李向说,“十年前在自己脸上划了道口子,最后也没回鬼城。”

    宁谷一下没了声音。

    李向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太不听话了。”

    “这事儿根本没人跟我好好说,”宁谷皱着眉,“我凭什么听话?”

    李向没再说话,黑戒指跟了过来,他继续往前走。

    “有人跟着我们,”宁谷说,“戴黑戒指的。”

    李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是跟着你。”

    “为什么?”宁谷说,“因为我打人了?不至于吧……这看着也不像是什么有规矩的地方。”

    李向把他推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屋里。

    然后伸手指向跟来的几个黑戒指,黑戒指马上停住了,接着转身装着屁事没有的样子走开了。

    宁谷被李向这一把推进来还有些不爽,但看清屋里的情况之后,他立刻退到了门边,一边往外挤一边特别诚恳地说:“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除了把他再次推进去的李向,这屋里还有三个人,团长,团长的副手林凡,以及鬼城最厉害的女人琪姐姐。

    “你错什么了?”团长说。

    琪姐姐冲宁谷笑了笑,他马上机警地跳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又一跳抓住了插在屋顶裂缝里的一根铁棍,让自己悬空挂在了空中。

    琪姐姐的能力很强,但他非常了解,只要不沾地面,他就不会被这个女人用看不见的手拽倒在地失去各种感官。

    “小子,有种你别下来。”琪姐姐说。

    “有种你一直在这儿守着我,”宁谷说,“美女。”

    “你错什么了!”团长吼了一声。

    琪姐姐脸上刚要展开的笑容被他这一嗓子吓了回去,还呛得咳了好几声。

    “我不应该偷偷进主城。”宁谷迅速找回了主题。

    “你都去哪儿了?有没有碰到什么人?”林凡问。

    林凡永远没有笑容,连表情都不舍得有,宁谷一直觉得初代还活着的旅行者里就他最看不出年纪,可能就是因为长期面无表情没有皱纹。

    相比团长,宁谷更害怕的是他。

    团长像个大铁锤,抡过来有声有响,是跑是扛有得选,而林凡像一根细细的钢丝,裹在黑雾里扫过来,把你扫成两段之前你都发现不了。

    “就在主城里走了三条街,进个破房子睡了一觉,”宁谷挂在屋顶,老实回答,“进了个店,拿了件衣服,就身上这件,然后跟锤子来这里,路上碰到了连川和他的猫。”

    听到最后这句时,屋里几个人全都抬了抬头,一起看着他。

    “差点儿死了!他往我腿上打了两枪!疼得我差点儿晕过去,还抢了我的包,”宁谷趁机搏取同情,“要不是我们跑得快……”

    “你比连川跑得快?”李向忍不住问了一句,“锤子也跑得比他快?”

    “我们不能跑得比他快?”宁谷想了想,“他好像没追我们。”

    “你确定说的是实话吗?”团长看着他,“回去了锤子说的要是跟你对不上,我就送你进舌湾。”

    “实话。”宁谷说。

    说出来了的都是实话。

    但实话未必都说出来了。

    宁谷在鬼城长大,一直被团长照顾得衣食无忧,但他每天四处瞎混,招猫逗狗惹事生非,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非常清楚旅行者并不是什么善良的可怜的逃亡者。

    逃亡是逃亡没错,但能逃到鬼城那种地方,还活了下来的,就没有善良可怜的,善良可怜的当年在主城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所以,团长留在那里的行李箱,他奇怪的梦,连川为什么能让他们逃脱,甚至被抢走的那个突然发光的小方块,这些在宁谷看来,有些只能跟团长说,有些永远不能说。

    还要打得锤子不敢说。

    “你就留在这里,”团长说,“哪儿也不要去了,时间到了跟我们回去。”

    “我来都来了……”宁谷抓着铁棍不想让步。

    “来都来了,”团长瞪着他,“出了什么事的话,就是你死都死了!”

    “你让李向跟着我。”宁谷说。

    “他凭什么跟着你,你算老几!”团长说。

    “我跟着他吧,”李向说,“他不出去我也得在这里守着他,刚已经有人过来了。”

    “你还碰到谁了?”林凡问,“说实话,到这里以后。”

    “碰上一堆打我的疯子啊,”宁谷说,“李向应该看到了吧?我一出来就碰到他了。”

    “从哪儿出来?”林凡追了一句。

    “那个没光的小屋子,”宁谷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缝隙,“没有这种透出来的红光……”

    “诗人?”林凡说。

    “嗯?”宁谷愣了愣,没听懂他说什么,看过去的时候发现他这句话是对着李向说的。

    “不确定,”李向回答得很简单,“跟过来的是九翼的黑戒小队。”

    林凡没有再问。

    大概是因为还要逛街……还有别的正事要办,团长带着林凡和琪姐姐准备离开。

    “你可以下来了。”琪姐姐看了看还悬在空中的宁谷。

    “不,”宁谷说,“我就喜欢挂着。”

    琪姐姐翻了他一个白眼,跟着团长出了门。

    只还有李向一个人在屋里了,宁谷才松开手跳了下来,仔细看了看这个屋子。

    空无一物。

    “这屋子是干什么的?”他问。

    “空着的,只是一个洞,”李向回答,“这样的屋子有很多,有什么特别机密的东西要交易的时候就找一个这样的洞。”

    “哦……我们也出去吧,”宁谷说,“就在你熟悉的地方转转。”

    “你刚碰到什么人了?”李向问。

    宁谷看着他,好半天才往身后的洞壁上一靠,抱着胳膊:“你猜?”

    “失途谷的主人不是蝙蝠,不是主城的人,也不是旅行者,更不是流浪汉,”李向说,“失途谷的主人是诗人。”

    “诗人是什么?”宁谷问。

    “一个人。”李向说。

    “哦,”宁谷点点头,他还以为诗人是一群人,就跟他们似的,“那我没有碰到诗人。”

    李向的表情明显是不相信,他这个谎撒得的确也不太有诚意,但李向没说什么,只是补了一句:“诗人出现的时候没有光,听过他说话的人都失去方向。”

    宁谷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没有光他并不在乎,但后半句就不一样了,他还要回去的。

    “碰到没有?”李向又问。

    “可能是碰到了,”宁谷说,“那个屋子是没有光。”

    “他说什么了吗?”李向继续问。

    “没有。”宁谷回答得很干脆,完全没有犹豫。

    李向像是松了口气,但很快又皱了皱眉:“这就怪了。”

    不知道哪里怪,但宁谷选择不相信。

    李向是个温和的人,是宁谷认识的所有旅行者里唯一一个没有吼过他的人。

    但宁谷对“危险”有自己的判断,他现在没法确定李向给他说的关于诗人的内容是真是假,毕竟以前没有听人提起过,所以李向这句在他看来有着明显引导作用的“这就怪了”,暂时可以判定是在诈他。

    “你想去哪里?”李向问。

    “给钉子找个护镜,”宁谷说,“还想找找……”

    “画吗?”李向问。

    “嗯。”宁谷点点头。

    “这里可能没有,”李向说,“我从来没见过。”

    “那就找个护镜。”宁谷很利索地精简了目的。

    “来。”李向走出了屋子。

    穿过中心大厅的时候,四周的人有点多,宁谷的气息突然变得有些不明朗,不过还能听到脚步声。

    但等他有些不放心地回过头时,却发现就这么短短十几步的距离里,宁谷已经不见了。

    “混账东西。”李向皱着眉轻声说。

    一个护镜,居然还是镶着红边的,简直太神奇了。

    在色彩单调的鬼城,这个耀眼的护镜绝对能让钉子成为众矢之的,打架第一个挨揍,躲着第一个被抓。

    宁谷拿起了这个护镜,看着坐在角落里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一个人:“这是你的吗?”

    “你想要,它就是我的。”那人说。

    “拿什么换?”宁谷问。

    “你有什么?”那人动了动,右脚在左腿上蹭了蹭。

    宁谷摸了摸兜,他现在什么也没有,本来包里还有点儿能交换的东西,现在也不知道哪儿去了,连川捡走了吧,不知道会不会上交,如果还有机会碰上,他肯定得让连川赔,都是他攒下来的宝贝。

    “衣服。”宁谷抖了抖身上抢来的那件外套。

    那人没说话,伸出了手。

    宁谷把衣服脱下来扔了过去。

    那人接过衣服抖了抖,冲他一挥手。

    宁谷心满意足地把护镜挂到自己腿上,这还是他第一次在鬼城之外的地方跟人交换东西,居然有种很享受的愉悦感。

    就好像突然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似的,虽然看出去的风景也不怎么样,但就算同样是垃圾,好歹也都是他没见过的垃圾。

    离开这个小屋的时候,他前后左右看了看,没看到李向,也没看到黑戒指。

    甩掉李向并不是什么难事,从小到大他甩掉的人没有一百个也有五百个。

    没有五百个也有一百个。

    不过李向重新找到他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只敢在锤子给他指出的几条交叉隧道和隧道尽头的那几个洞厅里转圈圈。

    他得在李向找到他之前找到锤子,让锤子闭紧他的嘴。

    瞎转了一会儿之后,宁谷知道了为什么锤子每次来都只需要转这么点儿地方。这几条隧道很长,还拐弯,除了尽头的洞厅,中间还有小一些的洞厅,全都是人,还有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东西。

    全是符号的书,木头做的碗,号称上古奇兽骨头磨出来的骰子,带小机关的沙漏……还有一些宁谷猜不出是什么的玩意儿。

    有些交换的东西堆在桌上,有些放在地上,还有一些挂满了货主一身。

    宁谷在一个黑色的铁桌前停下了。

    桌面上放着很多东西,乱七八糟地堆着,按鬼城的第一条交易经验,能有这么多货还放得这么不走心的,都是厉害角色,往往心黑。

    而且根据宁谷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管用的第二条鬼城交易经验,越是放在当眼位置的,越是脱不了手等傻子的滞销货。

    所以他往边儿上瞄了瞄,很快看到了个暗绿色的金属球,可以一口咬到嘴里的大小,不是很光滑,上面不知道是磕的咬的还是砸的,有很多小坑。

    看不出有什么用,但是除了防身打架的东西以外,宁谷就喜欢这种没屁用但有颜色的有趣小东西。

    “这是什么?”宁谷问。

    “传说中的密钥。”货主凑到他面前,神秘兮兮地说。

    这人是个独眼,在缺了一个眼珠的眼眶里放了一朵铁制小花,用颜料涂成了黄色。

    密钥什么东西,密这密那的都是骗人的东西,宁谷根本不信。

    “藏在里面,”黄花眼示意他晃一晃那个小球,“有缘人才能打开,只要能打开,你就是救世主。”

    宁谷晃了晃小球,果然是空心的,晃动的时候里面有东西轻轻撞击球壁,感觉质地也是金属,说不定就是个钢珠,最不值钱的玩意儿。

    “这东西我交易出去不知道多少回了,没人能打开,你估计也打不开,不过没关系,打不开可以拿回来再跟我换,就是价格得另议,”黄花眼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着他,“以前没见过你,第一次来吗?”

    宁谷扫了他一眼没出声,只是把小球拿在手里轻轻地晃着,时不时握一握。

    “要不要?”黄花眼问。

    “不要,”宁谷把小球扔回到桌上,“你就靠换两次吃差价吧?”

    “滚。”黄花眼指了指他。

    宁谷笑了笑,双往兜里一插,晃着就走开了。

    没走两步就被人撞了一下肩膀,转头正想开骂,发现是锤子,脑袋上套了半个铁头罩,罩子顶上还有个尖刺一样的东西。

    “这什么鬼东西?”宁谷问,“这破东西也值得你换?”

    “团长找到你了?”锤子问,“这个是我刚捡的。”

    “李向找到我了,”宁谷往四周看了看,“今天我们进主城,跑了三条街,睡了个觉,抢了一件衣服,碰上连川被打了一顿,逃进失途谷,你扔下我跑了,懂了吗?”

    “我没扔下你跑,我是让你跟我一起跑,你没跟上!”锤子急了。

    “懂了吗?”宁谷瞪着他。

    “懂了。”锤子反应还是很快的。

    “找个人少的地方,”宁谷说,“等李向来找我们。”

    “那……”锤子抬手刚要指,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就是他!”黄花眼站在桌子上,踩着桌上的一堆货,指着他们这边喊,“他拿走了密钥——”

    四周所有的人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什么密钥?”锤子猛地转头看着他,脑袋上的头罩跟着移了半圈。

    “跑。”宁谷抓着他头罩上的刺一把把头罩拽了下来,往黄花眼那边狠狠一砸,转身就跑。

    “右!”锤子压着声音在后头提醒了他一句。

    右边是堆在地上的好几摊货,绕过去来不及,宁谷直接一蹦,踩着地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跑了过去。

    “抓住他们!”四周顿时乱成了一团,喊的骂的,摔东西的,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人在宁谷和锤子刚跑进隧道的时候就已经紧紧地追了上来。

    “你别跟着我!”宁谷顺手抓起手能碰到的东西往后胡乱扔着,边跑边喊,“他们只抓我!”

    “屁话,我已经跟着了!”锤子在后面抱着头,“快!出去往左绕出去就是楼梯!”

    “去哪儿?”宁谷喊。

    “主城!还能去哪儿!”锤子吼。

    虽然一片混乱,但宁谷还是能分辨出自己后背,屁股,小腿,都被打中了,只是不知道被东西东西打的,后脑勺也被像是气流的感觉击中,一阵发闷。

    看来的确是有旅行者留在了这里,而且已经跟鬼城不是一伙的了。

    如果不是离出口近,他和锤子不知道能不能在群殴里撑到李向和团长他们找过来。

    跑上楼梯的时候,宁谷回手捞了一把,抄到了锤子的胳膊,然后狠拽了一下,把他扔到了自己前头。

    锤子能力用不了的时候就是个连钉子都不如的废物青年,留在后头怕是上不完楼梯就得完蛋,不如让他先出去,只要脚下是实地,锤子就又是一条好汉。

    看到锤子冲出了出口时,宁谷回头一脚踹在跟得最近的那人脸上。

    不得不说蝙蝠改造之后大多都很灵活,宁谷踹倒了两个也没能阻止紧跟着就窜到了出口的几个蝙蝠。

    他往前猛冲了几步,踩到了主城坚硬的地面上时松了口气,接着就看到锤子弯下了腰,手往地上伸了过去。

    但还没等锤子发威,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机械鸣音,回过头时眼前一道强光从出口前划过。

    随着在剧烈气浪里四下飞溅的黑色碎屑,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追到出口的人还没露头就被气浪拍了回去,裹夹其中的锋利碎屑带着细微的尖啸,被击中的人发出各种惨叫。

    宁谷被气浪甩了出去,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才看清了这个爆裂场面的制造者。

    也就不到五米的距离。

    连川已经下了车。

    场景非常熟悉。

    黑色的制服,银色的机械外骨骼,身上闪着蓝光的武器,已经对准了他们的枪口,以及枪口后冷酷的脸。

    而狞猫肯定已经断掉了他们的后路。

    主城清理队,你们已经被锁定,任何动作都是我开枪的理由。

    连川的这句台词如果是固定程序,那他们就还有大概五秒的时间。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宁谷就发现自己对连川“杀人不眨眼”的总结认识得不够深刻。

    连川一个字也没说,手里的枪就启动了,通体泛出暗蓝色的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