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13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13

    除了跟连川直接打过交道的人,那些只从传闻里听说过连川的人,其实对他的危险都没有真正领会。

    李向从出口的攻击方式就已经知道是连川,如果需要驱散,别的鬣狗可能会直接往出口开一枪,强光或者气雾。

    而连川的这一轮驱散,只用了鞋底。

    地面上那一道碎屑飞扬的裂痕,是他用鞋底划出来的,装备的坚硬程度可以做到,但对力量爆发和技巧的要求不是普通鬣狗能做到的。

    宁谷爬起来之后还先看了一眼连川,如果要死,就死在这一秒。

    保护宁谷。

    他不能出事。

    背后出现巨大的推力,这是团长,李向借着力几乎是飞了出去,在连川的武器发射的瞬间拦在了宁谷面前。

    蓝色的一束光在他面前一米的位置炸成了一面闪着金光的墙。

    “李向!”宁谷往李向那边跑。

    但刚一迈步,一道黑影就从左边窜了过来,他只感觉自己左胳膊和肚子上一阵钻心的疼,低头看到了一条长长的黑色伤口,这是奔着把他一劈两段去的,要不是他刹得快……

    他看了一眼右边,狞猫已经转过头,前爪伏低,正死死地盯着他。

    李向。

    连川偏了偏头,那么团长……

    团长从出口跟着冲出来的时候,连川有些意外。

    团长和李向会一同出现,本身不算意外,他俩一攻一防,多年的搭档了,但会同时为了宁谷出来,就有些意外。

    很多旅行者不怕死,他们对生死的想法不一样,只要够刺激,死活不过是结局的一种,全都可以预见,只是不能挑选。

    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并不会搏命救人,尤其是这种情况下,两个核心人物出手……

    连川没有犹豫,腿一蹬地冲了出去。

    团长还没有站稳就已经发动了第一波攻击,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坚实的地面仍然能感觉到这一击的强力震动。

    但连川已经不在那里。

    宁谷看清的时候,连川已经出现在可以跟李向面对面的位置,跨一步就能握手说幸会。

    防御从一开始就没有间断,以宁谷的了解,鬣狗的武器破不了李向的防御,但连川毕竟不是普通鬣狗,连台词都不念完就出手,不能以普通鬣狗的标准来判断。

    宁谷心跳得很快,除去紧张,还有对自己“在主城就是个废物”的深切认识。

    连川突然跃起,身体向后倾,跃到空中之后一脚踢在了李向上方。

    什么也没有的空气里被他踢出了一脚火星。

    那是李向防御的边界。

    团长第二次攻击紧跟着他跃起的同时发起,空气里都能看到震动的波纹。

    但连川再一次躲开了,宁谷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斜上方,加速下落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反应过来。

    李向防得了武器攻击,防不住这个人。

    宁谷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进主城,就能获得跟鬣狗连川脸对脸问候的机会。

    连川的脸就在离他两个拳头的位置。

    之前每次都被枪口遮掉一半的脸,现在除了眼睛,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两人的这个距离,团长过于粗放的攻击能力已经不能发动,宁谷也不可能跑得掉。

    死就死吧,谁怕过呢?

    谁知道会不会有另一个世界呢?

    连川微微偏了一下头,在宁谷抓紧时间给自己的人生致词的时候,他的护镜突然有了变化。

    黑色渐渐变淡,最后消失。

    透明的护镜后面,宁谷看到了连川的眼睛。

    林凡的攻击带着风,像是一把看不见的刀,直插向连川后颈。

    李向也侧过了身,扑向了狞猫的方向。

    连川却已经从宁谷身边擦肩而过,越上了对面的屋顶。

    宁谷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宁谷!”锤子连滚带爬地蹭到了宁谷身边,手也没敢往他身上碰,只是扯起他的衣服想要检查。

    “没时间了。”李向抓着宁谷胸口的衣服把他拎了起来,团长把宁谷扛到了肩上。

    虽然来过主城好几次,但这次之前从来都能平安撤退没碰到过鬣狗的锤子,根本无法判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他们逃出失途谷,摔到在地到现在,只是短短的十几秒,一场交锋却已经结束,宁谷还受伤了不知死活。

    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不仅是他,所有活着的旅行者,碰到这种场面都会是懵的,毕竟对于大多数旅行者来说,碰上这种事都会是第一次并且不会有再有第二次的绝版经历。

    因为骚乱,很多旅行者从出口和附近街道跑了过来。

    而从出口跟着出来的,还有不少蝙蝠。

    主城全城宵禁的时间里,蝙蝠基本不可能干出这种送死的事情来,谁都知道主城这几个失途谷的出口平时都有城卫,何况是旅行者进城的时间里。

    团长和李向带着跟过来的旅行者开始往城外跑。

    “你们干什么了!”林凡一边往四下看着,一边抓住锤子问了一句。

    连川跃上房顶之后消失了,狞猫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但连川的车还在,人肯定就在他们附近。

    “我们没干什么啊!”锤子喊。

    “没干什么为什么连蝙蝠都追你们!”林凡提高了声音,瞪着他。

    “是有个疯子说宁谷偷了他东西!”锤子焦急地说,“这不是屁话吗!宁谷怎么可能偷东西!他只会抢东西啊!”

    “说没说偷的是什么东西?”林凡又问。

    “没说,”锤子皱着眉,“就喊他偷东西了……”

    连川在房顶上跟着撤退的旅行者往黑铁荒原的方向跑,通话器里有队员们相互通报位置和情况的声音。

    城卫已经启动追了过来。

    旅行者只要没有对主城造成大的破坏,大规模撤退的时候为了避免伤亡,他们是不参与阻止的,只由城卫进行驱赶和警示,防止有旅行者脱离大部队在主城逗留。

    “旅行者宁谷信息接受完毕。”通话器里传来雷豫的声音。

    “收到。”连川回答。

    雷豫接着切进了私人频道:“有没有发现异常?”

    “没有,”连川回答,“尝试攻击之后也没有异常。”

    “只是失去意识?”雷豫问。

    “是。”连川回答,盯着下方道路上尖叫狂呼奔跑着看不出是害怕还是兴奋的旅行者,李向的防御很强,对扫描结果有影响,现在他已经找不到团长和宁谷的位置了。

    “后面的事你不用管了,你和老大收队,”雷豫说,“我要马上把他的生物材料送到内防部。”

    “明白。”连川向老大打了个手势,又低头看了一眼固定在腿上的密封瓶,里面放着的是从宁谷腰上撕裂下来的一小片皮肤组织。

    之前从宁谷手上缴获的那个武器,确定是旅行者被赶出主城之前就已经淘汰了的二代干扰型武器,但它真正的用途,是极端情况下清理队员自毁。

    根据内置编号,这个干扰器曾经的使用者,是雷豫的前前前任队长齐航。

    清理队的公开档案里有记录,齐航是在旅行者被完全驱离的那次战斗中消失的,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是不是活着也没有人知道。

    这个武器重新出现,在内防部看来,至少能确定两点。

    齐航没有自毁。

    宁谷跟齐航有关系。

    不过连川对这两点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另外两点。

    上面为什么这么在意齐航。

    宁谷身份特殊。

    他的这次任务就是取到密封瓶里的东西,并且对宁谷进行攻击测试,很明显宁谷已经引起了关注。

    直接像杀掉普通旅行者那样杀掉宁谷已经不可能了。

    所以他刚才只能用了别的办法。

    “醒了没?”团长站在车厢尽头,角落里宁谷躺在地上,身边围着几个人。

    列车隔了一夜才回来,他们不得不在轨道边守了宁谷一夜,好在鬣狗和城卫都不出城,但宁谷也一直没有醒。

    “还没有。”锤子回答,自打宁谷倒地,他的眉头就一直没有展开过。

    “身上都搜过了?”林凡坐在一边问了一句。

    “没东西,”琪姐姐叹了口气,“连带去的东西都没了。”

    “他的那个包大概是被鬣狗拿走了。”锤子说。

    “鞋子里搜过了没?”林凡继续问。

    一直没出声的李向抬头看了他一眼:“醒了再问吧,他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搜成这样是不是有点儿过分?”

    林凡没再说话。

    “回去以后把他关起来,”团长开口,“不能再离开鬼城半步。”

    “关哪儿?”李向问。

    “钟楼。”团长说。

    宁谷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痛苦。

    紧张,惊恐,绝望,不知道会在哪一秒突然袭来的巨大疼痛,和不能动不能说也不能表现出来的忍耐。

    一切都没有来由。

    为什么没有人提起过连川还有这样的能力?

    他只觉得四周一片混乱的声光,人影,破碎的画面像是被强行塞进了脑子里,但却什么都分辨不出来。

    连川这个狗!

    护镜变色的时候他就应该反应过来,这种冷血杀人狗打架打一半突然给对手展示眼睛是什么狗屁流程?

    哦,他并不能被称为连川的对手,他也没跟这个冷血杀人狗打架……他是单方面被殴打了。

    腰上。

    连川没用武器,只用手,在他腰上划了个口子。

    这人从他身边路过,在他脸上表情都还没做出来的时候,划破了他穿在外套里面用三个玻璃花瓶跟地王换来的护甲。

    这个护甲之前还被他的猫抓破了一道!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口子。

    重点是什么?

    列车回到鬼城,旅行者们像出发时一样,带着狂欢过后的喧嚣,没有失去伙伴的郁闷,没有受伤的痛苦,没有一场混乱过后的疲惫,像一群永远踩在电门上的电动跑马灯……

    钉子迎着奔啸而来的人群,盯着每一张兴奋的脸。

    看到锤子的时候,他跳了起来,往前跑过去,接着就看到了走在锤子身后的团长,还有被扛在肩上的那个人。

    看不到脸,但钉子认识那双鞋,他找到的那根羽毛,宁谷一直藏在这双鞋的内侧夹层里。

    “宁谷?”钉子嘴都哆嗦了,“宁谷?”

    “回去。”锤子过来拽着他就走。

    “是宁谷吗?”钉子挣扎着,“那是宁谷吗?”

    “是……”锤子低声说。

    钉子没等他话说完就嚎了起来:“宁谷!宁谷!”

    锤子捂住他的嘴往回拉:“他没事!你再喊两句,团长把我们三个都关起来。”

    “关起来?”钉子刚松了一口气,听到后半句,感觉汗毛又支起来了,“关哪儿?”

    “钟楼。”锤子说。

    “……怕屁!”钉子说,“一块儿关就一块儿关……”

    “你有没有脑子?”锤子收紧手,捂死了他的嘴,压低声音,“都关进去了他还怎么出来!”

    钉子愣了愣,一下没了声音。

    钟楼在旅行者最大的三号庇护所正中间,是一个由金属焊接成的圆柱形高塔,鬼城的最高建筑,几根直插到地底深处的金属支架让它能在鬼城的狂风里百年不倒。

    除了顶上的一个钟,钟楼再也没有别的设施,这个钟也只是个摆设,并不走字儿,连个指针都没有,只有一圈数字。不过别说是鬼城,就算是主城,也没有人关注过时间这个东西。

    每一个人都知道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几分钟,一小时几小时,更长的还有十年百年,但没有人清楚几点几分。

    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只是可以看到开始和结束的一段变化。

    或者不变。

    钟楼是第一批旅行者建的,为了纪念他们离开主城那一天。

    从那天起,他们失去了晨昏。

    “好了,”李向检查了一下宁谷腰上的绷带,“老八处理过了,睡一觉应该就能好了。”

    宁谷低头坐在窗边,听能到外面呼啸的狂风,这里是钟楼最高处,一个比他小屋更小的房间,地上铺了些被子,基本就占满了。

    “你跟锤子说的差不多,他说没看到你拿东西,你说拿了个球又放回去了,”团长说,“不知道你俩是串通好了还是真的,不过我打算相信你俩。”

    “谢谢叔。”宁谷说。

    “现在我们要确定一件事,”团长的声音变得有些严厉,“你不能再不经允许去主城,会有人盯着你,只要被发现,你就再也没有走出庇护所范围的权利。”

    宁谷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回答我。”团长说。

    宁谷看着他:“经过允许可以去,对吗?”

    “……是。”团长点了点头。

    “会允许吗?”宁谷问。

    李向偏开了头,看向窗外。

    团长没有出声。

    “先关着我吧。”宁谷闷着声音。

    团长和李向离开之后,宁谷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儿呆才躺下了。

    腰上的伤不疼了,就像团长说的,睡一觉就肯定好了。

    但他现在不敢睡觉,一闭上眼睛,他就还能看到之前的那些混乱画面,有小孩子,有成年人,还有看不清的样子的怪物,耳边各种声音,有斥责,有命令,还有听不出语句的怪异鸣叫,一切都像是旁观,但又全能感受到,那种比他在鬼城打的任何一次架都真实的疼痛。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跟连川对视的那一眼,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后劲?

    没错,他并不是被连川伤那一下晕倒的,就那样一个伤,他带着二十个都还能跟人打架,在连川碰到他之前,他就已经站不住了,就因为那一眼。

    这趟主城,去得非常混乱,他就像突然被一万多个问号缠身,勾胳膊勾腿的。

    诗人,耳边的低语,那个小球……但他现在最想弄清的,就是连川看他的这一眼。

    如果这是连川的能力,主城不可能容得下他,他这种狗中狗,肯定是主城的严密监控对象,任何一点异常都不可能有的。

    在这么公开的场合使用更不可能,当年旅行者为什么被赶尽杀绝,他们应该更清楚,就是他们干的。

    所以这不是连川的能力?

    ……是英俊的宁谷的能力?

    宁谷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腰上的伤都有些疼。

    不可能,他可是鬼城恶霸,一直没有能力也就算了,好容易有了能力,居然是自虐?跟人对峙的时候一发动,嘎嘣一下先倒了……

    得算是鬼城开天辟地以来独一份,属于感化系。

    “哪儿你也别去,”钉子堵着门,看着疯叔,“宁谷成天往你这里跑,你肯定不是真疯子,现在他被关起来了,你都不帮着想点办法吗?”

    “关起来好。”疯叔说。

    “你说什么疯话!”钉子急了,指着他,“宁谷没少给你找好东西吧!这么多年,别人都不愿意靠近你,就宁谷经常过来跟你聊天,帮你修屋子!还给你拿吃的!”

    “关起来好。”疯叔又重复了一遍。

    “你再说一遍!”钉子吼了起来。

    “他就不该去。”疯叔说完一扬手。

    钉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摔进了门外的狂风里。

    宁谷从地上一跃而起的时候,身上的剧痛还没有消散,他靠着墙喘了半天才缓过来。

    觉果然是不能睡的,在这个劲头过去之前,睡觉就是自虐。

    但这次他不再是完全的一片混乱,他看到了一面破碎的金属墙,他在金属墙上看到了连川的脸。

    看上去年纪要小得多,但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

    虽然疼得身体都在颤抖,眼神却跟现在的连川没有区别,坚定而冷漠。

    宁谷缓缓坐回了地上,他总算明白了。

    他看到的,他感受到的,都是连川记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