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14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14

    睡了一觉醒过来之后,宁谷把腰上的绷带扯掉了,伤已经好了,老八叔的能力还是很实用的,再小点儿的伤直接摁摁就能好,但是烦人的是他每次都要往人伤口上吐口水,跟其他人的愈合能力以示区别,毕竟这能力在鬼城也不稀缺。

    宁谷起身,想找点儿水擦擦,但这个小屋里什么都没有。

    转了一圈经过窗口的时候,他发现钟楼外面的空地上站了个人,站在人体打火机点亮的小红灯笼旁边,看不清是谁。

    他凑到窗边挥了挥手,那人转身顺着一溜灯笼照亮的小路走了。

    不是钉子,这会儿钉子要是过来,肯定鬼鬼祟祟不敢站在光亮里。

    这人看着像林凡。

    林凡在车上想要检查他的鞋,这句话他是听到了的,只是当时整个人都是混乱的,还动不了。

    还好李向阻止了。

    因为那个所谓的“密钥”,他的确拿了,而且就藏在鞋子里,跟那根羽毛一起。

    这东西他没告诉任何人,看来锤子反应很快,甚至在没有串通的情况下,还帮他隐瞒了“密钥”这个信息。

    宁谷坐回墙边,从鞋子内侧小心地取出了一颗黑色的圆珠,应该是铁珠,在鞋子的金属护板上能敲出叮叮的金属音。

    珠子上有很多细小的孔,看不出个所以然。

    不过这东西说不定很重要,毕竟黄花眼当时一声“密钥”,就能让一帮人连真假都不判断就开始追杀他。

    而且,他怀疑这东西跟自己有关。

    起码是主城有什么东西跟自己有关,要不林凡不会那么直接。

    包裹这东西的那个金属球上遍布的小坑,像是被很多人砸过咬过磕过都打不开的样子,如果不是黄花眼做假,那就的确是没人打开过。

    但他拿到那个球的时候,就感觉有个地方捏一下就能弹开。

    所以他就悄悄捏了几下,果然就打开了,里头就这么个东西。

    密钥?

    哪里的?干嘛使的?

    还得找个一样的洞放进去吗?那范围未免也太大了。

    蝙蝠似乎都知道这东西,不是什么秘密。

    ……或者是有人曾经打开了,又换了这个小圆珠进去?

    不管怎么样,这个在他从来没有踏上过的地方,随手拿起的一个机关,就这么打开了。

    一个鬼城生鬼城长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普通人……

    “你是谁?”

    小黑屋里的声音他还记得很清楚。

    我是谁?

    宁谷,鬼城恶霸,团长一手养大的非鬼城领袖接班人,英俊的鬼城门面……

    所以你到底是谁?

    他问过团长很多次,小的时候。

    我是谁啊?我为什么没有父母?也没人知道他们是谁?

    团长的回应永远都是沉默。

    宁谷抛了抛手里的小圆珠子。

    也许这一切的答案就在主城,也许这就是团长他们不让他去主城的原因。

    所以他必须再去主城。

    而且……他还有一个很充分的理由。

    连川为什么要让他看到那些东西。

    他现在能确定的一点,就是连川肯定知道他能看到,专门露出眼睛就是为了让他看到,让他感受到。

    为什么?

    “目标锁定。”连川说。

    车在空中向前一冲,掉转车头之后拦在了一对正在疯狂奔跑的年轻人面前。

    一男一女,紧握的双手,一看就是恋人。

    “主城清理队,”连川从瞄准镜里看着他们,说出那句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台词,“根据主城出生人口管理规定,70135号女性未取得生育资格……”

    “她有名字!”年轻男人喊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愤怒,“她不是一个编号!她叫……”

    连川按下了按钮,一道银色的光击中男人的腿,他瞬间倒地,大口喘着气,疼痛让他无法再发声。

    不要告诉我她的名字。

    连川重新瞄准旁边的女性,她冲着枪口笑了笑。

    连川在她开口说话之前按下了回收按钮。

    转瞬间,街道上就只剩了躺在地上泪流满面的男人。

    疼痛还没有消退,他无法行动,也出不了声,只能死死盯着转身跨上车的连川。

    “鬣狗都去死!”有人替他喊了出来。

    连川发动a01。

    “魔鬼!死神!刽子手!”又有声音加入。

    “主城不需要你们!滚出去!”

    连川车头一抬,跃上了房顶,老大看了他一眼,跟在他身边开始在一排排的屋顶上飞奔。

    “来坐坐吗?”通话器里传来李梁的声音,“你现在跟我们离得挺近的。”

    “不坐。”连川回答。

    “不喝酒,”李梁笑笑,“我和路千,在光光的那个店,现在人挺少,我们在这里休息。”

    光光是李梁的朋友,是个绿地出身的女孩儿,因为个性叛逆放弃了直升内防或者城务厅的道路,去c区开了个不起眼的娱乐店。

    娱乐店很多地方都有,遍布abc各区,但随着区域从内而外的混乱,娱乐店的娱乐方式也从玩牌聊天小游戏升级为各种表演按摩和另类服务。

    据说蝙蝠们也有,形式上有着非常强烈的蝙蝠风格,比如全改装蝙蝠决斗,打散架了为止。

    连川没看过,也没什么兴趣,他的极限在按摩脑袋。

    对于常年头疼的他来说,这个的确还挺舒服。

    “真的不试试脑袋以外的地方吗?”光光抱着胳膊靠在桌子旁边,一脸无奈地看着连川,“肩膀呀,胳膊呀,腿呀,都可以放松一下,你们每天跑来跑去多累啊,只捏头够吗?”

    “说得好像我们每天还用头跑,”连川闭着眼睛,“就按头吧,身上有装备助力,不累。”

    “是啊,头上不光没有助力,还要戴头盔,累。”李梁在旁边的一张小床上躺着,因为随时可能有任务,外骨骼都还在。

    “行吧,”光光走到连川身边,开始帮他按摩脑袋,“要不要喝点儿东西?”

    路千在吧台后面,趁着没有客人,正在调制饮料,各种颜色的水掺在一起。

    “不了。”连川说。

    “可以尝尝我做的,”路千说,“感觉应该挺不错。”

    “不了。”连川重复了一遍。

    李梁笑了起来。

    路千喝了一口自己调出来的水,皱着眉:“为什么都是一样的味道?”

    “原料都没进调味机呢,”光光说,“当然是一样的味道。”

    调味机价格不菲,除了高等安居地的住户,能用上的都是各种娱乐店和酒馆,没有调味机加工的原料都是同样的味道。

    比起系统的自动配给,经过调味机的食物和饮品口味种类要更多一些,味道也更好一些。

    雷豫叫他回家去吃的就是这种,春姨的手艺很好,能把原料通过重复加工获得更好的口感和更复杂的味道。

    但连川对所有的味道都没有特别的兴趣。

    他有时候会想,这味道,到底是调味机给原料再传递给舌头的,还是通过原料把某种信息直接传递给了大脑?

    原料就像是一场梦,梦里没有声音,没有气味,没有口感,但你依然知道你听到了什么,闻到了什么,吃到了什么。

    一切都只是大脑告诉你的。

    舌头只是用来说话的。

    光光挺喜欢清理队的人到店里来,他们都安静,话不多,也不会有多余的动作。

    c区已经不像她小时候记忆里的那样,只是街景略显灰暗总体还算安宁,现在的c区慢慢变得像更外层的区,灰暗而混乱,人也变得可怕起来,谩骂和打斗每天都在上演。

    所有的变化都来自人心,主城日益加快的衰败,让很多人开始有隐隐的担心,担心自己会成为亲历主城被黑铁荒原吞噬的那一代。

    也挺好的,与其无声无息无可逃避的回收死亡,不如见证一下世界如何消亡。

    刚按完脑袋顶,连川的通话器响了“滴”的一声。

    光光的手还没来得及从他头上移开,他已经站了起来,走出门外的时候,通话器里的人声才传出来。

    “一组六组集合,去出站口检查。”雷豫的声音响起。

    “六组收到。”连川回头看了看,李梁和路千也已经跟了上来。

    “一组收到。”龙彪回答。

    李梁跟连川对视了一眼,他们上次接到检查出站口的命令时,是系统出错,打开了材料库的门,非规计划实验材料逃脱。

    “请确认任务内容。”通话器里龙彪又问了一句。

    “捕捉材料vb39和vb45,”雷豫说,“vb39高危。”

    连川跨上了车,这种组合的编号意味着材料都是已经通过了测试,是准备进入生产实验阶段的成熟个体。

    在管理上相当严格。

    居然逃脱了?

    或者是系统又出错?

    这种可能性实在有点儿低。

    “为什么不让城卫去?”出发之后路千用小组频道发出疑问,“他们就在附近吧,我们还需要赶过去。”

    “城卫和治安队,一个守外敌,一个清内乱,”李梁说,“其它的活儿都归我们。”

    “这个其它的范围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啊,”路千叹气,“难怪我申请来清理队的时候,我的训练员建议我去查脑子。”

    “也不是不可以查一下。”连川说。

    “嗯?”路千隔着一条街从屋顶上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通话器里传来了小组几个人的笑声。

    列车不来的时候,出站口就只是一片荒芜的野地,这里不曾有过任何建筑,也没有留下任何人类生活的痕迹。

    只有孤零零的轨道从黑雾里隐约露出一段。

    身后就是主城,可如果不回头,眼前完全没有一丝生机,寂寞得像是整个世界都已经不复存在。

    相比之下,还能看到的残垣断壁哪怕是废墟遗址的黑铁荒原,都比这里显得温暖。

    一组和六组的人都已经赶到,按习惯的搜索队形排出了一个弧形的半包围圈,准备向前压进。

    “到达任务地点,”龙彪说,“开始扫描。”

    护镜上的目标信息已经传过来,vb45是普通级别,女性,没有攻击性特质,而同样也是女性的vb39,信息是用红色标注,说明危险程度高,有侵蚀特质。

    连川皱了皱眉,非规的研究方向看来已经不是一开始宣称的那样,目的只是激发人体潜能,增加抗性,提高对恶劣环境的承受能力……

    如果说之前看到的那个类k29的怪物是个意外,那么vb39这种跟009完全不同,功能已经趋于完整的实验体,很明显是为了抗衡旅行者。

    除非这是另一个项目,城务厅不知道的项目,秘密的项目。

    谁搞的?为什么?

    连川并不想知道,但有一点能确定。

    ……明天又要头疼了。

    两个实验体的坐标很快显示,距离他们不算远,但位置有些危险,已经在轨道安全段的尽头,再往前就是黑雾,进去的人从未返回。

    “注意安全距离。”龙彪说。

    这个安全距离指的就是黑雾。

    半包围圈慢慢向前压进,很快连川就在越来越浓的黑雾里看到了两个晃动的影子,看上去是人类形态,但vb45的身形要小很多,感觉只到正常男性腰部的高度。

    “瞄准,”龙彪说,“一组左,六组右。”

    左边的是vb39右边是vb45,连川对于龙彪要拿高难度的任务没有意见,他的目的只是顺利完成任务。

    “锁定。”他举起了捕捉枪。

    这枪的威力连川一直没有过质疑,但在目睹宁谷中了两枪都还能跑得跟风一样的奇景之后……

    加上这次的目标比较特殊,在瞄准的同时,他已经判断好了目标可能逃跑的方向,以便随时改变捕捉路线。

    两组人的武器是同时开火的,瞬间电光连成网状扑向两个目标。

    vb45应声倒地。

    vb39却在开火的同时往后跃起,躲开了攻击。

    再往后几步就能退进黑雾,虽然躲过攻击的这个速度并不算快,赌对了开火时间就能避开,但这速度退进黑雾是足够了。

    连川收枪的时候人已经到了vb45身边。

    稀疏的头发,灰白色的眼睛,有些发黑的皮肤,如果这就是主城以后的人类,恐怕有一半以上的人会选择被黑铁荒原吞噬。

    他抓住vb45的胳膊往后扔给跟过来的龙彪。

    逼到vb39面前。

    两个动作几乎是同时完成。

    所有人都知道,连川比武器快,徒手攻击才能发挥他的真实速度。

    但每一次这样的接触,都赌上了自身安全。

    连川冷酷如同死神的传说,很大程度上,源自他对完成任务的执念。

    连川的手击中vb39肩部,这一下不致命,但能瞬间制服绝大多数对手。

    vb39跪到了地上。

    连川的第二次击打是在背部,有连他自己也不一定能觉察出来的瞬间迟疑,他看到了vb39身上有运输标,一个打在后颈上的黑色圆标。

    这是作训部的运输标。

    两个目标不是从实验室逃出来的,是在运输途中逃出来的。

    而逃逸的地点,恰好是主城与鬼城唯一的联接点。

    尽管连川努力让自己不去思考,却还是马上做出了判断。

    这是内防部要秘密运往鬼城的实验品。

    把vb39和vb45都装入控制箱里之后,龙彪看了他一眼。

    两个组的人都已经看到了那个黑标。

    这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清楚,并且已经习惯。

    “连川。”龙彪看着他。

    “嗯。”连川应了一声。

    “我真的非常讨厌你。”龙彪说。

    “这句未必重置啊,”连川说,“毕竟谁都知道。”

    “也是。”龙彪往箱子上踢了一脚,“再加一道电力锁,送回内防部。”

    回到车旁边的时候,老大绕过来,用尾巴在他腿上轻轻扫了一下,算是对他可能又要头痛表示了潦草的安慰。

    连川跨上车,发动的时候看到了装备斗里的小皮兜。

    这是之前从宁谷那里缴获的,没有什么值得上交的物品。

    本应该扔掉的东西,连川随手放在车上之后却一直没有扔。

    他看了一眼延伸向黑雾里的轨道,掉转了车头。

    宁谷。

    这个本来对他来说只是个暗雷的旅行者,在发现内防部跟鬼城可能有超出提供实验材料的密切关系之后,几乎已经变成了明晃晃悬在他头顶上的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