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25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25

    宁谷无法判断连川现在的状态,是真死了,还是又晕了,还是正在憋什么大招。

    不过宁谷知道,连川这个实验体,似乎是最合乎非规计划要求的那一类,各种身体素质超强,速度,力量,耐受力都让人吃惊,而且精神力超强,感官超强……但没有能力。

    所以现在应该排除憋大招的可能。

    死了……也是不太可能的。

    连川那么果断冷酷的一个鬣狗,救人是有可能的,只要利大于弊,但舍命救人这种纯赔本的买卖……怕是不太可能。

    那就是又晕了。

    得趁没死赶紧救!

    他看了一眼福禄和身边的黑戒,不知道他们面对这种情况有什么打算。

    黑戒说了,不能说话,怕吵醒了诗人。

    现在已经下了车,这黑雾里的金色光芒跟之前诗人出现的那种很像,就算诗人没醒,这会儿也是半醒。

    “过去抢?”他低声问。

    福禄把手指竖到嘴边。

    “就看着?”宁谷指着那边,用口型吼。

    一个黑戒跳起,攀到了最近的一个尖椎上,另外几个很有默契地跟着都跃上了尖椎。

    宁谷抬起头才注意到,九翼的黑戒小队,其实并不小,叫中队大队也都可以,尖椎和四周洞壁上,已经悄无声息地攀上了很多黑戒,像是某种不属于人类的生物一样,慢慢向悬着连川的那个洞口靠近。

    福禄示意宁谷跟着他,从黑戒队伍的下方跟过去。

    一片死寂里,宁谷站到了洞口旁边。

    几个黑戒从洞口上方倒挂了下来,向福禄打了个手势。

    福禄用肩膀撞了宁谷一下,冲里面一抬下巴。

    宁谷大致猜出了他的意思,这是让他过去把连川弄下来。

    那这些黑戒是来干什么的?带个路?观摩旅行者解救清理队鬣狗?

    而且他要怎么把连川弄下来?

    他也没有弹簧腿……

    福禄和黑戒都看着他,这让宁谷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不过等这帮废物想出招来连川估计都死透了,他决定试一下,使用自己比九翼还要喜怒无常的能力。

    来吧!

    他盯着围绕在连川身体四周的那些裹着金光的黑雾。

    死死盯着。

    瞪。

    “玩屎去吧。”宁谷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了四个字。

    顶上的一群蝙蝠同时转过了头,福禄也震惊地扭脸看着他。

    那边的黑雾没有变化,依旧绕着连川,而且又有一束穿过了连川的身体。

    连川要被戳死了。

    虽然不爽,但宁谷还是立刻放弃了使用能力的企图,往上看了一眼。

    倒挂在洞口上方的两个蝙蝠冲他招了一下手,宁谷突然反应过来,他们是想把自己扔过去。

    早说啊!

    哪里来的自信旅行者能跟一帮蝙蝠有这个程度的默契!

    宁谷顾不上多想,旁边的福禄有金属小腿,不知道带不带弹簧,反正只要稍微借点儿力他就能上去……

    他伸手压着福禄的肩膀猛地跳了起来,在福禄腿打弯的同时蹬了一脚,跳向了空中。

    福禄的小腿应声咯吱一下折成了直角。

    福禄的腿居然不是弹簧……

    在宁谷跃到最高点的时候,两个黑戒一左一右抓住了他的手,同时发力,把他往洞里扔了过去。

    宁谷张开了胳膊,飞行的过程中他想了很多,有脑子的烦恼就在这里了,一思考就很耽误时间。

    飞行时间太短,他根本没想出来应该怎么救连川。

    在飞到连川面前时,他用了最不需要脑子的方法。

    一把抱住了连川。

    他想借着自己的重量把连川从空中拉到地面。

    但一点儿也不意外的,并没有成功。

    宁谷抱着连川,一起悬在了空中。

    不过他马上试了一下,连川有呼吸,的确是没死。

    在他抱住连川的时候,身后几十个黑戒同时现身,像一团被风吹乱了的破布片,瞬间全部涌进了洞里。

    接着黑雾里闪出了一片银色轨迹。

    是指刺。

    看来黑戒的确是九翼的亲卫队,改装都是同款。

    洞里的黑雾似乎是觉察到有人偷袭,起了变化,开始不断地聚集再分裂,包裹着金色光芒在洞里不断扫过。

    绕在连川身边的一抹黑雾第三次想要穿过连川身体时,一个黑戒从身后一掠而过,胳膊一扬,指刺从中间划散了黑雾。

    “连川!”宁谷使不上劲,一边喊着连川的名字,一边用腿夹着他,用手上上下下摸了一遍,没摸到任何把连川固定在空中的装置。

    “连川!连狗!”宁谷抱紧他,用力往下坠了一把,连川的身体跟着他晃了晃,并没有掉下去。

    “你醒醒!”宁谷一把巴掌甩在了连川脸上,又用力往下坠了坠。

    感觉连川的裤子都快被自己蹭下去了,也没成功。

    看来诗人现在还没有醒,没有看到金色大脸,但黑戒跟这些黑金雾打起来,也占不到多大便宜,打散了的黑雾会马上重新聚集。

    宁谷一咬牙,用手指把连川闭着的眼睛扒拉开了,瞪着他:“喂!狗!”

    余光里有黑雾绕了个弯从侧面飞向了他的斜后方,而旁边的黑戒没有发现,宁谷在要不要松手躲开这个问题上犹豫了一根头发丝那么丁点儿的时间。

    黑雾从他后背穿了过去。

    四周所有的声音突然都消失了。

    黑雾也慢慢散去。

    似乎连洞窟也跟着一同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荡荡的白色。

    感觉不到光,但往哪里看却又都晃眼。

    宁谷拧着眉,抬手遮了一下眼睛,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地上,而连川已经不见了。

    “人呢!”他喊了一声。

    声音干瘪得像是被刀削过,除了音节本身之外的所有共鸣和尾音都像是被空气吸走了。

    这是连川的记忆。

    宁谷已经能在这种状态下马上分辨出来,毕竟已经是个熟手了。

    他往四周看了一圈,身后一片白色中,有一个巨大的沉默地旋转着的水柱。

    宁谷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水,更没见过脱离容器还能独立成坨的水。

    而这个水里,还有个人。

    是连川。

    这个答案根本不用想。

    “连川!”宁谷走过去干瘪地喊了一声,想要伸手到水柱里把他拉出来。

    手刚一探进水里,立刻感觉到了一片刺痛,就像是二百个黑戒的指刺同时戳在了手上,再砸了八千多锤。

    宁谷猛缩回手的同时,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lc13组四枚实验体灌注失败。”

    “反应一样吗?”

    “一样。”

    宁谷迅速原地转了一圈,但没有看到人。

    “前驱体精神力还能再降吗?”

    “不能,疼痛值已经到达临界点。”

    这是连川记忆里的声音,宁谷反应过来,因为他闭着眼睛,所以宁谷也看不到人。

    “还有材料吗?”

    “最后两组,今天已经做了两组,非规那边今天也要做,需要上报数据。”

    “留一组非规,再做一组,这些处理掉。”

    “失途谷拒绝再接收。”

    “由不得他们。”

    “lc14组,材料准备。”

    这句话传到耳朵里的时候,宁谷感觉到了巨大的真实的恐惧,就像是面对着清晰可知却又无可逃离的痛苦。

    他转头看向水柱里的连川。

    无论现在是现实,是记忆,还是幻觉……他咬着牙,迅速把手伸进了水柱里,疼痛顿时从手臂直袭心脏,没有一瞬准备的机会,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因为疼痛猛地一缩。

    在自己马上就要受不了的时候,他的指尖碰到了连川的手腕。

    正想抓过去,连川的手突然往上,抓住了他的手。

    宁谷立即握紧,狠狠地往外拽了一把。

    连川从水柱中被拉出来时,带着巨大的推力,两个人都被推得腾空飞了起来。

    眼前一片白色。

    让人分不清上下左右,甚至有一小会儿宁谷都不知道自己是头朝上还是头朝下。

    只知道自己一直紧紧地抓着连川的手。

    怕连川再被水柱嘬回去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他实在不想再跟着连川承受一次那样的痛苦。

    自己是倒了什么霉,会跟连川这种生来就是为了遭罪的人有这样的关联……

    慢慢能看清四周的时候,眼前的白色开始褪去,看惯了的黑色开始呈现,接着是暗红的光。

    分不清方向的感觉也消失了,宁谷总算找回了自己实实在在的感觉。

    他,正被人拖着,大头冲下地往竖洞的深处飞去。

    看形状,这里已经是九翼的老巢。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手里还握着东西,捏了一下,是个手。

    但这个手,硬得仿佛金属。

    他赶紧往手上看了一眼,发现拉着他的手跟着一块儿往下飞的,居然是福禄!

    “你抓着我干嘛!”宁谷吼,“松开!”

    “你把我腿踩断了!”福禄非常生气,“我不抓着你,怎么逃出来!我跳出来啊?”

    宁谷看到了福禄折成了直角的小腿,没好意思再把他的手甩开。

    但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连川呢!我有没有把他拉出来!我……”

    “这里。”旁边传来了连川的声音。

    宁谷转过头,看到了被黑戒用一根绳子捆着腰,跟他一样大头冲下飞驰着的连川。

    “知道了。”宁谷松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再次回到九翼老巢,并且被捆在了一根铁桩子上,对于宁谷来说,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愤怒和不爽的情绪。

    无论如何,今天没有那帮黑戒,凭他自己,是不太可能把连川救出来的,还有可能搭上自己。

    连川被捆在他对面的桩子上,看上去脸色正常,表情也正常,什么也看不出来的那种。

    “人弄出来了,谈谈条件吧。”九翼站在他面前,眼神挺亮,“说好的,连川归我……”

    “不要放屁。”宁谷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我没有放屁。”九翼说。

    “怎么,屁是用脑子放的吗?”宁谷问,“没脑子放不出屁?”

    “我可是损失了四个黑戒。”九翼看着他。

    “连川是我的,”宁谷说,“你说话要是这么不算数,那一半主城我也不会给你了。”

    连川对这两个人仿佛梦话一般的对话没有太在意,他脑子里不停地想要回忆起之前的事,但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把宁谷扔进对面的洞口之后,他的记忆只有直坠谷底时看到的一片尖椎,接下去的记忆就直接跳到了刚才,宁谷抓着他的手被黑戒扯开。

    “你没想过吗?”九翼转身走到了连川面前,偏着头跟宁谷继续说着,“我们合作,我拥有最强改造的鬣狗蝙蝠,而你……”

    连川站了起来,捆在身上的绳子噼里啪啦地断了一地,他把九翼扒拉到一边:“你改他。”

    九翼对于自己精心打造的捆死过无数人的精铁蝠绳在连川面前仿佛连一根皮带都不如的境遇感到非常震惊。

    他回头看着宁谷。

    宁谷就没有他这么震惊,看到连川轻松起身之后,他也轻松地腿往地上一蹬,准备起来。

    绳子一下在他身上勒出了深深的痕迹,他又坐了回去。

    “你以为你是谁啊?”九翼看着他。

    “连川!”宁谷没理他,转头看着连川,“你就这么对你救命恩人?”

    连川走到他身边抓着绳子扯了一下,绳子啪的一下断成了好几截。

    “杀了他们!”九翼双臂一扬。

    宁谷还没把衣服扯平整,连川已经抓着他胳膊,往前冲了出去,接着借助惯性猛地一跳,跃到了上一层,躲过两个黑戒的夹击之后,连川把宁谷扔进了一个洞口里。

    “啊。”宁谷摔在地上,有点儿疼,平时这种疼对于他来说根本都是可以忽略的,但现在,这个疼痛让他迅速回忆起了之前的感受。

    “起来,”连川也跳进了洞口里,洞口另一边是一条小隧道,他往隧道口走过去的时候,在宁谷腿上踢了一脚,“黑戒速度很快。”

    宁谷只得迅速爬了起来,跟在他身后穿过了隧道。

    隧道的这边依旧是迷宫一样,也许是因为靠近九翼老巢,所以几乎看不到什么人,穿过三条隧道和两个洞厅之后,宁谷问了一句:“去哪儿啊?”

    “不知道。”连川回答。

    “你不知道?”宁谷愣了愣,“你不是还能画地图吗?”

    “走过了才知道。”连川说。

    “你也不怕走进迷雾谷里回不来了。”宁谷说。

    “已经回来了。”连川说。

    宁谷愣了愣,反应过来:“把你挂起来的那个洞,就是迷雾谷?其中一个入口?”

    连川看了看四周,走进了一个小洞窟里。

    “是不是?”宁谷跟着走了进去。

    这个洞窟小到最多挤三个人,而且还都得蹲着,站都站不直。

    连川坐到了地上,靠着墙:“你刚看到什么了?”

    “在你脑子里吗?”宁谷也坐下了,压低声音,“你没感觉吗?”

    “一片空白,”连川说,“你要把细节都告诉我。”

    宁谷盯着他看了半天,笑了起来:“你还没谢我呢。”

    连川看着他,没说话也没表情。

    “你真没意思,”宁谷笑了一会儿就笑不动了,往后一靠,“我看到的也是一片白,有个大水柱子,你里水柱里头睡觉。”

    “是实验室。”连川说。

    “嗯,然后有人说话,但是我看不到人。”宁谷说。

    “说什么了?”连川问。

    “你还没谢我。”宁谷坚持。

    “谢谢。”连川说。

    “你也太现实了吧,”宁谷叹了口气,“不过我告诉你这些,也是有条件的,你得告诉我,我听到的这些是什么意思。”

    “好。”连川应了一声。

    “应该是在做实验,一个人说什么什么组四个桶都灌注失败,”宁谷皱着眉边回忆边说,“另一个说反应是不是都一样,回答说是,然后又让继续做下一组,但是我听他那个意思,他们用的是非规计划的原料,但是又说要留一组给非规……”

    “嗯。”连川应着。

    “然后说把失败的这些扔到失途谷,”宁谷看着他,“失途谷不让扔,但是好像没什么用。”

    “明白了。”连川说。

    宁谷继续看着他,等了好半天连川也没说话。

    “哎,”宁谷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我还没明白呢。”

    “非规之外有别的计划,原料来源是鬼城,这个计划是保密的,”连川说,“有些我记不清,我只有残缺的记忆……”

    “你等等?”宁谷凑到他面前,“原料来源是哪里?”

    “鬼城,”连川看着他,“原住民和旅行者。”

    宁谷半张着嘴,好一会儿才慢慢退开,指着他:“你最好说实话,你救过我,我也救了你,算是过命的交情,你拿这种事来挑拨,非常……”

    “送原料过来的,一般是团长,或者李向。”连川说。

    “你放屁!”宁谷吼了一声,眼睛都有些发红,“我警告你!再胡扯我就把你扛回那个洞送给诗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