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27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27

    林凡站在钟楼顶上,把戴着手套的左手举在空中,一动不动地站了很久。

    再把手收回来的时候,手套上已经布满了黑灰色的细渣。

    他把手套摘下来,放到了一个袋子里,回到钟楼的房间之后,关好了门窗,才又打开了袋子,把手套拿了出来,放到鼻子下面仔细闻了闻。

    很淡的气息,不要说在狂风中,就算是在密闭的空间里,一般人也不太容易能注意到。

    这是灰烬的气息。

    团长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林凡抖了抖手套,把它放回了自己兜里。

    “有时间吗?”团长站在门外问了一句。

    “有,”林凡走到门边,“什么事?”

    “我要去地库,”团长说,“你跟我一块儿去吧。”

    林凡站着没有动。

    “只在周围看看,”团长说,“最近轮巡的旅行者好几次发现有异常,分不清是原住民还是之前那个实验体。”

    “李向呢?”林凡问。

    “你才是我副手。”团长说完转身走下楼梯。

    林凡沉默地跟在团长身后,一直往前走,穿过几个庇护所,顺着微亮的一串小灯笼,一直走到路的尽头,再走进金属坟场,在各种形状诡异的废物的暗影中穿行。

    越往外走,风越急。

    耳边除了风声和杂物不时在风中撞击时发出的声响,开始会听到一些细细的,仿佛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声音。

    像混乱的梦呓,又像是恍惚中的笑,间或几声又带着锐器划过地面时的轻轻刮擦……

    舌湾的风比别的地方都猛,但却依旧吹不透这一片遮天蔽日的黑。

    “你很久没到这边来了吧?”顺着黑暗的边缘往前走的时候,团长问了一句。

    “很久了。”林凡说。

    “这段时间还是多过来看看,”团长说,“车不一定什么时候能来,在找到宁谷之前不能出什么事。”

    “找到宁谷之后呢?”林凡问。

    团长转头看了他一眼。

    “你答应过要保宁谷平安。”林凡说。

    团长盯着他:“让他再去主城的是你,你现在跟我说这个?”

    “未必是我让他去的,”林凡说,“不过早去总比晚去好,我还是坚持我最初的意见,不要隐瞒,要给他自己选择的机会。”

    “那他就会选择去找死!”团长瞪着他。

    右边的黑暗里突然传出一声破碎的喉音,不太像嗓子发出来的,更像是身体里的某个空腔的振动。

    团长做了个小心的手势。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也没有动,仔细辩别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接着同时出手,团长的攻击震得黑雾在风中混乱地旋转着,林凡紧跟着俯身猛地一挥手,盯准了黑雾中的目标,击中了一团东西,甚至没有让那东西发出任何声音。

    等四周一切声响都平息之后,团长走了过去。

    地上一个灰白色的类人型生物已经在短短的几十秒时间内开始腐烂,皮肤慢慢脱离骨架,变成黑色的碎片,很快被风吹散。

    接着骨架也开始一点点消散。

    几分钟之后,地面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痕迹。

    “已经被污染了,”林凡蹲下看了看,“这已经不是原住民了,已经有了自毁基因。”

    团长没有说话,只是往黑雾深处看了一眼。

    “不能再让主城送东西过来了。”林凡说。

    “不需要了。”团长说。

    林凡转头看着他。

    “做好你自己的,”团长转身往回走,“不要整天就缩在屋里,出来看看这世界,一步一步,正往哪里走。”

    “无论往哪里走都是必然。”林凡站起来。

    “没有这个必然,”团长说,“所有的必然都是自己争取的。”

    “你饿吗?”宁谷问。

    “饿。”连川回答。

    “那你是怎么能一直就这么坐着不动的?”宁谷看着他。

    “动了更饿。”连川说。

    “不是,”宁谷有些无语,“出去找吃的啊!”

    “抢吗?还是偷?”连川问。

    “管他呢,”宁谷站了起来,弓着腰,“起码换个洞吧?这个洞站都站不直!”

    换个洞也没什么意义,进去了连川还是坐着跟个拨了电的机器人似的,宁谷又走出了第二个洞。

    “我要吃东西。”他站在洞口宣布。

    “你好了吗?”连川问。

    宁谷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在他宣称肚子饿之前。

    “好不好也得吃东西,”宁谷说,“我在鬼城的时候,被挂在钟楼上好几天,也照样一顿不漏地吃东西。”

    “怎么吃。”连川问。

    “钉子找人帮我扔上来,”宁谷随便挑了一条路往前走,反正现在也无所谓了,失途谷主人都见过了,连团长都可能要变成密谋者了,“旅行者可不像主城的人那么没用。”

    “上次跟你一起的那个人吗?”连川问。

    “那是锤子,是钉子的哥哥,”宁谷说,“我跟他关系也好,但是没有钉子那么好,我这次跑出来,钉子还哭了……”

    说到一半的时候宁谷停了下来,没再继续说下去。

    沉默地走了一会儿,他偏过头看了连川一眼:“你哭过吗?”

    “没有。”连川回答。

    “那么……疼,”宁谷说,“你那么小的时候,也没哭过吗?”“没有,”连川顿了顿,“示弱会死。”

    宁谷停下脚步,看着他:“我知道了。”

    连川继续往前走。

    “那个人说,精神力还能不能降,另一个人说不能,疼痛值到临界点了,”宁谷追上去,“他们用疼痛降低你的精神力,对吧,太强了那些实验体受不了。”

    连川不出声。

    “但是又不能一直加强疼痛,”宁谷说,“因为你不肯示弱,超过临界点,你说不定就会爆发。”

    “嗯。”连川终于应了一声。

    “什么是临界点?”宁谷问。

    连川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你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

    “哦,”宁谷有些迷糊,“哦?”

    对话没能再继续进行下去,往前走了一段之后,开始有人出现,蝙蝠,流浪汉,看上去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

    走过一个小型的交易厅时,连川正想看看有没有吃的可以交换,宁谷碰了碰他胳膊停下了。

    “那个是画吗?”宁谷指着地上一堆东西。

    连川看过去,乱七八糟的一堆破烂下面压着一张纸,上面有些彩色的道子。

    “那是……”连川还没说完,宁谷已经弯腰把东西都扒拉开,拿起了那张纸。

    只是用彩笔随便画的几条道子。

    宁谷有些失望地把纸扔了回去。“你想要什么画。”连川问。

    “真正的画,”宁谷说,“有颜色的,能看出是个什么东西的……不是乱七八糟的条条……”

    “失途谷不会有的。”连川说。

    “为什么?”宁谷皱着眉。

    “那是主城特权,像植物和动物一样。”连川说。

    “不要脸。”宁谷有些愤然,“一张画,也需要特权。”

    “因为没有人会画了。”连川说。

    宁谷很失望,一失望就更饿了。

    “那边,”连川突然看向一条隧道,“有个酒馆。”

    “你要喝酒吗?”宁谷看到了一个很大的酒牌,“我不想喝,太难喝了,甜的水还行。”

    “酒馆有吃的。”连川往那边走了过去。

    “你有通用币吗?”宁谷问,“你不是说你没有了吗?你居然骗我?”

    “没有。”连川说。

    “抢?”宁谷立刻来了兴致,一直低迷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些回升。

    连川没有回答,径直走进了酒馆。

    虽然连川没有说要怎么抢,但宁谷对抢东西还是比较有心得的,只要连川的速度能配合上,他们在失途谷抢东西可以所向披靡。“有吃的吗?”连川站在吧台前。

    这个酒馆没有之前碰到诗人的那个高级,服务员的打扮看上去跟普通蝙蝠没什么区别,脸上的金属片都有些锈了。

    “要配给还是失途谷特供?”服务员问。

    “配给,两份。”连川说。

    “十个通用币。”服务员看着他俩。

    “没有。”连川说。

    宁谷站在后头简直想把连川扔出酒馆,这东西还没拿出来,就先跟人说了买不起,还怎么抢?

    下一秒他俩就得被人赶出去!

    这什么鬣狗?脑子都不如九翼那个实心的。

    “去告诉九翼我们在这里,”连川说,“他会给你赏金。”

    服务员盯着他俩看了十秒,转身从后面拿出了两份配给,扔到了他们面前,然后冲他们身后打了个手势。

    酒馆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堆蝙蝠,把酒馆门一关,围在了他们身后。

    “行吧,”宁谷点了点头,“你这种抢法比较气派,先把人都叫来了再抢。”

    “吃。”连川拿了一份配给打开了。

    食物熟悉的形态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感动,反倒是想起那些日复一日让他一阵绝望。

    “还挺好吃的,”宁谷咬了一块在嘴里,“走吧,一会儿九翼真的来了,他们熟悉路,黑戒速度还快,打起来麻烦。”

    “等九翼来。”连川说。

    “别了吧,”宁谷说,“做人不能太过分,九翼欺负一次就差不多了。”

    “你要出去,得让他带路,他才知道从哪个出口出去安全。”连川说。

    李梁的瞄准镜里有一闪而过的橙色光芒,那是巡逻队的武器。

    “巡逻队怎么在这里?”他发送了自己的坐标。

    清理队接到雷豫的命令,主城几个失途谷出口和黑铁荒原通道上都安排了人,在非任务时间里轮值蹲守,如果连川出现,要在第一时间发现。

    但现在巡逻队的人也出现在了出口附近。

    “各点通报一下情况,”龙彪的声音传出来,“巡逻队这个时间不会在区。”

    几个组很快有了反馈,不仅巡逻队,城卫也都出现在了他们蹲守点的附近。

    “什么意思?”罗盘问,“这是要抢人吗?”

    大家都清楚,连川如果是一个人出来,就意味着他的任务失败,而从未失败过的连川,在这样的任务中失败,后果谁也无法想象。

    清理队虽然一直不受待见,甚至内部也不见得相互都服气,但维护队友是从他们加入清理队那天起就牢记的训诫,这也是他们能拿下各种危险任务目标的原因。

    他们需要第一时间见到连川,如果连川任务失败,他们想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尽量保住队友。

    “过分了吧,”江小敢说,“连川是清理队的人,无论什么任务,难道不是应该先向清理队汇报,再做处理吗?”

    “猫在哪里,”龙彪问,“连川跟猫还有一套通讯装置,备用的。”

    “你怎么知道的?”李梁问。

    “有什么不知道的,”龙彪不爽,“他很高深吗?小伎俩而已。”

    “找找老大,”李梁说,“让老大第一时间通知连川外面有城卫和巡逻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