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28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28

    “还真当失途谷是随便来随便走的地方了?真当自己旅行呢?要不要给你配个导游,”九翼坐在他的铁墩子上,“以为我们蝙蝠很闲?”

    “主城你不要了?”宁谷问。

    “我看你也不打算分我,旅行者和鬣狗都不讲信用。”九翼看着自己食指的指刺,一下下晃着,银光在指刺上跳跃着,如果忽略他没有脑子的事实,看上去还是很有气势的。

    “你找个安全的口子送我们出去,”宁谷说,“我说话还是算数的。”

    九翼没说话,似乎在思考。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说了一句:“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要半个主城干什么,我都上不去。”

    “可以把半个主城都变成失途谷,”寿喜在旁边说,“不用上去。”

    “有道理。”九翼的指刺在狗头面具上轻轻敲着。

    “成交?”宁谷问。

    “成交,”九翼说完又看着连川补充了一句,“我是信旅行者,不是信鬣狗。”

    “随便。”连川说。

    九翼从铁墩子上跳了下来,冲他们勾了勾手指:“跟我来,我告诉你们一条绝对安全的路。”

    宁谷看了连川一眼,连川没说话,跟上了九翼。

    “出去到哪里?”宁谷问。

    “当然是黑铁荒原,”九翼说,“难道你还想直接进主城吗?”

    “行。”宁谷点头。

    九翼把他们带进了一条隧道,七拐八弯的走了半天,最后停在了一个洞窟面前:“我不带你们去,你们自己看清了去,我不想去那边。”

    “为什么。”连川问。

    “那边有个坟,”九翼说,“埋着我不想见的人。”

    “谁。”连川又问。

    “凭什么告诉你?”九翼瞪着他。

    “嗯。”连川应了一声。

    “他什么意思?”九翼看着宁谷。

    “我怎么知道?”宁谷说,“不告诉就不告诉吧,先说路。”

    “这里头。”九翼走进了洞窟。

    这个洞窟的入口并不大,看上去很像一个普通交易小屋的洞口大小,但进去了才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洞厅,并没有别的洞口能出入。

    不过连川能感觉到微小的空气流动,这里面起码还有一个隐藏的洞口。

    有了之前那个突然洞口消失的经验之后,连川走进洞窟之后一直留意着身后的动静。

    “这是……什么?”宁谷完全没有警惕,只是瞪着洞窟中间一个巨大的用黑色厚布盖着的东西。

    “你们很幸运,能看到这东西的,整个失途谷也不超过……”九翼想了想,“也不超过……”

    大概是开始在心里数数,这句话他半天也没再续下去。

    “打开。”连川说。

    “不超过一百个人。”九翼说。

    宁谷并不相信,他估计连川也不信,不过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来。

    甚至在九翼过去扯着黑布的一角,把布拽开,宁谷嘴半张着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东西时,连川也还是面无表情。

    这是一个无法说清形状的东西,有三人高,主体是四个直立的柱形,柱形之间从上到下,是无数相互贯通的弯曲的圆形管道,管道的粗细不一,中间没有规矩地分布着一个个膨起的小空洞,形状大小都不同。

    整个东西通体都发着淡淡的蓝光,跟失途谷这个黑铁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一看就不是九翼的东西。

    “这是什么?”宁谷又问了一遍。

    “失途谷的地图。”连川说。

    “地图?”宁谷愣了愣。“没错,地图,”九翼围着这个巨大的东西转了一圈,满脸陶醉,“立体的地图,像不像个蚁巢?”

    “蚁巢是什么?”宁谷问。

    “不知道。”九翼回答得很干脆。

    “那你说像?”宁谷莫名其妙。

    “做这个东西的人说像,”九翼张开了胳膊,“像个巨大的蚁巢。”

    果然不是九翼做的。

    “不对啊,你那里不是上大下小的吗?”宁谷指着四个虽然不规整,但还是能看出来上下差不多大小的竖洞。

    “这个,”九翼指着其中一个,“做这个地图的时候,我的洞还没有塌,塌了之后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为什么会塌?”宁谷忍不住摸了摸旁边的洞壁,“都是黑铁。”

    “傻子,”九翼笑了起来,笑声带着尖锐的金属音,“主城都在塌,失途谷当然也在塌,连鬼城都躲不过,哪里不塌?整个世界都会塌掉……”

    “从哪里出去?”连川打断了九翼慷慨的演说。

    九翼伸出食指,指刺弹出,又继续伸长了一截,然后指着靠近中心一些的一个空洞轻轻一敲:“我们在这里。”

    敲击发出了细细的一声“叮”,在洞窟里回荡着,轻盈绵长。

    连川看了一眼,绕着这个地图慢慢转着圈。

    “你们顺着这个隧道走,”九翼的指刺顺着管道一路指过去,“到这里,三岔路走左边,千万别走错,另两条都是通向迷失岭的……”

    宁谷瞪眼看着这个立体地图,因为是立体的,很多隧道和洞窟的位置都相互重叠,他眼睛盯着九翼的指刺尖,都好几次看不清九翼指的是哪里。

    “这条别往下走,往下就去吟诵竖洞了,诗人醒了齐航不一定会醒,但是齐航醒了诗人一定会醒,”九翼说,“为了我半个主城,你们离吟诵竖洞远一些。”

    “这个隧……”宁谷想要再确定一下。

    “继续。”连川说。

    行吧,看来连川能记下来。

    想到之前连川能把他们走过的路都画出来,宁谷感觉他应该没问题,而且以连川的性格,如果没听懂,是不会允许九翼滔滔不绝的。

    宁谷顿时放下心来。

    人一放松,脑子就转得慢了,不光九翼后头说的那些路他都没记住,九翼前面说的他也全忘光了。

    “走。”连川最后在地图面前转了一圈,经过宁谷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声。

    “记住了?”宁谷问。

    “记不住也没办法,”九翼说,“交易里不包括保证你们一定能找对路出去。”

    “路上不会有人再拦我们了吧,”宁谷说,“像上次那个老瞎子。”

    “瞎子?”九翼歪头想了想,“哦,你说大炯,只要不到吟诵竖洞的范围,就不会碰到他。”

    九翼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个圈:“他只在这里。”

    “大炯?”宁谷没听明白,连川说老瞎子是主城作训部的人,按理说应该有个不这么蝙蝠的名字才对。

    “炯炯有神,”九翼用手在眼睛前面比了个闪闪发光的手势,“谁管他叫什么。”

    “他为什么不能离开吟诵竖洞?”连川问。

    九翼冷了下了脸:“这个不在交易里,问这么多,凭什么回答你?”

    “知道了。”连川说。

    “知道什么了?”九翼追问。

    “他靠诗人的精神力活着。”连川转身走出了洞口。

    连川应该是说对了,九翼在身后骂了几句,大概是要把他的地图盖好,要不可能还会追出来骂。

    宁谷跟在连川身后,走了半条隧道了才压低声音问了一句:“真的吗?”

    “猜的。”连川说。

    “猜对了吗?”宁谷问。

    连川没答话。

    “你记住路线了吗?”宁谷想起了此行重点。

    “嗯,”连川回头看了他一眼,“出口离主城很远。”

    “城卫到不了对吧。”宁谷想要确认。

    “城卫不知道这个出口。”连川说。

    宁谷愣了愣:“意思是如果知道这个出口,就会去?城卫不是只在区外围布防吗?黑铁荒原已经不是主城的地盘了啊。”

    “我本来应该一天之内出去。”连川说,“现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宁谷皱了皱眉,难怪连川要找九翼,只有九翼才清楚哪个出口主城不知道。

    这么说来,九翼为了这半个主城也是豁出去了,居然把这样的秘密告诉了鬣狗……

    是什么让九翼认为能赌一把他毁灭主城?

    大概是有了九翼的命令,他们一路往出口去的时候,除了普通蝙蝠,没有碰到九翼的亲卫队,也没有黑戒。

    宁谷跟在连川身后,之前看到地图时带起来的些许兴奋的情绪,现在已经慢慢回落,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能回主城,他却有些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出来的时候他没想过什么时候能回去,现在一面焦急地想要回去,一面又开始抗拒。

    他害怕。

    害怕不知道。

    也害怕知道。

    失途谷很大,虽然已经看过地图,但宁谷依旧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主城有多大,失途谷有多大,黑铁荒原有多大……

    鬼城呢?

    他有点儿累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无聊地走过,不停地走,不停地走,这么长时间,连川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拉着他往前飞着走。

    一开始身边还有各种各样的人,没有车来的时候热闹,但能看的东西也很多,墙角哼哼唧唧不知道说着什么的人,交易洞厅里因为一小片玻璃打起来的人,还有隔着几条隧道都能听到的斗蝙蝠……

    混乱而黑暗,像鬼城,又完全不一样。

    毕竟无论是九翼还是诗人,跟团长都是不一样的。

    团长……

    现在不知道已经走到了哪里,离出口还有多远,四周已经渐渐没有了声音,没有人,没有货,没有笑骂,什么都没有了。

    只有他和连川的脚步声。

    而且连川的脚步声很轻,走得挺快的,但不专门去听,就完全听不到。

    大概是鬣狗的鞋子比他的高级,没声音,还不累。

    “我累了,”宁谷停了下来,“我不走了。”

    连川也停下,回过头。

    “还有多远?”宁谷问。

    “二十个这么远。”连川说。

    “确定?”宁谷愣了。

    “可能更远些。”连川说。

    宁谷没说话,直接原地坐下了,靠着隧道洞壁坐了两秒,整个人往旁边一偏,躺了下去。

    “去前面歇,”连川转身继续往前走,“有个小洞厅。”

    “起不来了。”宁谷整个人都提不起劲来。

    对于旅行者来说,这种闷头赶路简直是酷刑,他都有种随便找个出口跑出去活就活死就死的冲动。

    连川又走了回来,站到宁谷身边,低头看着他。

    宁谷被他看得有些发毛:“干什么?”

    连川没回答,弯腰向他的脚伸出手的时候,没给宁谷任何缩回腿躲开的机会。

    宁谷被他拎着脚踝直接冲出了隧道,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隧道那头洞厅的地上,甚至还保持着之前躺地的姿势。

    “在这里歇。”连川说。

    “你!”宁谷指着他,“你要再这样不打招呼就动手!不要怪对你不客气。”

    “不用客气。”连川坐下了。

    宁谷简直想捶两下自己胸口,把堵着的那口气砸出去。

    他翻了个身背对着连川,不想骂了,他实在是累。

    “饿吗?”连川却突然开了口。

    太神奇了。

    宁谷本来不想理他,但连川会主动问他饿不饿,他实在忍不住,回过头看着连川:“饿。”

    连川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了一盒配给,扔到了他面前。

    “哪儿来的?”宁谷从地上一跃而起,抓过盒子看了看,绿白黄三色的小方块,看上去可口极了。

    “酒馆,”连川说,“拿的。”

    “偷的。”宁谷看着他。

    “不吃给我。”连川说。

    “吃,吃吃吃,”宁谷赶紧打开了盒子,拿了一块黄色的放到嘴里,“这是什么味道?鬼城做不出这么多味道,我还没吃过这种的。”

    “香蕉。”连川说。

    “挺好吃的,要说你们主城的人还有什么让人觉得挺好的,大概就是吃的了。”宁谷说,“比我们吃得好。”

    连川想说也不是人人都能吃得上,这种配给不知道蝙蝠是通过什么途径弄来的,当然,作训部会往失途谷扔实验体,配给也不是不能送来的东西。

    但他没说出这一句,宁谷突然端着盒子蹲到了他面前。

    “你拿一块吧,”宁谷说,“按说你的东西,应该你吃两块,但是我实在太饿了,感觉你胃口没我好……”

    “我不吃。”连川说。

    “不用客气,我也没跟你客气,我吃两块,你吃一块,”宁谷说,“毕竟是你的东西,在我们鬼城……”

    “不吃。”连川说。

    “不吃拉倒。”宁谷收回了盒子,到旁边坐下,一口气把两块配给都塞进了嘴里。

    然后转过脸,对着他一通嚼。

    也许是吃了东西,感觉宁谷的情绪有所回升。

    他很舒服地往地上一躺,拍着肚子:“连川,你说刚那个立体地图,是谁做的?”

    “不知道。”连川看着他。

    “那九翼说不想见的人,那个坟,”宁谷想了想,“会不会就是做地图的人?”

    “有可能。”连川说。

    “那人会是主城的人吗?”宁谷偏过头看着他,“我觉得那东西看着就不像失途谷的东西。”

    “嗯,”连川往后仰了仰头,靠着洞壁,“那个光……”

    “对!”宁谷一扬胳膊指着他,“你不说我都没想起来,那个蓝色的光,是不是跟你们鬣狗队……清理队的武器是一样的?”

    “嗯。”连川应了一声。

    “但那个人应该不是齐航,九翼对齐航的态度不怎么好,”宁谷皱了皱眉,“也不是那个大炯,那人没死呢……你说,主城除了流浪汉,到底还有多少人进了失途谷?”

    “我一直以为你不想事。”连川说。

    “怎么会,我最喜欢想事,”宁谷笑了笑,枕着胳膊,看着洞顶,“你知道吗,鬼城风特别大,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刮风……我特别喜欢在风里想事,想了什么,风一吹,就散了,谁也不知道。”

    连川侧过脸,思考对于他来说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他必须少想,想得越多,质疑就越多,质疑是最危险的,质疑会动摇一切信念。

    “但是风从哪里来的啊?吹到哪里去了呢?”宁谷问。

    “我不知道。”连川如实回答。

    “他们都说世界会毁灭,已经毁灭好多次了,黑铁荒原在坍塌,主城在坍塌,鬼城说不定也在坍塌,为什么?”宁谷轻声说,“塌来塌去,那我们是什么?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们要干什么?”

    所有人都习惯于眼前的生活,我们来,我们去,我们这样活是因为我们这样活,世界是这样是因为世界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

    “连川,我问你。”宁谷说。

    “问。”连川看他。

    “如果有一天世界毁灭了,塌了,”宁谷说,“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看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