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29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29

    这是第七个大洞厅,空无一人,连曾经有人存在的痕迹都找不到,连川看了一眼,转进了右边第一条隧道。

    这条隧道很长,一直往上慢慢延伸,是去出口的路上最长的一条直的隧道。

    失途谷是个有些奇特的地方。

    明明是往出口走,却越走越像是走向深渊。

    不再有人,不再有声音,空气的流动都变得缓慢,偶尔会有一种连自己也不存在了的错觉。

    连川对这种状态很警惕,封闭的,安静的,无休止的,重复的,都会让人在无意识的状态里慢慢疲惫,渐渐涣散。他回头看了宁谷一眼,宁谷的视线停留在他右前方,并没有跟他对上。

    等了一秒钟之后,宁谷的视线依旧没有收回来,他立刻抬起了手。

    在准备往宁谷脸上拍过去的时候,宁谷突然脚步一停,猛地向后退了好几步,指着他:“你干嘛?”

    “以为你……”连川没有说完,转头继续往前走了。

    “以为我要迷失了吧?”宁谷笑了起来,“我就是在感觉。”

    “嗯。”连川应了一声。

    “不问问我感觉什么吗?”宁谷问。

    “饿了吗?”连川问。

    “……不是,”宁谷叹气,“我没有那么容易饿,我是在感觉这条路,是不是方向错了,不是跟拐弯之前的路是反向的吗?”

    “这条路在上面,”连川说,“往上走的。”

    “哦,”宁谷走了几步,“难怪我觉得走得这么累呢。”

    连川停下了,看着他。

    “不是要休息的意思。”宁谷说。

    “你可以在前面休息一下。”连川说。

    “我没说要休息!”宁谷加快脚步,冲到了他前头。

    虽然说了不需要休息,但在走完这条漫长的直隧道之后,连川还是在一个双层的洞厅里停下了。

    “你在这里休息。”他说。“我说了不需要休息,”宁谷说完突然感觉不对,“我在这里休息?你呢?”

    “我去上面看看。”连川说。

    “我也去。”宁谷马上说。

    连川没出声,抬头往上看了看。

    “去上面看什么?”宁谷又问。

    “那个坟。”连川说。

    “我也去。”宁谷又重复了一次。

    连川没再说什么,抬头看了一会儿。

    “怎么了?”宁谷也跟着抬头。

    这个洞像一个胖了的8字,他们在下面,上面还有一圈小洞窟,但看不出哪里有坟。

    其实坟这个说法本来就挺奇怪的,除了主城,黑铁荒原和鬼城都没有坟这种东西,鬼城的金属坟场也不会真的埋人,而主城,更不会有什么地方来埋葬,听说到岁数的人排着号去销毁……

    “坟在哪儿?”宁谷问。

    “不知道,”连川说着抬手在空中划了几道,“不过这一部分空洞特别大,隧道也没有交汇,有很大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

    “我没看懂,”宁谷说,“之前那个立体的地图,我根本都没看清。”

    “不知道九翼是不是有个弟弟。”连川说。

    宁谷愣了一下笑了。

    笑完又很吃惊地看着他:“连川?”

    连川看他。

    “是你吗?小喇叭?”宁谷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还会开玩笑啊?”

    “跟好我,万一有什么情况,太远了我照顾不到你。”连川跃起,攀到了洞壁上,两下爬到了上面那一层。

    爬这个对于宁谷来说算是小菜,虽然到上层有一段是跟地面平行的,需要靠手的力量攀着缝隙,不过他从小在金属坟场和垃圾场各种爬,这段他直接使劲一跳,就到了上层的边缘,往上一撑就上去了。

    这种情况下,自己跟最强鬣狗也没有什么差距嘛,甚至更快。

    上层一圈的小洞窟,都是空的,没有人,也没有任何东西。

    他跟着连川走进一个小洞,然后穿了过去,又是隧道加小洞厅地走了几个之后,连川停下了:“这外面,都是空的了。”

    “你说,这边都没人了,是一直没有人,还是后来才没人的?”宁谷东张西望地看着四周,“如果是后来才没人的,为什么?人呢?是跟主城一样吗,但这里也没有塌啊……”

    连川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为什么,他的为什么早就已经停在了记忆深处,放在系统不会重置,却也不会再轻易被自己想起的地方。

    为什么?

    他想要快点把宁谷送出去,宁谷的思考让他不安。

    但他却也并不会阻止宁谷开口,宁谷的所有为什么,都是他脑子里被压下去的转瞬之间。

    这个洞厅只有两个口,四周对称有几个洞,外面看进去都不大。

    失途谷里能看到内部的只有竖洞四周的那些半洞,别的地方,隧道里,洞厅里,一个个小洞窟里,都没有能看到岩壁另一边是什么“窗口”。

    而地图上,这个洞厅四周有巨大的空间,没有隧道经过,九翼的指刺在划过这里的时候,有一个轻微的跳跃,可能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但连川能肯定这外面有什么东西。

    “我们要找什么?”宁谷问。

    “找个开口,”连川说,“能看到外面的。”

    “好。”宁谷转身就准备分头行动。

    连川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宁谷盯着他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知道了,跟紧你,要不我死了没人救。”

    “死了肯定没人救,”连川说,“没死才有人救。”

    宁谷顿了顿:“知道了。”

    对称排列在四周的小洞窟一共六个,相对失途谷别的地方,显得格外整齐,一点都没有失途谷本来的那种粗放原始的气质。

    前四个洞都平平无奇。

    连川走进第五个洞的时候,站在洞窟中间,没有马上出来,抬头看着上方,似乎定格了。

    “有什么?”宁谷马上跟了过去,但他并没有马上抬头看。

    万一连川是突然看到什么迷失了,他不能也跟着往上扑。

    所以他先看着连川的脸:“哎,连川?”

    “是这个。”连川还是看着上面。

    “你还好吗?”宁谷控制着自己强烈的好奇,坚持又问了一句。

    连川收回了视线,看了他一眼:“没事,就是这里了,九翼说的坟。”

    “我看看。”宁谷都没等他话说完,迅速地仰头往上看了过去。

    洞顶居然有一个不大的开口,也就一米见方吧,但因为洞也不高,从这里看出去,能清楚地看到外面很大一部分了。

    虽然都是黑的,连从缝隙里透出来的红光都没有。

    但空中有一片柔和的亮光。

    “那是个……”宁谷吃惊地张着嘴,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个陌生的词,“棺材吗?”

    “是。”连川也再次仰起了头。

    那是个很大的透明的棺材,悬在空中,发出淡淡的柔和的白色光芒,不算明亮,也不晃眼。

    而棺材里面,并没有“九翼不想见的那个人”。

    没有人,没有任何东西。

    但却有别的。

    蓝色,不是清理队武器的那种蓝色。

    很淡,淡得仿佛一阵轻轻的风,一抹亮一些的光,都会让这蓝色消失。

    宁谷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蓝色,蓝得很遥远,蓝得空荡荡,蓝得像是呼吸都透亮,还有白色的,一团团的雾,轻盈地缀在这柔软的蓝色上,缓缓飘动。

    两个人不知道看了多长时间,连川闭上眼睛,低下头。

    脖子酸了,他捏了捏自己的脖子后面。

    转头看宁谷的时候,他还半张着嘴,仰着头。

    “宁谷。”连川叫了他一声。

    宁谷没有动。

    连川伸手想拉他一把的时候,宁谷眼角滑出了一滴泪。

    “宁谷!”连川突然感觉不安,托着他后脑勺用力往前一推。

    宁谷往前踉跄了两步才停下来。

    转过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些许迷茫,眼角的泪痕也还在。

    “你没事吧?”连川看着他。

    宁谷先是愣了愣,然后靠到旁边洞壁上,过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没事。”

    “你哭了。”连川说。

    “是吗?”宁谷赶紧抬手在眼睛上摸了摸。

    连川看着他,感觉应该是没事。

    “我大概是……”宁谷抹了抹脸,转头看着他,“真好看啊,是不是?”

    “嗯。”连川应了一声。

    “那是什么?”宁谷问。

    “我不知道。”连川说。

    “那是黑雾外面的东西吗?”宁谷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听都没有听说过。”

    连川转过身慢慢走出了洞窟:“走吧。”

    一路宁谷都没有再说话。

    沉默地跟在连川身后,连川几次回头,他都只是低头往前走。

    连川第不知道几次回头的时候,宁谷抬起了头:“你是怕我死了还是怕我迷失了?”

    “我怕你再哭。”连川说。

    “自己没哭过还不让别人哭了?”宁谷说,“我就感动了一下,总不能一直哭吧,小孩子都没有哭这么久的啊。”

    “嗯。”连川转头继续走。

    他不知道鬼城是不是有很多小孩子,但主城不太容易见到孩子,最近一次见到孩子,还是上次去中心学校处理bug的时候。

    但也只是远远扫到一眼,十几个孩子。

    小孩子会不会哭这么久,他真的不清楚。

    “总有一天,”宁谷在他身后说,“我要去看看。”

    “去哪?”连川问。

    “黑雾外面,”宁谷说,“没有雾,没有风,有光,有很多颜色,一定会有这样的地方,就在黑雾外面。”

    “嗯。”连川应了一声。

    “你想去吗?”宁谷问。

    连川没有说话。

    在最后一个洞厅停下的时候,一直不吭声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宁谷一下坐到了地上,顺势又躺下了。

    还拉长声音喊了一声:“啊――”

    “怎么?”连川被他喊得有些紧张。

    “累死了,”宁谷摊开胳膊,“又累又饿。”

    “快到了。”连川说。

    “是吗?”宁谷看着他,“你不是说要走很久吗?”

    “已经走了很久。”连川说。

    “啊,”宁谷叹气,“难怪我这么累。”

    连川掏了掏外套口袋,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扔到了宁谷肚子上。

    宁谷摸起盒子看了一眼,震惊地一下坐了起来:“配给?”

    “嗯。”连川点了点头。

    “你到底偷了多少盒啊?”宁谷一边震惊地问,一边震惊地打开了盒子,拿起一块就震惊地塞进了嘴里,“是不是还有?”

    “拿的。”连川说。

    “行行行,拿的,”宁谷点头,“拿了多少盒?”

    “两盒。”连川说。

    “给,”宁谷坐着蹭到他旁边,把盒子递了过来,“吃一块,不,你吃两块吧,你一直没吃东西。”

    “我回了主城就有东西吃,”连川说,“你没有。”

    宁谷看着他:“这有什么好炫耀的?了不起啊?”

    “有机会你去问问九翼。”连川说。

    “……什么?”宁谷愣了愣。

    “他是不是有个弟弟。”连川说。

    宁谷把三块配给都吃了,并没有再让连川吃,连川在身体机能这方面给他的感觉尤其像个机器人,难怪会是非规计划的前驱体。

    虽然三块配给对于宁谷来说,也就是个意思,但吃完还是感觉整个人都恢复了不少,能量肯定比鬼城自制的那些食物要强,味道也好不少。

    想到鬼城,他又忍不住皱了皱眉。

    团长回来找不到他,肯定会大发雷霆,钉子会不会遭殃?

    他会不会被再次挂到钟楼上面?

    不,应该不会了吧,如果他带着对团长的质疑回到鬼城……

    “这个你拿着,”连川递了个卡片过来,“我的身份卡。”

    “什么?”宁谷看着他。

    “到出口以后,我先出去,”连川说,“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出来,你自己算好时间,等一天再出来。”

    “为什么?”宁谷愣住了,“我们不一起出去吗?”

    “安全起见,”连川继续说,“你自己去找出站口,记住车没有来之前你不要出现,主城不会再轻易相信我。”

    “相信你什么?”宁谷说。

    “说你被诗人带走了。”连川说。

    “但是……”宁谷拧着眉,他怎么想都觉得这个事连川太冒险,有去无回的架式,他指了连川的脑袋,“他们会不会……”

    “我有办法。”连川说。

    “什么办……”宁谷话没说完,被连川打断了。

    “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他说,“如果时间太久,老大会去找你,把你带进主城,你拿我的身份卡……”

    “会被发现吧?”宁谷担心。

    “我会想法修改一下识别信息,只要我不挂失,就不会有人查,”连川说,“我平时用不上身份卡,如果没修改成,老大会告诉你别的办法。”

    “……哦。”宁谷捏着连川的身份卡,犹豫了很久,小心地放到了自己鞋子内侧的小袋子里。

    连川没再说话,往后靠在了洞壁上,闭上了眼睛。

    宁谷愣了很长时间。

    “你为什么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如果你想要我帮你,跟我一起逃了就行,然后可以慢慢试试,你那个记忆是怎么回事,当然,如果团长的事你骗我,你就完……”

    “不够。”连川闭着眼睛。

    “什么不够?”宁谷问。

    “你是不是有很多为什么。”连川说。

    “嗯,”宁谷想了想,“是很多,不过以前都不会问,问了也没有答案。”

    “我这一生,”连川低声说,“就是个为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