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30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30

    老大站在失途谷深入主城内部最多的那个出口对面的楼顶上。

    出口四周除了零星跑过的区落魄人口,再没有别的行人,看上去寂寞而破败。

    不过此时从这里经过的行人,如果感知灵敏,应该能体会到强烈的安全感。

    六个城卫守在附近的废弃的楼里,站在窗口旁边,在瞄准镜后盯着周边的一切异常。

    一只狞猫大模大样地站在楼顶上,这个异常早就被瞄准镜后头的人看到了。

    不过它是无所谓的,狞猫不受任何限制,狞猫是唯一一个经过管理员亲自签字批准重置的……动物。

    虽然它仅凭自愿以连川和参宿四的搭档这个名义存在,但不隶属于任何机构,不听命于任何人。

    很多人会觉得这样的存在没有意义,它甚至不记录在主城的名册上,如果有一天它消失,主城系统里也不会有它的任何记录。

    狞猫只是一个从未存在过的动物。

    但“自愿”两个字,对于它来说,重于一切权力和利益。

    而对于连川来说,应该是一个也许曾经想过却肯定已经放弃了期待的词。

    老大的爪子在楼顶边缘蹭了蹭,身体微微身后一收,跳了下去,悄无声息却又尽收眼底地落在了街道正中。

    接着它从出口前跑过,转过一个拐角,跑向了下一个出口。

    所有失途谷出口,都有清理队的人,但巡逻队和城卫也都以隐蔽的方式蹲守。

    大家心知肚明,一旦连川单独出来,他可能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此时能够跟他第一时间取得联系的,只有老大。

    老大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有可能是连川的目的地。

    所以老大出现在了每一个出口。

    跑一跑,跳一跳,伸个懒腰,磨磨爪子,还挠了两次痒痒。

    “狞猫到底要干什么?”萧林看着屏幕上系统传回的信息,狞猫的足迹踏遍失途谷全部出口,仿佛在给系统画地图。

    而且连续两天,走的路线还都不一样,系统计算可知,一次是用时最长的走法,一次是用时最短的走法。

    “迷惑我们。”刘栋说。

    “有没有异常?除了狞猫。”萧林用通话器问了一句。

    巡逻队的队长给出回应:“没有异常,但是……清理队十分钟前收小了埋伏圈。”

    “连川要出来?”萧林问。

    “不像,”那边回答,“像是要抢在我们前头。”

    萧林切断了通讯,转头看向身后:“清理队这种行为,雷队长知道吗?”

    春三叼着烟坐在沙发里,不急不慢地说:“雷队长已经避嫌请假,武器和通讯装备都交回内防部,人一直在睡眠仓里,所有情况只上报给代理队长。”

    一旁站着的刘栋冷笑了一声:“代理队长刘栋目前连一条反馈也没有收到。”

    “跟上面汇报,取消雷豫的请假申请。”萧林说。

    “避嫌请假附带三天冷却期,”刘栋说,“现在取消不了。”

    “清理队是要集体抗命吗?”萧林看向春三,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怒火,“雷队长调|教得真是不错啊。”

    “过奖,尽最大可能保护队友是清理队纪律第一条,”春三弹了弹烟灰,“看萧长官这么羡慕,治安和巡防的队员大概是没有这种要求,毕竟平时也碰不到需要把命交在队友手里的局面。”

    “你什么意思?”萧林转过了身。

    “我的意思是,请萧长官分清公私,”春三掐掉烟头,声音也冷了下去,“虽然雷豫是我丈夫,但我只是一个技术员,我在这里仅仅是为你们提供与连川相关的信息支持。”

    “休息一会儿吧,”刘栋在萧林开口之前拦了一句,“自从旅行者驱逐战之后,三方就没有再合作过,有点矛盾也正常。”

    “我也提醒您一句,”春三起身,“这是两方合作。”

    没等两人再说话,她转身走出了房间。

    “就这里了,”连川停下了脚步,“前面是出口。”

    宁谷看前看了看,一条隧道的尽头只能看到黑色,判断是出口的唯一方式就是那边已经没有了失途谷洞壁缝隙里的暗红色光芒。

    哦,还有流动的空气从脸上扫过。

    “你现在出去吗?”宁谷问,“主城现在是什么时间?”

    “什么时间都差不多,”连川看了他一眼,“千万不要跟出来,听到什么都不要出来。”

    宁谷皱了皱眉:“你不是说这个出口主城不知道吗?说得怎么好像出去就要死一样……”

    “就是让你谨慎。”连川边说边开始脱衣服。

    “换回你的鬣狗服?”宁谷鄙视地看着他,“嫌弃到这种程度吗,蝙蝠找来的衣服也是新的。”

    连川没说话,从包里把制服拿了出来,很快穿好之后,在腿侧按了一下,衣服上闪出了几点蓝光。

    “知道了,”宁谷点了点头,“你这衣服能帮忙。”

    “我说的话记住了吗?”连川问。

    “记住了,”宁谷挥挥手,“走吧走吧,我又不是九翼。”

    连川没再说别的,转头往出口走过去。

    宁谷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感觉有点孤单。

    他不知道车什么时候会来,也无法预估连川出去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接下去他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独自面对一切未知。

    他张了张嘴,想要跟连川道个别,或者说句小心之类的,但话还没有出口,连川已经突然加速,几个蓝色的光点划出长长的轨迹,消失在了黑暗里。

    宁谷叹了口气,现在不赶路了,也没车来,按连川的指示,他得在这里待上一天,确定外面安全了才能出去。

    时间一下多得让人有些茫然。

    这里跟鬼城不同,在鬼城,他可以一整天都在垃圾场和金属坟场东游西荡,爬到高处吹吹风,甚至冒险去舌湾,想些永远没答案的东西。

    在这个陌生而危险的地方,他除了警惕四周安静等待,再没有别的事能做。

    为了打发无聊,他坐到了地上,拿过连川扔下的衣服,胡乱卷了起来,准备能出去以后带上,谁知道在这里还要待多久呢。

    卷了两下他发现衣服里有硬的东西。

    又飞快地把衣服抖开了,衣服的两个兜里都有东西。

    按理说连川基本没有私人物品,这衣服里除了放过两盒偷来的配给……

    他摸到了右边口袋里的一个盒子。

    配给?

    震惊之中抽出手,宁谷看到了手里装着配给的一个小盒子。

    “搞什么鬼?”他赶紧又掏了一下另一个口袋,同样的小盒子。

    两盒配给,都没有打开过。

    连川这个狗!居然偷了四盒!

    脚下的地面跟平时的感觉很不一样。

    主城的地面平整,每一寸都带着人工痕迹,而黑铁荒原却是一片原始的荒芜,脚下是坚硬的黑铁,有尖锐锋利刀刃被地,也有拔地而起盾墙当道。

    哪怕这里也曾经是主城的范围,有着人工日光,有着无数居民,现在却像是被原始吞噬,除了接近主城的地方还能看到残垣断壁,黑铁荒原的腹地早已经抹掉了所有文明的痕迹。

    没有光,连川只靠遥远的主城已经进入黄昏的暗淡日光辩认自己行进的方向。

    比他想象中要好一些的,是这个出口的确是主城没有发现的,九翼没有骗人。

    这至少给了他选择的机会,选择从哪个方位进入主城。

    他需要从距离城务厅最近的地方进入。

    左侧前方有响动。

    没有了护镜,他无法在黑暗里扫描到目标信息,只能在第一时间从腰侧拿出了备用刀。

    腿侧的接收器响了两声,短促的鸣音让他猛地松了口气。“老大?”他停了下来。

    一个黑影跃出,他听到了老大低沉的喉音。

    “你怎么过来的?”连川往四周看了看,他以为老大就算要过来,也不能走到这么深,甩掉巡逻队和城卫的监视并不容易。

    他拽过老大的爪子,不用看就已经摸到了肉垫上的破损,几道被锋利黑铁划开的口子。

    老大是一路飞速跑来的,正常走不至于伤这么深。

    老大抽回爪子,鼻子在他手上轻轻碰了碰。

    “我没事,”连川看着远处的光,“我要去城务厅。”

    老大走到了他腿边,他摸到了老大身上挂着的一个通话器。

    这是清理队的通话器,他之前一直用的那个,还有护镜。

    连川把护镜和通话器戴上,这两个东西在这里跟主城系统还无法联通,但护镜可以提供基础的目视和扫描功能。

    老大带来的这两件装备有着有明显的含义。

    清理队的人会在主城接应他。

    “我自己过去,你避开风头,”连川在老大肩上按了按,“如果车这几天没有来,你要去接宁谷。”

    老大鼻子里喷出了一口气。

    “他很重要,”连川说,“无论如何,他不能落在主城手里,他活着我就不会死。”

    老大用头顶了他小腿一下,表示知道了。

    “我过去了,”连川说,“老大。”

    老大的爪子抬起,在他鞋上踩了踩。

    他也握拳,在老大的爪子上压了两下。

    身上没有武器,也没有了外骨骼。

    再次碰到人的时候,他面对的可能就是连说话机会都没有的战斗。

    除了记忆里那些充满了痛苦的残酷训练,他还从未在实验室以外的地方这样战斗过。

    没有火力,没有辅助,只有自己。

    前驱实验体。

    为了不连累清理队,不连累雷豫和春三,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到达城务厅,用他最后的办法,争取到说话的机会。

    “老大在哪里?”李梁在通话器里问。

    “没有消息,今天没有看到它,”江小敢说,“会不会已经找到人了?”

    “它带了通话器,”龙彪说,“不要占用清理队私密频道就可以。”

    “刘长官会不会找雷队长麻烦?我们一直都假装听不到他的命令。”路千说。

    “雷豫也不是好惹的,”龙彪说,“再说了,清理队每天都干的是什么脏活,谁能替得了他?”

    李梁正要说话,通话器里传来了滴滴两声。

    “私密频道接通!”他喊了一声,在隐蔽着的破房子里一跃而起,踢开了旁边挡着a01的门板,跨了上去。

    “我从区a1口进城,”连川的声音传了出来,“我要去城务厅。”

    “几个人。”龙彪问。

    “一个。”连川回答。

    “路线上传给你,”罗盘说,“我们马上过去。”

    “要快,”李梁说,“抢在他们前头。”

    “不要过来。”连川说。

    “你算个屁?”龙彪说,“这种时候耍什么主城最强的威风?”

    清理队的几十辆a01突然从蹲守地同时轰鸣着冲上街道,完全不顾忌居民围观,是主城从未有过的场面。

    城卫和巡逻队都没有反应过来。

    a01是主城最好的机动设备,只有清理队人手一辆,毕竟干的活最见不得人,需要最快的速度和最强的机动能力。

    “跟上他们!”萧林站在屏幕前看着闪着蓝色光芒的几辆a01从画面上呼啸着一闪而过,冲着通话器里一声怒吼,“他们要去哪里!”

    “无法判断!”通话器里巡逻队队长语气同样愤怒,但是又带着几分无奈,“a01的速度……”

    “追!他们肯定同一个方向!”刘栋说,“提前阻止,加强主城外围扫描,连川肯定马上就要进城。”

    “代理队长?你在命令巡逻队和城卫?”萧林看着他,“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先下令让清理队那帮疯狗停下?”

    “要不你来代理这个队长?”刘栋说。

    “怎么回事?”门被推开,陈部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鬣狗满大街跑,居民全出来看了!”

    “您还真坐得坐,现在才过来。”刘栋说。

    “扫描到连川信息,”一个技术员喊了一声,“已经冲破区a1路口,城卫死亡两名,没有拦住。”

    “没拦住?a1四个组的城卫,没拦住一个没有装备的连川?”萧林看向陈部长。

    “那可是连川,”陈部长摸摸下巴,“拦住了才是不可思议。”

    “您还挺高兴?”萧林指着屏幕,“他这是要带着那帮鬣狗直冲城务厅,您现在可就在城务厅呢!”

    “春三,”陈部长说,“你能拦得住他吗?”

    后面沙发上靠着一直没有出声的春三站了起来:“我说过,他不想死,只要他认为生命受到威胁,就谁也拦不住,他必须掌握主动,这就是必然的结果。”

    “试试吧,”陈部长说,“我去跟内防通个气,这种状态,搞不好两败俱伤,宁谷还不知道在哪里,连川一旦鱼死网破,大家都一场空。”

    这几天清理队已经把巡逻队和城卫的蹲守位置摸得差不多了,虽然现在对方已经知道了清理队的目的和路线,人数也大大超过他们,但清理队已经抢到了先机。

    跟连川汇合的时候,清理队在人数上不会太吃亏。

    没有了雷豫和连川的清理队,在龙彪和李梁的指挥下向城务厅a1路线包了过去。

    没有人质疑这次行动,没有人提到“后果”。

    但他们也知道,龙彪和李梁把整个清理队都拉进了这次行动,就是想要所有人齐心合力,避免“后果”。

    心照不宣的记忆重置,在面对如此庞杂的信息和如此众多的参与者时,是无法完美实施的。

    连川穿过一栋三层居民楼的天台,一跃而下。

    前方道路的尽头,出现了几辆熟悉的a01,而他冲过去的时候,右边岔路闪出了一片橙色的光芒。

    他猛地在空中旋转了半圈,避开了第一次攻击,第二发攻击擦着他的大腿掠过,身后的一堵围墙轰然倒塌。

    第一辆冲到他身边的a01是李梁,他身后紧跟着龙彪的车。

    “上来!”李梁喊。

    连川正要上车,一束橙色的光扫了过来,龙彪迅速开启了护盾,却没能完全挡掉攻击。

    正在掉转车头的李梁被扫中了右肩,连人带车翻倒在了地上。

    巡逻队的人使用的是不是常规治安武器,而是致命武器,李梁的整个右肩都呈现出了黑色的碎片化。

    “混蛋!”龙彪吼了一声,举起了手里的武器。

    但没等他瞄准,连川已经像一道看不清的影子,冲进了岔路。从瞄准镜里找到连川时,他已经一刀扫过两个巡逻队员的胸口,刀尖没入了队长的脖子。

    这一刀不致命,但以连川的速度,在任何人开枪之前,都随时可以致命。

    “动你就死。”连川一手握着刀,一手取下了巡逻队长的通话器,“萧林。”

    “在。”通话器里传来萧林的声音,“你要敢动我的人,今天你就没法活着离开那里。”

    “已经动了,”连川说,“接下去还有谁拦我,都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