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33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33

    “我叫范吕,”老头儿推开了一扇门,“叫我范叔就可以。”

    “嗯,”宁谷跟在他和老大后头走了进去,“范叔。”

    “你说的疯叔,”范吕问,“是谁?”

    “鬼城的一个旅行者,”宁谷说,“你俩眼睛长得很像。”

    “哦,”范吕想了想,“别的地方不像?”

    “不怎么像,”宁谷很谨慎,他信得过老大,但信不过这个老头儿,“所以我要遮一下你的脸。”

    范吕没有追问,只是点了点头:“不会有两个很像的人。”

    主城有人口控制,没有父母能有两个孩子,就算从主城离开去了鬼城的旅行者,也因为资源问题,孩子都很少,更不要说两个了。

    但范吕和疯叔长得的确很像,虽然疯叔的脸上全是胡子和乱七八糟的头发,宁谷跟他呆在一起的时间很多,多少还是能看得出来,就像熟悉的人看到一个剪影也能认出来。

    只是他没有多说,谁知道这个范吕什么来历。

    范吕的屋子,就在金属墙的这一边,一片废弃了的旧楼的地下。

    这屋子的上面应该曾经是一个巨大繁华的交易厅,从入口到向下的楼梯这段路仿佛穿过了一个迷宫,好在宁谷有了失途谷的经验,这个算简单的,记住左右拐了几次就行。

    “你在这里是安全的,”范吕拿了一个盘子过来放到桌上,盘子里放着水和一盒配给,“城卫没有驻点,巡逻队一天只经过外面一次。”

    “嗯。”宁谷在桌子旁边坐下。

    “你睡里面那个小屋,有个床,”范吕指了指一个小门,“我和老大在外面。”

    “老大住这里?”宁谷愣了愣。

    转头看过去的时候,看到角落里有一个三层的吊床,看上去又大又软,老大已经跳到了最上面的那一层,闭上了眼睛。

    “不常在这里,”范吕说,“有任务的时候就在连川家。”

    “连川怎么样了?”宁谷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马上追了一句,既然跟老大这么熟,那么连川的情况他肯定知道。

    “进了城务厅就没再出来,”范吕倒了杯水,慢慢喝了一口,“惊动了整个主城,半个城的武力现在都还在城务厅外面守着。”

    “他受伤了吗?”宁谷问,“他是被抓进去的还是自己进去的?”

    “他受伤可不容易,”范吕笑了起来,“抓着城务厅第二长官进去的。”

    “多久能出来?”宁谷问。

    “这可说不好了,”范吕说,“也许出不来了……”

    “什么?”宁谷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出不来了?”

    “冲击主城最高行政机关,”范吕倒是没被他的举动吓着,很平静地抬眼看了看他,“是立即摧毁的重罪,就算城务厅念在他为主城做的那些事,想给他个轻判,那也得是个重置……”

    老大在吊床上动了动,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

    “也是,重置不可能,”范吕想了想,“主城谁不知道鬣狗连川,那就只能终生监|禁,跟摧毁也没区别,反正没人能再见到他了,所以说不定是驱逐。”

    “驱逐?”宁谷盯着他,“驱逐到哪里?”

    “失途谷是不可能,诗人在呢,正常来说就是……”范吕说,“鬼城。”

    “驱逐到鬼城的话还挺好。”宁谷坐回椅子上。

    范吕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

    “笑屁?”宁谷很不爽地看着他。

    “一个鬣狗,杀了无数旅行者的鬣狗,被驱逐到鬼城,没有装备,没有后援,没有生存资源,会是什么下场,”范吕笑着说,“你觉得挺好?”

    “有我呢。”宁谷说,“我可以罩他。”

    “傻孩子,”范吕说,“你根本不可能见得着他,你以为团长是吃素的?能让鬼城跟主城这么多年相安无事的人,他可不是个慈善家。”

    宁谷拿起配给的手在空中顿了顿。

    “你是团长带大的是吧?”范吕很有兴趣地凑近他,“你……”

    宁谷把配给狠狠砸回了盒子里,起身把范吕往旁边一推,走进了里屋,甩上了门。

    “我说错什么了?”范吕看向老大。

    老大打了个呵欠,用爪子盖在了自己眼睛上,没理他。

    “宁谷啊,”范吕走到里屋的门外,“连川的身份卡你可以用了,我已经帮你改过,不过你要出门得跟我说,万一被人发现,我是不会让你再回到这里的。”

    门猛地打开了,宁谷站在门里:“那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要出门,有没有人发现我都不会再回这里。”

    “会学忍耐,”范吕一边说一边帮他把门又关好了,“能屈能伸能活。”

    里屋应该是范吕平时住的地方,收拾得还挺整齐,比宁谷在鬼城的小屋利索多了,床上还有很厚很软的垫子。

    宁谷四处检查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在检查什么,但确定没有什么异常。

    他躺到了床上。

    说实话,从离开鬼城那天开始,他还没有在这么舒服的东西上睡过觉,一路折腾到现在,他已经挺疲惫的了。

    但却睡不着。

    他摸过小皮兜,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细细看了一遍。

    收拾东西的时候,钉子就在他对面坐着,跟他说着话。

    那次他只是想来主城看看,钉子却怕他回不去了……钉子现在怎么样了?鬼城有没有发生什么?团长……

    算了。

    他有些烦躁地坐了起来,拿起自己脱下的靴子,在靴筒内侧摸了摸,拿出了那颗“密钥”。

    这东西已经被福禄鄙视过,不值钱,有好几百颗。

    不过他不是太相信,这么不值钱的东西为什么能让一帮蝙蝠追到主城也要抓到他。

    肯定没有几百颗。

    就算不是一颗,也最多就是几十颗。

    他把珠子举到眼前,用一只眼睛盯着,仔细看了看。

    依旧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来,只能看到上面有很多细小的孔。

    床边的小桌上放着一个灯,比鬼城的冷光瓶照明要亮不少,宁谷捏着珠子凑到了这个灯旁边,光亮有些晃眼睛。

    他眯缝着眼睛慢慢转动着珠子。

    看得眼睛都要瞎了。

    终于发现,这些小孔并不都一样大,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非常微小的差别,看上去有些杂乱,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它们之间是有规律的,几个大些的孔和几个小些的孔,间隔着排列着。

    看得眼睛都发酸,眼泪都快滴下来了,宁谷才算是确定了。

    每八个大小不同的小孔是一组,排列的顺序相同,按这个排列,布满了整个珠子。

    这肯定有什么意义。

    宁谷记下了排列顺序,把珠子放回了靴子的小内兜里。

    “我不能保证你见到管理员之后的事,”陈部长看着连川,“前驱实验体失控是很严重的事,系统会先于管理员做出反应,你必须要确保自己的安全。”

    “知道。”连川说。

    陈部长向后退了一步,传输舱的门关上了。连川开始向地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行进,一如之前,四周是安静的黑色。

    陈部长按他要求的,向管理员汇报了前驱实验体失控,这个消息会经过系统传达给管理员,管理员见到这个失控的前驱体之前,系统需要保证管理员的安全,解除前驱体有可能带来的所有威胁。

    眼前的门打开之后,见到管理员之前,连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主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系统在保证管理员安全的前提下会做出怎样的处置,没有人知道。

    传输舱停了下来。

    连川看着门的下方,避开会出现的强光。

    余光里门向两边打开,只开了半人宽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门外布满强光的走廊顶部监控的位置有一个红色的光点。

    光束从红色光点的位置射出之前,连川已经侧身到了门边,贴着光束下方冲进了走廊。

    这时他没有再去判断那个红点的第二次光束从哪个方向过来,而是直接跳起来蹬了一脚墙,腾空的时候对着红点的位置狠狠一脚。

    金属撞击发出巨大的回声。

    连川能判断出那个位置被自己踢出了一个凹坑。

    红光消失。

    但系统的处置不可能只有这一处,连川没有时间再等,落地的同时他冲到走廊尽头,对着管理员会客室的门又踢了一脚。

    门消无声息地打开了。

    对着门的半圆形桌子上,放着三个他熟悉的武器,清理队最常用的摧毁武器。

    在武器启动之前他已经拿起了中间的那个,转身对着走廊的方向开了一枪,门外一个还没有冲进门的实验体化成了黑色的碎片。

    桌上的另两个武器熄灭了。

    会客室的门也关上了。

    “放下武器。”小红的声音传来。

    连川把枪扔回了桌上,走到桌子对面站下了。

    “没有失控呀。”小红说。

    “谎报了,”小蓝小绿说,“为什么谎报?”

    “因为我要见管理员。”连川回答。

    “你的行为违规了。”小红说。

    “前提是我要活着,”连川说,“我要清除所有威胁。”

    管理员沉默了一会,小蓝小绿开口:“是的。”

    “是的。”小红也开了口。

    “我是谁。”连川说。

    “非规计划前驱实验体。”小红回答。

    “母体来源?”连川又问。

    “前代主城保留数据。”小红回答。

    “非实验室环境强行契合参宿四,”连川看着空着的三个坐椅,“有理论上的可行性吗。”

    “超出回答范围。”小绿小蓝的声音出现。

    雷豫从睡眠舱出来的时候,春三坐在客厅里,看着窗外。

    听到他的脚步声,春三转过头,看着他笑了笑:“假期结束了。”

    “我一会回内防部,”雷豫穿上外套,“情况怎么样?”

    “跟我直接去城务厅吧,”春三说,“川挟持陈飞,去见了管理员。”

    “什么?”雷豫吃惊地停下了动作。

    “管理员会见时间是一小时,”春三说,“出来之后城务厅会公布他的处理决定。”

    “管理员见他了?”雷豫问,“理由?”

    “前驱实验体失控。”春三按了按额角,“他知道了。”

    “……走吧。”雷豫说。

    城务厅外的城卫还在,人数是庆典日都不曾有过的规模。

    从门口到办公室,路上看到的所有人都一脸凝重。

    接待室里站着不少人,内防部除了最高长官申毅在一同开会,其他几个部长都在。

    雷豫走进接待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向他看了过来。

    清理队的王牌,雷队长最器重的队员,现在正通过挟持部长,跟管理员密谈,每个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主城这么多年努力维持着的平静,努力让所有人都忽视却又不可避免的衰败,似乎随着连川的行为,一下都被翻开了。

    带着焦灼和不安,呈现在每一个人面前。

    哪怕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带来第一条裂痕的人,依旧是众矢之的。

    雷豫没有出声,走到了角落里。

    站在了萧林旁边。

    “睡醒了?”萧林问。

    “还可以,”雷豫搓了搓脸,“还在开会吗?有决定了没?”

    “没有,”萧林扫了他一眼,“看样子是不会摧毁连川。”

    “毕竟还有用。”雷豫说。

    “清理队怕是要被牵连。”萧林说。

    雷豫已经知道了清理队的行动,早在龙彪问他连川任务的时候,他就知道,清理队肯定会惹怒主城。

    但他没有阻止,也没有提醒。

    现在听到萧林带着幸灾乐祸语气的这句话,他居然有那么一点点骄傲。

    “走,我带你出去透透气。”范吕推开门走了进来。

    宁谷躺在床上没动:“我不想透气。”

    “现在这个时间人少,”范吕说,“我带你去娱乐店放松一下,清理队的人经常去的那一家。”

    宁谷一下坐了起来。

    “但是你得伪装一下,”范吕说,“店虽然在c区,不过毕竟你身份特殊。”

    “怎么伪装?”宁谷问。

    “看我的。”范吕说。

    老大在外屋吊床上卧着,看到宁谷的时候整个猫都僵了一下。

    “怎么样?”范吕指着宁谷,“还认得出来吗?”

    宁谷脸上被范吕用不知道什么东西糊出了好几条伤疤,还涂着脏兮兮的颜色,头上压了一顶破烂的帽子,帽沿都碎了。

    看上去跟混迹区的流浪汉没有什么区别。

    老大偏开了头。

    范吕带着宁谷出了门,老大跟在身后,但走出上方的废弃交易厅之后,老大就没了踪影。

    “老大呢?”宁谷问。

    “谁知道,”范吕也戴着跟他差不多难看的帽子,出来之后又扯了扯,遮了大半张脸,“我带你走的路你记着点,有些地方会触发主城系统,得绕开。”

    “嗯。”宁谷应了一声。

    “以前c区触发点很多,现在为了节约能源,不少触发点都取消了,”范吕说,“只要不到b区,基本还比较好活。”

    “你怎么知道的?”宁谷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么?”范吕想了想,“清理队某前任队长。”

    “就混成这样?”宁谷上下打量他。

    “混成哪样了?”范吕说,“自由自在。”

    宁谷没说话,他不是很相信范吕的话,但又觉得他说的都是实话。

    走了一段之后,开始看到主城的居民。

    匆匆忙忙走过,警惕地扫他们一眼,又低着头快速地走开。

    一个红色的球从街角滚了出来,滚过宁谷脚边的时候,他一脚踩住了。“是我的。”有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拐角的墙边有个矮小的身影,露出半个脑袋,是个小孩子,看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

    宁谷准备把球踢过去的时候,这个孩子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了起来,消失在拐角。

    自己看上去这么吓人吗?

    宁谷摸了摸脸。

    是挺吓人的。

    他轻轻踢了一脚,把球踢到了拐角,一只成年人的手伸出来捡起了球。

    等宁谷和范吕走过拐角的时候,那边已经没有人了。

    “肯定是个非法出生,”范吕说,“被发现了就是回收。”

    “回收孩子?”宁谷转过头,有些吃惊。

    “你跟连川混了那么长时间,”范吕也看着他,“不知道吗?”

    宁谷没说话。

    “这是清理队的任务之一,”范吕说,“不然你以为什么叫清理队,为什么是鬣狗,只清理旅行者吗?清理一切,主城觉得没必要,不能存在的一切。”

    前面有人迎面走过来,范吕没再说下去。

    那人经过他俩身边的时候,手从兜里拿了出来。

    宁谷立刻感觉到不对,但在他正想抬手一拳抢个先机的时候,范吕抓住了他的胳膊。

    那人跟范吕擦身而过,细细的一声“叮”从他脚边传来。

    宁谷看到了地上有一根小指粗细的金属管。

    范吕捡起了管子,老大不知道从哪个屋顶上突然跳了下来。

    宁谷猛地反应过来,范吕和老大,并不是专门带他出来透气的,是出来拿消息的。

    范吕打开了管子,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

    宁谷在他捡起金属管的时候就已经凑到了过去,发现里面是一张纸,并且是写了字的纸时,想再走开已经来不及了。

    范吕看完纸箱,放到了老大面前的地上,又皱着眉看向宁谷:“跟我判断的差不多,但是连川到底在想什么?”

    宁谷有些尴尬地跟他对视着。

    范吕跟他对瞪了一会儿之后开口:“不识字?”

    “嗯。”宁谷应了一声。

    范吕叹了口气:“城务厅宣布连川被驱逐出主城,但现在还在关押,估计是要等车来送鬼城,但是秘密消息是连川要求剥离关押。”

    “什么是剥离关押?”宁谷问。

    “所有感官剥离,”范吕低声说,“就是昏迷,什么也不知道,也不做梦……为什么?”

    宁谷没说话。

    连川为什么要这样。

    他可能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