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38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38

    连川的手指冰凉,跟外面常年被寒风刮过的地面一样。

    宁谷不是第一次被连川掐着脖子了,之前连川的手指是温热的。

    从这一点他就能判断出来,连川现在的状态并不好,那个黑箱子里的控制装置应该并没有失效,连川能醒过来,估计是因为他强大的精神力。

    厉害。

    宁谷非常佩服。

    如果连川把手从他脖子上拿开,他就更佩服了。

    不过医疗所里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宁谷感觉自己一时半会儿无法摆脱眼下的状况。

    而且连川的果断是怎样被训练……或者说是逼出来的,宁谷算是体会过小小一部分,如果团长他们动手,连川怕是真的会对他下狠手。

    于是他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从嗓子眼儿里挤出几个字:“别试,他干得出。”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向开了口:“那来谈一下条件吧。”

    “制服给我。”连川说。

    对面的三个人对这个要求明显犹豫了,都没有动。

    连川的手指猛地一收。

    宁谷顿时别说出声,连气都喘不上来了,赶紧冲团长拼命招了几下手,但也没来得及告诉他们连川的制服上有防御装置。

    李向走到箱子旁边,拿起了旁边的床架子上连着线的一根黑色棍子,先在制服上碰了碰。

    “关着的。”连川说。

    宁谷松了口气。

    李向放下手里的棍子。

    制服是被固定在箱盖内侧,有好几个锁扣,他抠了几下没打开。

    宁谷有些着急,自己对连川的判断是准确的,就这种情况下,连川戏都不带演的,扣在他咽喉上的手指,力度比镣铐都精准,一丁点松动都没有,按李向拆制服这个速度,连川拿到制服的时候他可能已经憋死了。

    他不得不抬起手,抠着连川手指往外拽。

    连川终于稍稍松了松,他赶紧倒了两口气。

    李向把制服扔到了连川脚边。

    “帮我穿上。”连川说。

    “谁?”团长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个要求听起来实在有些奇特。

    “宁谷。”连川说。

    “你是不是有病?”宁谷刚能透气,立马开口。

    “没有。”连川如实回答。

    “你自己不能穿吗?”宁谷问。

    “在失途谷能,”连川说,“在这里不能。”宁谷明白他的意思,面对旅行者,不能分心,特别眼前这三个,实打实的强能力,稍有一点偏差,就有可能失掉先机。

    为了尽快摆脱僵持的局面,宁谷慢慢蹲下,拿起了连川的制服。

    连川的手始终扣着他脖子没离开。

    他看着连川的裤子:“你这身睡衣不脱了,制服穿不上去,我现在要扯你裤子。”

    连川没出声。

    宁谷抓着连川的裤子扯了一下。

    还好。

    就像在失途谷的时候一样,连川的睡衣里还有衣服。

    不过就算连川里头还有一套贴身的衣服,这个场景也相当诡异,要是被人看到了传出去,立刻就会成为鬼城十大未解之谜第一谜。

    宁谷以尽量迅速的动作把制服裤子抖了抖,伸到连川腿边,又迅速地把裤子套到了他腿上,再麻利地往上一提。

    动作有些过于麻利,这一提,提得可能有些狠。

    连川本来已经松开一些的手指瞬间收紧了,看了他一眼。

    宁谷跟他面对面地沉默对视了两秒,又把裤子往下稍微扯了扯。

    连川拍开了他的手,在裤腰上摸了一下,腰带自动收紧了。

    比起裤子,衣服就容易多了。

    只套上了一只袖子,连川就松开了扣住他咽喉的手,自己穿上了衣服。

    制服从下自上一条横向的蓝光扫过之后,连川抬眼看着团长:“我有你们想要的信息。”

    “关于哪些?”林凡问。

    “参宿四。”连川说。

    林凡没了声音,跟团长和李向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

    “你是想说你是参宿四。”李向说。

    “我不光是参宿四,”连川说,“我还是非规前驱实验体。”

    李向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看了宁谷一眼:“宁谷你先出去。”

    “不。”宁谷说。

    “我们现在伤不了他。”林凡说。

    “我不是为这个。”宁谷说。

    “先出去!”团长开了口,“有什么我跟你单独再谈!”

    这个熟悉的严肃语气,让宁谷下意识地就转了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连川一眼。

    连川永远没有表情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眼神里也看不出什么。

    行吧。

    宁谷打开门,走了出去。

    医疗所在地下,不深,一条斜向的小隧道走几十米就回到了地面。

    刚从隧道里一探出头,宁谷就想转身回头。

    外面站着几十个旅行者,宁谷全都认识,都是各个庇护所平时说得上话的长辈,有几个年纪都很大了。

    宁谷原地定了几秒钟,走出了隧道。

    风刮得急,他把护镜从头顶拉了下来,罩在了眼睛上,慢慢向人群走过去。

    这些人不会骂他,普通的旅行者才会在这种情况下围着他骂,动手也正常,这些人看着他的时候更多的大概是不解和痛心。

    宁谷沉默地从沉默的群中穿过,往自己小屋的方向走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又改了主意,换了个方向,顺着小路走向钉子和锤子的小屋。

    小屋在一号所北缘,再过去就是二号所。

    离着还有一段路,宁谷就能看到小屋里是黑的,没有冷光瓶的光亮。

    他的脚步顿了顿,到底出了什么事?

    虽然知道小屋里应该没人,他停了一会儿还是继续走到了小屋旁边,就算没有人,他也要看一看,小屋里总会有些痕迹。

    “钉子?”他站在外面小声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

    “锤子?”他又喊。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回过头,这脚步声是锤子。

    但他还没看清锤子的脸,脚下已经突然一空,摔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锤子一弯腰,手按在了地上。

    “你这样的身份,主城怎么可能把你放到鬼城?”团长看着连川。

    连川坐在椅子上:“我最后的利用价值就是被放到鬼城。”

    “卧底么。”李向笑了笑。

    “是。”连川回答。

    “一睁眼就倒戈了的卧底,”李向看着他,“主城做事不会这么不妥当吧?”

    “不这样的话,”连川也看着他,“我在鬼城寸步难行。”

    李向没说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又转头看了看团长和林凡。

    连川的话,听不出真假,表情和眼神从头到尾就没有过变化,任何一丝细微的破绽都没有找到。

    现在他们突然就陷入了困境。

    “我们怎么能相信你,”团长说,“你在主城二十多年,清理队最强一员,想必也很受器重……”

    “你们不信我,现在也已经杀不了我。”连川说。

    “你想要什么。”林凡问。

    “宁谷。”连川回答。

    团长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不可能。”

    “你说了不算。”连川说。

    “你想让宁谷帮你什么?”林凡接着问。

    “这个不是你们需要关心的,”连川站了起来,走到团长面前,“让他帮我,等他发现你们跟主城的那些事的时候,只有我能拦得住他。”

    锤子一脚狠狠地踢在了宁谷后背上。

    没等宁谷倒过气,紧跟着肚子上又挨了一脚。

    他咬牙挺着,动不了也说不出话,锤子愤怒的时候,能力比平时要强得多。

    他希望锤子能骂他,骂几句,他至少能听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锤子始终沉默,只是狠狠地一脚接一脚地往他身上连踢带踹。

    钉子出事了。

    宁谷闭上眼睛,而且是出大事了。

    他有些焦急,希望锤子打他打他再狠一些,快点把堵在胸口最上头的那口气出了,好让他有开口问的机会。

    但锤子展现出了平时绝对看不出来的惊人体力和耐力,一脚接一脚踢得花样百出,除了脑袋和裤|裆,就没有落空的部位。

    锤子突然停止动作的时候,宁谷都没睁开眼睛,只想着他终于踢累了要休息了。

    “放开我!”锤子压着声音低吼。

    宁谷睁开眼睛。

    首先看到的就是清理队带着蓝光的制服。

    锤子的能力已经收了,他赶紧从地上跳了起来,拉住了连川的胳膊:“你放开他!”

    “放开他,”连川看了他一眼,“他马上就会打你。”

    “不会,”宁谷说得很肯定,锤子已经出了一通气,这会儿该骂他了,“放开。”

    连川松开了抓着锤子胳膊的手。

    宁谷看着锤子:“锤……”

    锤子一拳砸在了他鼻子上。

    突如其来猝不及防,宁谷倒地的时候看了连川一眼。

    不愧是狗,这一下连川明明能帮他拦住。

    “我要早知道你跟鬣狗勾结!”锤子扑到他身上,抡起拳头就砸,“我当初在主城就不会带着你!我就应该让蝙蝠弄死你!”

    “钉子呢?”宁谷护着头。

    “应该我问你!”锤子吼,“钉子呢!我弟呢!”

    宁谷找准机会一把抓住了锤子的手腕,弓腿一顶,把锤子掀翻在了地上,膝盖压在了他胸口上:“钉子出什么事了?”

    “问你啊!”锤子的声音里突然带上了憋不住的哭腔,“他不见了!钉子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宁谷吼。

    “他去了舌湾,他肯定去了舌湾,”锤子哭出了声,声音一点点低了下去,“你走了以后他就一直想去舌湾……因为你总去……你到底干了什么……”

    小屋的门被锤子一把甩上之后,宁谷还在外面站了很长时间。

    钉子去了舌湾。

    钉子不见了。

    他刚离开鬼城没几天,钉子就失踪了。

    宁谷猛地转过身,往团长小屋的方向冲了几步,又停下了。

    再转身,往出庇护所的方向又冲了几步。

    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冲去质问团长,还是应该冲到舌湾去找钉子。

    “你住哪里。”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的连川问了一句。

    “干嘛!”宁谷转过头。

    “我要休息。”连川说。

    “你要去我那儿休息?”宁谷瞪着他。

    “是。”连川说。

    “你是怕别的旅行者弄不死我吗!”宁谷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会儿更是怒火中烧。

    “我不去你那儿,他们也想弄死你。”连川说。

    宁谷继续瞪着他。

    “我需要休息。”连川又重复了一遍。

    宁谷终于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那么一丁点的不对劲。

    连川在失途谷不吃不喝还各种打斗,也没见他休息过,最后还能冲进主城,在箱子里躺了一路,刚醒过来就说要休息。

    再想到他冰凉的手,宁谷觉得连川可能是真的状态不对了。

    他强行压住了自己心里的情绪。

    费了这么大的劲,把自己从鬼城恶霸折腾成了鬼城公敌,如果连川出了什么意外,自己真是亏得有点儿太大。

    “来,”宁谷咬牙,“从没人的地方绕回去。”

    出于对团长的敬畏,不会有人守在宁谷的小屋找他麻烦,只要避开能碰到人的路回去就行。

    宁谷在前面走着,连川跟在他身后。

    这让他忍不住想起刚被连川扔进失途谷的时候。

    突然就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当初要是没有执意去主城,没有违抗团长的命令……

    现在是不是什么都不会发生?

    钉子不会失踪。

    团长不会带人去主城找他,死伤惨重。

    他也不会一回来,就成为公敌。

    宁谷看到自己的小屋时,心里的憋屈和难受,稍微有了一丝缓和。

    “到了。”他低声说,走过去打开了小屋的门,从门边的盒子里摸出了一个冷光瓶,却发现能力过期了,冷光瓶已经不亮了。

    他把冷光瓶扔回盒子里:“没光了,黑着吧。”

    连川在手臂上按了一下,一束光从肩上射出,照亮了小屋。

    宁谷看了他一眼:“你在床上休息吧。”

    连川看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了堆满他换来的各种小物的那个垫子上:“这个是床吗。”

    “不然呢?”宁谷说,“你看这个像厕所吗!”

    “我醒之前不要走,”连川往垫子那边走过去,“我信不过团长。”没等宁谷回答,他突然朝前倒了下去。脸冲下砸到了垫子上。

    宁谷第一反应是冲过去想拉,但又及时地刹住了。

    先抄起一根棍子,往连川制服上戳了两下,没有什么异常,才赶紧扔了棍子,过去拽住了连川的胳膊。

    连川离垫子还有一段距离,好在摔下去的时候脑袋正好够着了垫子,要不就这么用脸砸一下地……

    “连狗?”宁谷把他翻了个身,在他脸上拍了拍。

    连川没有反应。

    宁谷叹了口气,扯着他的胳膊,把他往垫子那边拖了拖,又搬着他的腿往上一掀。

    连川斜着趴在了垫子上。

    宁谷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再次被拉进连川的意识里,才又过去把他翻成正面朝上,以免憋死。

    我醒之前不要走,我信不过团长。

    等你醒没问题。

    宁谷坐到了墙边,往后一靠。

    信不过团长?

    他闭上眼睛,仰头在墙上轻轻磕了两下,谁又信得过谁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