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39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39

    团长推门进屋的时候,连川还在垫子上晕着没有醒。

    宁谷靠着墙也睡得很香。

    团长在他腿上踢了踢,他才猛地一下跳了起来,看清是团长之后,捂着肚子弯了弯腰,用力太突然,感觉腹肌都快被扯断了。

    “去李向那儿聊聊。”团长说。

    “要不……晚点儿吧。”宁谷说得不是太有底气。

    长这么大他都挺怕团长的,最近先是违抗团长的禁令,害得旅行者死亡不少,还干出了当着全体同伴驳团长面子的事儿,现在又拒绝……他下意识地就有些发慌。

    总觉得团长下一秒就会揍他。

    “要等他睡醒吗?”团长看了一眼连川。

    “嗯,”宁谷应了一声,想了一个很体面的理由,“他不能有事儿,他……目前对我来说还有用。”

    “在门口总可以了吧?”团长说,“我站在这里,谁还敢动他?”

    宁谷没敢再多说,跟着他走到了小屋门外。

    今天庇护所比平时要热闹,能听到周围旅行者们兴奋的说话声,笑声,叫骂声,争斗声。

    不过估计是团长他们下了命令,小屋四周没有人,只有一个个点亮的小灯笼寂寞地排在小路两边。

    “他跟你说什么了吗?”团长问。

    “谁,连川吗?”宁谷说,“他进屋就睡了。”

    没敢说连川好像是晕过去了。

    团长转过了身,看着他:“你在主城,都碰到什么人了?”

    “我一直在失途谷,”宁谷说,“好几天以后才躲到主城的,连川的……朋友,给我安排了个住的地方,一直到你们去了。”

    “行,这个之后我们再细说,”团长一直看着他的眼睛,“你的能力,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跟连川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宁谷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激发的我都不清楚。”

    能感觉得出来,团长有很多事想要问他,但问了几句之后就停下了。

    “长大了,”团长说,“有秘密了,学会说话只说一半了。”

    宁谷低下头没出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没关系,刚回来,”团长说,“先休息吧,时间还多。”

    宁谷依旧没敢出声,等到团长转身要走的时候,他才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钉子不见了?”

    “是的。”团长背对着他回答。

    “怎么会不见的?”宁谷又问。

    “他去了舌湾,”团长回过头看着他,“他进了舌湾。”

    宁谷感觉自己呼吸都顿了一下。

    “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团长说。

    宁谷有些回不过神来。

    锤子只说钉子去了舌湾,但没说是进去了。

    怎么会进去?

    钉子不是个胆子大的人,也不是个好奇心重的人,他俩去了那么多次舌湾,钉子从来没想过要进去……

    为什么?

    他下意识想问,为什么。

    但没有开口。

    一旦说到舌湾,就会有绕不开的那些内容,舌湾里有什么,地库里那些是什么,为什么他知道,该怎么跟团长解释这些,又该怎么向团长要个说法。

    “今天你不要出门了,”团长说,“明天我过来找你。”

    “哦。”宁谷应了一声。

    “带你去舌湾看看。”团长说完就直接往前走了,没有给他留出说话的时间。

    宁谷没有回屋,站在门口看着团长的背影,一直完全看不见了,他才慢慢转过身,回了小屋。

    连川没有动过。

    宁谷出门的时候特地看了一眼,连川的手放在垫子边上,小拇指在垫子外面。

    现在还是原样。

    他倒不是担心连川偷听他和团长的对话,他是有点儿担心连川还能不能醒过来了,不会是挣扎着从剥离状态出来,谈完交易又回到剥离状态去了吧?

    “连狗。”宁谷试着叫了他一声。

    连川没有动。

    宁谷走过去,在他脸上拍了两下,不算轻,已经能拍出啪啪的响声了,但连川还是没反应。

    好机会。

    宁谷看了看自己的手,慢慢抬高,握成拳。

    自从认识连川,自己不是被掐脖子就是被拎起来扔,苦于武力值相差太远,他只能忍着。

    现在,眼前有一个绝好的反击机会……

    趁人之危?

    旅行者才不管这些,有机会就得抓住,狠狠一拳……

    连川睁开了眼睛。

    宁谷的手僵在了空中,过了几秒才在头上抓了抓:“你什么时候醒的?”

    “外面有人。”连川说。

    “什……”宁谷愣了愣。

    “宁谷,”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低低的声音,“你在吗?”

    宁谷听出来这是三号庇护所的狼皮,跟他不是特别熟,但跟钉子的关系还可以。

    “出来一下,”狼皮小声说,“我有事跟你说。”

    宁谷转过头。

    “不止他一个人。”连川坐了起来,声音很低。

    “我看到钉子进了舌湾,”狼皮说,“他说……”

    听到钉子两个字的时候,宁谷顾不上别的,几步冲出了屋外:“他说什么?”

    狼皮站在距离他小屋十多米的地方,冷光从侧面照亮了他半张脸。

    “钉子说什么了?”宁谷往他那边走了两步,开口的时候看到了狼皮脸上冷漠的表情,还有眼神里的愤怒。

    宁谷没有再等他回答,转身就往回冲。

    不止他一个人。

    连川果然厉害。

    宁谷回身冲的时候,黑暗里已经跃出了十几个黑影,看不清都是谁。

    反正都是旅行者。

    来找麻烦的旅行者。

    一股气浪在他冲到第二步的时候推了过来,猛地一下把他推出去了好几米。

    小屋顶上的黑雾里闪过几丛暗绿色光,接着一声巨响传来。

    “停下!”宁谷吼,跳起来想往回冲,但气浪再次把他掀翻在地,有人扑上来把他按在了地上。

    小屋在第二声巨响时轰然倒塌。

    “放开我!”宁谷用力挣扎,“你们疯了吗!”

    这不是旅行者之间的普通斗殴,平时哪怕是几个庇护所之间的群殴,也不会用这种毁灭性的杀伤能力。

    这是来杀连川的。

    “着急了吗!”有人把他的头按在了地面上,冰冷坚硬的黑铁瞬间像是扎进了皮肤,整个人都觉得发冷,“想要去救你的鬣狗朋友吗?旅行者!”

    “你是个旅行者!”另一个声音凑到他耳边吼,“你是不是不记得了?旅行者永不向主城妥协!杀就杀!死就死!”

    有东西砸在了他身上,坚硬的,还很重,可能是块黑铁。

    宁谷咬着牙没说话,这时不会有人听他说什么,无论说了什么都是屁。

    小屋四周有二三十个人,宁谷努力地把自己被按在地上的脑袋往上蹭了蹭,看过去的时候,小屋已经变成了一堆碎渣。

    他住了很多很多年的小屋,里面还有很多他换来的宝贝……

    没看到连川。

    以连川的反应和速度,应该是能出来的,但他今天明显状态不对,身上有伤,或者是剥离状态带来的副作用。

    宁谷有些不确定。

    连川不能出事,他还有太多疑问需要从连川那里找到答案,甚至是钉子,可能连川都能推测出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无论连川是为什么来的鬼城,目的是什么,他说过会罩着连川。

    更重要的,连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保了他从失途谷安全离开,保了他在主城的安全。

    “连川!”宁谷喊了一声,声音有些嘶哑。

    一片嘈杂中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旅行者一向以尽兴为前提,无论是平时的打斗还是现在这样的“复仇”,所有人都在喊,在尖啸。

    手举起,释放能力,四周闪过火光,扬起碎屑,寒风都被他们撕成了碎片。

    他的声音在狂风和爆裂声里,微弱得仿佛耳语。

    一道蓝光从风里卷着的黑色碎片中划过。

    宁谷猛地松了口气。

    但没到一秒钟他又吼了一声:“跑!别伤到他们――”

    连川是能跑掉的,只要他跑掉了,这些旅行者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大不了暴打一顿,毕竟自己是团长亲手带大的非鬼城接班人,鬼城门面,鬼城恶霸,鬼城……

    他是生在鬼城,长在鬼城的旅行者。

    蓝光再次从黑雾里闪出,划出了一道弧线,所经之处的三个旅行者发出了惊呼,接着倒地。

    “攻击!”有人喊,“攻击!”

    瞬间有七八种能力同时发动。

    宁谷能感觉到强大能力之下地面发出的震动。

    但第二道弧线是从攻击圈外划入,连川在能力攻击发动之前已经脱离,并且再次冲了回来。

    半圆之内,旅行者又倒下了几个。

    “你走啊!”宁谷有些无奈。

    连川没有下杀手,旅行者都只是倒地,接着又还是能挣扎着爬起来。

    除了最强的几个能力需要精力恢复,别的旅行者很快又能开始下一轮攻击。

    连川冲到面前的时候,宁谷突然觉得,连川的主城脑瓜子,可能并不能理解,旅行者不会杀旅行者。

    身上猛地一松,按着他的几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接着宁谷就感觉自己衣领一紧。

    ……又来!

    他被连川拎着后领子跃到了旁边一个小屋的顶上,接着直接又被抡着到了下一个屋顶。

    没两分钟,追击的旅行者就已经被甩在了身后。

    “往……”宁谷想说话,但是脖子又被勒着说不出话来。

    等这个事儿过去以后必须跟连川做个交易!不能每次都勒脖子!

    他扬起手,往连川屁股上甩了一巴掌。

    连川终于在二号庇护所一个仓库的顶上把他放下了。

    “往那边跑,”宁谷给他指了个方向,“你往这边,再跑一会儿就到庇护所中心了,那里全是旅行者。”

    连川伸手的时候,他指着连川:“不要勒我脖子!”

    连川的手在空中转了个方向,一把拎住了他的裤腰。

    “我真是服……呃!”宁谷被勒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连川的速度很快,但明显比不上在主城和失途谷的时候。

    刚在小屋放倒旅行者的时候还感觉不到,现在拎着人走的时候,宁谷就能感觉得出来了。

    “前……呃面,”宁谷说,“有个……呃半边的……呃,小屋。”

    疯叔的小屋。

    连川把他放到地上的时候,宁谷迅速翻了个身躺平,长长舒出一口气,然后喊了一声:“疯叔!”

    “没有人。”连川说。

    “可能出去了,”宁谷坐了起来,“老疯子总到处转,十几天见不着人也正常。”

    “疯子?”连川问。

    “嗯,都说他是疯子,”宁谷起身,推开了疯叔小屋的门,门边的冷光瓶是亮着的,说明疯叔离开没两天,“进来吧,这里安全的。”

    连川走进了屋里。

    宁谷又翻出两个冷光瓶,放到了桌上,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

    没有什么严重的伤,脸大概花了,衣服破了,身上估计会有肿的地方……他转头看了看连川,有些吃惊。“你脸伤了。”他说。

    连川脸上一道黑色的伤口很深,从右眉上方越过眼睛一直到右耳旁边。

    “嗯。”连川应了一声。

    “严重吗?”宁谷问,“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

    “没有了。”连川站在屋子中间。

    宁谷过去把疯叔屋里最好家具,一张很大的躺椅拖了出来,清理开上面堆着的东西:“你在这里休息吧。”

    连川犹豫了一下没动。

    “这里没有床,疯叔平时就睡这个,”宁谷说,“还嫌弃我那个垫子吗?”

    连川坐到了躺椅上,往后靠了下去。

    “你是不是还没恢复?”宁谷看着他,“你居然会受伤,那几个都不是最强的旅行者。”“你那个屋子,”连川说,“全毁了。”

    宁谷顿了顿,轻轻叹了口气,低头坐到了旁边的小桌子上:“没事。”

    “有很多小东西,”连川说,“是你收藏的吗?”

    “嗯,”宁谷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看到的,进屋你不就晕了吗?”

    “我一眼能看到很多东西。”连川说。

    提到那些小东西,宁谷又有些难受。

    也许并不仅仅是因为小屋毁了,东西都没了。

    还因为那些是他的同伴,刚冒死从主城把他救回来的同伴。

    “你刚直接跑了就行,”宁谷说,“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顶多打一顿,撑到团长来,他们也就散了。”

    “团长的屋子离你那里不远吧。”连川说。

    宁谷感觉自己呼吸停了一秒。

    是的,不远。

    在小屋塌掉的时候,团长就应该过来了。

    但是团长一直没有过来。

    “他不会过来。”连川说。

    “你闭嘴!”宁谷猛地抬起头瞪着他,“平时不是个哑巴么,这会儿话这么多?”

    “他想看看,”连川转过头看着他,“我是不是真的需要你帮忙。”

    宁谷没说话。

    “有水吗?”连川问,“我想喝水。”

    “应该有,”宁谷愣了愣,起身走到一边找了找,看到了疯叔平时用的那个壶,里面还有半壶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水,他把壶递给连川,“这个水可能……你凑合……”

    连川接过壶,一点犹豫都没有,仰头对着壶嘴就开始喝。

    宁谷站在旁边看着他一口气把半壶水都喝光了,才开口问了一句:“你到底怎么了,你如果快死了就告诉我,我还有很多事得在你临死之前问清楚。”

    连川把壶放到地上,看了他一眼,抬手拉开了制服领口的一截锁扣,然后低下了头。

    宁谷往前凑了凑,往连川露出来的后颈上扫了两眼。

    颈椎之间,有一个银色的小点。

    “这是什么?”他又凑近了一些,有些吃惊地发现,这像是一枚被打进骨头中间的金属针,但要比针粗得多。

    “限制器。”连川抬起头,把衣领扣好。

    “限制……什么?”宁谷问。

    “身体机能。”连川回答。

    “主城弄的吗?”宁谷看着他,“交换条件?”

    “嗯。”连川应了一声。

    宁谷这时才知道,连川为什么全身冰凉,为什么速度慢了,为什么总需要休息……

    “团长他们应该有办法把这东西取出来,”宁谷低声说,“可以……”

    “不能让他们知道。”连川打断了他的话。

    “那你这怎么办?”宁谷说,“就算你牛逼,你能扛,时间长了,团长他们总能看出来。”

    “你帮我。”连川说。

    “我帮你,”宁谷皱着眉,“我怎么帮?”

    “你刚到主城那天,”连川声音放低了,“梦到了参宿四。”

    “嗯,”宁谷点头,“锤子说那个就是参宿四,你也说那个是,那应该就是。”

    “你能看到参宿四,也能看到我。”连川说。

    “所以呢?”宁谷猛地一阵紧张,他已经感觉到了连川想说什么。

    “唤醒参宿四。”连川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