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41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41

    李向的防御时间结束,四周的黑雾在狂风里瞬间卷了回来。

    眼前的一切在几秒钟之内就恢复了最初的样子,没有地上的棍子,没有堆满了的人。

    只有黑色的狂风。

    宁谷往前冲了几步,扑到地上,摸到了之前离他们最近的那个身体。

    冰冷的,但并不僵硬。

    他想要看清这个人的脸,但浓浓的雾绕在呼吸之间,他什么也看不清。

    “钉子在这里吗?”宁谷回过头,压着声音问,“你们有没有找过,有没有看看他在不在这里?”

    “太多了,根本不可能一个个看清,”李向低声说,“要走了,宁谷。”

    风声有了变化。

    单调的呼啸里裹进了别的声音。

    像是呼吸困难的人在奋力喘息,喉咙里拉扯着发出几丝声响。

    “走。”团长抓住宁谷的胳膊,把他拽了起来。

    “那最边缘的这些人,”宁谷踉跄了两步,“有没有检查过?”

    “钉子在这里失踪了,”团长凑到他眼前,沉着声音,“你是觉得他能在原住民手下活着,还是觉得他能从那边回来?不要去纠结已经没有意义的事!懂了吗?”

    风里的喘息猛地大了起来。

    “懂了。”宁谷咬着牙。

    团长扬手一压,气浪向四周推出:“走!”

    宁谷转身跟着团长和李向,往回狂奔。

    钉子如果没去边界,在舌湾里不可能活下来,肯定会死在原住民手里。

    钉子如果去了边界,也不可能活下来,只会成为填在那些金属棍之间的躯体里的一员。

    这就是钉子踏进舌湾之后两条路。

    没有第三条。

    宁谷用力奔跑着,团长在李向的防御间隙里不断释放攻击,四周不断传来低低的嘶吼,消失,又再次卷土重来。

    如果有第三条路呢。

    钉子发现了地库。

    团长他们赶到。

    黑雾里突然伸出了一只灰白的胳膊,细而长,破溃的皮肤似乎直接覆在骨骼上,冷光瓶下能看到皮肤上密布的细鳞。

    宁谷猛地一跃,在空中对着胳膊狠狠一脚蹬了过去。

    胳膊缩回了黑雾里。

    团长的攻击接上。

    “不要直接碰到他们。”李向喊了一声。

    “没碰到。”宁谷回答。

    要小心,安全地活着,只有这样才能知道钉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所有未知的答案。

    他不再寄希望于有一天会有谁给他一个解释。

    舌湾还是老样子,卷起的黑雾依旧仿佛一条舌头,不断地从舌湾深处探出,像是怪兽在不断地寻找着猎物。

    李向拉过宁谷,冷光瓶几乎贴到他身上,脸上,脖子上,手上,腰上,脚踝上……所有有可能裸露出来接触到原住民的位置都检查了一遍,最后又确定了一遍他的衣服没有破损,这才停了下来。

    “这几天都不要离开庇护所太远,”团长看着宁谷,“原住民已经被惊扰,金属坟场和垃圾场肯定都会出现更多,不安全。”

    “嗯。”宁谷应了一声。

    “你如果想住在老疯子那里,就住着,”团长说,“但是你要看住连川,不能在鬼城随意活动,这是交易条件之一。”

    “我怎么看得住他?”宁谷说,“他要想走,我眼睛眨一下他就不见了。”

    “有解决方案,”团长迈开步子往回走,“今天会有审判。”

    “审判?”宁谷愣了愣,“连川吗?审判什么?”

    “除了你和我们几个,”李向推了他一把,让他跟上团长,“所有旅行者都希望杀了他,死在鬣狗手下的旅行者不计其数,谁都希望能为那些同伴报仇。”

    宁谷没了声音,沉默地跟在团长身后快步走着。

    “如果要保他不死,”李向说,“就只能审判,拿出让所有人都接受的理由,给出让大家都觉得不会在鬼城被鬣狗威胁的办法。”

    “什么办法?”宁谷问。

    李向和团长都没有回答。

    回到疯叔的小屋时,连川已经没在躺椅上,而是站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个小铁罐子,正放在鼻子前闻着。

    “饿成这样了?”宁谷有些无语,“我去给你找点儿吃的吧。”

    “不用,”连川的手指在小铁罐上轻轻敲了一下,“这是疯叔的东西吗?”

    “是,”宁谷走过去,“你从哪儿翻出来的?”

    “没有翻,”连川说,“就掉在这里。”

    宁谷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翻了也没事,我感觉疯叔不会回来了……再说你在失途谷也偷过配给了,还是四盒……”

    连川转头看着他。

    “这个罐子怎么了?”宁谷迅速转移了话题。

    他其实进屋的时候就想把舌湾里看到的事告诉连川,但咬牙先忍下了。

    舌湾那一幕,给他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大,这种状态下他根本无法思考,他需要先冷静下来想清楚。

    能不能告诉连川?

    团长并没有交待不让他把舌湾的事告诉连川,但团长也肯定知道,以他的性格,多半是会说的,毕竟没有人肯再帮他找到钉子的下落,而连川是唯一的希望。

    但为什么没有交待?

    连川把小铁罐递到了他面前:“闻闻。”

    “臭了吗?”宁谷马上屏住了呼吸。

    连川没说话。

    宁谷试着闻了闻,没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确切说根本就没闻到任何味道,于是他低头把脸扣到了罐子上,吸了一口气。

    很淡。

    是以前疯叔屋子里经常有的味道,也是在失途谷闻到过的味道,锤子告诉他,这是茶叶的味道。

    “茶叶吗?”他问。

    “嗯,”连川又把罐子拿到自己鼻子下闻了闻,“他有茶叶?”

    “有吧,他有时候会煮点儿不让我喝也不让我看的水,”宁谷说,“应该就是茶叶,跟在失途谷闻到的那种一样。”

    “茶叶只是传说。”连川说。

    “传说?”宁谷没明白,“很难搞到是吧?锤子说有茶叶味道的水。”

    “是根本没有。”连川说。

    宁谷愣住了。

    无论是主城还是鬼城,都有很多传说,关于各种动物植物还有一些完全不在认知之内的东西。

    这些传说差不多都是各代主城流传下来的,一代一代,旧主城坍塌殆尽,新主城重生,却又会留下无数的蛛丝马迹,变成一个个传说,所以人人都觉得,出口是真实存在的。

    “那茶叶这东西,是哪代主城的呢?”宁谷拿着罐子用力闻着,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强行从疯叔手里抢一点儿,“一条扭线,还是三条扭?还是四角星……”

    “不知道,”连川说,“没有人知道主城有多少代。”

    宁谷拿着罐子愣了很长时间:“那现在的主城,是哪个城标?”

    “无穷符号。”连川说。

    “什么是无穷符号?”宁谷又问。

    连川刚要开口,他又摆了摆手:“算了我怕我听不懂你解释,总之就是一个表示无穷的符号,对吧。”

    “嗯。”连川应了一声。

    “主城野心很大啊,还想要无穷尽……”宁谷不屑地说,想了想又问,“以前那些城标呢,又代表什么?”

    “不知道。”连川说。

    “为什么会有四个我?”宁谷靠到墙边。

    “是五个。”连川说。

    “……对,”宁谷皱着眉,“那我算不算是传说,每代主城都会有一个长得跟我一样的人……那会不会别的人也是这样?还有五个你,五个疯叔……”

    “这个不是重点。”连川打断他。

    “重点是什么?”宁谷问。

    “只有你在画像里,”连川说,“四个宁谷,都在管理员传输车入口被画了下来。”

    “都是要去见管理员吗……所以管理员到底什么样?”宁谷盯着连川,“你这意思,应该是见过吧?”

    “不知道。”连川回答。

    “你知道什么?”宁谷有些无奈,“你好歹也是主城第一鬣狗,是参宿四,是什么前驱体,就这待遇?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是个武器,”连川说,“不过我可以猜。”

    “那你猜一个。”宁谷叹气。

    “那四幅画,除了你,没有人见过。”连川说。

    “嗯?”宁谷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被驱逐到鬼城是有阴谋的对吧?但是阴谋里没有把我弄回去这一条,如果他们知道我是第五个……”“还是有脑子的啊。”连川说。

    “没你的脑子多,”宁谷看了他一眼,“一会儿你要接受审判,用你的好脑子想想怎么办吧,要让旅行者放过鬣狗,还要让他们认为鬣狗活在鬼城是安全的……你肯定会遭罪。”

    “嗯。”连川很平静。

    “你习惯了是吧?”宁谷笑了笑。

    “嗯,”连川依旧平静地又补了一句,“你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呆着。”

    “为什么?”宁谷问出口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知道了,但是……会不会有点儿太不够意思了?好像我多怕事,而且万一他们太过头了,我还能拦一下。”

    “先自保,不用对我够意思。”连川说。

    宁谷的记忆里,鬼城没有过这么重大的审判,旅行者很自由,不服管,团长虽然威信很高,但也只是在严重的事件发生时才会插手。

    以前的审判都只能叫做“大家一起商量个结果”,比如宁谷15岁的时候,一个旅行者用能力误杀了一个普通旅行者,大家聚在一起,决定要怎么处置他。

    审判鬣狗,鬼城从未有过先例。

    连川被带走之后,宁谷在疯叔的小屋里坐着。

    坐了一会儿又站了起来,转了两圈又走出了门外。

    疯叔的小屋离庇护所很远,加上逆风,庇护所的动静这里完全听不到,但可以看到,钟楼的方向已经亮了起来,这是很多冷光瓶聚集在一起,还有人体打火机加成。三个庇护所的旅行者估计已经都挤在了钟楼附近。

    宁谷回了小屋,坐了一会儿还是有些不踏实,虽然他知道连川在主城那么多年经历的那些痛苦,根本不是鬼城能达到的级别。

    但现在连川是他能接近一切未知的最直接的希望,就算要自保,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他可以感受到连川的感受,他也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太了解旅行者对主城,对鬣狗的恨。

    万一达不成统一,哪怕是团长他们三个人一起,也不可能控制住那么多强能力的旅行者。

    虽然穿着疯叔留在小屋的黑色斗篷在人群的最外圈,哪怕是猫在屋顶上,也很难看清钟楼那边具体的情况,宁谷还是猫下了。

    就算看不清,也能听得见个大概。

    冷光瓶照亮的范围之外依旧是一片黑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钟楼,他可以在有情况之前逃离。

    “安静!”团长举了举手。

    因为看到了连川而群情激愤的旅行者们,用了很长时间都无法安静,别说这种场面,就是在主城碰到鬣狗需要安静保命的时候,他们也未必能做到每一个人都闭嘴。

    只能默认声音小了就是安静。

    团长在叫喊声停止嗡嗡声继续之后开口说了第二句话:“今天在场的同伴,要面对的是一个很难的选择,需要你们为了鬼城,选择忍耐。”

    “旅行者从不忍耐!”有人喊。

    “我们在鬼城生活这么多年,”团长说,“本身就是忍耐。”

    那人没了声音。

    “这个人,大家都知道了,是连川,”团长看着被捆住手脚站在钟楼前的连川,“他被主城驱逐……”

    “为什么不杀!”又一个声音响起,“今天站在这里,就是因为你们打算留下他!不用跟大家绕圈子,直说吧!”

    “那就直说,”团长挺直了背,提高声音,“这个人,是我们杀回主城,夺回故土的资本。”

    宁谷无法完全听清团长的话,但能看得出局面暂时能稳住。

    他稍微松了口气,想换个姿势,腿蹲得有些发麻了。

    手刚撑到屋顶打算坐下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手边有一双脚。

    震惊之下他先是往旁边猛地错开了一步,然后才抬头扫了一眼,发现这双脚的主人是林凡。

    “别跑,”林凡站在原地没动,“让人看到了,拿你撒气。”

    宁谷犹豫了一下,没有跑,只是看着林凡:“你怎么在这里?”

    “我负责巡逻,”林凡说,“以防有人制造麻烦。”

    “哦。”宁谷应了一声。

    “这里看不清。”林凡说。

    “我也不想看了,”宁谷站了起来,“我回疯叔那里去。”

    林凡拿出了个东西,递给他:“这个能看清。”

    宁谷接过来,是个望远镜。

    这东西挺稀罕的,团长也有一个,小时候他拿来玩过。

    以为能看很远,看到垃圾场,看到金属坟场,看到舌湾,看到远处他去不了的地方……

    结果发现,是自己太无知了。

    无论往哪个方向,看到的都只有黑色的雾,和雾里星星点点指引道路的冷光。

    现在用的话,钟楼那里聚集的冷光瓶,倒是能让他看清状况。

    不过宁谷并没有拿起来看,只是把望远镜又放回了林凡手上。

    林凡要巡逻本身就有点儿奇怪,他一直深居简出,平时日常事务都是团长和李向,他连门都不太出,巡逻更是不可能。

    就算是今天这样的场合,他巡逻是合理的,突然就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身边,也太奇怪。

    “我回去了。”宁谷转身。

    “不用担心,”林凡说,“我不会跟着你,也不会去老疯子那里监视你。”

    宁谷回过头。“群体控制不是从未有过,”林凡说,“但如果还有这之外的能力,不能轻易让人知道。”

    宁谷压着内心的震惊,没有说话。

    这种时候他就很羡慕无论面对什么都能毫无表情的连川。

    “我也不会知道。”林凡转身,悄无声息地跳下了屋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