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50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50

    黑铁荒原在燃烧。

    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从看不到尽头的荒原深处一路爆裂而来。

    仿佛来自深渊的烈火从裂缝中不断窜出,夹杂着熔化的金属,像末日庆典上一场精彩绝伦的焰火表演。

    比主城任何一次庆典日上的焰火都更震撼。

    “多久能把主城切成两半?”福禄看着远处的火光。

    “早呢。”九翼说。

    虽然能看清火焰,能听清爆裂,空气里的温度也明显上升,但这条裂缝一夜之间出现在黑铁荒原之后,就没有再向前推进,也没有变得更宽。

    像一个不完整的死亡预告。

    贴出了你必死的海报,却没有给出上演的日期。

    “宁谷会不会真的是救世主?”寿喜说,“他说主城分你一半,主城就真的要分成两半了。”

    “要哪一半呢?”福禄有些期待。

    “当然是失途谷这边的一半,!”寿喜说,“老大离开失途谷就死了。”

    “也不是就死了,”福禄蹦了蹦,“是会变成空气,像诗人那样。”

    “诗人是意识,”寿喜说,“看不见也摸不着。”

    “那就是齐航那样,”福禄说,“可以看见挺好,看不见太伤感了。”

    “老大,”寿喜凑到九翼身边,“你喜欢哪种?”

    九翼转过头看着他俩,过了好几秒才吼了一声:“我想活着!”

    “活着――”福禄寿喜一起跟着喊。

    谁不想活着呢。

    九翼的视线慢慢移向主城,看着因为火光的强烈对比而显得有些暗淡的光刺,如果有出口,那么光刺之下,都是可以活下去的人。

    无法离开的人,跟着这个无望的世界,坍塌熔化。

    谁不想活着呢,哪怕是放弃身体。

    活着对于九翼来说,要比主城那些人简单得多。

    我思,我想,我就是活着。

    “车怎么还不来。”九翼说。

    “鬼城会不会已经没了?”福禄说。

    “狞猫这几天还在附近吗?”九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在,”福禄说,“我去缺口的时候还碰到它了。”

    “它在缺口干什么?”九翼问。

    “挠耳朵。”福禄回答。

    “……除了挠耳朵呢?”九翼又问。

    “舔毛。”福禄回答。

    “你下去!”九翼吼。

    福禄寿喜和几个小蝙蝠一起从旁边的入口跑回了失途谷。

    狞猫也在观察黑铁荒原的变化,最近在失途谷黑铁荒原的几个出口经常能看到它,不过九翼没跟狞猫交流过。

    以前他只在庆典日才会到地面上来透透气,看看主城又衰败了多少,狞猫他一共也没见过几次,见到了肯定也是要跑的。

    现在连川不在主城了,见到狞猫也不用害怕了。

    九翼往主城的方向又看了看,站起来往出口走过去。

    失途谷才能给他安全感,庞大而狭小,热闹而冷清,每一个人都活着,每一个人都死了。

    踏实。

    “这几天裂口数据都没有变化?”陈部长看着屏幕。

    “没有,”春三抱着胳膊,手指在下巴上轻轻敲着,“地下监测也没有异常波动。”

    “参宿四那边呢?”陈部长问。

    “作训部今天一早已经切断了参宿四的数据传输,”春三看了他一眼,“不再跟我们共享了。”

    “晚了吧,”陈部长倒没有太多吃惊,“高层都已经知道了,参宿四精神力严重泄漏。”

    “也不准确,泄漏也得有个方向,漏到哪里去了?”春三笑了笑,“完全探测不到的泄漏不叫泄漏,叫消失,参宿四正在消失。”

    “怎么这么高兴的样子。”陈部长皱了皱眉。

    “没什么,”春三转身往门外走,“我出去走走,两天没有休息了。”

    “注意安全,”陈部长看着她,“带两个人。”“没关系,”春三回过头,又笑了笑,“谁知道我是谁呢?”

    陈部长叹了口气,扭头继续看着屏幕。

    春三是笑着走出城务厅大门的,她并不想表现得这么明显,但实在忍不住。

    她觉得陈部长应该能想到她为什么这么高兴,比起坍塌也许已经开始,连川可能已经获得了参宿四的精神力,能让她忘却一切绝望。

    巨大的裂口出现在黑铁荒原上的那一刻,无论是不是预示着距离最后一天已经进入倒计时,对于主城来说,都是坍塌的开始。

    因为旅行者冲击而被大规模破坏的c区屏障,完全失去了作用。

    主城还能控制的地区,只剩下了ab两区,所有的武力都集中在了a区的各个路口,而b区之外,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

    人们在绝望里爆发出的生命力比任何时候都要强。

    那些平时见到巡逻队就会拉上窗帘的人们,正在b区以外肆意享受“最后的日子”。

    “走不走?”李梁站在已经被砸碎了的吧台前,看着光光,“我和路千把你先送回去。”

    “不走,”光光靠着墙,歪了歪头,“我为什么要走?”

    “太危险了,”李梁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旅行者就会来,到时只会更混乱,城卫驻点的人数已经不到从前一半,巡逻队也放弃b区以外了,旅行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然后呢?”光光问,“按这个速度,过不了多久,b区也会守不住,最后是a区,城务厅,内防,作训部……还能退到哪里去?”

    李梁看着她,没有说话。

    “为什么这么担心我?”光光也看着李梁,“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也不是,只是有好感,咱们认识很久了,”李梁说,“但是到喜欢的程度还需要时间。”

    “哦?”光光笑了。

    “所以你要不要试一下活得久一点?”李梁说。

    “不,”光光走了过来,胳膊撑着只剩了半边的吧台,“我只要知道未来的某一天,有一个人会喜欢我,就可以了,我想活着,但更想自由地死掉,我有足够的勇气去享受我所有的经历。”

    李梁过了很长时间才开口:“清理队现在每天会有两次c区的任务,我会过来看你。”

    “如果我没有死,就在这里。”光光点点头。

    李梁走出光光的娱乐店,路千跨着a01在门外等着他,武器全部处于开启状态。

    街上的景色都已经变了样子,时常会给人一种身处区边缘的错觉,人们对鬣狗的仇恨变成了无惧死亡的勇气,他们经常会遇到袭击。

    失途谷出口的城卫已经撤防,蝙蝠的自制武器可以轻易流入主城,杀伤力还不小。

    “你是不是留了武器给光光?”路千问。

    李梁看了他一眼。

    “龙彪昨天清库的时候发现我们俩的武器少了一件,”路千说,“是非绑定装备。”

    “你怎么跟他说的?”李梁跨上自己的车。

    “忘记报备任务损耗了。”路千说。

    “哪次任务的损耗?”李梁问。

    “龙彪说他去录入。”路千说。

    李梁笑了笑没说话。

    “都没意义了,不是么,”路千说,“是真还是假。”

    “我们还有任务,”李梁戴好护镜,接收了任务信息,“区8,非法闯入,这些是真的,出发。”

    “是。”路千回答。

    宁谷坐在地上,低着头背对着连川,拨开头发:“能看到吗?”

    “看到了。”连川看着他后脑勺上的那条小伤口,整齐的切口,除非磕在刀上,否则不会这么平整。

    “我一直想知道我是谁,我父母是谁,在哪里,”宁谷声音很低,“团长他们对我那么好,虽然也会惩罚我……但是从来也没有真的对我怎么样,我一直觉得,我的父母,一定是很厉害的旅行者,很重要的人……”

    连川看着他的伤口,听着他说。

    “但是团长说,”宁谷轻轻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婴儿,一个旅行者从黑铁荒原上捡回来的婴儿。”

    宁谷转过头看着他:“我,只是一个弃婴,可能只是一个不能在主城存在的非法出生。”

    “不是。”连川回答。

    “嗯?”宁谷看着他。

    “你是旅行者,”连川说,“你的能力不仅仅来自齐航的碎片,你有自己的能力,非法出生里不会有这样的能力。”

    “你确定吗?”宁谷问。“确定,”连川看了他一眼,“我清理过很多,回收非法出生时都会检查信息。”

    “我都快忘了……你以前是杀人如麻的鬣狗。”宁谷说。

    “齐航的能力是精神力伤害,绝对不可能唤醒参宿四,”连川说,“你可以控制。”

    宁谷看着他。

    “还需要我说吗?”连川说。

    “说。”宁谷说。

    “以后不要感叹我话为什么这么多,”连川说,“我的话多少取决于听的人脑子有多少。”

    “我没那东西。”宁谷说。

    “你是旅行者的后代,”连川说,“你有你父母的能力。”

    “群体控制么,”宁谷低声说,“我听说过有,林凡刚才也提了,但是……那人早就失踪了,我出生之前,只有他的传说,锤子提到过,他们叫他e,我不可能是他的孩子。”

    连川沉默了很长时间,似乎是在思考,但看不出来。

    “你是不是不舒服?”宁谷问,“药是不是没用?”

    “鬼城的医疗室,有没有保存设备?”连川问,“休眠之类的。”

    “……你想说e被藏起来了?休眠?”宁谷震惊。

    “我想说的是你,”连川看着他,“一个合适的身体,能够承受齐航碎片的身体,休眠等待找到碎片的那一天。”

    “你闭嘴。”宁谷说。

    连川没再说话,靠回了躺椅里。

    “你是想说这件事不是团长,而是我父母的决定?”宁谷声音抖得厉害,“你想说我父母在生下我的时候就决定了用我来存放齐航的碎片?”

    “可能是我想多了。”连川说。

    “你到底有没有感情?”宁谷猛地凑到他面前,压着声音吼着,“你跟我说出这种猜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听到是什么感受?啊?连川?你是不是人啊?是不是啊!”

    “我不在乎。”连川看着他。

    “不在乎什么?”宁谷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我是不是人,我不在乎,”连川说,“我可以接受我经历的一切,因为没有另一种选择,选错不一定会死,犹豫才会没命。”

    “我听不懂!”宁谷吼。

    “不要纠结这些,”连川说,“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决定你的路,没有为什么。”

    “我是谁?”宁谷看着他,“我是谁?你告诉我,我是谁?”

    “你就是你,”连川戳了戳他胸口,“你看到的是你,你听到的是你,你记得的是你,你经历过的是你,你活着就是你。”

    宁谷盯着他。

    “跟别人不一样的那个,就是你,”连川说,“我是谁?前驱实验体?连川?参宿四?都不是我,也都是我。”

    宁谷还是盯着他。

    “你能在这里想这么多,”连川闭上眼睛,“就是因为你是你。”

    “没有人能决定我的路。”宁谷说。

    连川没说话。

    宁谷也没再说话。

    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宁谷皱着眉啧了一声。

    连川睁开了眼睛。

    “你说,我不会……”宁谷有些犹豫,“比疯叔还老吧?”

    “你不会真的是蝙蝠吧?”连川说。

    “你什么意思?”宁谷立刻瞪着他。

    “疯叔比团长都大,”连川说,“你就算跟疯叔一样大,团长在娘胎里让你休眠吗?”

    “……哦。”宁谷点了点头。

    “我不想说话了。”连川说。

    “你可以不说。”宁谷说。

    “你用用脑子。”连川说。

    “你不是说不想说话了吗?”宁谷躺到了地上。

    连川没再出声。

    “连狗我问你,”宁谷躺了一会儿又偏过头看着连川,“你那些伤怎么回事?药应该是有用的,但是为什么有些好了,有些没好呢?”

    连川不说话。

    “哎,”宁谷坐了起来,“哎。”

    “那是参宿四的攻击窗口,可以恢复一些,但是没有办法完全好。”连川说。

    宁谷脑子里闪过梦里看到的那个怪物,叹了口气之后又躺回了地上。

    “没事。”连川说。

    “习惯了是吗?”宁谷问。

    “嗯。”连川闭上眼睛。

    “你就在这里休息着,我晚些想去找疯叔,”宁谷说,“他为什么会混在地库的那些旅行者里?他会不会知道钉子在哪里?他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别的?”

    “等我恢复一些。”连川说。

    “你不用陪我,”宁谷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我可以不纠结我是谁,但无论是谁,可以安排我生,不能安排我死,我要弄清怎么才能活下去。”

    “嗯。”连川应了一声。

    “我是救世主。”宁谷说。

    “……嗯。”连川睁开了眼睛,这个过于自信的结论让他忍不住想要看看宁谷现在的表情。

    “给你看个东西,”宁谷看上去很严肃,伸手在靴子内侧的小兜里摸了摸,“我在失途谷拿的。”

    “偷的。”连川说。

    宁谷看着他:“怎么着?”

    “是什么?”连川问。

    宁谷把一颗金属小珠子放在手心里,伸到了他面前:“那个黄花眼蝙蝠说这东西只有救世主能打开,我一捏就开了。”

    连川拿起小珠子仔细看了看:“这上面有东西。”

    “厉害,”宁谷说,“我很长时间才发现有东西,是小圆点,有些大有些小,一组一组,排列顺序是一样的。”

    连川拿过旁边的冷光瓶,凑近了仔细看着。

    “你见过吗?”宁谷问。

    “像是密码。”连川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