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53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53

    从来没有人想过,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人们为什么这样活着,这些都是不需要思考的“真”。

    连川有记忆起就知道,这世界有一天会坍塌,会毁灭,黑雾之外是虚无。

    bug要清理,冗余要清理,非法出生要回收,变异要回收,旅行者要摧毁,蝙蝠要摧毁,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要重置记忆……

    在他手下消失的人有多少,他不知道。

    抹掉的记忆有多少,没有人知道。

    一切也都不需要知道。

    因为鬣狗就是这样活着。

    无论是主城,鬼城,还是失途谷,领导者或者平民,旅行者或者蝙蝠,实验体或者原住民,消失了的身体,留存着的意识……

    一切都是这样。

    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就是这样。

    不需要理由。

    而坍塌开始了。

    除了脚下的地面,所有的理所应当,所有的“就是这样”,都跟着开始一同坍塌。

    连川一向不去纠结“我是谁”,我是谁都可以,我是谁都没关系,我只需要明白我是我。

    但他活着的二十多年,没有一天不在承受痛苦,没有一天能摆脱恐惧,他用战无不胜证明自己无可取代,他用痛苦和恐惧保持清醒,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活下去。

    他问过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要这样才能活下去。

    为什么?

    谁安排了这一切。

    谁拿着走马灯。

    谁转动着走马灯。

    谁决定转还是停,开始还是结束。

    连川感觉有人撞在了自己后背上,又很快弹开了。

    他收回思绪,回头看了一眼。

    宁谷坐在他身后,搓了搓脸,一脸疲倦。

    “回庇护所吗?”连川问。

    “疯叔,”宁谷看了看旁边低着头的疯叔,“你要留在这里吗?”

    “留在哪里?”疯叔问。

    “这里,”宁谷看了看四周,“这里已经不是舌湾了吧?”

    “这里快到北边的边界了。”疯叔说。

    “你去过吗?边界。”宁谷问。

    “去过,”疯叔抬起头,“什么都没有,出口不在边界,边界之外什么都没有,一片空。”“那你要留在这里吗?”宁谷又问了一遍。

    “我要留在这里了,”疯叔说,声音一点一点地低下去,“留在这一幅画里,跟着走马灯,转到那一面去看看。”

    宁谷听得似懂非懂,他其实是想让疯叔跟他一起回庇护所,但听疯叔的意思,他没有这个打算,他也没有再强行劝,旅行者都是自由的。

    “我要带走钉子,”宁谷又看着老鬼,“这些……旅行者,你打算怎么办?”

    “就放在这里,”老鬼说,“不会有人再伤害他们。”

    “团长他们不会找到这里吗?”宁谷问,“他们如果要用……”

    “这里才多少材料,”老鬼笑了起来,“这里哪够他的军队?”

    宁谷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些是没有用完的,他不会再冒险到浓雾里来找,”老鬼收了笑容,慢慢转脸看着他,“团长是个行动派,果断,专注,坚定,他要做的事,一定会做成……”

    “他已经有军队了?”宁谷问。

    “你会看到的,”老鬼说,“你最终也会选择跟他一样的路。”

    “没有人能帮我决定。”宁谷说。

    “你心里已经想好了。”老鬼说。

    “是,”宁谷走到钉子身边,拉着他的胳膊把他背了起来,“我已经想好了。”

    “选了什么?”老鬼问。

    宁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选了什么?”疯叔也问。

    “我要砍掉那只手。”宁谷背着钉子往来时的方向走过去。

    “什么手?”疯叔愣愣。

    “拿着走马灯的那只手。”宁谷说。

    翻过原住民堆的那座桥,走了一段路之后,宁谷停下了,看了一眼在他旁边的连川。

    “我拉不动两个人。”连川说。

    “我知道,”宁谷说,“我是想问你,认识回去的路吗?”

    “你不认识?”连川很无语。

    “不太确定,”宁谷说,“过来的时候我也没注意路。”

    “走吧。”连川往前继续走。

    “附近有感染者吗?”宁谷问,疯叔把那些被实验体感染了的原住民叫做感染者。

    “没有,”连川说,“现在老鬼已经让原住民绝对避免跟他们接触,感染者只会越来越少。”

    “你说,庇护所以外的地方,那么多原住民,还有感染者,”宁谷皱着眉,“如果团长已经有了军队,藏在哪里?”

    “地下,”连川说,“如果原住民真的是上个世界适应环境活下来的人,那他们之前住在哪里?房子呢?”

    “地下?”宁谷看着他。

    “地库有很多层,”连川说,“庇护所那么多旅行者,也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地下建筑,对吗?”

    “你是想说……地库是原住民的?”宁谷有些吃惊。

    “他们曾经住在地下,适应环境之后离开……如果是这样,”连川说,“那就还会有更多的地库。”

    “可是在哪里呢?”宁谷把钉子往上托了托,他以前从来没背过钉子,不知道钉子比看上去的要重不少。

    “没有或者很少有原住民,距离庇护所不是特别远但是旅行者一般不会去,”连川说,“既要安全不被发现,又要能在最短时间到达车来的地方……”

    “金属坟场。”这是宁谷的第一反应,“但我和钉子总去金属坟场和垃圾场找东西,没有发现有什么能往地下去的地方,而且那里已经有裂缝了,如果有军队在下面……”

    “团长弄这些,是为了旅行者,”连川说,“他不会浪费材料,那些材料是一个一个的旅行者,是他的同伴,不是么?”

    “直接说。”宁谷有些着急。

    “裂缝来的时候,他最先去的是材料库,是什么让他放弃了材料?”连川转脸扫了他一眼,“是有更重要的事排在了前头,他要转移他的军队,因为金属坟场下面的地库可能被破坏了。”

    宁谷好半天才开口说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连川说。

    “猜的你说得这么肯定?”宁谷说。

    “因为我觉得我猜对了。”连川说。

    从金属坟场中间穿过,把整个金属坟场一分为二的那条裂缝,还在不断窜出电光,跟之前看到的一样。

    没有办法接近,也就无法确定连川的那些猜测对不对,但宁谷第一次对金属坟场里那些奇怪的机器产生了怀疑。

    他一直以来都想知道黑雾外面是什么,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些没有来处的从未见过的机器,除了主城扔过来的,就只能是黑雾外面来的。

    现在再看到这些东西,他突然觉得老鬼说的那些,的确是真的。

    这些机器,是曾经的原住民的。

    距离疯叔的小屋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宁谷看到了面向狂风站在路中间的团长。

    他犹豫了几秒,还是背着钉子迎着团长走了过去。

    “你去了哪里?”团长问。

    “北边。”宁谷回答。

    “跟老鬼去的吗?”团长又问。

    “嗯。”宁谷应了一声,没有说出疯叔。

    “也许有人能在毁灭之后活下去,”团长看着他,“但要经历多久的苦难,承受多大的痛苦,才能从一个人,变成那样的原住民?”

    宁谷没有说话。

    “活着不是唯一的选择,”团长说,“活着是最后的选择,找到出口,找到新世界,让尽可能多的人,舒服地活下去,才是更好的选择。”

    宁谷已经能明白团长的想法。

    去找新的世界,带着一部分旅行者。

    回到疯叔的小屋,宁谷在地上垫了些衣服,把钉子放在了墙边。

    “主城也在找出口对吗?”他摘掉钉子脸上的护镜,把护镜塞到了他衣服里。

    “嗯。”连川坐到了躺椅上。

    “如果有出口,也不可能带上主城所有的人对吗?”宁谷问,“更不可能带上旅行者,带上蝙蝠。”

    “谁也不知道真的有出口,会碰上什么样的事。”连川说。

    “所以团长需要军队,”宁谷说,“不光是要跟主城抢,还要在新的世界里抢出一片活路来。”

    “是。”连川说。

    宁谷没再说话,他无法想象,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会变成什么样。

    所有人都想要活下去,而很多人会为了活下去而死。

    团长和李向选择了这一条路。

    老鬼选择了他认为可以避免这种争斗的另一条路。

    而林凡……宁谷觉得他还想要找到第三条路。

    “今天的风比前几天都大。”连川在躺椅上闭着眼睛。

    “是吗?”宁谷站了起来,走到门边,站在了门缝前。

    从门缝里刮进来的风,带着黑色的波纹,吹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车快来了。”他说。

    “我要回主城。”连川说。

    宁谷转头看着他:“回去干什么?”

    “找管理员。”连川说。

    “他们根本不可能让你再接近城务厅,”宁谷说,“你现在没有武器,没有制服,脖子上还有个限制器,就算林凡不启动那个黑圈,你现在也很难对抗主城的火力吧?我的能力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用得上……”

    “不去城务厅,”连川说,“去失途谷。”

    “去失途谷?”宁谷愣了,“去失途谷怎么找管理员?”

    “诗人,”连川说,“主城不可能对失途谷没有监控,特别是齐航的精神力也在失途谷。”

    “你想通过诗人跟管理员联系?”宁谷走到了他旁边,“可能吗?”

    “只需要让春姨知道诗人醒了,”连川说,“她就能明白。”

    “春姨是谁?”宁谷问。

    “春三,”连川睁开了眼睛,“把我养大的人,雷豫的妻子。”

    “就像团长跟我一样对吗?”宁谷还是第一次听到连川说起自己的私事。

    “嗯。”连川点点头。

    宁谷突然很好奇,他坐到了躺椅扶手上,看着连川:“她对你好吗?”

    “很好。”连川说。“那那个雷豫呢?对你好吗?是干什么的?”宁谷又问。

    “雷豫是清理队的队长,”连川看着他,“对我也挺好的。”

    宁谷很吃惊:“你是清理队队长和他老婆养大的?”

    “嗯。”连川应着。

    “那……你那些训练,参宿四的那些训练,你的那些……”宁谷看着他,“他们知道吗?”

    “知道。”连川说。

    宁谷震惊地半天都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往前凑了凑:“他们真的对你挺好?”

    “在能力范围之内,”连川说,“每个人都有必须要做的事,必须承受的痛苦,必须接受的现实。”

    “没有为什么,世界本来就如此,对吧?”宁谷说。

    “嗯,”连川看着他,“以前就是这样。”

    “那现在呢?”宁谷马上问。

    “你现在呢?”连川反问。

    “我已经说了吧?”宁谷莫名有些得意。

    “对,救世主。”连川说。

    “在呢,”宁谷一挑眉毛,“什么事?”

    “你坐在我手上了。”连川说。

    “嗯?”宁谷愣了一秒,蹭一下蹦了起来,发现连川的手是放在躺椅扶手上的,自己一直坐在他手上,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你怎么不说啊?压到伤口了吗?”

    “没。”连川说。

    宁谷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你是不是从来不跟人聊天儿?”

    “聊什么?”连川问。

    “瞎聊啊,”宁谷坐到了地上,看了一眼钉子,“我跟钉子,平时总一块儿出去玩,找小玩意儿,累了就找个地方歇着,聊天。”

    “聊什么?”连川又问。

    “说了就是瞎聊,没有什么内容,”宁谷看了他一眼,“来,你别在椅子上躺着,这个姿势没法聊。”

    连川起身,坐到了他旁边的地上。

    “靠着吧。”宁谷靠在了身后的墙上。

    连川也往后一靠。

    “你想他们吗?”宁谷问。

    “谁?”连川问。

    “春三和雷豫,”宁谷说,“我去主城的时候,就会很想团长,还有钉子。”

    连川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才说:“会想。”

    “你小的时候他们带你出去玩吗?”宁谷偏过头看着他,“我小的时候,团长会带我玩,他还给我做过一个小车,后来被我骑坏了。”

    “会。”连川说。

    宁谷等了半天,发现连川这一个字已经说完了,他叹了口气:“就没了?”

    “我记不清了。”连川说。

    宁谷突然反应过来,连川小时候,可能……他并不愿意回忆,顿时感觉自己聊这个话题有点儿不合适。

    “那个,”宁谷有些尴尬,又不知道该怎么换个话题,毕竟是他拉着连川非得教他聊天,聊起来了才发现连川根本不合适闲聊,“要不你躺回去吧。”

    “什么样的小车?”连川突然问。

    宁谷好几秒才弄明白他在说什么,赶紧连比带划:“三个轮子的,用铁条做的,轮子也是铁的,用脚在地上刨就可以往前走了,就是跑起来太颠了,一说话就咬舌头。”

    连川没说话。

    宁谷正想问他是不是没听明白,连川突然笑了起来。

    而且笑得停不下来。

    笑了好一会儿,连川才转头看着他:“主城也有这种玩具小车,不过不会咬舌头。”“哎,”宁谷震惊地看着他,“连川你笑起来比不笑好看多了。”

    “有空我照照镜子对比一下。”连川说。

    宁谷笑了起来:“我有镜子,从范吕那儿拿的。”

    “偷的。”连川说。

    “拿的!”宁谷瞪了他一眼,想想又笑了,“行吧就是偷的。”

    镜子不知道塞在哪里了,宁谷在自己那个小皮兜里翻了半天。

    “要不你用这个铁片……”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划破鬼城上空的一阵鸣笛声打断了。

    高亢而圆润,寂寞里带着空灵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

    “车来了!”宁谷猛地转过头。

    却看到靠坐在墙边的连川滑倒在了地上,脖子上戴着的黑圈像是燃起了黑色的火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