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56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56

    连川脖子后面的限制器,设计非常恶毒,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取出来,都会触发自毁装置。

    主城对连川的控制,恐怕比找到出口都更执着。

    “总之就是不能离开他的身体对吗?”宁谷问。

    “是的。”林凡点头。

    “你有没有骗我?”宁谷盯着林凡。

    “这次没有。”林凡说。

    “哪次有?”宁谷马上追问。

    “不重要了,”林凡说,“对于现在的你来说,都是不重要的事了。”

    “没关系,”宁谷说,“我都会知道的。”

    团长慢慢走到连川旁边:“如果你回主城的时候,这个限制器还在身上,很难顺利到达失途谷吧?那一段距离不近,足够主城做够埋伏。”

    “是。”连川回答。

    “参宿四呢?”团长问。

    “也受影响,而且参宿四是单体攻击武器,最快的速度,最精准的命中,最强的杀伤,但没有防御,只要他们人数足够多,参宿四也未必保证能逃掉,很难对抗,”连川说,“所以主城才想要无数个参宿四,一个远远不够。”

    宁谷看着连川,用“武器”这个词来描述自己的另一个形态时,连川自然得没一丝不适,他听着有些难受。

    “所以你需要旅行者帮忙。”团长说。

    “主城并不团结,管理员不干涉各种内斗。”连川停了停,看了一眼旁边放着的一瓶水。

    “这次跟车过来的只有城卫和实验体,”团长想了想,“会过来就说明主城坐不住了,应该是跟这边一样,有裂缝了……但过来的只有城卫……”

    “想确定参宿四的情况,清理队才是最佳人选,”连川说,“清理队机动和应变能力最强,其次是治安和巡逻队。”

    “城卫都是大面积重型装备,平时战斗有掩体,自身安全装置也不需要最好的,”林凡拿起了那瓶水,放到了旁边宁谷的手里,“清理队跟主城早就不是一条心了,现在看来,是四分五裂。”

    “我不喝。”宁谷拿着水。

    “让你给他。”林凡说。

    宁谷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水打开了,还闻了闻,起身走到连川面前,把水递给了他。

    “你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团长皱着眉,“一瓶水还要闻,能闻出什么来,臭了吗!”

    “……他讲究啊,”宁谷说,“别人喝过的他就不喝了。”

    “没。”连川接过水,扬头喝掉了半瓶。

    宁谷瞪着他:“你没?”

    “回主城的时候,会来堵截的,可能也只有城卫和实验体。”连川没回答宁谷,说完又把剩下的半瓶水喝掉了。

    宁谷只得坐回旁边的椅子上。

    “你想让旅行者怎么帮你?”李向问。

    “宁谷能在一开始废掉城卫几秒,对手就只有实验体,参宿四能够清掉一部分,需要有旅行者帮忙防御和攻击,”连川停顿了一下,看着他们,“但那样的情况下,参宿四只能带得走一个人。”

    屋里的几个人都沉默了。

    “剩下的旅行者需要自己逃,”团长说,“或者死。”

    “是。”连川说。

    “能往哪里逃?”宁谷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都围死了怎么逃?”

    “轨道两头的黑雾里,”连川说,“城卫不会追进去,他们不像旅行者,一直生活在黑雾里,主城没有雾,他们对黑雾有天生的恐惧。”

    “那实验体呢?”宁谷问,“它们不是人。”

    “实验体应该是ez,最早的成品,我有过回收任务,但是记不清,大概记忆被重置过,”连川说,“这东西需要激活,稳定性极差,所以使用的时候需要有自毁装置……剩下的人要撑到它们失控或者自毁。”

    “躲进去撑到ez完蛋他们就能活吗?”宁谷问,“等到下一趟车回鬼城?那饿也饿死了!”

    “你跟九翼有交易,”连川看着他,“蝙蝠去救,他们知道黑雾里什么地方能进城。”

    “……你把那个交易当真了?”宁谷愣住了,“还是你觉得九翼当真了?”

    “他脑子都不要了只为了活,”连川说,“主城防着失途谷,他要站队只能站在旅行者这边。”

    对九翼的描述虽然是事实,但宁谷听着还是有些诡异。

    “清理队呢?”团长问。

    “清理队在,全都能活,”连川说,“但现在只能考虑‘一定’,不能考虑‘如果’。”

    “要是你回去了,跑了,或者打听不到出口的信息,”团长说,“这些旅行者,就是白死了。”

    “是。”连川说,“所以要把情况都说清,自愿。”

    离开治疗所的时候,宁谷感觉自己的脚步比平时要重得多,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心情沉重。

    “你想说什么?”连川先开了口。

    这让宁谷挺意外的,他以为连川之前已经说了那么多,按连川的习惯,就算已经解释清了。

    当然,再说就是因为对方脑子不够还需要进一步说明。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问你为什么这么冷血,”宁谷说,“让旅行者自愿去送死。”

    “嗯。”连川应了一声。

    “我不知道,”宁谷叹了口气,“你要是问我,我可能不会同意。”

    “我不会问你。”连川说。

    “团长为了出口,已经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宁谷说,“你是觉得他会同意,才去问的他。”

    “嗯,”连川看了他一眼。

    “你选择了吗?”宁谷问,“去找出口。”

    “救世主说要砍掉那只手,”连川说,“也许找到出口才能找到那只手。”

    宁谷猛地转过头。

    “除了活着,我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连川说,“如果你有,就做。”

    帮助连川和宁谷去失途谷,如果放在今天之前,不会有人同意,甚至还会愤怒。

    但今天在上车点的那一战,无论起因是什么,在旅行者看来,连川站在了鬼城这一边。

    你帮了我们,我们自然也会帮你。

    至于可能有去无回这一点,不在旅行者的考虑之内。

    他们每一次主城之旅,都可能有去无回。

    十个旅行者。

    人并不多。

    连川拒绝了更多人的加入。

    也否定了团长和李向想要一起去的想法。

    毕竟不像以前去主城,这一次所有人都知道,城卫的怪物们,就堵在车门外面,从车停下的那一秒开始,死亡就已经悬在了头顶。

    人够了就行,能活着就尽量活着。

    而无论选择哪条路,无论选择怎么活,都需要有人带领。

    十个人里,四个防御五个攻击。

    还有一个是完全没有行动能力的老人,永远都坐在三号庇护所一个小屋门前。

    团长唯一一个点了名希望他能去的旅行者。

    而他也完全没有犹豫地同意了。

    宁谷也是这时才知道,老人有一个对于旅行者来说非常鸡肋的能力。

    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让一部分人进入屏蔽状态,而且好几天时间里只能激发出一次,还因为他无法行走,被屏蔽的人只能呆在他四周。

    对于旅行者来说,这个能力完全没有意义,这能力在他这一辈子都没派上过任何用处。

    但对于这次行动,却有着谁也比不了的优势,能让连川抢到先机。

    车来的时候,听到悠远的鸣笛声,宁谷第一次没有兴奋的感觉。

    跳进车厢的时候他都没有回头看看身后站着的团长和旅行者。

    车开始向前无声地滑行时,车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尖啸声。

    车上的人想都没想地立刻也扬起手发出了尖啸。

    这是每一次他们主城之旅开始时都会听到的,熟悉的声音。

    宁谷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些人,每一个他都认识,有些说过话,有些打过架,这次之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找不找得到出口,都要让主城知道,”一个旅行者开了口,“我们不是想赶就能赶走,想压就能压得住的。”

    大家一边跺着脚一边用叫喊声表示响应。

    “宁谷攻击开始你们就冲下车,”连川在他们兴奋的叫声间隙里说,“攻击结束马上退,一秒都不要耽误。”

    “一共就三秒。”有人说。

    “ez速度很快,三秒足够它们冲过来,”连川说,“挡住第一波就够。”

    “行。”大家点头。

    “不要送死。”连川又补充了一句,这句他本来不想说,但旅行者过于不在乎生死让他有些不放心。

    车厢里爆发出一阵放肆的笑声。

    金光从宁谷指尖猛地铺出,速度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快。

    旅行者们跟着光冲出了车厢,防御撑出,怪物同时逼到了眼前。

    连川拉起宁谷,从上方跃出,参宿四的尖椎带出一片黑色光影,被撕碎的怪物被甩向身后。

    四周是静谧的黑暗,宁谷默默地数着,一,二……攻击,防……

    退。

    该退了。

    他猛地抬起眼睛,看到了一片死寂中前方晃动着的影子。

    是旅行者,被怪物团团围住的旅行者。

    快退!

    退!

    “快退――”宁谷吼了一声,猛地一扬手。

    连川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三道暗银色的划痕在空中突然出现。

    像是有人挥动利刃,所经之处,ez被瞬间切碎。

    宁谷再次扬手。

    三道暗银色再次闪过。

    旅行者撑出了防御,开始向车头方向的黑雾里撤退。

    城卫武器的红光也在这时从四周亮起。

    连川猛蹬一脚,从红光中穿过,身后炸出一片碎屑。

    再往前一次,就能离开城卫武器的射程,接下去就算再有追击,参宿四的速度也足够保证他带着宁谷到达失途谷最近的出口。

    前方上空突然闪了几下白光。

    在连川判断出这不是武器攻击的同时,春三的投影画面出现在了空中。

    陈部长的办公室。

    春三坐在椅子上,身边两个城卫已经启动的武器对着她。

    你是武器。

    你是鬣狗。

    你听不见那些痛恨的叫骂,也看不到那些绝望的眼神。

    你不知道那些消失在你枪口之下的人是谁。

    他们从未存在过……

    而当春三带着微笑的脸出现在眼前时,连川才突然发现,自己二十多年忽略一切只为活着建立起来的所有防线,竟然也并不是坚不可摧。

    那些被强行压在最深处的回忆,一旦翻起,竟然依旧色彩鲜明。

    连川知道不能停。

    一切威胁我生命的可能都是必然。

    选错了不会死,犹豫才会死。

    但。

    一束红色的光击中了参宿四的右肩。

    他抓着宁谷的手猛地一晃。

    “你要活着。”春三开口,声音有些断续,却依旧清晰。

    活着。

    到底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活下去?

    第二波红光向他射来的时候,宁谷猛地一扬手,红光被暗银色切成了几段,但参宿四的腿还是再次被击中。

    “他还是有感情的,”陈飞看着屏幕,声音里突然带上了怅然,“我看着他长大,却一直没有发现。”

    “连川!”春三对着前方吼了一声,“活着!”

    这两个字对于连川来说无比残酷,带着无可回避的痛苦贯穿一生,但也只有这两个字,能让连川从犹豫中惊醒,活着是刻在他身体里的本能。

    一道蓝光突然从屏幕上闪过。

    接着是一片。

    空中春三的影像瞬间消失在一片密集的蓝色光芒里。

    “参宿四!”宁谷吼了一声,“你要死了!还击!”

    连川猛地转过了身,把宁谷往蓝光发出的方向甩了出去,接着冲向了路边一段残壁,一拳击碎了墙后的城卫。

    “到达任务地点,”雷豫的a01第一时间冲进了城卫的火力范围里,“任务目标,带走参宿四和宁谷。”“连川真的是参宿四……”龙彪跟在他身后,一把抄起了宁谷,把他扔到了旁边李梁的车上,“带他去失途谷!”

    “春姨呢!”李梁问。

    “她在看。”雷豫一抬手,一片蓝光所到之处,溅起了无数碎屑。

    清理队的武器第一次全体开启了摧毁模式。

    “我没看花眼吧?”陈飞转头看着春三,“清理队?”

    “我丈夫,”春三冲他笑了笑,“永远不会让我失望。”

    “带她回房间,”陈飞一挥手,“帮我接通城卫指控官。”

    鬣狗虽然是主城最见不得光的队伍,但正因为干的都是脏活儿,装备和人员素质,是全主城最强的。

    几十辆a01冲到城卫上空时,蓝光交织出的火力网几乎在一分钟之内就把城卫死死压在了地面。

    “先废武器!”龙彪吼了一声,“把他们的炮先弄哑了!”

    几辆a01立刻靠了过来,跟在他身后形成了一个三角,向前压了过去。

    “参宿四,”雷豫的车悬停在了连川面前,“去失途谷。”

    “还有十个旅行者。”连川看着他,手臂上的尖椎闪着寒光。“交给我们。”雷豫说,“陈飞已经看到宁谷的能力了,不要让他们在路上拦截。”

    连川向失途谷方向冲了出去。

    “去哪儿?”宁谷抓着开着的鬣狗的衣服,“我能帮忙打!回头!回去!”

    “清理队全体出动,”鬣狗说,“没有救不出来的人。”

    “你叫什么?”宁谷问。

    “李梁。”鬣狗回答。

    “李梁!回去!”宁谷喊,“我还有同伴在!”

    “他们能救下你同伴!”李梁也喊着回答。

    看到一群蝙蝠在十几个黑戒的带领下从前方的屋顶上跃过的时候,宁谷非常震惊,连川居然说对了,九翼果然站在了鬼城这边。“大哥!大哥!黑戒大哥们!”宁谷吼了起来,抓着李梁的肩膀用力晃着,“带旅行者进主城!”

    “你不要晃我!”李梁也吼。

    “前面!”宁谷转过头看到前方墙后有隐隐的红光,他想也没想,狠狠对着那边挥了一下胳膊。

    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脱离唤醒参宿四时的死黑状态的,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攻击能力又是怎么出来的,甚至也不能确定这一下还能不能起作用。

    但墙后的红色消失了。

    “宁谷!”有人喊。

    宁谷看过去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九翼身边的小蝙蝠福禄。

    因为福禄的腿被他踩断过,他记得非常清楚。

    但扛着重型机枪的福禄看上去还是很让他震惊,都怕福禄的腿会被枪压断。

    “记得啊!”福禄一边跑一边喊,“半个主城!”

    “是九翼的了!”宁谷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