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58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58

    “顺其自然!当死则死!我们不要畸形的为活而活!世界要毁灭,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也不需要改变,没有出口,不要苟活……”

    陈飞两天以来第一次离开地下的办公室,来到城务厅的最顶层,站在窗边,看着烟尘弥漫的主城。

    远处传来“顺其自然”成员们的高呼,从早到晚几乎不会间断,不断有绝望的居民加入,还开始发展出了分支,一部分人相信死亡就是出口,主城毁灭的时候,就是所有死去的人新生的时候。

    日光还像平时一样亮着,现在是下午接近黄昏的时间,日光开始渐暗。

    主城核心区已经看不到路人,只有不时闪动着的红橙两色的光,城务厅楼下所有的入口都有警戒,没有特许都不能进入。

    但这一切都不能让站在这里的陈飞感觉到一丝安全,站在悬崖边的人,脚下无论是多么坚实的地面,都还是会因为眼前的万丈深渊胆寒。

    他在等待走下悬崖的那个楼梯,等待活下去的那个出口。

    主城范围里所有的异常都已经反复检测过,没有任何能视为“出口”的特征,主城是这个世界里最安全最坚固的地方,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出口不在主城。

    连川已经去了鬼城,却还要拼死回到主城,甚至能让旅行者送死也要帮他回来……出口似乎也不会在鬼城。

    黑铁荒原?除了曾经坍塌掉的,属于主城的那一部分,再远的地方就是一片死寂,主城往几个方向都放出过探测器,经过了三次庆典日之后,探测器还在一直往前走,没有探测到任何东西,在动力耗尽之前,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就算出口在某个地方,也是他们无法达到的。

    失途谷吗?

    失途谷是唯一能明确由上代主城留下的东西,但除了蝙蝠,没有人能在里面自由通行,而九翼切掉了熔火管道也要跟主城的武装对抗,说明他没有另一条路能退,他必须死守住失途谷……

    陈飞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有脚步声从走廊传来,陈飞警觉地睁开了眼睛。

    “是萧林。”身后角落里有声音从上方飘过来。

    “正好,”陈飞说,“我也想见他。”

    萧林推开门,径直走到他身边:“放了春三。”

    “那是我们制约参宿四和清理队的唯一手段。”陈飞看着他。

    “那是激怒参宿四和清理队的最大原因,”萧林说,“控制了春三就是把他们完全推离,最后能谈判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愿意跟连川谈判吗?”陈飞笑了起来,“你刚还下了令有机会要直接摧毁他。”

    “至少还可以争取清理队。”萧林说。

    “没有了,”陈飞叹气,“没有了,雷豫带人离开主城的时候,就没有带走春三的计划,这肯定是他俩共同的决定,带走春三会惊动我们,连川被驱逐之后他们可能就在准备了,清理队的独立通讯不受主城系统干扰,这只能是春三做的。”

    “如果他们再杀回来救春三呢?”萧林盯着他。

    “不会了,”陈飞说,“放弃春三就是为了确保把损失降到最低。”

    萧林沉默了很长时间:“你要杀了春三吗?”

    陈飞看着窗外笑了起来:“你觉得我会吗?”

    “以前不会,”萧林说,“现在我不确定,我跟你共事这么多年,从来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你比刘栋更狠。”

    “我狠吗?”陈飞转过了头,“也许吧,软弱的最高领导,私下里的非法研究,一旦出口出现就想着占山为王的同僚……”

    他盯着萧林:“还有大祸临头时只想按个人喜恶出手的你!”

    “你说什么!”萧林吼了一声。“我能不狠吗?”陈飞凑近他,“我不狠,就会被你们拖下水,拖下地狱!”

    萧林瞪着他没有说话。

    “杀春三?”陈飞说,“我不会,雷豫也很清楚,我是唯一能保证春三活着的人。”

    “主城有一多半的技术掌握在春三手上,”雷豫蹲在一块蝙蝠不知道从哪里堆过来的巨大黑铁后面,看着连川,“如果找到出口,陈飞需要她。”

    “你确定吗?”连川问。

    “你春姨确定,”雷豫说,“我相信她的判断。”

    “主城现在退了,”连川从黑铁的缝隙中往那边看了一眼,“清理队什么计划?”

    “先扎营,”雷豫说,“看看跟九翼商量一下,失途谷有足够的物资,只要他们肯,清理队可以在这一块建立个临时据点。”

    “让宁谷去跟九翼谈。”连川说。

    “宁谷?”雷豫顿了顿,“我不是信不过他,他能谈得清吗?”

    “我跟九翼对不上频道,”连川说,“他能。”

    “……明白了。”雷豫点点头,“你能进失途谷就不要留在外面,先去休息,让伤口恢复一下。”

    “嗯,诗人可能会醒,”连川低声说,“刚才宁谷感觉到了,如果诗人醒了……”

    “你要去找诗人?”雷豫打断了他的话。

    “还有别的路吗。”连川说。

    穿出黑铁荒原坚硬地面的熔火管道,已经慢慢冷却,比九翼预期的要好一些,管道没有因为保护层被破坏而熔化在熔火之中。

    现在管道已经是黑铁荒原上最高的地方。

    九翼蹲在顶端,往主城的方向看过去,却有些失望。

    他一直觉得,站在更高的地方,就能把主城看得更清楚,但事实证明,他蹲在这里看到的,跟平时蹲在出口那个大黑铁墩子上看到的,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也许是因为距离太远了。

    下面几个黑戒正在往上爬,九翼蹲着没动,指刺在脚边的管道上轻轻敲着。

    叮叮叮。

    黑戒上来了之后,他才看到宁谷跟在后头。

    “你上来干什么?”九翼的指刺突然伸长了,在宁谷马上要到顶的时候戳到了他鼻尖前。

    “我警告你。”宁谷看着指刺。

    “警告我什么?”九翼笑了起来,尖锐的笑声里透着愉快,“你的能力对我没用。”

    “那可未必。”宁谷竖起一根手指,指尖慢慢泛出了暗银色的光芒。

    九翼看着他指尖的光芒,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能看得见的能力,我还是第一次见。”

    宁谷也盯着自己的指尖看了半天:“我以为……没想到……”

    “什么?”九翼看着他。

    宁谷没再说话,指尖轻轻晃了一下,三道细细的小划痕在空气中掠过,九翼觉得就像自己的指刺在空中划出的光。

    正想说话的时候,他戳在宁谷眼前的指刺突然断成了好几截,掉了下去。

    宁谷爬上了管道顶。

    九翼还看着自己已经秃了的指刺出神。

    “你……”宁谷弯腰往他脚下看了看,“我还真猜对了,我上来的时候管道有些地方还很烫,我就知道……”

    九翼金属的脚已经消失了,腿跟管道顶端部分熔在了一起,像是从管道里长出来的,又像是被焊在了管道顶端。

    九翼没说话,看着他。

    “怎么办?”宁谷也看着他。

    九翼举起另一只手,指刺伸长,轻轻晃了两下。

    旁边的黑戒拿出了一把像枪一样的东西,对着他脚下的管道开始切割。

    “切多一些,”九翼交待,又继续看着宁谷,“我答应雷豫的事做到了,那些旅行者我也救下来了。”

    “我说话算数。”宁谷说。

    “那你上来干什么?”九翼问。

    “物资,”宁谷说,“清理队要在失途谷外面扎营,需要物资。”

    “你不要得寸进尺!”九翼猛地提高了声音。

    “主城和旅行者,”宁谷说,“你总得选一边,这种时候没有中立了。”

    “清理队是旅行者吗?”九翼笑了起来,“旅行者被谁赶出的主城,又有多少旅行者死在他们手里,年轻人,你是不知道吗?”

    “清理队跟旅行者联手了,”宁谷说,“你要不站过来,那一半……”

    “怎么,”九翼收了笑容,“说好的交易还能这么加码吗?当初说好是送你出失途谷换半个主城,现在帮你们打了一架,还要逼我帮清理队做事?”

    “是帮我。”宁谷说。

    “你是谁。”九翼冷着声音。“救世主。”宁谷说。

    连川站在失途谷入口,雷豫刚清点完清理队这次战斗的人员损失,三个清理队员死亡,十七个受伤。

    李梁拿了个医疗包过来,递给他:“多少处理一下,现在没有睡眠舱,得靠自己了。”

    “够用吗?”连川问。

    “差不多够,”李梁说,“先让几个伤得重的处理了,别的轻伤基本够。”

    “不够的找蝙蝠要。”宁谷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连川转过头,看到了他脸上有些得意的表情。“跟九翼谈好了?”李梁问。

    “嗯,”宁谷点头,“一会儿蝙蝠会把物资运出来。”

    “不用太多,先运个三五天的,”雷豫走了过来,“具体到时再看。”

    “三五天够吗?”宁谷愣了愣,以现在的局面,除非明天就毁灭,要不跟主城那边的对峙根本不是几天就能解决的。

    “装备动力正常任务状态下是十天,”连川低声说,“刚那一场打完,可能也就还能撑一星期。”

    宁谷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休息一下。”连川转身走进了入口。

    宁谷跟了进去:“你不跟清理队的人聚一聚吗?”

    “聚什么?”连川问。

    “那么久没见,”宁谷有些不理解,“又刚帮我们这么打一场,就算太熟了不用说谢谢,总要聊聊吧?”

    “清理队的人不知道参宿四是连川。”连川没有停,一直往回走到了之前福禄给他们找的那个小屋子。

    “现在知道了又怎么样?”宁谷问完之后停了下来,“我知道了,按你的划分,清理队的那些,都是人,对吧,你是个武器,你就算不是参宿四,你也只是个前驱实验体,是吗?”

    连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觉得他们未必会在意这个,”宁谷走到垫子前坐下,靠着墙,“不过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你感觉怎么样?”连川看着宁谷。

    “我?”宁谷抬起头,“我觉得你是武器还是实验体都没什么区别,我……”

    “我是说诗人来过以后。”连川打断他。

    “哦,”宁谷愣了愣,一下来了精神,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垫子,“你过来,我正想跟你说。”

    连川坐到了他旁边。

    宁谷竖起了一根手指:“看着。”

    连川看着他。

    宁谷的手指四周微微漾出了一小圈波纹,他对着旁边的洞壁轻轻一挥手,三道暗银色的划痕从空中掠过,坚硬的洞壁上出现了三条刀刻般的沟槽。

    “我突然发现,我可以随便用这个了,”宁谷说,“只要我想,就能用,但是……”

    他压低声音:“齐航的那个,就不行,车上用了一次以后就再也激发不了了。”

    “这个是你自己的能力,”连川看着洞壁,“那个……有可能在失途谷附近用不了。”

    “因为齐航在这里?”宁谷问。

    “也有可能是诗人。”连川说,“跟精神力有关的,也许都会受到诗人的影响,要不九翼也不至于……”

    “诗人还会来吗?”宁谷向四周看了看,“哼了一声就走了,到现在也没有动静。”

    “我休息一下,”连川往旁边歪了歪,躺在了垫子上,“恢复一些了我就去吟诵竖洞。”

    “找他?”宁谷一下坐直了。

    “嗯,”连川应了一声,“失途谷是上代主城留下来的,诗人肯定知道些什么。”

    “他上次弄走你,你差点儿就剩个壳儿了,”宁谷看着他,“你还去?”

    “你可以拉我回来,”连川闭上了眼睛,“救世主逢赌必赢。”

    宁谷没说话。

    逢赌必赢。

    算不算是能力?

    他看了看连川,估计是很疲惫,连川躺下去连姿势都没调整一下,脑袋也没东西垫,就那么歪躺着,他看着都觉得脖子酸。

    “哎,”宁谷拉了拉连川的手臂,“连狗。”

    “嗯。”连川应了一声。

    “你要不要枕东西睡?”宁谷说,“脖子不难受吗?后头还有个限制器戳着。”

    连川睁开眼睛往四周扫了一圈,又闭上了。

    屋里除了放着些配给和水,也没什么能枕的东西。

    宁谷想了想,又拉着他的胳膊拽了一把。

    连川被他拽得坐起来的时候,睁开的眼睛里全是“再烦我一次你就死”,宁谷迅速拽着他转了半圈,再往下一按:“你枕这里。”

    连川倒下去,正好枕在了他腿上。

    “舒服吧?”宁谷说。

    连川没出声,但也没动。

    有枕头还是睡得舒服一些,虽然连川并没有这么讲究。

    不过休息的过程并不算太舒服。

    他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春三。

    小时候带着他去看人造小动物的春三,给他买各种口味营养液的春三,每次他训练之后表情冷淡眼神里却全是焦虑的春三……

    连川,活着!

    连川猛地睁开了眼睛,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乱。

    “醒了?”宁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连川没动。

    “睡了挺长时间的,”宁谷低头看着他,“好些没?”

    挺长时间吗……连川并没有觉得,只感觉刚闭上眼睛就睁开了。

    “还行,”他想要坐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宁谷架在膝盖上的手,指尖夹着一小片发黄的纸,“是什么?”

    “这个,”宁谷把纸片递给了他,“一直放着,刚才想起来还有这东西,我在舌湾捡到的,应该是手写的字,我一个也不认识。”

    连川坐了起来,拿过纸片看了看。

    的确是手写的,黑色的字,有些乱。

    撕下来的这一部分只有破碎的三行,看不出连贯的意思。

    但看到最后一行时,连川猛地转头看了宁谷一眼。

    -最不可思议的

    -是代码,只在脑

    -的救世主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