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61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61

    宁谷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眼前的景象是怎么回事,火里不断有惊慌的人跑出来,脸上头发上身上全是散落的灰烬。

    空气里都是烟尘的味道,这味道他在鬼城闻到过,但要淡得多,不仔细分辨很难注意得到。

    混乱逃命的人群再一次从四周狂奔而过,夹杂着孩子的哭声。

    “跑吗?”宁谷有些没底,自己的能力似乎用不出来,连川不知道有没有受到影响。

    “看看清道夫是什么。”连川慢慢蹲下,手撑在了地上。

    “我现在唤醒不了参宿四!”宁谷跟着也蹲下了。

    “我知道。”连川说。

    “那你蹲这儿干什么呢?”宁谷紧张地盯着人群逃出的方向。

    “隐蔽。”连川回答。

    宁谷发现四周的人个子都不高,哪怕是现在这种混乱的场面,他和连川杵在人群里,也还是很显眼。

    “这是哪里?如果不是主城,是哪里?”宁谷小声问。

    “某一代主城吧,”连川用手在地上抓了一把灰烬,“这么厚的灰,是本来就这样,还是烧成这样的?”

    “清道夫是什么意思?”宁谷问。

    “不知道,字面上理解应该就是,”连川清了清嗓子,“清道的夫。”

    宁谷看着他。

    “清理道路的,夫……的人。”连川扩写了一下。

    “清理道路的夫人?”宁谷愣了愣,“谁的夫人啊?”“清理道路的人!”连川加重了语气重新说了一遍。

    “懂了,”宁谷点头,“那跟你们是同行,你们是清理队。”

    “所以我想看看。”连川说。

    宁谷转头看了看四周奔跑的人,除了普遍个子不高,看上去穿着风格也有些陌生,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倒是同样的黑色,但没有黑雾。

    是晚上吗?

    “这是谁的意识?”宁谷说,“如果这里不是主城,那就不是你的意识……前驱实验体是怎么来的?”

    “前代主城数据保留。”连川。

    “有没有可能是你的意识?”宁谷问。

    “理论上不可能,数据只是数据,”连川看向前方跳动得突然有些混乱的火光,“失途谷就是上代主城留下来的东西,诗人一直在失途谷,这有可能是诗人的意识或者记忆……”

    “他想让我们看到的?”宁谷问。

    “未必,至少齐航不想让我们看到。”连川说。

    混乱的火光里冲出了一排穿着制服的人,手里都拿着武器。

    的确不是现在的主城,主城没有这样的制服,武器也完全不同,都是小型炮筒一样的造型。

    “清道夫?”宁谷握紧了拳。

    “快走,”中间的人用手里的武器冲扬了扬,“不要做无谓的反抗。”

    “走。”连川低声说。

    他俩站起来往后退的时候,这人猛地一抬武器,指着他们:“你们!什么人?哪来的!”

    他俩的确一看就跟之前逃跑的那些人不一样,身高,穿着,都不同,特别是连川身上还是制服。

    “叛军的秘密军队吧?”几个人都举起了手里的武器,一起对着他们。

    “当心。”连川看到他们身后的火光里突然出现了一片黑色,拉着宁谷猛地向后退开了。

    对方的武器开了火,他们之前站的地方腾起了一片烟尘,但没有武器的光。

    这里的武器攻击并不是肉眼可见的东西。

    火光里有黑影晃动。

    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片。

    拿着武器的这些人转回身瞄准火光时,黑影已经从火里走了出来。

    武器再次开火的同时,黑影同时向前冲向了他们。

    武器的射击在空气中带出一阵风,黑影像是被风吹过的幻影,跟着风晃了晃。

    但前进的速度没有丝毫减缓,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已经穿过了这些人的身体,轻松得像是没有任何阻碍。

    一瞬间让人分不清黑影是虚幻的,还是这些人是虚幻的。

    接着这些人就消失在了黑影中。

    “跑。”连川猛地抓紧了宁谷的手。

    这次他没有退,而是转身向之前人群逃离的方向跑过去。

    宁谷回过头往后看了看。黑影没有追过来,行动似乎并不是特别快,但让宁谷觉得一阵胆寒的,是数量。

    从火光里不断晃出来的黑影,向两边连绵出去,队伍看不到尽头。

    只要有火的地方,就能看到不断晃动出来的黑影。

    他们没有清晰的样子,看不清任何一个部位,除了能看出大概的人形,就再也没有别的细节了。

    就像是寄生于火的某种影子。

    连川拉着宁谷往前一直冲到了没有火的地方才停下,躲在了一个有两人多高的灰烬堆后头。

    前面逃跑的人似乎已经跑散,四周已经没有了人,也听不到他们呼喊的声音。

    “这就是清道夫?”宁谷轻声问。

    “应该是。”连川说。

    “他们的速度这么慢,”宁谷说,“为什么这些人还能被他们追着跑?”

    “不清楚,”连川看了看四周,“那边好像有个高的地方,去那儿看看,要想办法脱离,这里不安全。”

    “嗯。”宁谷应了一声。

    连川看到的高台,是个人工建筑,已经破损了很多,但侧面的楼梯还在。

    “这像是个t望台?”宁谷往上走的时候跺了跺脚,“实心的,不是房子。”

    “嗯。”连川应了一声。

    走到顶端是一个平台,看上去又像是城务厅门外广场上的大台子,庆典日的时候,苏总领会站在上面宣布狂欢开始。

    “这是个……”宁谷已经站到平台另一侧的边缘上,震惊地看着前方,“什么鬼地方?”

    连川走过去,看到了另一侧的样子。

    他们所站的地方像是一个高崖,另一侧像是被切了一刀,陡然向下。

    而前方是一大片平地,泛出淡淡光芒的天空下,能看到影影绰绰的残垣断壁,还有其中间或闪烁着的稀疏的几点灯光。

    而更远的地方,是火光,连成片,连川回过头,身后的远处,依旧是火光。

    这些火连成了一个圈,正在一点一点地向里收紧。

    这是一个已经快要走到毁灭尽头的世界。

    “那些人是被赶到这里的吧,”宁谷愣了很长时间,“火圈一直收拢,这些人没有地方能去,只能一直向中心逃……”

    “嗯。”连川应了一声。

    “最后这个圈变成一个点,”宁谷转脸看着他,“这一代主城就结束了。”连川没有说话。

    “清道夫呢?”宁谷说,“火都烧成这样了,还需要他们来杀人吗?”

    “确保没有残留,”连川说,“求生欲是很强大的,可以让人以不可思议地方式活下去。”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宁谷说。

    “我们要离开这里,”连川说,“找不到脱离的方法或者回去的那个门,我们就会消失在最后的那个点里。”

    “但我们应该还是在失途谷,”宁谷说,“不是么?我们只是意识。”

    “嗯,”连川看着他,“那我们就有可能被永远困在这里,失途谷里留下两个空壳。”

    宁谷瞬间想起了舌湾边界的那些旅行者的躯壳,后背一阵发凉。

    “现在应该怎么办?”他问。

    “找找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连川说,“我们可以记下每一件事,但只能想起重要的那一段,这是诗人的记忆,这一段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们才会来到这里。”

    “明白了,”宁谷往四周看过去,“我找找。”

    连川在自己制服上摸索着。

    “怎么?”宁谷顿时一阵紧张,“受伤了?”

    “没,”连川说,“启用一下备用能量。”

    “制服能用?”宁谷问。

    “能,”连川点头,“但是武器没有。”

    宁谷马上也开始在自己身上摸:“我看看我身上有没有能用的东西。”

    “你这身衣服,”连川看了他一眼,“是在鬼城的时候那一套吧?”

    “嗯,”宁谷看了看,猛地像是发现了什么,抬起头看着连川,“在鬼城的时候你也有制服,我们这个时间点是一样的!”

    “是。”连川在制服裤腿侧面按了一下,弹开的小盖子里是空的。

    “这是去舌湾那一次,”宁谷指着他的腿,“你那个指虎已经拿出来了。”

    “那张纸呢?”连川看着他,“那个纸片是在这之前捡到的对吧?”

    “对!”宁谷迅速在自己衣服里掏着,“纸片会有什么机关吗。”

    “不知道。”连川说。

    “你知道什么?”宁谷啧了一声。

    “知道你动作真慢。”连川说。

    “给!”宁谷用手指夹着纸片,递到了他面前。

    连川没有接,只是盯着纸片。

    “怎么?”宁谷看了一眼纸片,又飞快地把纸片翻过来倒过去地看了好几遍,“字没了?”

    “找到这个写字的人。”连川说。

    唯一还能找到人的地方,估计就只有断崖下的那一片残垣断壁里。

    连川顺着地上杂乱的脚印,找到了一个缺口。

    “从这里下去?”宁谷探出头看了看。

    “大概是这里,”连川说,“不过得爬下去,太高了,直接跳下去会摔死。”

    “意识也会摔死吗?”宁谷问,“我们是死了还是活着,会不会也像是味道那样,是一种输入?”

    “有可能,”连川攀住断崖边缘,悬空用制服上的照明往下照了照,“有路,下来吧。”

    一条窄小的,在崖壁上凿出来的小道,只能容纳一个人。

    宁谷跟在连川身后,贴着身侧的崖壁一点点往前蹭着:“还好我没有一直生活在这里。”

    “怎么。”连川问。

    “太高了,”宁谷说,“这一代主城怎么会有这样的地形?鬼城最高的地方就是钟楼,主城最高的也就是光刺吧?还有更高的地方吗?”

    “没了。”连川说。

    “钟楼和光刺,都没有这五分之一高吧……”宁谷拧着眉,“我一往下看就腿软,也就失途谷那几个竖洞能比了,但是我们下竖洞的时候也不用这么下……”

    “你为什么要往下看。”连川说。

    “忍不住。”宁谷叹气,“我一直在想,黑雾外面是什么,边界那边是什么……现在看到了,居然就是这样的……”

    “这不是黑雾之外,”连川说,“这是走马灯的另一格。”

    宁谷沉默了一会儿:“是已经不存在了的地方吗?”

    连川没说话。

    “我俩要是回不去,”宁谷说,“留在这个不存在了的地方……那我们还存在吗?”

    连川停下了,转过头看着他。

    “怎么了?”宁谷问。

    “没有发生的事不去想,”连川说,“找到那个写字的人。”

    “嗯。”宁谷点头。

    连川继续往前走,宁谷跟在后头,没再往下看,怕腿软摔下去,只是一直盯着连川的后脑勺。

    沉默地走了一段之后,他笑了笑:“我再多想一秒,你要听吗?”

    “说。”连川说。

    “如果真的困在这里,可能也不会太糟糕,”宁谷说,“至少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你呢,还好是你……你希望是谁?”

    “你就可以了。”连川说。

    断崖其实不算太高,往下走的时候比看起来要容易得多,没多大一会儿,他俩就走到了中间的位置。

    这个断崖是个凹进去的u型,他们现在的位置已经到了u的右边,转过头就能看到对面的断崖。

    不看还好,看清了对面的断崖之后,宁谷顿时就靠着崖壁不想动了。

    这种从上到下满眼的绝壁,比往下看更让人腿软。

    “嗯?”连川发现他没有跟上来,停下了脚步。

    “没事儿。”宁谷收回视线,跟了上去。

    但走了几步之后,他猛地又停下了,重新往对面的绝壁看了过去。

    连川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问话,直接顺着他的目光转头也看了过去。

    对面的断崖中间,比他们现在的位置更下方一些的崖壁上,有一眼亮光。

    “是灯吗?”宁谷压着声音,“还是火?”

    “火会闪,”连川说,“这个是灯。”

    “有人在那里,”宁谷盯着仔细又看了看,“我们走的这条路,好像不从那里经过。”

    “往前到拐弯的位置,”连川说,“可以跳过去。”

    宁谷的目光迅速向下看到崖底,又猛地弹了回来,落在连川脸上:“没跳进去可就是死。”

    “不会跳不进去。”连川说着开始继续往前走。

    “那里是个洞吧,”宁谷追上去,嘴都快贴到他后脖子上了,有些着急地说,“里面有什么都不知道呢,就这么跳过去?”

    “那你先喊一声打个招呼。”连川说。

    宁谷吸了一口气,还没等出声,连川已经捂住了他的嘴。

    宁谷眨了眨眼睛。

    “保持安静,”连川看着他,“听懂了吗?”

    宁谷又眨了眨眼睛。

    连川松开了手:“再找找吧。”

    “找什么?”宁谷问。

    “你脑子可能扔在这里了。”连川说。

    宁谷没忍住笑了起来:“我刚没想喊,逗你呢。”

    连川看看了他一眼。

    “太紧张了,”宁谷说,“我想缓解一下。”

    “缓解了吗?”连川问。

    “好多了。”宁谷呲了呲牙。

    走到断崖最里侧的时候,连川停了下来。

    再往前走,就会跟那个亮着灯的洞口平行,要跳过去,只能从这里了。

    距离不算近,在连川的极限。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崖壁,用脚蹬了两下。

    “现在吗?”宁谷问。

    “嗯。”连川伸手准备拉他。

    “你别拉我了,”宁谷说,“把手留出来,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能反应得过来的只有你了。”

    宁谷搂住了他的腰:“我搂着你就行。”

    “走了。”连川说。

    “走。”宁谷收紧胳膊。

    连川往崖壁上猛地蹬了一脚,两个人从断崖中部跃向了那边的洞口。

    风随着连川这一跃猛地从耳边卷过,宁谷有一种突然回到了鬼城的错觉。

    无论鬼城有多么孤单绝望,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依然会在任何一个相似的节点勾起乡愁。

    前方的那一点亮光迅速地在眼前变大。

    连川这一蹬爆发出来的速度让宁谷有些吃惊。

    洞口瞬间就呈现在了他们眼前。

    一个不是特别深的洞。

    有暖黄色的光溢出。

    对着他们的那一侧,有一个书架,堆着不少书。

    接着宁谷看到了一张桌子。

    还看到了桌子上打开的一本书。

    以及坐在桌子后面的人。

    连川最后的落点是在洞口外的石头上,差一点步就会踩空。

    落地时的响动,让桌后的人猛地抬起了头。

    宁谷看到了他的脸。

    被一个狗头面具遮掉了大半的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