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65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65

    脚下传来了震动。

    在竖洞底感受跟地面上的感受不太一样,更清晰,更能震到人心里。

    宁谷站在诗人的洞口,透过九翼封在洞口的网向里看过去,诗人依旧在翻滚,没有再次睡去的意思。

    “他为什么这么久都不睡?”宁谷回头看着九翼,“不是说他总在睡吗?”

    “我警告过你不要碰我面具,”九翼坐在尖椎上,“对不对。”

    “就碰了,怎么着。”宁谷说。

    “不好的事发生了,”九翼说,“他知道我就在这里,他不会再睡了,一直到世界毁灭,他都不会再睡了。”

    “我的错吗?”宁谷皱了皱眉。

    “不是你的错,”九翼说,“也不是我的错,不是诗人的错,不是谁的错,世界就要这么走,我们以为的每一步意外,也许都计算之中。”

    “我想把连川弄出来。”宁谷看着还躺在地上的连川,如果连川回来,他不担心连川能不能在诗人的攻击下出来,连川虽然没有旅行者的能力,但所有的机能都强大到无法想象。

    他担心的是诗人这么来回滚,影响了连川的壳儿,连川回不来了。

    “连川抗得住诗人的精神力,”九翼说,“别在这种不需要花心思的事情上浪费脑子。”

    宁谷啧了一声,转身攀着尖椎也爬了上去,在另一个尖椎顶上跟九翼面对面蹲着:“如果你就是诗人,诗人是你的意识,那你现在的这个壳儿里,是谁?”

    “也是我,”九翼的指刺在脚边的尖椎上轮流轻敲着,发出叮叮的细响,“我猜想,是剥离了一部分我不愿意要的意识和记忆……留下来的我,只知道诗人很危险,最好能永远睡下去,不要醒,也不要被齐航那种蠢货找到……”

    “面具拿掉,就会惊醒诗人,让他回到你身上,把你变成诗人,对吧,”宁谷说,“那现在怎么办,他不睡,连川是不是就回不来。”宁谷说。

    “等吧。”九翼说。

    “等不了,刚才的震动,是又裂了一条吧?”宁谷说,“再等下去全得死。”

    “等死都等了这么久了……”九翼说。

    “我能相信你吗?”宁谷看着九翼,他没有管九翼的话,他有自己的想法。

    “现在的我,”九翼说,“可以相信,不要信诗人,如果诗人回到我身体里,一句话都不要相信。”

    “我要上去跟清理队的见一面,告诉他们连川的情况,”宁谷说,“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我想让跟我过来的旅行者去等着,把他们带过来。”

    “去吧。”九翼说。

    “连川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武器,活着只是不想死,”宁谷说,“但他有感情,他会笑,会开玩笑,也听得懂玩笑,还会呛人……他有雷豫和春姨,有狞猫,有会选择他的队友,他是真实的,不是么?”

    “嗯。”九翼点头,“没有人能抹掉我们的存在。”

    “他帮过我很多次,他每次在最紧要的关头都会选择相信我,”宁谷说,“我不能让他失望。”

    “你去吧,”九翼说,“我会帮你守好这个壳儿的。”

    “主城我不要了,都给你。”宁谷跳下尖椎。

    “我也不要,”九翼弹了一下指刺,嗡响一声之后一个黑戒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竖洞洞壁上,“让黑戒带你上去。”

    宁谷猜得没错,又一道裂缝已经出现在了黑铁荒原上,跟前面几条一样,到了主城城界之后就停下了。

    “按这个走势,”雷豫看着前方,“这些裂缝是要一条一条把主城围在中间。”

    “然后同时推进?”龙彪站在悬浮的a01上,看着远处,“那时一定挺壮观。”

    “我们未必能看得到了吧。”罗盘叹了口气。

    “一定能看到得,”龙彪说,“别这么废物。”

    雷豫转身走到宁谷面前:“你找我?”

    “连川跟我去找了诗人,”宁谷说,“现在只有我回来了,他还在那边,不知道什么情况。”

    雷豫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车如果再来,会有旅行者过来,我会跟我那些同伴说好,我们跟失途谷和清理队合作,”宁谷说,“你把团长他们带过来。”

    “团长会来主城吗?”雷豫问。

    宁谷没说话,想起了舌湾地下的那些材料,还有据说已经成形了的军队。

    “没事,他们来的话,我会处理好,”雷豫说,“这种时候已经没有敌我之分,没有阵营可言了。”

    “我一会儿还要回失途谷,”宁谷说,“我要去把连川带回来。”

    雷豫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很难,未必能再去到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宁谷说,“但现在只有我,还有把他带回来的可能,我要试试。”

    “如果你也回不来呢?”雷豫说,“按我对连川的了解,他未必希望你去找他,可能希望你去做更重要的事。”

    你要无所顾忌,忽略代价,活着。

    宁谷看了雷豫一眼,转身往失途谷入口走过去:“我可是个旅行者,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现在得听我的。”

    跟着他们一起来主城的旅行者,都被九翼安排在了失途谷里,看不到黑铁荒原上的那些裂缝,他们看上去要放肆得多。

    “那个露珠,”一个旅行者喝了口酒,“是不是来看热闹的?”

    “不知道,”宁谷说,“但是杀伤和防御都很强,鬣狗说主城攻击了,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爆发了,”另一个旅行者说,“我们在这里能听到吗?”

    “能吧,怎么?”宁谷问。

    “出去打啊!”几个旅行者同时喊了起来,带着宁谷听惯了的熟悉的尖啸声,“大战一场――”

    “团长他们如果带人过来,鬣狗会跟你们一起过去把他们带过来,”宁谷说,“把这里情况跟他说一下就行。”

    “你要去哪儿?”终于有一个旅行者听出了宁谷的话有些不对。

    “我去找诗人,”宁谷说,“有些事我要弄清楚。”

    “你不一样了,”坐在椅子上的老人说,“跟以前不一样了。”

    “是么。”宁谷笑了笑。

    “长大了,”老人说,“长大了。”“别拦我啊。”宁谷说。

    “旅行者至死自由。”老人说。

    九翼从尖椎上一跃而下:“绝对不行,谁也不能确定诗人到底知道什么,我又到底为什么要放弃这一部分,我们连诗人是我这个结论也只是胡乱猜的。”

    “不是胡乱猜的。”宁谷说。

    “你最多半个脑子,”九翼说,“我没有脑子,我们的推测不能当成依据。”

    “……你骂自己就行,不要带上我。”宁谷看着他。

    “如果你也回不来了,”九翼说,“这兵荒马乱的,我拖着两个壳儿,我凭什么?”

    “我能回来。”宁谷说。

    九翼看着他:“理由?”

    “我是救世主。”宁谷说。

    九翼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在竖洞里向上回荡。

    “不信?”宁谷说。

    “你信吗?”九翼笑着问。

    “我信。”宁谷说。

    “那我就信,”九翼收了笑容,“你信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我信我活着,我就活着,我信世界在,它就在。”

    宁谷盯着九翼的眼睛。

    伸出手指轻轻勾开了九翼的面具,裹着黑雾的红光从面具下涌出。

    诗人洞里的光瞬间像是被无形的手翻搅,裹在黑雾里不断地旋转着,冲向洞口。

    “要快,”九翼说,“我不知道能拦他多久。”

    “嗯。”宁谷盯着九翼的眼睛。

    四周的声音渐渐淡去。

    光影也慢慢消失。

    孤岛一样的主城从窗口消失了,窗外变成了一片漆黑。

    “别的地方呢?”连川站在窗前,“那么多代主城,只能看到这一个吗?”

    “要等,”叶希说,“那些都是已经不存在了的东西,只会随机偶尔出现。”

    连川沉默了一会儿:“主城下一次出现要多久?”

    “下次?”叶希想了想,“不一定有下次了。”

    “不是按旋转时间出现吗?”连川说。

    “你是不是计算了?”叶希笑笑,“从出现到消失,是多长时间,主城从城界到城界距离是多少,能不能算出房子转一圈要多久?”

    连川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时间也是不存在的,”叶希说,“没有时间,没有空间。”

    窗帘被叶希拉上了,他坐回了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连川没有停下,把屋子里外都转了一圈,每一个细节都没有落下。

    但这的确只是两间很普通的屋子,虽然跟他生活的主城有着完全不同的材质,完全不同的风格,却并没有什么异常。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异常,就是书架上一本书都没有。

    这个屋子里没有任何文字。

    “你一直在这里?”连川走回小客厅问了一句。

    “嗯。”叶希点头。

    “多久了?”连川问。

    “说了时间不存在,”叶希说,“我从开始的时候就在这里,结束的时候还会在这里,我任何时间都在这里……”

    “你也是个bug吧。”连川问。

    “我?”叶希睁开了眼睛,“能到这里来的才是bug,这么大的bug,很少见的,你之前也只有一个,但他没有来过这里。”

    “之前的bug呢?”连川问。

    叶希偏了偏头,看着他:“第一次有人这么平静地接受自己是个bug的设定啊。”

    “我不在意我是什么,”连川说,“从来没有在意过。”

    “有意思。”叶希想了想,“之前的bug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什么选择?”连川问。

    “纠错,还是消失。”叶希说。

    “选择之后呢?”连川又问。

    “谁在意呢。”叶希笑了笑。

    “我在意,”连川说,“有人在意。”

    “谁?”叶希问。

    “要砍掉拿着走马灯的手的那个人。”连川说。

    叶希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叫宁谷,”连川说,“他有跟你一样的脸,不出意外的话,每一代主城,都会有一个‘你’,对吧?”

    “可以这么说,”叶希说,“世界是一样的,很多东西都会一样,会复制,会有残留,不断地累积,不断地出错,不断地有人想要知道为什么。”

    “如果你一直在这里,”连川说,“你就不是他们。”

    叶希还是看着他。

    “你是谁。”连川手撑着椅背,猛地逼到了叶希面前,“你是什么?”

    “我是所有。”叶希说。

    有一个洞。

    或者说,是一个空洞的窗口。

    没有窗框,也没有窗户,更没有窗帘。

    宁谷慢慢走过去,站在了窗前。

    外面跟他所处的位置一样,是一片混沌的黑暗,没有光,没有风,凝固着的黑暗。

    “什么都没有了。”耳边有个女声在说话。

    “你是谁?”又有人问。

    宁谷的呼吸猛地一顿,转头向身后看了看,没有看到人。

    但第二个声音,是九翼。

    “你要的活着,是不存在的。”女人说。

    “我在这里,我就存在。”九翼说。

    “你要看吗?”女人问,“曾经的那些存在。”

    “有意义吗?”九翼说。

    “可以让你考虑值得还是不值得。”女人说。

    “是你存在过的地方吗?”九翼问。

    “是的。”女人说,“也是我从不曾存在过的地方,也是再也不会存在的地方。”

    “好,”九翼说,“我看看。”

    四周耀眼的光芒突然出现时,宁谷只觉得一阵眩晕,几乎有些站不住。

    他往后踉跄好几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向后倒了下去,一屁股坐到了什么东西上。

    眼前还是一片白光,他伸手摸了摸,摸出坐着的东西是张椅子。

    有些冰凉,但不是金属。

    眩晕让他不得不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慢慢适应这样的强光。

    过了很长时间,眩晕消失了,宁谷才再次慢慢睁开了眼睛。

    有风。

    很轻的风。

    带着一丝丝暖意从脸上掠过。

    他看到了绿色。

    一片绿色的小圆片,在他的上方随着风轻轻晃动着。

    有很多细小的光束从小圆片中间穿过。

    宁谷从小圆片之间看到了他曾经看到过的东西。

    淡得像是一阵风就能吹散的蓝色。

    遥远的,空荡荡的蓝色,让呼吸都变得清澈起来的淡淡的蓝色。

    还有一团团的,轻盈的白雾,柔软地飘动着。

    宁谷突然明白了。

    这是天空。

    这是主城一直想要模仿的天空。

    这是真正的日光。

    如果一直等下去,还会有真正的夜空吧。

    他收回目光,慢慢往下移。

    看到了满眼的绿色,各种不一样的绿色,还有点缀其间的红色。

    深一些,浅一些。

    还有别的颜色。

    宁谷从来没有同时看到过这么多颜色,感觉自己脑子都因为这样巨大的信息而有些转不动了。

    有人在笑。

    宁谷转过头。

    一个孩子手里扯着一根线,笑着从他身后的一片绿色上跑过。

    线的那头是一个黄色的气泡,跟着他的跑动,在空中一下下跳跃着。

    这是什么?

    永远不再存在的世界,你们永远也感受不到的一切。

    我们在哪里?

    光一点一点暗了下去,颜色一点一点地褪去,声音也一点一点地远去。

    四周在一片死寂里回归了黑色。

    宁谷发现自己悬在黑暗中。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摸不到。

    什么也都感觉不到了。

    “你要选择吗?”女人问,“一切都消失,还是回到你也本不存在的黑暗世界里?”

    九翼的声音不再响起。

    “我存在,”宁谷说,“我知道我是谁,我知道我在哪里,我知道我活着,我有朋友,我有喜怒哀乐。”

    “谁敢说我不存在!”

    春三关掉了联络设备。

    转身走出了房间。

    谁敢说我不存在。

    虽然很模糊,带着巨大的杂音,但她还是听清了这句话。

    不知道从哪里,从什么时间里,传来的这句话。

    走出地下时,她从窗口看到了外面的主城。

    日光开始闪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