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74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74

    e看样子是正要离开,还是之前看到的样子,帽子遮掉了大半的脸。

    看不清眼神,只知道脸上没有什么太明显的表情,但宁谷愣着的时候,他也一直站着没有动。

    “去后面仓库吧,”李向看着宁谷和连川,“安全些,隔几条街的地方偶尔还是会有城卫经过。”

    “哦。”宁谷点了点头,没再看e,往李向和团长那边走了过去。

    李向这话是对他和连川说的,他也能猜得出,李向并不确定e愿不愿意跟他见面。

    要换了以前,他可能会很生气,我也没想跟你见面呢,你摆什么谱?

    但现在却没有什么感觉了。

    每一个人,都可能有着不被人知的另一面,都可能有着他人无法体会的痛苦。

    虽然关于自己的身世,他还有疑问,但有没有答案也都不那么重要了,他现在已经做出了决定,哪怕是什么都不知道,也要走下去了。

    他们从商场的大厅走进了后面的仓库里,仓库不大,但已经空了,只扔了几个破铁箱子,所以也还算宽敞,不会因为空间太小大家挤成一团而尴尬。

    宁谷在一个破铁箱上坐下了,靠着墙。

    “我们把钉子带过来了,”李向说,“安顿在地下室。”

    宁谷愣了愣,然后才闷着声音“嗯”了一声,眼睛瞬间就有些发红。

    “你要先见见他吗?”李向问。

    “不用,”宁谷用力按了按眼睛,“有正事儿。”

    “失途谷那边情况怎么样?”团长问。

    “诗人在九翼身体里了,”宁谷说,“你们知道诗人是九翼吗?”

    团长和李向对视了一眼:“我们不知道。”

    “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宁谷说,“他……”

    “九翼是第一批变异体,跟我一样,”仓库的门突然被推开了,e走了进来,“在旅行者大规模出现之前,我的记忆里主城最早开始清理的bug就是他。”

    “九翼那么……老么?”宁谷接了这一句之后才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这句话是e说的。

    “但是在九翼进入失途谷分离出诗人之前,”连川开口,“有主城系统印记的人就没法进入失途谷了,失途谷里有什么?”

    “有诗人。”e说。

    宁谷听愣了,半天才说了一句:“你在说什么?”

    “明白了,”连川想了想,“诗人一直在失途谷,某种意识的载体,可以容纳任何人的精神力,九翼精神力强大,哪怕只是一部分,也能让诗人变成‘他’。”

    “是吸取,”e说,“所以九翼能借助这个力量割裂一部分,齐航也是靠诗人才能活着。”

    “诗人醒了,诗人睡了,”宁谷说,“这个指的其实才是九翼那一部分吧?诗人不管是吸取还是容纳,都只是个容器。”

    “可以这么说。”e看了他一眼。

    容器这个词从宁谷的嘴里说出来之后,几个人都沉默了。

    “齐航的父亲,参加过回收九翼的行动,”e说,“具体是怎么样的行动,我就不清楚了,总之九翼进了失途谷,任务失败。”

    连川看着他:“你们为什么会有齐航的碎片?”

    “我认为齐航知道了失途谷里的秘密,”e说,“他最后一次伏击我,是在失途谷黑铁荒原入口……”

    “你落单那一次。”团长说。

    “是,”e点了点头,“但他的目标不是我,是宁谷。”

    宁谷迅速地扫了连川一眼,连川也正往他这边看。

    他不确定齐航是不是知道了他们知道的那些事,但起码是知道了宁谷就是“变数”。

    “宁谷不能留在主城,这是我唯一确定的,”e说,“但没人知道宁谷以后会不会有能力,会是什么样的能力……”

    “所以你最后决定把齐航的碎片放在宁谷身上,”连川说,“如果他没有激发自己的能力,还能有齐航的能力。”

    “嗯,我当时的情况……怕以后保护不了他,”e点头,但犹豫了一下,又补了一句,“这个时候了,也不需要再隐瞒什么,齐航的能力很强,我也有私心,希望能够保存,对旅行者可能会有帮助。”

    “那我的年龄就对不上了,”宁谷说,听得出他声音里努力控制着的颤抖,“你们把我像盒配给一样低温保存起来了,对吗,为什么?”

    “你太小了,需要很长时间来适应碎片。”e说。

    宁谷没有说话。

    “那为什么你也被保存了。”连川看着e。

    “我没有时间了,”e说,“命要留到最后用。”

    宁谷猛地抬起了头。

    “你们过来,是有什么消息吗?”e换了话题。

    “露珠要有动作了,”宁谷开口的时候发现自己嗓子有些发紧,声音都有点儿哑了,“清道夫会从火里出来,我们要抢在他们出来之前做好准备。”“火?”团长有些疑惑。

    “清道夫在火里,”宁谷说,“我见过了。”

    “九翼也见过毁灭,他认为……”连川看了他一眼,接过了后面的话,“救世主回来了,清道夫会开始启动。”

    “救世主?”团长看向了宁谷,李向和e的视线也同时落在了宁谷身上。

    “没有出口,”宁谷看着他们,“只有毁灭。”

    几个人都沉默了。

    “杀掉清道夫,”宁谷说,“他们从哪里来,我们就杀到哪里去。”

    宁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多想,他不知道清道夫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清理”这个世界的残余,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杀掉清道夫。

    他只知道,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连川这么聪明的人,现在也只想到了这个办法。

    他们见过的那个被火与清道夫吞噬的世界,那些逃命的人,似乎都只是像主城普通居民一样。

    那个世界没有旅行者,旅行者做为变异出现,本来就有可能是一个契机。

    叶希活着的时候,他们就想用“天才”找到出路。

    而清道夫和火,还有那个露珠,是他们唯一能跟叶希的意识产生关联的地方。

    既然不知道怎样改变结局,那就先撕掉写好了结局的那一页。

    “把队伍分散到有火的地方,”团长开口,“露珠那里有主城的兵力,现在主城没有跟我们合作的意思,那就各干各的吧。”

    “好。”李向点头。

    e没有再说话,转身打开仓库的门走了出去。

    宁谷坐在破铁箱上愣了很久,屋里几个人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对于宁谷来说,这些答案也许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但毕竟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知道的。

    e说话不像李向那么委婉,也许是时间不多了,他没有选择让宁谷听着更舒服一些的方式。

    “我先去安排,你……”团长走到宁谷面前,还想再说点儿什么,但最后只是在宁谷肩上抓了抓。

    团长出去之后,李向走了过来。

    “你们不用……”宁谷有些无奈,“这是排队呢?”

    李向笑了笑:“你等我一下,我有个东西给你。”

    “哦。”宁谷应了一声。

    李向走了出去。

    宁谷这才靠着墙,轻轻叹了一口气。

    心里还是有些堵,按说在这种清道夫可能马上就会出现大杀四方,他们能不能杀得过,能不能继续活着都无法确定的时候,他本不应该再为自己二十年前的经历而心堵。但就是堵。

    他甚至没有勇气问一句,那我跟e是什么关系。

    连川一直坐在他旁边,没说话也没动。

    他转头看了连川一眼,连川拍了拍他的手。

    “干嘛?”宁谷问。

    “安慰。”连川也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能让他非常明显地感觉到,是在质疑他的智商。

    “这就算安慰了?”宁谷说。

    连川站了起来,张开了胳膊。

    “干嘛?”宁谷愣了。

    “安慰啊。”连川说。

    “……不用了,”宁谷说,“有点儿太隆重了。”

    “所以还是拍拍手就行了。”连川说。

    李向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连川的胳膊还没放下去。

    “这是?”李向看着这场面有些迷茫。

    “安慰一下。”连川说。

    “没有!”宁谷有些没面子地喊了一声,堂堂鬼城恶霸,要人抱着安慰算怎么回事?他小时候被挂完钟楼都不需要谁安慰呢。

    李向笑了笑,伸手在宁谷脑袋上扒拉了两下,把一个旧得脱了色,表面也磕得吭吭洼洼了的铁盒子放在了他手里:“这个是……e以前在失途谷给你找的礼物,后来也没有机会给你,团长一直留着,想让他亲自给你,但是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他觉得不太合适了……”

    宁谷摸了摸铁盒子:“是什么?”

    “不知道,”李向说,“应该是小孩子的玩具吧。”

    李向出去之后,宁谷低头看着铁盒子,半天也没敢打开,只是用两只手一块儿抓着盒子。

    他感觉只要一松手,就能发现自己的手在抖。

    “不会开吗。”连川问。

    宁谷皱着眉“嘶”了一声:“我在你眼里是个傻子吗?”

    “打开吧。”连川笑笑。

    宁谷看了他一眼,也笑了笑:“我有点紧张。”

    “要我帮你打开吗?”连川坐回了旁边的破铁箱上。

    宁谷飞快地把铁盒子放到了他手里:“好。”

    连川拿起铁盒子看了看,咔的一声打开了盖子。

    宁谷迅速转头:“是什么?”

    “是个……”连川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迷宫玩具。”

    “迷宫?”宁谷愣了,看着连川拿出来的东西,是个黑铁板子,上面沟沟槽槽的盘着很多道子。

    “他找这个礼物的时候……”连川也挺感慨的,“大概没想到你根本记不住路吧。”

    “连狗你什么意思?”宁谷一把抢过了板子,“我现在就走给你看!”“这个比我小时候玩过的要难,”连川看了看,“只有从这个口出来才算是成功,别的口不算。”

    “哪个口我都出得去。”宁谷很不服气地捧着板子。

    两人一块儿对着板子盯了一会儿之后,宁谷抬起头:“是不是得有个东西放进去顺着走啊?”

    “是。”连川说,“随便找个什么……”

    宁谷没说话,从靴子侧兜里摸出了那颗“密钥”,把黑色的小铁珠子放到了槽里,扒拉了一下,看着小铁珠顺着槽子滚了出去:“还挺合适。”

    “那边走不通。”连川说。

    “你闭嘴。”宁谷把珠子又退了回来。

    虽然宁谷知道这东西该怎么玩,但手上这一块的确很难,道子也太多太复杂了,珠子不走到跟前儿根本看不出来哪条路不通。

    连川几次想提醒他,都被他阻止了。

    “这个礼物挺好的,”连川说,“再晚送十年也没关系。”

    “你是不是在骂我。”宁谷盯着小铁珠。

    “没有。”连川说。

    “现在这种时候,根本就不是玩这个的时候,”宁谷说,“玩具这东西,就得轻轻松松地玩,如果在那个沙湖公园,青草地上坐着,我肯定一会儿就玩通了。”

    “嗯。”连川应了一声。

    “你绝望吗?”宁谷看了他一眼,“发现那么美好的地方,再也不存在了,我们无论选择什么,选择哪一条路,都不可能通往那样的地方了。”

    “鬼城好吗?”连川问。

    “鬼城?”宁谷愣了愣。

    “你离开鬼城以后,想不想回去,”连川又问,

    “……想。”宁谷点头。

    “因为你在那里长大,朋友,亲人,你的记忆,你存在的证明,”连川说,“叶希的世界当然很美,但现在我们能守下来,就是最美好的,你付出的所有感情,都在这里。”

    “嗯,”宁谷轻轻拨着小铁珠往前走,“要这么说,主城也很好,失途谷也很好,现在这里也很好。”

    “九翼绝望,是因为他没有牵挂,”连川说,“除了活着这个执念,这里是他随时可以舍弃的地方,所以他会害怕自己记得那些。”

    “我有牵挂。”宁谷说。

    “不是这边。”连川看了一眼板子。

    “闭嘴!”宁谷说。

    虽说挺复杂,但小铁珠走到正确的出口时,还是比宁谷想象中的要快。

    “看着!”宁谷很得意地指着板子,“最后一个弯。”

    “嗯。”连川点头。

    宁谷指尖在小铁珠子上轻轻一弹,小铁珠顺着凹槽滑行,走完了最后一段,“叮”的一声撞在了出口外面的黑铁档板上。

    “完成了。”宁谷捏起小铁珠,放回了鞋子侧兜里,“这个‘密钥’,拿着这么长时间,就这一次算是用上了。”

    “要去看看团长他们怎么样了吗?”连川问。

    “去看看。”宁谷站了起来,把黑铁板子放回铁盒里。

    “要顺便看一下钉子吗?”连川又问。

    宁谷脚步顿了一下:“不,这个时候去看他,搞得好像最后一面似的,他会笑我。”

    “嗯。”连川应了一声。

    走出仓库,从废弃商场大厅的窗户看出去,能看到在废墟和时不时飘过的黑雾掩护下,向裂缝走过去的傀儡大军。

    宁谷看着他们脖子上隐约的银光,想到e说的“我没有时间了”。

    “连川,”他低声说,“你觉得e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连川说,“这一战,无论胜败,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最后一战。”

    宁谷没再说话。

    远处黑铁荒原上燃烧着的烈火猛地腾起几百米高时,他俩还站在窗口看着最后一批傀儡军队转移。

    突然腾起的巨大火墙,像是一下把黑铁荒原的距离都拉近了,站在这里都能感觉到灼热的气浪。

    “这么快!”宁谷喊了一声,手撑着窗台,直接跳了出去。

    “宁谷,”连川跟着跳了出来,“日光不闪了。”

    宁谷愣了愣,抬起头看向天空,的确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闪烁。

    “珠子呢,”连川说,“我看看。”

    宁谷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么巧吗?”

    “没有巧合,”连川说,“都是必然。”

    宁谷蹲下,在靴子的小兜里摸了半天:“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