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83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83

    “清道夫不可能没有领导者,”陈飞说,“光看清道夫的种类不同就能知道,这东西无论是怎么形成的,最初都是有规划的。”

    “我现在还在想办法拿到一些清道夫的资料,”春三说,“拿到之后清理队会马上送我去城务厅。”

    “要用实验室吗?”陈飞说,“我的授权口令已经给你了,用那个就可以,不过现在城务厅不安全,清道夫已经进了a区,被压制出去了而已。”

    “我知道,”春三走到帐篷外,看着眼前被火光映红的黑铁荒原,“不用很长时间,我就是得知道它的初始信息。”

    “你有什么判断吗?”陈飞问。

    “我有个模糊的想法,”春三说,“我观察了一直清道夫的行动,没有发现他们有交流的情况,也没有看到他们有合作,还能用的那些监测站能发现旅行者的精神力和傀儡的精神力,但没有清道夫的,所以他们应该是没有交流合作,而是按一个既定模式不断重复。”

    “有些道理,”陈飞说,“露珠里复制出来的人是被控制着的,跟清道夫的行为有些相似,甚至也是只要受伤就死亡这种高消耗的作战方式,是不是因为露珠经历了过不止一个毁灭,从清道夫身上得到的灵感?”

    春三看了一眼静静悬着的露珠,第二轮大战开始后,它一直没有动过,就像是在观战,等一个最后结果,如果他们被毁灭了,露珠就离开,如果活了下来,可能还要面对露珠的掠夺战。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春三说,“一个找到了世界入口的人,在一个个世界里寻找出口。”

    “连川有没有消息?”陈飞问。

    “没有,”春三听到这个名字立刻感觉有些喘不上气,她坐到了旁边一块黑铁上,“九翼的说法是连川在代码里消失了,我没再去问宁谷,他情绪一直是绷着的,我怕问错了他一崩溃,我们真的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我不相信连川会死,”陈飞说,“主城对他的每一次训练,都是让他去死,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都没有死,现在怎么会死。”

    “我会一直监测的,”春三用力吸了一口气,抹了抹眼睛,“连川的精神力,我不用看解析就能认出来。”

    通话结束之后,春三低着头坐了很长时间才站了起来。

    转身的时候看到身后站着龙彪。

    清理队这一场战斗损失了不少队员,一向彪悍的龙彪也是一脸黑色的烟尘和伤口,制服也破了不少地方。

    “怎么?”她偏了偏头。

    “雷豫说要活捉一个清道夫,”龙彪说,“陈飞送来的运输车里有个装载箱,以前放实验体的那种,我跟他,还有宁谷去捉一个回来。”

    “现在吗?”春三问。

    “嗯,”龙彪点点头,“趁现在清道夫数量减少。”

    “注意安全,”春三说,“任何一点危险就撤,没有清道夫我也可以做分析的。”

    龙彪笑了笑:“吹什么牛。”

    春三也笑了笑。

    “你坐我车,”雷豫跨上了a01,看着宁谷,“c区有些零星的,捉了可以马上就近送去城务厅。”

    “我一个人去就行,”宁谷说,“清理队不能再死人了。”

    连川虽然平时闭口不提这些清理队员,但能看得出来,清理队员之间的关系是很紧密的,他不想连川回来的时候看到曾经为他背叛了主城的清理队损失那么大,尤其是雷豫,不能出任何事。

    “没死几个。”龙彪说,“现在也不是盯着损失的时候。”

    “你们帮不上什么忙。”宁谷说。

    “一,我们护镜上能扫描到清道夫,三个街区之内,你能吗?”龙彪说,“二,你认识路吗?我们知道去城务厅最快最安全的路。”

    作为一个在失途谷屡屡迷路从来也没弄清过布局的鬼城恶霸来说,龙彪说的第二点,准确击中了他。

    他跨上了雷豫的车。

    雷豫的车跃向空中,向主城的方向冲了过去。

    龙彪跟在他们身后,车后拖着装载箱。

    宁谷不确定能不能活捉到清道夫,但他必须试一试。

    e的状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路走低,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一旦他倒下,傀儡军团自己能不能控制得住,又还能撑多久,都是未知数。

    如果春三能弄清清道夫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样的一种的东西,他就能有针对性地去战斗。

    某种意义上,清道夫给他的感觉就像是e的傀儡军团,要想打败清道夫,光是杀掉清道夫本身没有用,必须杀掉清道夫身后的那个头领。

    “火那边有三个,”龙彪说,“分不清种类。”

    “知道了。”宁谷说。

    冲过区火墙中间的桥的时候,雷豫开了火,用火力抢先压制清道夫,如果是快速的那种,他们有可能刚冲过去,清道夫就已经到了面前。

    刚一穿过火墙,宁谷就看到了三个黑影,同时向他们一甩胳膊。

    是远程清道夫。

    一片金光迸出,扑向清道夫,对方的攻击瞬间消失,接着三个清道夫也消失了。

    雷豫和龙彪的车悬停在空中。

    龙彪转头看了他一眼:“稍微,稍微,温柔一点。”

    “不好意思。”宁谷说。

    “没事,”雷豫说,“再来,继续往c区去,离城务厅越近越好。”

    宁谷一直在黑铁荒原上,战斗开始之后他就没有再进过主城,对战况没有一个直观的感受。

    现在坐在a01上,从主城的半空中掠过时,他才发现主城几乎已经全毁。

    没有一栋建筑是完好的,也没有一条街道是平整的。

    废墟上的尸体成片。

    城卫的,巡逻队的,旅行者的,还有很多自毁的ez……

    夹杂在其中最让宁谷难受的,是普通的平民,手无寸铁,没有任何防身和战斗的能力,只是毫无希望地躲在某一堵墙后,某一张桌子下面,甚至只是缩在某一根灯柱的旁边,然后就那么铺着厚厚的烟尘,再也不动了。

    “面前火墙,”龙彪再次报出坐标,“刚出来的,四个以上。”

    两辆a01的车载武器同时开火,打出一条直线往前压了过去。

    宁谷在后座上站了起来,指尖的金色光芒在空中拉出了长长一条光带。

    看清了清道夫的位置之后,他手一扬,先把最快的两个清道夫击碎了,接着金光光带绕进了剩下的四个清道夫之间,猛地收缩搅缠之后,只还剩下了一个远程,被圈在了不断旋转的金光之间。

    “你们掩护我,”宁谷跳下了车,“把箱子打开。”

    “怎么弄进去?”龙彪跟着跳下车,把箱子卸下来拖到了距离清道夫两三米远的位置上。

    “……不知道。”宁谷说。

    “试一下把他赶进去,”雷豫扫描了一下四周,下车绕到了清道夫的另一侧,“附近没有别的清道夫了。”

    “宁谷不要碰到他,”龙彪补了一句,“不知道清道夫的成分,注意安全。”

    “好。”宁谷扬手,金光往回收了收。

    被圈在光里的清道夫动了动,似乎在寻找出路。

    “他是不是没有眼睛?”宁谷说,“一直在转圈。”

    “你的能力影响他的判断了,”雷豫说,“继续把他往箱子里赶。”

    雷豫对着清道夫脚边开火,清道夫向反方向移动了几步,宁谷迅速把金光继续往回收。

    “安全,”龙彪举着武器,盯着四周的动静,“没有发现异常。”

    雷豫的火力和宁谷的能力几次配合之后,清道夫走到了装载箱的箱口。

    龙彪已经打开了箱门,只要再走一步,清道夫就能进入箱子。

    “继续。”雷豫说。

    “嗯。”宁谷应了一声。

    就在他扬手的时候,前方的火墙突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裂声,像是从地层深处的爆发,又像是来自所有的裂缝。

    脚下的地面剧烈震动着,几乎让人站立不稳。

    “雷豫!”通话器里传出了团长的声音,“出什么事了?位置,我马上带人过去。”

    “先不要过来,情况和范围都不清楚!”雷豫说,“马上装载完成,我们可以退,不要过来!”

    一片巨大的黑影从雷豫身后的火墙里升起。

    “队长!”龙彪举起武器对着火墙开了火。

    雷豫没有回头,先往旁边冲了几步才转身开始射击。

    宁谷看着火墙里的黑影,这不是普通的清道夫,他们第一次看到火里有这么大体积的黑影。

    “宁谷快!”龙彪喊。

    宁谷猛地收了一下金光,但光里的清道夫突然站定,不再动了,任由金光在他身上爆出。

    如果再往回收,这个清道夫就有可能被能力直接杀死。

    “他不动了。”宁谷说,“我们是不是……惊动了首领。”

    “放弃!”雷豫果断地下了命令,“放弃!”

    宁谷没有收回能力。

    他看着火光里的黑影。

    如果他们已经惊动了清道夫背后的东西,那看这东西的状态,是绝对不愿意让他们活捉清道夫的,这次如果放弃了,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宁谷咬牙,猛地伸手往已经走到装载箱前的清道夫猛推了一把。

    同时他脚下爆发的金光也迅速铺向了裂缝,顺着火势炸开。

    逢赌必赢!

    但手推的这一把,感觉有些奇怪。

    清道夫不算是有实体的东西,被打死也只是很快地消失,但要说没有实体,宁谷又觉得这一把推出去,并不是推进了空气里。

    正想收回手的时候,他眼前猛地一暗。

    所有的光都消失了,他仿佛站在了一块黑色的大幕前。

    前方的黑暗中有画面闪动。

    一点一点地向他推过来,像是一段信号不好的全息影像。

    画面突然猛地推到他眼前一下放大的时候,宁谷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坐在一张巨大的椅子上,全身有无数的细细的包裹着黑雾的管子延伸向四面八方的黑暗中。

    他用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椅子上的这个人影的脸。

    他想要看清这个人的样子。

    在这个人影刚闪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就一直盯着了。

    他不愿意相信。

    却又必须要弄清。

    那种熟悉的,强烈的熟悉的感觉。

    但始终都看不清。

    人影始终只是一团模糊的黑色。

    宁谷慢慢举起了自己的手。

    用力一握拳。

    手背的皮肤下一串小小的光斑闪过。

    接着他就看到了椅子上的黑影手的位置闪起了同样的小小光斑。

    “连川。”

    “你说什么!不要发呆!宁谷!”雷豫的声音从通话器里清晰地传进了宁谷的耳朵里,“快走!”

    接着宁谷听到了a01引擎的声音。

    转过头的时候,雷豫的车已经停在了他身边,装载箱也已经放到了龙彪的车后。

    “你没事吧?”雷豫一把抓着宁谷的胳膊,把他拽到了后座上。

    “没事,”宁谷回过神,坐好之后他往四周看了一眼,没有了火墙里的巨大黑影,没有了清道夫,“那个清道夫抓到了吗?”

    “抓到了,”龙彪说,声音里带着一丝火气,“你以后不要这么冲动,如果刚才推那一下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太危险了!凡事考虑一下大局!你现在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嗯。”宁谷应了一声,“那个黑影呢?”

    “被你的能力逼退了,”雷豫说,“能力爆发的时候黑影被压回了裂缝里……你没事吧?不记得了?”

    “我有点……晕。”宁谷说。

    “扶好我。”雷豫说,“我们现在去城务厅,清理队正把春三往那边送过去,城务厅有医疗舱,那个搬不走,你去检查一下。”

    宁谷没再说话。

    耳边是主城烧成一片的噼啪声,带着烟尘的风声,还有龙彪不时汇报清道夫位置的声音。

    眼前却始终只有黑暗中的那个画面。

    黑影手背上的那串光斑。

    那串光斑他无论如何也忘不掉,死一千次也会记得。那是连川的编号,不会有错。

    他记不住路,记不清很多人的长相,但他不会记错那个编号。

    教堂的屏幕上第一次闪出那串编号的时候他就已经记了下来,再也不会忘掉。

    那个黑影是连川。

    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出来了。哪怕只是一个剪影,他也能认出连川。

    而那串光斑,确定了他的感觉。

    连川为什么会在那里?

    那是什么地方?

    清道夫的老巢吗?

    连川为什么会在那里?

    看那些管子和连川看上去并没有受限制甚至有几分放松的坐姿……清道夫是连川控制的吗?

    怎么可能?

    但……

    清道夫的确是在他们进入露珠,连川消失之后才出现的。

    这是什么因果关系?这是什么逻辑?

    宁谷茫然地看着前方。

    “九翼,你到没有人的地方。”宁谷站在实验室的墙角。

    春三和几个工作人员正在用机械臂把装载箱放进实验舱里,清理队员都紧张地举着武器。

    他用蝙蝠的专用频道联系了九翼。

    “我在熔火管道顶上,”九翼说完,突然大喊了一声,“寂――寞啊――”

    “我看到连川了。”宁谷说。

    “哪里?”九翼瞬间收了疯癫。

    “我们捉清道夫的时候,有个大东西从火里出来,”宁谷说,“我一着急就把清道夫推进了箱子……”

    “又是意识接触,”九翼说,“你看到连川在哪里?什么状态?”

    “他……”宁谷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人,侧了侧身体,低声说,“我感觉他在控制清道夫。”

    九翼那边没了声音。

    “九翼?”宁谷小声叫了他一声,“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是连川?清道夫是每个世界挑人来控制的吗?没有专人负责的吗?”

    “也说不定一直都是连川。”九翼说。

    “什么意思?”宁谷愣了,“连川只在我的世界!他是我的!”

    “没人跟你抢,”九翼啧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才又说了一句,“没有时间,没有因果,没有逻辑,这些世界就是无数个随机衔尾蛇,不知道哪一句话,哪一步,哪一个举动,就会出现。”

    宁谷没有说话,九翼大概是觉得他没听懂,又补了一句:“你可以是开始,也可以是结束,这也不是第一次你碰到这样的情况了,谁知道是不是你创造了清道夫?”

    九翼这句话,让宁谷整个人都被震得有些发懵。

    “怎么办?”宁谷问。

    “我不知道,”九翼说,“如果有办法,也只能是你。”

    “准备开箱。”春三说,“注意读数。”

    “春姨。”宁谷拦住了准备按下启动键的春三。

    “什么事?”春三看着他。

    “我要进去。”宁谷说。

    “什么?”春三吃惊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要进去。”宁谷说。

    “进去干什么?”雷豫走了过来,“你刚才到底碰到什么事了?”

    “让我进去,”宁谷说,“我要去……见见清道夫的首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