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84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84

    虽然并不确定连川是不是真的就是那个所谓的清道夫的首领,但宁谷还是这么说了,他不能说他看到的是连川。

    眼前这些人,都是为了对抗清道夫拼死一搏的人,如果让他们知道有可能是连川在指挥清道夫,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宁谷根本不敢想。

    特别是春三和雷豫,清道夫从毁灭世界的清道夫,变成了有可能是连川带领着的清道夫……

    “你什么时候见到的清道夫的首领?”雷豫把宁谷拉到了一边,低声问。

    宁谷每次看到雷豫,都会有一种类似面对“父亲”级别的压力,就像面对团长一样,他偏开了头,看着已经被放在实验舱里的装载箱:“就在推清道夫进那个箱子的时候。”“在意识里见到的吗?”雷豫问。

    “嗯,”宁谷点了点头,“我觉得应该再去见见,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不从根儿上把清道夫灭了,他们就会源源不断,就算有枯竭的那一天,怕是我们也等不到。”

    “那也未必。”雷豫这话听着还是不赞成他进去,“太危险了。”

    “没有那个世界等到了那一天,”宁谷说,“n号说过我们是奇迹,因为这个世界有旅行者,有精神力,这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大的优势,别人没有的。”

    “你怎么知道n号说的是实话?”雷豫压低声音,“他是来杀你的。”

    “如果我们不能打败清道夫,他杀我也没有意义,抢走一个毁灭的世界,不是他要的,”宁谷说,“他就是因为知道我们能够成功,精神力说不定就是我留给自己的武器。”

    雷豫没有说话,抱着胳膊,眉头拧得很紧。

    春三走了过来:“清道夫状态不是很稳定,装载箱的设计并不是以清道夫为参考的,我们要稍微快一些决定。”

    “让我去进去吧,”宁谷说,“我已经经历过太多这种场面,我有把握,而且……我觉得对方是可以交流的。”

    雷豫盯着他又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那个首领,是谁?”

    春三猛地转头看了一眼雷豫,又转过脸看着宁谷。

    宁谷有些佩服,不愧是夫妻,就这一句话,估计春三已经猜到了雷豫猜到了什么。

    “我看不到他的脸,”宁谷说,“但他肯定不是清道夫,他是个人。”

    九翼蹲在熔火管道的顶端,看着远处火光冲天烟尘滚滚的主城,一切都很陌生,虽然他离开主城进入失途谷那天开始就没再离开过,但他从荒原上看过失途谷无数次,这个角度的主城,也是他熟悉的主城。

    现在除了依然执着亮着的光刺,所有他熟悉的都变了样子。

    他还活着。

    这一点很重要。

    但他本可以躲在失途谷里,躲在这个世界的轴心里活着,可以不要一切地活着,什么躯壳,什么世界,他只要还能思考还能记得,他就还活着,管他世界变成什么样。

    但现在,他却不得不困在自己的躯壳里,为了保住这个世界,为了保住这个世界上的那些还活着的人,去战斗,去搏命。

    拿活着,换活着。

    “老大,”福禄顺着管道爬了上来,一路喊着,“我和寿喜去检查过了。”

    “所有的管道都准备好了,”寿喜跟在福禄下方爬着,“黑戒等你命令就可以启爆。”

    “嗯,”九翼应了一声,“十个黑戒,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有任何要求都同意。”

    “我都记下来了,”福禄从怀里掏出一块平整光滑的铁片,上面刻下了十个名字,“他们没有要求,就是想留着戒指。”

    “当然留着,本来就是做给他们的,属于他们的。”九翼说。

    “战斗里死的兄弟我们都记下来了,”寿喜说,“都放在你的箱子里了。”

    “好。”九翼接过福禄手里的铁片。

    他记得每一个蝙蝠每一个黑戒的名字。

    虽然对于失途谷的居民来说,黑戒仿佛一道魅影,从来只藏在黑暗里,所有的人都只知道黑戒,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但九翼都记得。

    黑铁荒原下有很多熔火管道,横贯荒原,从失途谷的四周通向a区,为主城提供曾经需要的能源。

    九翼知道每一条管道的位置和走向,去掉已经被裂缝切断的,还有不少暂时安全的,有些已经废弃,有些还有熔火,但是主城现在已经被毁得七七八八,管道早就已经关闭。

    这些深埋地下的管道都还能利用。

    本来倒是没想着能在毁灭大战里用,九翼最早安排黑戒去给管道动手脚的时候,主要是防着主城,主城那帮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人,对于不能控制失途一直耿耿于怀。

    作为这个世界最强改装群体,失途谷有足够的技术让熔火管道从地下破铁而出,熔火的温度远比清道夫裂缝的火要高得多,虽然他并不确定能不能管用,但把管道翻出来的目的本来也不是释放熔火。

    九翼看了一眼脚下管道曾经深埋的位置。

    这就是一道道壕沟,而翻起堆叠着的黑铁,起码能在一定时间里完全截断清道夫进城的路线,他观察了很久,清道夫没有攀爬能力。

    一开始李向的思路是正确的,未经任何处理的黑铁是清道夫的障碍。

    这大概也是他没有在别的世界见过同样的质地的世界的原因。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只能认为,这是救世主留下的又一个砝码。

    只是他还没有最后决定要不要用,毕竟黑铁荒原的面积是主城的不知道多少倍,清道夫也是主城里的不知道多少倍,把清道夫都截留在黑铁荒原上,对于失途谷来说,一不小心就是群体自杀事件。

    他还没想好,这个世界到底值不值得失途谷付出这样的代价。

    “最高防护开启,”春三把手放在了按钮上,“按下按钮五秒钟之后舱门打开。”

    “明白。”宁谷站在实验舱门外,四周是透明通道,外面的人能看到他,也能看到实验舱,但有任何危险,他们都无法在第一时间进来,唯一能做的是销毁。

    “只有一次接触机会,”春三用话筒告诉宁谷,“一次接触没有成功就放弃,不进行第二次尝试,明白了吗?”

    “明白了。”宁谷点点头。

    “你进去准备好了,我会遥控打开箱门,”春三交待,“实验室的精神力屏蔽装置已经关闭,你可以用能力。”

    “嗯。”宁谷点头。

    “宁谷,如果……”春三继续说。

    “春姨,”宁谷转过头,隔着防护罩看着她笑了笑,“连川从来没跟我说过你这么嗦。”

    春三也笑了起来,按下了按钮:“要活着。”

    “活着。”宁谷说。

    舱门打开,宁谷走进了实验舱。

    实验舱里很安静,如果没有人用话筒跟他说话,他应该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

    这个实验舱,跟他看过的连川接受各种残酷训练的地方很像。

    他终于有一天,可以实地体验到连川站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静静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样的危险降临时的感受。

    宁谷的脚下泛出了金色的光芒,一点点旋转着包裹住了他和那个装载箱。

    “开箱。”他说。

    “开箱。”春三说。

    装载箱上的绿色小灯闪动了几下之后跳转成了红色。

    箱门咔的一声打开了。

    清道夫从箱子里冲出,几团小黑雾突然出现在了宁谷眼前。

    但跟着就被金光包裹住,攻击在无声无息中化解掉了。

    宁谷走向清道夫,伸出了手。

    连川,无论是不是你,无论你在哪里。

    醒醒,帮我。

    时间是不存在的。

    这句话在眼下给宁谷的感觉格外清晰。

    他再次看到了之前看到过的同样的场景。

    只是这一次看得更清楚。

    一个在台阶上的高台,一张巨大的椅子,无数通向黑暗中的雾状管道。

    还有那个他看剪影都能认出来的人。

    “连川。”宁谷向前走了过去,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的指尖泛起了金色的光芒,随着的他的移动,这光芒在他身后拉出一道金色的轨迹。

    踏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的人偏了偏头,一直放在扶手上的手抬了起来,撑在了额角上。

    似乎很有兴趣地看着。

    宁谷再次想要看清这个黑影的脸,但一片黑暗中,椅子后方发出的白光让一切都在逆光中变成一片漆黑的影子。

    “连川。”宁谷走上了台阶,一步步向黑影走过去。

    黑影始终没有动,但宁谷能感觉到他的视线。

    宁谷停在了台子边缘。

    “谁。”黑影突然开口。

    这简单的一个字,让宁谷几乎瞬间崩溃。是连川的声音。

    连川问他是谁。

    “我叫宁谷,”宁谷咬牙慢慢抬起胳膊,握拳,两串小小的光斑从两人的手背上闪过,“我是鬼城旅行者宁谷,你认识这串编号吗?”

    “e,x,i,t,”连川的声音在黑暗中传过来,“你是出口吗?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我不是,”宁谷说,“我就是宁谷,你认识的那个宁谷,刚跟你在教堂里结婚的宁谷,跟你说好了一直在一起的宁谷。”

    连川笑了起来,肩膀抖动着。

    这笑声里的陌生真真切切。

    宁谷从未听到过连川这样的笑声,但这声音却又真实的就是连川。

    这一瞬间,他有一种愤怒。

    有一种最心爱的宝贝被人抢走了的愤怒。

    “闭嘴。”他说。

    对面的笑声倒是非常配合地停止了。

    “你是谁。”宁谷问。

    “我是谁,”黑影突然动了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体上连接着的管子,跟着他缓缓地在空中浮动着,黑影慢慢向宁谷走了过来,“我得想想。”

    宁谷站着没动,但金光瞬间从身后卷了过来,拦在了他和黑影之间。

    而也就在这时,他终于看清了黑影的脸。

    清清楚楚,他熟悉的那张脸。

    这就是连川,不可能是别人,不是复制品,不是意识里的某一段回忆,不是任何幻象。

    就是连川。

    甚至还穿着清理队的制服。

    “我是,”连川凑近他,隔着金光看着他,“要看着你们毁灭的人。”

    “为什么?”宁谷问,“为什么要看着我们毁灭?”

    “因为这是结果。”连川回答。

    “这不是你想要的。”宁谷说。

    “世界毁灭的时候,我想做什么,”连川说,“我想,看着。”

    这句话更是让宁谷确定了这就是连川,连川是个不可复制的实验体,是个独一无二的bug。

    “除了活着,我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如果你有,就做。”宁谷说。

    “我说的,”连川说,“你有吗?”

    “有,”宁谷说,“我要带你回去。”

    “回哪里?”连川问。

    “回主城,回失途谷,”宁谷说,“你现在不是你,你要回来……”

    “你凭什么说我不是我?”连川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你不会选择这样的路,你也不会让人安排你选择这样的路,”宁谷说,“这些不是你想要的。”

    “这些才是我真的想要的,”连川的眼神里带着寒意,“我受过的苦,承受过的恐惧,体会过的绝望,每一分,每一秒,都刻在我的记忆里,我的脑子里,我的意识里,那些看着我受苦的人,那些把我扔进深渊里的人,那些用绝望埋掉我的人……我要看着他们,毁灭。”

    宁谷在这一瞬间猛地明白了。

    这就是连川。

    但这是另一面的连川。

    努力想要活着,无论如何也要活着的连川,选择了跟他一起,摆脱毁灭的命运,留住自己的世界。

    而现在,被连川狠狠压在心里,努力不去触碰的,伤痕累累,充满了恨和绝望的那个黑暗的另一面,被释放了出来,成为了一心一意要毁灭世界的清道夫。

    宁谷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如果是他,就算是疯了,可能连川喊一声他就能顺着声音爬回来。

    但连川不同,连川之所以不可复制,就是因为他惊人的意志力和精神力,这么多年残酷的训练,也没有哪怕一次能够击垮他。

    “你记住一点,”九翼在他做出决定之后说了一句,“如果无法沟通,那他就不是你要的那个连川,杀了他,让连川回来。”

    他没明白九翼的这句话,到现在也没有明白。

    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连川,真的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连川。

    他未必能杀得了连川……就算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连川,他也下不去手。

    但他必须打败这个人。

    金光在连川四周炸开。

    连川却在宁谷没有看清的瞬间里闪出了金光的范围。

    接着宁谷就感觉自己被当胸一脚踹出了十多米远,摔下了台子不算,还从台阶上一路滚了下去。

    挺没有面子的。

    宁谷重新站起来之后感觉自己的怒火已经烧到了头顶。

    “要杀我吗?”连川站在高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就凭你?”

    “就凭我。”宁谷说。

    “你以为你是谁?”连川笑了起来,“你以为真的,会有救世主吗?”

    “我是宁谷,”宁谷再次往台阶上走,金光开始在他身边漫延,脚下不断卷出暗银色的光芒,每一道都仿佛透着寒光的刀锋,“我是你的选择,我是你选择相信的那个人,我是你说好了一直在一起的那个人……”

    宁谷重重地踏着台阶走回了高台上,一字一句:“我是为了你逢赌必赢的那个人!”

    连川冲过来的时候,金色的光芒已经裹住了宁谷。

    虽然宁谷再次被他一拳砸下了高台,但暗银色的刀锋划开了连川制服,在他的腰上划出了深深的一道黑色伤口。

    扯平了。宁谷摔到台阶下面的时候看到了那道伤。

    连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上的伤口,突然跃向空中,没等宁谷反应过来,他的确膝盖已经砸在了宁谷肚子上。

    宁谷这一瞬间感觉自己胃都快从嗓子眼儿挤出来了。

    巨大的疼痛和窒息的感觉让他一阵害怕。

    但他已经不是那个刚从鬼城走出来的傻子旅行者了,他经历了太多,连川也教给了他很多。

    所以他在害怕的间隙里,敏锐地发现了破绽。

    连川没有对他用杀招。

    之前他有能力扛着,摔到地上之后,连川的这一次攻击,他是在没有能力保护的情况下硬挨的。

    以连川的攻击力,这一膝盖,足够砸死十个宁谷。

    但一个宁谷也没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