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第 90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90

    “我以前怎么没有觉得失途谷的地面这么硬呢?”宁谷躺在九翼老巢的一个小洞窟里,看着洞顶。

    “你在失途谷睡过觉么?”九翼坐在旁边,靠着洞壁看着他。

    “睡过吧,”宁谷想了想,“坐着,也躺过,连川也睡过……不,他是晕过去了,还有床呢。”

    “你是让我现在给你去找个床吗?”九翼说,“你谁啊?”

    “救世主啊。”宁谷看了他一眼。

    “别看我,”九翼说,“快睡,睡着前看我,我怕你睡着了梦到的是我。”

    “那你就太看得起自己了。”宁谷说。

    “睡不睡?”九翼说。

    “我睡得着吗!”宁谷火了,腾地一下坐了起来,“连川现在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春姨和龙彪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我躺这儿睡觉,你说我睡得着吗!你睡得着吗!”

    “睡得着啊,”九翼笑了笑,“我又不关心那些人。”

    “吹吧。”宁谷坐在地上,低下头叹了口气。

    “喝点儿水吧,平静平静,”九翼站了起来,过去旁边给他拿了一杯水过来,“不行的话我给你弄点睡觉的药来。”

    “不了,”宁谷接过水,喝了一口,“我怕你趁机改装我……”

    九翼一拳砸在了宁谷太阳穴上。

    宁谷倒在了地上。

    九翼在他倒地之前接住了他手里的杯子,回手递了过去。

    洞口伸头探脑的福禄跑过来接过了杯子:“老大,你把他打死了?”

    “滚,”九翼看了他一眼,“我看你脑袋也改装了得了,反正也是空的!”

    “晕了。”福禄蹦过去在宁谷鼻子下面探了探。

    “你给我出去!”九翼说。

    福禄把杯子放回原位,转身跑出了洞窟。

    “救世主,”九翼把宁谷扶正躺好,“醒了以后不要找我麻烦,我没那么多时间哄小孩儿睡觉,再晚我怕你救不着连川也要跟我拼命……”

    宁谷闭着眼睛,看上去状态还可以,不像是被打晕的,就像睡着了。

    九翼随便拎了块毯子垫在了他脑袋下,坐回了角落里,靠着洞壁继续看着他:“我一直觉得没什么牵挂才能是优势,现在看来,有牵挂才是无往不利……看你的了。”

    没时间了。

    宁谷顺着一条金属的白色走廊一直往前跑,两边是他曾经见过的墙壁,是他看到过四张“宁谷”画像的那条走廊。

    他要找连川,应该不是这里,这里不是连川现在所处的位置。

    但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

    “连川!”他一边跑一边吼了一声。

    接着就觉得脚下的地面突然空了,他猛地往下,沉入了另一条走廊。

    这条走廊他也认识,他跟连川去城务厅的仓库拿隔热服的时候走过这条走廊。

    “连川!”他又吼了一声。

    然后停下了脚步。

    但地面并没有变化。

    ……看来不是声控的。

    只能继续跑,找到连川再说。

    走廊很长,跑了不知道多少个拐弯,他看到了一扇门,也顾不了这是哪里,宁谷冲过去就把门给推开了。

    是一个类似之前春三带他去的那个有实验舱的房间。

    里面有人。

    他看到了刘栋和陈飞,还有雷豫。

    三个人的视线都看着前方的实验舱。

    宁谷转过头。

    看到了一个孩子。

    大概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简单的短袖短裤,身上脸上全是黑色的伤痕,有新有旧。

    这些伤痕看得宁谷一阵心悸。

    这是连川。

    “杀了它,你就能出来了。”刘栋说。

    看得出实验舱里的小连川左腿已经使不上劲了,单膝跪在地上,但还在努力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

    “站起来,”刘栋说,“你现在是契合者,杀不了它,你就没有用了。”

    小连川抬起头,看了一眼舱外的人。

    慢慢站了起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陈飞低声说。

    “放。”刘栋没有理会陈飞的话。

    实验舱顶的门打开,一个带着些苍白颜色的人形实验体慢慢倒挂着爬进了舱里。

    “我去外面,”雷豫转身,“抽根烟。”

    他从宁谷身边擦肩而过,推门走了出去。

    宁谷盯着舱里的小连川,那个实验体突然脱离舱顶落向小连川头顶的时候,他猛地往前冲了两步:“小心!”

    但实验体还在空中的身影突然一顿。

    小连川居然用刚才已经使不上劲了的左腿猛地一蹬,向后翻跃而起,右小腿倒勾着踢中了空中的实验体,右小腿处一根黑色的椎刺直接扎穿了它的头部。

    参宿四的椎刺。

    不过椎刺比宁谷看到过的要小一些。

    小连川落地之后,实验体才摔倒了地上,不再动弹。

    刘栋啪啪地拍了几下手,转头看着陈飞:“看到了没?”

    “嗯。”陈飞点了点头。

    “感觉怎么样?”刘栋又用温和的语气问小连川,“疼不疼?”

    小连川站了起来,看着他:“没事。”

    稚嫩而冷漠的声音让宁谷一阵难受。

    没等宁谷再细看小连川的伤势,他已经脚下一空,落进了另一条走廊。

    宁谷跑着向前,再次看到门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会看到什么了。

    门后依然是实验舱。

    十几岁的连川不断跃起,被击中,摔倒,受伤,但每一次,无论看上去多重的伤,他都能再次站起,击杀。

    “你要证明你无可取代,你要杀掉所有威胁,哪怕只是‘可能’,你只有活着,才是无可取代的。”

    宁谷再次落入下一条走廊。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进入这样的一条轨道里。

    不一样的走廊,不太一样的实验舱,不同的实验体,不同的训练。

    唯一不变的是永远都在搏杀的连川,从孩子,到少年,到青年。

    受伤的次数越来越少,速度越来越快,击杀的时间越来越短。

    眼神越来越冷漠。

    宁谷没有听到过他因为受伤发出的任何声音,没有过哭喊,没有过求助,甚至没有哼过一声。

    无论是进攻,还是扛下攻击,他永远安静沉默得像是没有生命。

    ――我只是个武器。

    宁谷不知道连川是什么时候明白了这一点,是一开始,还是在不断的痛苦之中,他想象过连川曾经经历什么样的痛苦和黑暗,但从未有像现在这样真切,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旁观者,手因为绝望和恐惧而颤抖着。

    连川有多少愤怒和恨藏在心里。

    这些黑暗一旦被敲开了口子,足够连川成为以毁灭所有而存在的仇恨源头。

    而连川又是用了多大的努力,才把自己从带着清道夫毁灭无数个世界的轮回里拉了回来。

    所有的黑暗都被他再一次压回封存。

    连川的确是一个无可替代的强大bug。

    宁谷再一次坠落。

    看到了一个黑色的水柱。他对这个水柱舱已经很熟悉,这东西贯穿着连川二十多年的生活,时不时就会出现。

    但现在这个水柱舱里的液体,是黑色的。

    不再是以往能看到连川伤痕累累的身体的透明液体。

    “连川。”宁谷走到了水柱舱前,伸手摸到了坚硬的外壳。

    “九翼!”通话器里传来了雷豫焦急的声音。

    “在。”九翼站了起来。

    “你去看一下e的情况,”雷豫说,“黑铁屏障有缺口,清道夫过来了,联系不上e,不知道他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我去看看,不过我找到他也没什么用,除了宁谷,没人能控制傀儡了。”九翼说着还是快步走出了洞窟,回手扬了一下,一张寒光织出的网封在了洞口。

    接着他跃上洞壁,指刺弹出鸣音,几个黑戒从黑暗里现身。

    “守着宁谷,”九翼说,“如果他状态不对,死多少人也要把他堵在洞里。”

    黑戒悄无声息地跳到洞底,守在了洞口前。

    缺口一直在,但因为傀儡守着,没有了控制中枢的清道夫无法突破。

    不过九翼从失途谷出来,往黑铁荒原去了没有多远的距离,就看到了成片的清道夫被清理队的火力压制着,黑戒和一部分留在这边的旅行者正在烈火中不断击杀。

    九翼跃向空中,指刺带出大片寒光,压向清道夫。

    清理掉一片之后,他继续往前,地面的清理队伍也跟前往前推进,想把清道夫逼回去,修复缺口。

    九翼快速地越过了两道裂缝火墙,还有好几个分隔区,都没有看到e。

    但现在黑铁荒原上的情况能看得出来,e应该是出事了。

    傀儡没有了控制和指挥,战斗力大打折扣,压在几个缺口的傀儡都已经死伤过半,驻守的旅行者都已经在连续的战斗中疲惫不堪。

    “救世主,救世主,”九翼在空中盘旋着,指刺不时划破黑暗,成片的清道夫被他切碎,但只靠他这样,清道夫只要最后冲刺的数量够,冲进失途谷怕也是早晚的事,“救世主你在干什么?”

    前方暗银色的光芒闪过,像是带起了涟漪,一片暗银色的光芒辐射状地铺了出去,傀儡在光芒闪过的瞬间恢复了战力。

    九翼松了口气,往前落在了一块大黑铁后方。

    e正靠坐在黑铁旁,脸色苍白。

    “还能撑多久?”九翼问。

    “不清楚,”e说,“宁谷呢?”

    “梦里跟连川手拉手散步呢,”九翼蹲下,指刺在e的咽喉附近划了几下,“不知道还要多长时间……要我帮你撑一下吗?”

    “现在还不用。”e看了他一眼。

    “你死了可就来不及了啊,”九翼说,“我改装不了死人。”

    “临死之前叫你。”e说。

    “不行,你要留出时间,我又不是变戏法的,一秒改完。”九翼说。

    “知道了。”e说完偏开头咳嗽了两声。

    “你再撑一会儿,”九翼抬头往主城的方向看过去,“我有预感。”

    “露珠要有动作了,”e说,“它能感知清道夫的波动,清道夫大量突破缺口,它可能会抓住这个机会。”

    “读心术啊你?”九翼说。

    “快去。”e说。

    “搞不好是送死呢,”九翼张开了翅膀,“急什么。”

    “读数变化!”技术员的声音从监视器里传出来。

    “开始过来了吗?”刘栋看着屏幕里的水柱舱,依旧是漆黑一片,看不出什么变化。

    “是的,显示信息开始传送。”技术员回答,同时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水柱舱,接着就有些惊恐地站了起来,“水柱舱出现裂缝!”“修补。”刘栋简单地下了命令,又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实验舱封闭。”

    画面里能看到实验舱四周开始有金属墙面落下,几秒钟之后,这个实验舱就会成为一个密封的金属箱子。

    水柱舱有供氧,只要不出意外,跟露珠的联系会继续下去。

    至于还在里面的技术员,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刘长官,”技术员扑到了监视器前,“开门!让我出去!”

    “镇定!”刘栋提高了声音,“不出意外你可以活着出舱!出了意外我们全都会死,外面里面没有区别!”

    “可我不想这样死……”技术员声音颤抖着。“冷静下来,监视数据变化,”刘栋站了起来,“我现在要去联络舱了,你就是让我们迎来新世界的英雄。”

    宁谷的手伸进了黑色的水柱里,指尖碰到了什么东西。

    他轻轻移动了一下手指,摸到了……大概是连川的小腹,还有小腹上的几道伤痕。

    “连川,”宁谷的手往旁边摸了摸,抓住了连川的手,“逢赌必赢,我来了。”

    连川的手动了动。

    “连川!”宁谷提高了声音。

    连川的手一把把握住了他的手。

    宁谷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接着狠狠地一拉,把连川拽出了黑色水柱。

    没等宁谷看清连川的情况,身后传来了刘栋的声音:“你好,来自新世界的朋友。”

    宁谷震惊地转过头,看到了一个刘栋有些模糊的身影,坐在一张金色的椅子上:“刘栋?”

    “你是谁。”连川开口。

    宁谷再次震惊地转回头,看到了眼前站着的人是连川没错,甚至手背上还有闪过的小光斑。

    “我是这个已经没有希望了的旧世界的主人。”刘栋回答。

    “放你的屁!”宁谷回头骂了一句,“这个世界的主人们还在外面战斗!”

    但刘栋似乎并没有发现他在场,视线只在连川身上。

    “你想要什么。”连川问。

    宁谷感觉自己头都快要在震惊中被扭断了,连川已经被露珠里的人吞噬了意识吗!

    “我是个坦诚的人,时间不多,我就简单地概括吧,”刘栋说,“我想要跟你们合作,好好清理一下这个世界,清道夫解决之后,我们可以分享这个世界。”

    不,不对。

    如果连川的意识被吞噬,宁谷盯着连川,他不可能还在这里,他还在连川的意识里,刘栋看不到他就是证明。

    “怎么分享。”连川问。

    “首先我需要知道你们出来的条件和方式,”刘栋说,“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们的合作的第一条件。”

    “说。”连川说。

    宁谷还是盯着连川。

    这个说话的方式,跟连川一模一样,他对连川太熟悉,他知道连川是鬣狗的时候怎么说话,生气的时候怎么说话,开心的时候怎么说话,不想理人的时候怎么说话,嘲讽的时候怎么说话……虽然很多时候听上去没什么区别。

    但他就是能分得出来。

    这是连川。

    这不是露珠里的人。

    “你们要帮助我们先清理掉外面还在挣扎的那些渣滓,”刘栋说,“没用的旧的领袖和他的那些同僚,无视规矩的旅行者,疯癫的蝙蝠,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有必要,我们可以留下一部分突变者,他们的能力说不定可以帮助我们。”

    “好。”连川回答。

    “现在请你告诉我,你们从露珠里出来的方式,”刘栋说,“我需要根据情况安排。”

    “我怎么判断,”连川说,“你说的是不是实话?”

    “你们来了一段时间了,”刘栋说,“对这个世界也有一些了解,你们的救世主应该也会传递了一些信息给你,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要做什么,应该一目了然。”

    “你要做这个世界的神。”连川说。

    刘栋笑了起来。

    “我们为什么要生活在你的统治下。”连川说。

    刘栋收了笑容:“谁说神只有一个呢?这可以是个存在众神的世界。”

    “这一串串的屁放得能撑出八个露珠了,”宁谷出离愤怒,指着刘栋,“你真是为了达到目的,连另一个世界的人都想骗?你还真觉得所有的人都只是你达到目标的工具吗!”

    “我们时间不多,”刘栋说,“我们要抢在外面那些渣滓应对清道夫最艰难的时候出击,请告诉我你们要怎么样出来。”

    “这样。”连川慢慢抬起手。

    一个透明的小露珠慢慢从他的掌心里浮了出来,从一个手指尖的大小慢慢一点点变成了一个手掌的大小。

    “连川?”宁谷愣住了。

    他本来觉得连川的意识还在,但现在看到这个小露珠的时候他突然害怕了。

    “这是什么?”刘栋有些激动地从他的金色大椅子上站了起来,往前凑了两步。

    “这是,”连川看着小露珠,“你在等的人,你想要的那个世界。”

    “嗯?”刘栋看着他。

    “刘长官,”连川说,“我有没有说过,你太不了解我了?”

    刘栋猛地僵住了。

    “你不知道我到底,”连川说,“有多恨你。”

    “你是谁?”刘栋惊恐地喊了起来,头转向旁边,“实验舱的读数正常吗!”

    “连川?”宁谷也吼了起来,“你是连狗吗!”

    “读数正常,”连川说,“一切都正常。”

    “你是谁?”刘栋声音里带上了颤动。

    “我是来毁掉你‘神殿’的人,”连川手猛地一收,掌心里的小露珠被他握碎,像是炸开一朵水花,向四周飞溅着,“我叫连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