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熔城 番外1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番外1

    “新的一天欢迎你。”

    连川从睡眠舱里出来的时候,停顿了一秒。

    今天是他加入清理队半年以来第一个休息日,虽然从感觉上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区别,毕竟只正式执行过三次任务,还是最普通的非法出生。

    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房间门外有人。

    “谁。”他问。

    这个字还没落地,他已经到了门边,打开门的时候,外面的人还没来得及闪开。

    虽然已经看清了是谁,但连川的手指还是按在了对方的咽喉上。

    “我。”王归靠着墙,看着他叹了口气。

    连川松了手,转身回了屋里:“还没到时间吧?”

    跟队员和搭档在休息日出去休闲,是清理队再正常不过的社交,他虽然并没有跟王归一块儿休闲的意愿,但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

    “又不是执行任务,”王归摸了摸脖子,跟了进来,往沙发上一坐,“有必要把时间卡得那么准吗?”

    “也不用宽松到提前一小时。”连川走到桌边,看了一眼今天的配给,颜色太鲜艳了,看上去让人没有食欲。

    “你就当我还没到,”王归说,“过半小时再假装看到我。”

    连川笑了笑,没说话。

    “今天的配给吃不下吧?”王归说,“走吧,带你去吃点儿好东西。”

    吃点儿好东西。

    连川对主城很熟悉,尤其是b区以外的范围,各种任务目标逃窜躲藏的角落。

    但哪里有好吃的东西,他并不了解。

    他觉得主城最好吃的东西就是春三做的,只是他加入清理队的时候,清理队进行了重大人员调整,一直在进行搭档小组特训,他和雷豫差不多有两个月没有尝过春三的手艺了。

    但相比在作训部接受训练的那些日子,现在这样的生活足以弥补这一点了。

    “肯定不是春三能做出来的。”王归又补充了一句。

    “就去吃个东西,用激将法是不是太隆重了。”连川说。

    王归看着他,没有说话。

    连川也没再说别的,去洗漱了。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王归才又问了一句:“知道为什么雷豫让我跟你搭档么?”

    “因为他们都不愿意跟你搭档。”连川说。

    王归愣了愣,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站起来往门口走了过去:“这倒也不是没道理。”没等连川开口,他回过头又笑了笑:“只有我还把你当个小孩儿看。”

    连川没出声,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这个问题他是想过的,说出来的答案也并不是为了气王归,这是他听到搭档是王归时的第一反应。

    王归是从巡逻队被扔到清理队的,理由是过于散漫。

    虽然他的名字听着莫名有些悲壮,性格却并没跟着名字走,有些漫不经心。

    散漫不至于,过于散漫更是绝无可能。

    萧林没那么仁慈,真要是这样,回收重置包治百病,并不需要浪费一道手续。

    王归跟萧林年纪差不多,据说如果不是王归因为“过于散漫”多次拒绝,萧林现在的位置本应该是他的。

    所以无非是太强的人要留着,但又不能留在身边,扔到主城最见不得光的队伍里干些没人愿意干的脏活儿,是最好的方式。

    顺便还能再踩清理队一脚,巡逻队淘汰的人,去了清理队。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王归跟清理队的人始终保持着隐约的距离感,集体任务配合得完美而疏离。

    不过也许是因为雷豫的关系,他对连川的态度还算不错。

    只是一直坚持让连川叫他老大,并且不提供任何理由这一点有些迷惑,当然,他也不介意连川从未这么叫过。

    连川走出房门的时候,王归叼着烟趴在走廊上往外看着。

    “宿舍禁烟。”连川提醒了一句。

    “没点。”王归回过头,冲他晃了晃嘴上的烟。

    连川一眼就看出来这支烟是失途谷特产,蝙蝠身上经常能看到,主城没有这种黑嘴的烟,王归的级别也弄不到烟。

    公然在清理队宿舍里叼着从蝙蝠手里弄来的烟,连川有些无语。

    “这是证物,”王归转身往楼下走,“我叼一会儿就放回去了。”

    “看得出你是真把我当小孩儿。”连川说。

    “十几岁不是小孩儿是什么?”王归说。

    接着走出清理队的院门没到一百米,王归就把“证物”点着了,愉快地吐出了一口烟。

    王归带着连川去了c区,从一片破败的小楼走过,准备转进背街小巷的时候,连川突然停下了。

    “怎么了?”王归转头看着他。

    “有东西。”连川感觉到了视线。

    “今天休息,”王归说,“任务有别人。”

    连川又停了几秒,才跟着他继续往前走,但那种被人暗中盯着的感觉依然存在,甚至更强烈了。

    与此同时,王归往左边的旧楼顶上看了一眼。

    没错。

    就是那个方向。

    王归不是实验体,整个清理队,除了连川,所有人都是普通人,在主城最好的装备加持之下,可能强大到普通人无法想像,但依旧是普通人。

    王归却以一个普通人的状态判断出了他的感知到的东西在什么方向。

    这种超常的敏锐,也许就是萧林不愿意把王归留在巡逻队的原因。

    “就是那边。”连川说。

    王归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是蝙蝠,”连川说,已经听到了蝙蝠身上金属改装件碰撞出的细响,但仅仅是蝙蝠,不会让他有这么强烈的不安,“应该不止蝙蝠。”

    “可能是蝙蝠在带人偷渡,别的队员会处理,”王归看了他一眼:“去吃东西。”

    蝙蝠从主城各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缺口把合规的不合规的人往外带,一直以来都是主城人人皆知的秘密,只是找不到的缺口永远比找到的要多,所以生意一直挺红火。

    “不是普通的人,”连川得出了结论,“不是人。”

    “能被蝙蝠带着的,就算不是人,”王归叹了口气,“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连川没再说话,但也没跟着王归,转身走向旧楼的方向。

    他并没有多么忠于职守,清理队处理各种任务的能力也完全不需要两个休息中的队员出手相助。

    他只是不安。

    他从小到大的训练让所有能感知的不安都成为了威胁。

    只要感觉到了,就必须掌握主动。

    王归也没再说话,沉默地转身跟了上来。

    “你在这儿等我。”连川说。

    “我就看看,”王归说得很干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连川没再说话。

    旧楼后面是一片已经塌损的矮楼,有些还有人住,有些已经空置,裂开的屋顶和墙壁碎块落了一地。

    这样的环境,任何一个角落都能藏下危险。

    王归看了看四周,习惯性地往左臂上摸了一把,那是外骨髓固定武器的位置。

    连川没有这样的习惯性动作,倒不是对基本业务没有形成条件反射,而是因为他从有记忆那天开始,面对任何危险时,都手无寸铁,清理队这几个月的习惯,远不可能压过这样的记忆。

    左前方的一栋楼的二楼,又传出了一声低低的金属的声音。

    “等保洁队,”王归低声开了口,“这动静不对。”

    这声音比之前的要响一些,王归肯定是听出来了,这不是正常蝙蝠改装的金属部件发出的声响。

    也不是普通的金属撞击,更像是什么金属的东西被挤压时发出的。

    连川盯着二楼的窗口。

    一个人影从窗口闪过。

    是个蝙蝠。

    已经死了,身体被什么力量从中部折叠起来悬在空中,并且开始慢慢卷曲,仿佛有人正在把一套衣服慢慢卷起来。

    蝙蝠腰部的金属甲被扭曲挤压着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突变,”王归说,“看不到主体,找地方隐蔽,这个距离估计已经发现我们了。”

    “我能看到。”连川说。

    蝙蝠身体上有细细的如同胶质的半透明物体,正在一点点地收紧。

    王归看了他一眼,慢慢往旁边的一堵墙后靠了过去。

    连川没有跟着他,选择了相反方向。

    这不是他感觉到的东西,这种类型的突变体,对于他来说,击杀没有难度,他感觉到的东西,还在暗处。

    隐蔽没有意义,如果那边二楼的突变体都已经发现了他们,这东西不可能不如一个普通突变体。

    在随时有可能被偷袭的情况下,让自己处于无须分心的状态是最佳选择。

    但下一秒他就清晰地感觉到了危险。

    往王归的方向看过去时,他看到了王归正上方的屋檐上,蹲着一个人,苍白的皮肤裸露着,手臂和小腿的皮肤上有着成片的锋利突起。

    这是个实验体。

    他无比熟悉的恶梦。

    不安的感觉顿时充满了他整个身体。

    四通八达的街道,柔和的日光,去“吃点儿好东西”的期待,所有这一切带来的短暂松弛荡然无存,一瞬间里他像是回到了逼仄压抑永远充满了痛苦的实验舱里。

    王归发现上方有异常,是因为连川突然异常。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连川在非任务时进入战斗状态,也是第一次知道,连川可以在没有借助任何装备的情况下,达到超过装备的惊人速度。

    无论上方的异常是什么,以连川这个速度,都可以把他拉离危险。

    无论上方的异常是什么,恐怕也都不会比眼前的连川带给他的震惊更强烈。

    但连川并没有过来拉他,而是跃向了空中。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一个白色的人影已经以扑面而来的速度迎头砸下。

    但没有砸中他。

    连川猛地一把把他拉开了。

    一个已经死了的实验体,静静地躺在王归之前站立的位置上。

    连川单膝跪在地上,左手撑着地面,保持着进攻的姿势,在确定四周没有危险之后,才慢慢站了起来。

    如同实验舱一样被隔绝了的感觉慢慢消失之后,他往王归脸上扫了一眼:“就是这个。”

    “知道了。”王归说。

    连川往之前那个突变体出现的二楼窗口看了看,被卷起来的蝙蝠已经消失,突变体估计是受了惊,也不知去向了。

    “那个留给他们处理吧,”王归说,“不用太敬业。”

    “嗯。”连川应了一声。

    “不问问我有没有受伤?”王归看着他。

    “你明显没有受伤。”连川说。

    “我以为你会先拉开我,以你刚才的速度,应该完全能做到,”王归叹了口气,“但是你没有,作为你的搭档,我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

    “在他攻击你之前杀掉他,我也完全能做到。”连川说。

    “没有必要,”王归说,“我们没有接到任务指示,非工作时间也没有击杀的权限……自找麻烦啊年轻人。”

    “有必要。”连川回答得很简单。

    王归看了他一眼。

    连川没有再说话,转头看向另一边,路的尽头,蓝色的光芒闪过,是清理队的人。

    “五分钟之前,我想起了一件很开心的事,”王归说,“我以为我已经不记得了,没想到还能想起来。”

    连川没出声,看着他。

    “但是我以后可能不会再记起来了。”王归又说。

    连川看了一眼死掉的实验体。

    “这大概是失途谷没处理好的实验体,”王归说,“我们本不应该见到,更不应该击杀。”

    我们这一段记忆会被抹去。

    这件开心的事并不会被抹去,但这是王归以为已经不记得却又意外重新记起的事,以后未必还能有再意外记起的机会了。

    “是什么事?”连川问。

    “是一个梦,”王归看了一眼路那边,已经能看清a01的轮廓,“你见过动物保存库里的猫吗?”

    “小时候见过。”连川回答。

    “我梦到我变成它了。”王归说。

    连川没说话,等着他说下去。

    “说完了。”王归说。

    “我帮你记着。”连川说。

    “不用,”王归说,“忘掉的太多了,不差这一个。”

    通话器里传来雷豫的声音时,连川从沙发上猛地坐起。

    一瞬间竟然有些恍惚,没能分清自己在什么地方。

    “我马上到,”雷豫说,“陈部长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我现在下楼。”连川起身拿起通话器。

    下楼的时候日光已经消失,这一觉睡的时间有些长,在梦到王归之前,窗外的日光还很明亮。

    雷豫的车在他面前停下,他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你还有大概二十分钟时间考虑,”雷豫说,“我们都不知道管理员为什么要见你,你也未必有机会说什么……”

    “我考虑过了,”连川说,“没有比老大更合适的搭档。”

    雷豫没再说什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