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盛宠毒妃:太子别乱来 第240章 残忍的伤害了小姐

时间:2019-04-24作者:花艾艾

    本站:m..五月无奈的看着表面上佯装没事,实际上心里面却难受至极的盼盼,心里面一阵心疼,她抹掉眼眶里面就要流出来的泪水,“小姐,等五月一下。”说着她掀开马车的门帘,下了马车。

    小草站在马车旁边见到五月下了马车,边疆早已经为盼盼准备好的衣裙递给五月,“林小姐的衣裙。”

    五月原本也是为盼盼取衣裙的,看到小草手里面的衣裙,她微愣了一下,想不到小草居然会为小姐准备衣裙,但随即她想都不想的便拒绝小草,“不需要,我自己会替小姐取衣裙。”因为若不是小草的主子,她家小姐也不会变成那个样子,因为司徒子旭,五月打心里面有些讨厌小草。

    小草拽住五月的衣袖将怀里面的衣裙塞到五月的手里面,“收下吧,面的林小姐着凉。”随后,她将手里面的一个小瓷瓶放置到五月的手里面,“上等的祛除瘀伤和疼痛的好药,为林小姐涂上吧。”说着不待五月做任何反应,她越过五月离开。

    五月站在原地有些生气的看着小草的身影,主子刚刚残忍的伤害了小姐,下人就过来假惺惺的关心小姐!

    她本想将小草塞给她的东西全都丢掉的,但是,想到自己一去一回要耗费许多的时间,她便抱着气晕上了马车。

    马车里面,林盼盼的样子凄惨极了,她几乎赤赤着全身,身上的衣裙和扩哭,早已经变成了碎片,裸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大腿甚至每一处的肌肤上全都青一块紫一块的,她头发散乱,脸上布满了泪痕。

    五月心疼的看了盼盼一眼,随即将手中的衣裙放在马车的床榻上,将小草塞给她的祛除瘀伤和疼痛的药水,为盼盼涂抹上。每当她看到盼盼身上的瘀青的时候,她便忍不住的为盼盼感到心疼。

    看到最后,五月是在忍不住的开口,“小姐,这样真的值得吗?”为了霍启治小姐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值得吗?

    盼盼抹掉眼里面的泪水,冲五月淡淡一笑,“值得!”为了自己心爱的男子无论要她做什么都值得!

    五月暗自叹了口气,不知道霍启治伤悲子少了什么高香,遇到小姐这样一个深爱着他的女子。也不知道小姐上辈子是否欠了霍启治的,为了霍启治,小姐居然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盼盼则是任由五月为她涂上药水,这种药水,真的很神奇,涂上之后,她那身上那些淤青真的一点都不疼了,只是,药水能够除去她身上的疼痛,又是否能够除去她心里面的疼痛呢?

    她苦苦一笑,她心里面的伤痛恐怕是任何药水都无法除去的。

    泪水缓缓的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撇过头不让五月看到她眼里面的泪水,有些事,她自己伤心难过就好了,没必要让五月陪她一起伤心难过。

    御书房。

    司徒子旭甚至连门都没有敲,便要直接闯进书房里面。

    站在御书房门口处的老太监紧忙跟在司徒子旭身后,小心翼翼的,“太子殿下,皇上正在处理政事,容奴才进去通报一声。”

    “滚!”司徒子旭怒气匆匆的看着老太监。

    “殿下。”老太监一脸乞求的看着司徒子旭,里面的是皇上,外面这个是未来的皇上,无论是哪一个他们都得罪不起。

    “还不滚?”司徒子旭冷眼看着老太监。

    老太监害怕的看了司徒子旭一眼,随后低着头硬着头皮挡在司徒子旭的身前。

    “让他进来吧。”御书房里面的皇上略带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听到皇上的声音,老太监紧忙挪开身子为司徒子旭让开路。

    司徒子旭狠狠地瞪了老太监一眼随后举步进入御书房。

    见司徒子旭进入书房,老皇上便放下手中的毛笔,端坐在龙椅上,直视司徒子旭。

    刚刚弹尽书房门口处,司徒子旭便迫不及待的质问皇上,“父皇,为何对霍启治用刑?”难道父皇不知道一旦将霍启治逼急了,他会带兵造反的吗?

    老皇上的嘴角不由上翘,“旭儿,你要记得,大禹国的江山永远都是我们司徒家的,霍启治只不过是一个将军而已,百姓们的心,还是站在我们司徒家这边的,对霍启治用刑只不过是想要告诉他,别太张狂了,惹急了朕,朕会毫不犹豫的要了他的命!”区区一个将军有何惧?

    看着老皇上冰冷的面色司徒子旭不由暗自暗了口气,“天色不早了,父皇您好好休息一下吧。”说着她转身离开御书房。

    其实,她司徒子旭根本不怕霍启治,哪怕霍启治带兵攻进京城,以他的能力想要对付一个霍启治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真的不想那么做,一旦战事起来,就会生灵涂炭,最遭殃的还是老百姓!

    而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百姓们受到伤害。

    所以,他只是将霍启治抓了起来,并没有对他用刑,但是他却没有想到皇上居然下令对霍启治用了大刑!

    他不怕别的,就怕边疆的士兵离开边疆,邻国的敌兵就会借机会攻打边疆。到时候大禹国将会是内忧外患,别说守住司徒家的皇族的地位了,就算是国土,他们都未必守护住。那个时候,他们司徒家的人将会成为大禹国的罪人!

    太子寝宫。

    小草缓步走到司徒子旭身后,冲背对着她的司徒子旭微微俯了俯身,“殿下。”

    司徒子旭依旧背对着小草,没有开口说话,像是等着盼盼向他禀告。

    “奴婢,已经将您吩咐的东西全都递给五月了。”小草径自向四蹄族修禀告着。林小姐身上的伤痕她没有看到,但是她能够感觉得到,林小姐身上的伤痕一定很多,不然太子殿下也不会要她为林小姐准备药水了。

    司徒子旭淡淡的吩咐小草,“下去吧。”

    小草深深的看了身形孤寂的司徒子旭一眼,转身离开房间。留下司徒子旭一个人站在房间的最深处。

    将军府。

    紫竹林。

    大夫们为霍启治将身上的伤口全都包扎好,才恭敬地退出房间。

    依琳坐在床榻边,一脸心疼的看着满身伤痕的霍启治,她伸出手将霍启治的大手包在自己的小手里面,“还好,这次捡了一条命!吓死我了。”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