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四百零三章苏家三姐妹

时间:2019-06-01作者:念风子

    微风轻轻吹过,竹叶在日光撒下来的光晕之中荡漾,被吹散入了凡世,又被荡起,几起几落的挣扎之后,终归于大地。

    悲伤的空气中慢慢的流淌,感染了竹林,感染了风,感染了弥留在空气中的茶香。

    泪水迷蒙了双眼,浸湿了脸颊,一滴滴打落在桌几上,留下一滴滴的泪渍。一片青绿的嫩竹叶随风飘了进来,刚巧落在泪渍上,如同掉入满含悲伤的死湖,再也挣扎不起。

    被夏先生的悲伤感染到的沈小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怎么也控住不住。

    这种绝望中带着怀念,怀念中带着遗憾,遗憾中带着绝望的悲伤,感染力太强,强到似乎能用悲伤攻下一座城池,让它顷刻间变成沉寂的废墟。

    “这条丝帕你是哪里得来的?”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夏先生哽咽了几次才说出话。

    “夏先生认识这条丝帕。”见到一条丝帕就能如天崩地裂一般的伤心,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认识了,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段刻骨铭心的渊源呢!

    夏先生双手颤抖着捧着丝帕,没有出声,眼泪一直没有停下。似乎是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这条手帕是我娘的东西。我在无意中知道,娘亲原来并不是王家的亲生女儿,而是在路边捡回来的。这条丝帕正是娘身上唯一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了。”

    “什么?”听了小夏的话,夏先生顿时惊的不知如何是好,紧张的一把拉住了小夏的手。

    小夏顿感吃痛,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但见夏先生十分紧张和期待的表情,顿时不敢动了。

    见夏先生如此这般的失态,小夏更加的肯定,她肯定是知道这条手帕的来历。

    再次解释道:“我也是看这条丝帕上的诗句和所绣的莲花,和您送小四的很是相似,才找您问的。”

    “这条丝帕真的是你娘亲的?”

    见小夏点点头,夏先生又开始陷入了回忆。

    当年苏家落难,苏锦绣刚生下一个女儿就被逼远走,半路上被贼人劫持,丢了孩子。即便之后她又生了一个儿子,她还是没办法忘了那个丢掉的孩子,一直到死都活在自责之中。

    沈家村?对了,当年何珅为了了却锦绣生前的遗愿,已经追查到了那个孩子可能流落到了沈家村的附近,可惜一直没能找到,时间长了自然就以为那个孩子可能已经没了。如果沈小夏说的是真的,那么小夏的娘亲岂不是就是当年丢掉的那个女婴。

    算一算,已经是三十五年前的事,没想到……

    确认了心中所想,夏先生哪里还坐的住?这也算是苏家最后的一点血脉了。

    “快,带我去见你娘……”

    夏先生起身想走,她这样激动到语无伦次连形象都顾不上的情况,小夏还是第一次见到。

    “夏先生,您先别激动,这件事我娘还不知道。在没有确认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万一弄错了,岂不是让众人失望?”

    被小夏安抚了几遍,夏先生的情绪才终于回归于平静,见小夏一直带着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叹口气。

    这些陈年往事她似乎好久都没有再想起过了,甚至一直想忘掉。但是如今回想起来,没想到竟然这样的清晰。

    往事如烟,随风而散,但是那些刻骨铭心的事,又怎能轻易的放过?

    “三十五年前的上京城也像如今一般繁华,春日百花齐放,夏日杨柳依依,秋日艳阳暖人,冬日白雪皑皑,四季美如画卷一般,我们这些闺阁之中的姑娘,赏花赏景赏繁华。似乎不曾有半点可伤心之事,唯一的愁绪大概就是想着能觅一良胥吧!”

    “上京城有一上百年的书香世家,苏家。苏家是从什么时候闻名于世间的已经不可考究了,苏家最出名是一女子,她名叫苏传芳,她博古通今,天文地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史书上都有记载着她的名字。她最出名的便是她一手好字,被定为上京城所有闺中女子的习字典范,所有人都为能有一张苏传芳的字帖为而骄傲。”

    “到了我这一代,苏家只有三个女儿。大小姐苏锦织,端庄大方,美艳一方,刚刚及笄就被先皇接近了皇宫封了苏妃。二小姐和我同年,命苏锦绣,珠圆碧润,温柔若水,嫁给了年纪轻轻便已经考上了状元的何家长子。三小姐是姐妹三个钟最貌美的,曾是上京城的第一美人,被……被一位霸道的将军娶走了。”

    “那个时候啊!苏家的姑娘真是抢手。我的娘亲也是苏家的姑娘,所以我和苏家的三姐妹是表亲,四人年纪相差不多,是一起长大的姐妹。”

    “闺阁之中的那段日子真是美丽而幸福!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看不下去了。先皇不过刚过不惑之年便突然病逝,众皇子为了那至高无上的皇位,花样百出用尽了手段,为之付出生命的无辜之人何其的多……”

    见夏先生说到这里,面色不渝,仇恨和悲伤都难以掩盖,小夏就已经猜到了大概。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皇的总龙椅都是,踏着无辜人的尸骨一步一步的坐上去的。

    “最先遭殃的是古家,之后是苏家,苏家一出事,苏家这些外嫁的女儿也都被害了,宫里的苏妃被赐了一条白绫,殉葬了先皇。之后就是我们夏家。作为夏家的外嫁女,我很快就被休弃了。”

    “那段日子啊?感觉就像是天崩地裂了一般,好多人都死了,我的亲人也都死了。”

    小夏拉起夏先生的手,想要给她一点温暖。让她回忆起这些悲伤的往事,实在是不应该。

    “您可以不说的。”

    夏先生轻轻的擦掉了眼泪,摇摇头。

    “没事,都已经过去了,只可恨,我不能为那些枉死的人报仇。”

    “夏先生,您要相信,世间恩怨,因果循环,自有天意。”

    夏先生擦干了眼角,亲自从新煮上了茶。

    但是煮了三遍,茶水依旧是苦的,最后终于放弃了,淡笑一句。

    “心里是苦的,煮出来的茶水自然就甘甜不了。煮茶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心性。”

    小夏举起茶碗,品了一口。

    “苦也是一种味道,我们不必回避,就当成是一次别样的体验好了。”

    被小夏这样一说,夏先生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