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25章 美人

时间:2019-04-07作者:念风子

    本站:m..

    小夏低着头,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想的却是狐狸到底能卖多少钱的问题。

    十五那天小夏和小春背着新编好的竹筐,坐着牛车再次踏上了去往靠山镇的路,今天村里来的人少,只有两三个小夏不认识的婆子,上次来人的这次都没来。小山村里的人一年能来几回镇上就不错了,那有闲钱和时间闲逛。就连王氏的丈夫儿子都在镇上她都没能来,因为贾老太太不同意。

    到了靠山镇,小夏穿着崭新的单衣背着高她一头的竹筐拉着小春一边走一边的观察,到底哪里能把空间里的那只狐狸卖出去。上次来镇上去了花销还剩下六两九百六十文。这个时代一两的黄金等于十两的白银,一两白银一千文。两文钱能买一个白面的馒头,还是很实惠的。

    小夏拉着小春走了许久,终于在一条不起眼的小胡同里看见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店门上挂着一个老旧的牌匾,写着‘皮革’二字。黑漆漆的木门虚掩,门可罗雀。

    小夏敲敲门,里面没有人应声,安抚一下一直拽着她衣袖的小春,径自走了进去,阳光照进了门市,里面不大,一件家具都没有,墙上过着几张动物的皮子,但是小夏看不出是什么动物。

    “有人吗?”小夏小心翼翼的轻唤了一声。

    十分有力的脚步声从里面传出来,走出来的却是一个驼着背的老人,带着一顶黑色的毡帽,白花花的胡子垂在胸前,虽是花甲之年,但是却又一双精明清亮的眼睛和健硕的身体。

    老人上下打量着站在屋里背着一个大背篓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像是会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让人无法忽视她。老人觉得有点可惜了,要是一个男娃就好了。门外躲着大一点的女娃,紧张着瞪大了眼睛,两人一看就是姐妹,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性格。

    “有事?”沙哑的嗓音,让人听着汗毛都立了起来。

    小夏却是不怕。“老爷爷,您这里收不收猎物?”

    “收。”

    小夏这才把空间里的狐狸默默的装进背篓里,背篓外面一直盖着布,所以不会被发现。

    小夏把背篓放在地上,扯下布,一只狐狸就出现在竹楼里。

    老人看了一眼竹楼了的狐狸,没有任何表情,转身就走。“跟着我。”

    小夏又背起竹楼,这次可就不那么轻松了,里面可有一只十斤左右的狐狸。小夏回头示意小春跟着自己,就跟着老人往内院走去。

    院子里很小,老人打开一只放在地上的铁笼子,接过小夏的竹楼,把狐狸装进笼子里,还上了锁。

    小夏一直默默的看着,竟然见到那只她认为已经死掉的狐狸动了一下,难道它没死?可是已经在空间里放了两天了,她的空间是封闭的真空,只要是生物进去了就别想活着了。

    老人在笼子外面观察了一会。捋着胡子道:“这只狐狸是草狐,是狐狸中最常见的,且毛色一般。但是胜在它还是活的,且没有受伤。所以值十两银子。”

    ‘十两?’小夏心里一惊,一个纯金的手镯才当了七两。没想到这个时代,野生的动物也这么的值钱,实在是太好了。可算找到了一条发财的路了。

    “谢谢爷爷。”小夏甜甜的一笑。

    老人话不多,进了里屋取银子一锭十两的银元宝给了小夏,就摆摆手。

    小夏也不多言,深深鞠了一躬转身拉着一直发抖的姐姐就走了。

    小春一路上被小夏拉着四处乱走,问她找什么她也不说。现在终于知道了,小夏竟然抓了一只狐狸,她还从来就没有见过狐狸呢,听老人说那只狐狸还是一只活着的狐狸。小夏是怎么抓到它的?小春满脑子都是问号?

    “姐,你放心吧!我不会受伤的,我有自己的小办法。这件事你也要替我保密,好吗?”小夏只有八岁,娘肯定是不会让她独自赶集,只能拉着小春了。只能让她帮自己保守秘密。

    “可是?”小春还是担心,听老人说狐狸最是狡诈,十分的聪明,小夏到底是怎么抓住它的?

    “咱们快去卖你的荷包吧!这次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小夏转移话题,不给小春在胡思乱想的机会,拽着她就跑。

    她们刚走出这个胡同,就有一个少年同样背着一个大背篓,拐进了这个胡同走进了那个店。

    “老人家,您看着给。”少年十一二岁,瓜子脸丹凤眼,高高挺挺的鼻子,薄薄的红唇,皮肤十分的白皙,在阳光下甚至可以像钻石一样发光。长相十分的清秀俊逸,可惜了是个男子,要是女孩长大了定是一个迷倒众生的美人。

    少年显然是经常来这家店,直接进了后院,见到老人轻轻一笑,竟有了倾国的架势。

    “这只狍子不错,给你四两。”老人对他的美色早就免疫了,多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少年也不生气,转眼瞧见了关在笼子里已经睁开眼睛的狐狸,顿时感了兴趣。

    “咦?这怎么有只活着的狐狸,那家猎户这么厉害?”少年找一根棍子伸进笼子里挑逗着还没在麻醉状态身体还不能动的狐狸。

    “一个小女孩送来的。”老人显然已经忘了存在感不高的小春。

    少年歪着脑袋想了想。“那是那家的猎户?能来这里的都是常客了,我怎么没有印象?”

    “以前没有见过。这捕猎的手法也从未见过,狐狸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用迷药或是毒药,但却不能动。”老人耐心的解释道。

    “还有这样厉害的手法?”少年更加惊奇,竟然把手伸进笼子里拽里狐狸的尾巴一下,笼子里的狐狸眼神是有了,似乎下一秒中就要扑过来撕碎这个敢挑衅自己的人类。但是它只是晃了一下脑袋,就不动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人感叹一句。

    “师傅?”少年刚要开口就被老人严厉的阻止了。

    “我说过,白天的时候不要叫我师傅。你拿着钱回去吧!晚上我会去找你。”

    少年点点头转身就走了,刚刚的一切好像是没有发生一样。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