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161章 ‘私奔’

时间:2019-04-07作者:念风子

    本站:m..

    春风透骨,依旧冻不住张宝胜火热的内心,心想事成的滋味不是一般的好受。

    穿着厚厚的棉衣,张宝胜刚得瑟的走出大门,就被一个唔得严严实实的人拦住了。

    “小点声,是我。”

    张宝胜一听,竟是一个姑娘,对方掀开面纱,他再仔细一看,咧着嘴笑了。

    “姑,你咋来了?是不是小夏想我,让你来看看我。”

    沈慧直接被恶心到了,虽然这个后生人品不咋地,但是张的还是不错的,就是比沈子生差一截,和其他村里的后生比起来,还是拔尖的。

    这样的人要死要活的喜欢沈小夏,沈慧心里多少有点嫉妒,就那个瘸子,就是癞蛤蟆都应该讨厌她才对。

    “那个荷包你收到了吗?”

    一提荷包,张宝胜从怀里就掏出那个粉红色绣着并蒂莲的荷包,放在鼻子下面嗅嗅,笑的一脸的满足。

    “是小夏送给我的定情信物,我日夜放在怀里。年底攒够了一百两银子我就会去小夏家里下聘。”

    “一百两?下聘?”沈慧疑惑,她就是偷了个荷包托人送了过来,没提下聘的事啊?

    张宝胜把和沈小夏定亲的事一说,说到一百两银子的时候,沈慧又嫉妒了一把,白痴的看了他一眼,娶一个瘸子还用的上一百两银子,一百个铜板都多。心里却还是嫉妒的发疯,为什么没有人拿一百两的银子来求娶她。

    “你被你爹娘骗了,没有这事。”

    “怎么可能,定情信物都有。”张宝胜又把荷包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一脸的傻笑。

    沈慧眼神里全是鄙夷。“定情信物是真的,小夏是喜欢你的,不然不会让俺给你送荷包,但是我二哥二嫂根本不同意你们在一起,所有这次小夏让我来是告诉你,如果你是真的喜欢她,就和她私奔吧!”

    “私奔?”

    听到‘私奔’两个字,张宝胜没有一点惊慌,反倒是满脸满眼的炙热,不愧是她看上的姑娘,连私奔都知道,他们真的是天生一对啊!

    “好,我这就回家准备去。”张宝胜都等不及了,恨不得此时就带着心上人远走高飞,像话本子里写的那样从此过上神仙眷侣的生活。

    “后天日落之前你就去南山脚下等着,小夏会在那个时间等着你。……”

    “后天?能不能今天?”

    沈慧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宝胜焦急的打断了。沈慧气,强忍着心中喷发出来的怒火,虽然是她在算计沈小夏,但是看着张宝胜对沈小夏的上心,她心中就会产生莫名的嫉妒和怨念。

    “你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

    沈慧深吸一口气,平息一下怒火,她不仅要让沈小夏名誉扫地,还要让她下半辈子都过的不如意,那么她就如意了。

    “私奔不过是一个计策,主要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沈小夏和你私奔了,这样就算我二哥不同意也得把沈小夏嫁给你了。”

    张宝胜有点失望,还是私奔来的刺激一点,但是一想能娶到沈小夏已经十分的高兴了。

    两人又嘀咕了半天,都计划好了,沈慧才匆匆的离开。

    南山的南面,被太阳照着,只留下山顶一点白雪,半山腰的树尖尖上已经开始变绿,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上午的时间,沈小夏就绕着南山跑了一整圈,额头上全是密汗,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

    看着山中草屋的小厨房里已经开始冒烟,就知道可以吃饭了。

    跑近了草屋,竟然见到了她最想见,又许久未见的人,胡清。

    “师兄,你回来了。”

    清脆的声音中带着高兴。

    沈小夏不知道胡清去了哪里,胡爷爷虽然没有那么的排斥她了,但是依旧不会和她说一句话。师傅也不会和她说师兄的事,可是他们越是不说,小夏就越是好奇,她早就看出来了,胡清的身上肯定有一个不想为人知的秘密,但是谁没有秘密呢!她也有一个不能说秘密。

    胡清看了小夏一眼,一个月不见,她又长高了许多,刚刚他一直都在她的附近,看着她在山中飞奔,身轻如燕,脚步灵活,速度快了不少,有进步。

    看着胡清只是淡淡的看了自己一眼,转身就走了,沈小夏顿时就像是被吹大的气球被松了口,顿时泄了气。

    执执拗拗磨磨蹭蹭的跟着,眼前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背影进了茅草屋。

    沈小夏进了屋子,打过招呼,端起自己的饭碗就开吃,那叫个狼吞虎咽,几口就解决了午饭,起身就走。眼不见心不烦,你看人家是香饽饽,人家看你是绿豆蝇,绿豆蝇自然是喜欢香饽饽,可香饽饽可不想被绿豆蝇盯上。

    “等等,你去哪?”

    师傅开口,小夏哪里敢走,回身疑惑的看了师傅一眼。

    “我去山里再跑一圈,晚上就直接家去。”

    沈小夏赌气的看着依旧低头默默吃饭的胡清,人家连头都没抬一下,简直就视她为无物。顿时再次泄气,感觉自己就想白痴一样,人家说不定在心里如何嘲笑自己呢!

    “下午不用跑了,从今天开始,上午教你鞭法,下午教你轻功。”

    一听终于可以学真功夫,那种传说中的期盼已久的功夫,刚刚心里的那点憋屈全都忘记了。

    “是,师傅。”

    晚风徐徐,气温下降,不冻骨头也冻肉。

    张宝胜的病刚养好,肉还没养回来呢,此时又在大山里冻里了半个时辰了。身体冷,心里焦,怎么还是看不见自己的心上人。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受不了的时候,总算是听到了脚步声,但是声音不是从山下来的,听着是有人下山。

    张宝胜躲在一棵树的后面,当人影走近了才看清。

    来人一身天蓝色劲装,脚上踏着鹿绒皮靴,灰色的毛坎肩,一头黑丝在头顶梳了个发髻,由一根桃木发簪固定,干净利落。面上虽带着白色面纱,但是那一双干净清透的双眼,足以让张宝胜激动万分。

    是他的心上人来了。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半天。”

    张宝胜满心欢喜,根本就不会想他的心上人怎么是从山上下来,而不是从山下来找他。

    沈小夏第一天习这里的功夫,还得了一本不算事秘籍的秘籍,心中正高兴,天马行空的想着自己以后如何的飞檐走壁,一时还真没注意四周的动静,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是吓了一跳。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