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207章 追逐

时间:2019-04-07作者:念风子

    本站:m..

    “吃粥吧!”

    仅仅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小夏雀跃不已,赶紧走到桌边,端起碗就喝了一大口。粥还冒着热气,很是烫嘴。小夏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烫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

    胡清看着小夏喝粥还能喝的这样狼狈,直皱眉头。把目光移到了一边。

    小夏又是小脸一红,顿时感觉尴尬不已,心中暗道。完了,肯定又被嫌弃了。虽然已经和胡清,师兄师妹的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在山上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分开习武的,也很难见到一面。

    就在小夏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狼狈,尴尬的时候,春花也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化解了小夏的尴尬。

    “姑娘醒了,这次你连着就睡了三天,比我能睡多了。”春花说话向来没什么顾及,有什么说什么。

    “姑娘早就饿了吧!我特意起个大早去买的烤鸭,你是现在吃还是一会吃?对了,你现在不能吃肉,饿了好几天只能先吃清淡的。”

    知道不能吃,你还端上来馋我,真是一点的眼里都没有,小夏抱怨的小眼神不停的扫着春花,但是春花一点都没有接受到她的信号,嘴上还在唠叨。

    “还有这个骨头汤,是给胡大哥的,你赶紧喝了。”

    小夏看着还冒着香气的烤鸭,还有泛着油光的肉汤,口水差点流出来。信号放不出去,只能低头一勺一勺的慢慢的喝着自己碗里的清粥粥。

    “姑娘,那个大夫怎么办?”

    小夏现在有点心不在焉,春花一问,她有点蒙。

    “什么大夫?”

    “就是你让帮胡公子看伤,请的那个老大夫,现在还关在柴房里呢!什么时候把他放了?”

    小夏看着胡清正常的样子,都忘记了他是受了伤的,当即紧张起来。

    “师兄的伤怎么样了?”

    胡清坐在一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听没听见,眼睛一直盯着自己面前碗里的汤,发呆。

    “没事,大夫说都是皮外伤,除了留下点疤痕以外,什么事都没有。但要是其他人肯定就不会没事了,主要是胡大哥的身体底子好。”春花说着看了胡清一眼,又道:“还好没伤到脸,不然可损失了,我还没见过这样好看的男子,比我好看多了。”

    小夏刚刚喝进嘴里的粥差点又喷出来,憋笑憋的有点难受,咳咳的咳嗦了起来。胡清听了春花的胡言乱语,又皱起了眉头,脸上带了怒意。

    “你先出去吧!我和师兄有话说。”小夏赶紧把春花打发走,就怕她那张嘴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

    “那个老大夫怎么办?”

    “悄悄的送回去。”得了答案,春花才离开。

    小夏看着一直沉默的胡清,知道他也有疑问,但是让他开口说话有点难。

    “师兄去太守府,做什么?”

    胡清盯着小夏看,看的她有点发毛。

    “那天在太守府的人是你?”

    “是我。”小夏没想过对胡清说谎,把自己想让他知道的都说了。

    “太守府丢的东西也都是我偷的,不知道师兄找什么?”

    胡清听了自己想知道的事,起身就走了,桌子在的骨头汤也没喝,只留给小夏一个潇洒的背影。

    小夏顿时觉得有点挫败,是有什么事是她不能知道的?还是师兄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师妹。以前看小说里的师兄师妹不都是相亲相爱的吗?怎么到了她这里如同陌生人一般。

    九阳城的城门还是关着的,城里的人出城都需要太守府的令牌,虽然出城对小夏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带人瞬移的之后的后果还是很严重的,她不想再冒险,还是等一些日子,城门不可能总关着不让人出。

    小夏在等待中无所事事,正赶上花灯节,打算去街上逛一逛看看热闹。

    于是兴致勃勃的带着小期待找到胡清,叫他一起去。没想到这次师兄一口就答应了,倒是让她激动不已。

    灾荒没有过去,但是在繁华的少阳城,花灯会还是会如期的举行,虽然没有往年那般的热闹,但是对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沈小夏几人来说,已经很开心了。

    小夏带着一张兔子的面具,和带着恶鬼面具的胡清走在前面,后面的是已经撒欢了的春花和紧盯着自己师姐,就怕她惹事的沈飞。

    几人都披着裘皮斗篷,穿着不俗,街上的少男少女们都喜欢带着面具装神秘,倒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当是那家的公子小姐,出来游玩。

    “公子,快来看看我这里的桃木首饰,都很美的,有没有喜欢的可以送给心上人啊!”

    胡清和小夏刚好路过这个买小首饰的摊位,老板是个会做生意的,一眼就看出二人绝对不是兄妹关系。两人虽然并排而行,但是始终保持着两拳的安全距离。

    小夏过了这个年已经是十一岁的姑娘了,对于这里的人来说,这个年纪已经不算是小丫头了。

    小夏的脸又红了,好在隔着面具,没人看见。她抬头看了看已经停下脚步的胡清,只见他看着摊位上的首饰发呆,像是在认真的挑选。

    摊主见了,眉开眼笑,热切的介绍这自己的货品。

    “我这个小摊,虽没有值银子的东西,但是贵在精细,姑娘们都喜欢。都是桃木做的,还有驱邪避凶的作用。公子看看,你相中了哪一款?”

    胡清看了半天,就在老板都觉得他不会买的时候,他拿起了一根最为普通的发簪,发簪上几乎没有什么雕琢的痕迹,倒像是一个未完成的作品。

    老板一见,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道:“公子要不换一个,这个我还没来得及雕琢,不知道怎么就带出来了。”

    胡清没说话,看着老板。

    老板一愣,想了想,就收了胡清是十个铜板。

    小夏期待着,看着这个并不美观的发簪,心里忍不住想着。这个是送给我的吧!他身边只有我一个女孩子,肯定是送给我的。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尤其是遇到一个冷漠异常的男子,对于女子就是一种折磨。

    胡清付了铜板,就把发簪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转身走了。

    小夏站在原地,冷风吹过人群,大家依旧面不改色的继续欢笑着,只有小夏觉得这风真是冷,冻的人心口都凉了。

    她叹口气,呼出来的哈气在空气中凝结成了白雾,看着挤过人群渐渐走远的人影,小夏终于意识到了,师兄的心里还是一点都没有自己这个师妹,到底如何才能走进他的心啊!

    小夏不信邪的跺了跺脚,抬脚追了上去。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