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226章 新的想法

时间:2019-04-07作者:念风子

    本站:m..

    走出了正堂,吉祥婶热情的一把拉住了李婶,脸上带笑。二姑娘又买了人进来,她和自己那口子一起去平头村做管事的的事算是定下来了,她的心也算是落了地。

    “咱们能来东家这里当下人,那是几辈子攒下来的福气,还没用光。东家人好,你好好干。”

    李婶听了没说什么,自己要是有几辈子攒下来的福气,也不至于卖身为奴了。

    吉祥婶挺了挺腰板,没管李婶是怎么想的,自己继续唠叨。

    “你别看俺是一个奴才,看看俺这身行头,那可是比村里一般的妇人都体面。自从俺进来沈家的大门,俺就没有一天是吃不饱穿不暖的,如今俺们被主人安排去做管事了,独门独院的住着,人见了还得喊一声管事,那叫体面。”

    李婶听了,心中羡慕不已,她就是一个煮饭的婆子,还能有什么体面?

    吉祥婶见她还是情绪低落,把人拉进了厨房,李婶的年纪比吉祥婶要大几岁,四十出头,头发白了不少。

    “你就安心的好好干吧!如今俺说什么你也不一定能听进去,等你了解了,你就知道。听说你还有儿子是吧?”

    李婶叹口气,点点头。“有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孙子都好几个了。”

    “那你更得好好干,活计做的好,对主人家忠心。二姑娘说不定准许你回家看看呢!”

    李婶一听,来了精神,之后还是叹口气。“就算主人真的好,俺自己都不认识回家的路了。”

    吉祥婶一扭头,拽下腰间的钥匙,打开厨房里的柜子,里面竟是吃的,她一边往外面拿一会煮饭用的食材,一边说道:“你放心吧!俺家二姑娘可是一个有能力的,肯定能帮你。你啊,就安心的干活吧!今天先帮俺打下手,主人家要求不多,做饭必须干净,米得洗三遍,菜得洗三遍,切肉和切菜的粘板不能同一个,生肉和熟肉的粘板也不能用同一个。”

    李婶在一旁听着,偷偷的抹了两把眼泪,心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放进肚子里了,那点不安没了,开始怀着淡淡的期望,或许有一天自己还能见到自己的那几个孙儿,那么让她死也知足了。

    正堂内,安排好了李婶,接下来就是这个白白嫩嫩的丫头了,小夏又看了看那个小丫头,眼睛明亮,圆圆的脸蛋,齐刘海,竖着两个辫子,嘴角还带着两个梨涡,模样确实招人喜欢。

    “大姐,这个丫头是给你买的。让她做你的贴身丫鬟,你看满不满意。”

    小春听过之后一惊,心中欢喜,但是想到家里如今的处境,有点为难。

    “我哪儿需要人贴身伺候?我什么活没干过,不用。”

    “大姐已经十三了,身边该有一个丫鬟伺候了。我听说大城里的小姐们光是伺候的丫鬟就得有四个,你才一个也不多。再说我不是都有春花了吗?等小秋再长大一些,她也得有丫鬟。”

    小春感动的快哭了,她这个妹妹啊!总是为她们考虑的面面俱到,而自己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

    “大姐,你给这个丫鬟起个名字,她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一直站在地中央的丫头听了姐妹二人的对话,心中多少有点失落,要是能做二姑娘的丫鬟就好了。但是看着大姑娘是个好相处的,应该也不差吧!

    “飞花,春花,那你就叫绣花。”

    这是什么逻辑?小夏在一旁落黑线,看来大姐还真是喜欢绣花啊!

    “谢大姑娘赐名。这个名字女婢很喜欢,奴婢也十分喜欢绣花。”绣花是一个会说话的,当下讨得小春十分高兴。

    “那感情好,我一会就要看你的绣计。”

    “请小姐品评。”绣花心中有点不以为然,一个乡下姑娘,还讲究什么绣计,自己的绣品拿出来能吓死你们。

    小夏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什么也没说,大姐本就是一个心眼少的,她特意找一个心眼多的磨练一下她。

    进了五月,老天依旧没有下雨,春种马上要开始了,沈忠家天天都有人登门,大多是卖地的,买下来的几乎都是水田。

    吉祥两口子已经去了平头村,沈忠就留在家里,上午买地,下午赶着牛车去镇里办地契,连续半个月,几乎天天都是这样过来的,看着手里的地契越来越厚,沈忠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多。

    但是到种地的时候就开始愁了,人手倒是不愁,只要是出粮食,有都是人帮忙干活,但是水田地没水,怎么种水稻?

    风云山庄那边也买了不少的土地,按照小夏的要求,请了不少的打井的师傅,小夏顺便要了两个过来帮忙。

    沈忠家一边打井,一边放水,一边种水稻,这一个月是忙的不可开交。

    直到六月中旬,能种的地都种上了,但是还有闲着的土地,那就是实在是打深井野不出水,有没其他办法弄来水,只能让其慌着了。

    让土地慌着不是小夏的作风,她又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突然灵机一动,中药材好了,很多的药材都十分耐旱,药材还值银子。

    但是小夏自己是对药材又一无所知,只能找专业的人来种。她突然想到了总是摆弄草药的花大夫,花大夫家就她自己一人,她要是有这个本事,自己有很多办法能说服她,帮自己种草药。

    想到就开始行动,自从盖了大房子搬了家以后,小夏就很少在沈家村里走动,最远不过是在玉带河旁钓钓鱼。

    为此,小夏特意换了一身朴实的衣裳,带着春花越过了大半个村子来到了花大夫家。

    花大夫家还是老样子,松松垮垮的篱笆院子,里面竖着几个架子,架子上晒着草药。

    小夏叫了两声,根本无人应答。

    “儿姑娘,是不是人没在家啊!”

    小夏看了看篱笆门,没锁。其实这篱笆门就是上了锁也锁不住任何人,就是象征的表示主人不在家而已。既然是没锁,就表示主人在家了。

    小夏想了想,对春花道:“咱们进去看看。”

    推开院门,走了进去,院子里除了正在晾晒的草药,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推门进了屋子,才发现,花大夫很是虚弱躺在炕上,连抬手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见了来人,眨了眨眼睛,干裂的嘴唇,颤动着,没能说出话来。

    也不知道这是饿了多少天了。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