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265章 狠毒

时间:2019-04-07作者:念风子

    本站:m..

    夏日的夜晚十分的闷热,每天晚上小夏都会喝一碗凉茶之后再睡。绣花悄悄的抬头,看依旧十分淡定的二姑娘,心中疑惑,平日里看二姑娘十分的疼爱四姑娘,怎么如今四姑娘丢了,却不见半点担心和焦急?

    只见小夏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慢悠悠的喝完了碗中的茶,又轻轻的放下茶碗。

    “我倒是有点好奇,那个人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做这样损人不利己,连命都丢了的事?”

    绣花一转眼珠子,依旧没有开口。那个男子她之前就认识,正是她上个主人家的少爷。之前就是因为自己和少爷眉来眼去被家里的夫人知道了,才被卖掉的。而如今那个少爷已经答应她了,只要她把这件事做好,就娶她回家做小妾,要是生了儿子,一辈子吃穿就不愁了,就再也不用给人家做丫鬟了。

    小夏也没在意她会不会说,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不管那人答应了你什么条件,你都享受不到了,因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绣花霎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瞳孔倏然放大,惊恐的摇着脑袋。

    “不,你不敢杀人,杀了我你就永远也不会知道四姑娘在哪里了。”

    “呵呵……”

    “今天来的人虽多,但是都有名册记录,只要是一家一家的找,很快就能找到蛛丝马迹。你也在我们沈家待了这么长时间了,你家姑娘我有多大的本事,你不会一点都不了解吧!”

    “找个人对我来说,小事一桩,你就安心的去吧!我会让给你承诺的那个人下去陪你的。”

    小夏说完手中多了一把枪,枪口对准绣花个眉心,刚要扣动扳机,却被突然出现的人阻止了。

    “师兄?”

    小夏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胡清,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阻止我杀她?”

    胡清遥遥头,放开小夏的手,看了已经吓呆的绣花一眼,像是污了他的眼睛一般,赶紧转过头去。

    “我有办法让她开口。”

    “她不说我也能找到小四。”

    “不要鲁莽,小四会有危险。”胡清说完也不废话,直接拎着已经吓蒙了的绣花飞身消失在夏雨阁。

    小夏知道自己这是真的急糊涂了,小四在两周岁多,病才刚刚好,此时一定很害怕,现在不是撒气的时候。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无数只信鸽从庄子里飞出去,又飞回来。

    而此时少阳城一个偏僻的破旧的小院子里,屋子里漆黑一片,味道还十分的刺鼻。

    李多宝用一条手帕捂着鼻子,皱着眉头,没好气的骂道:“怎么找这样一个鬼地方见我?还让本姑娘亲自来。”

    “李姑娘,就这样的地方才安全呢。”

    “怕什么?我都说了出了事,我兜着。”李多宝看着地上已经昏迷的梳着两个羊角辫的小丫头,笑了。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拿出来。”

    “这个?这样做太那个了吧?这个孩子还那么小,咱们吓唬吓唬他们,把这孩子丢在这里关上几天,再饿几天,就算了!”

    男子有点肝颤,那东西一用上,这个孩子的命算是交代他手里,怎么说这个孩子的爹都是一个爵爷,这要是把自己查出来,他都不敢想了。

    “快点,你要是不做,你就别想见我表姐。”李多宝恶狠狠的看着地上的娃娃。“你不是一直想认识泽州的第一美人宋白衣吗?她就是我表姐,只要这件事办成了,我就带你去见我表姐,如何做,你自己想吧!”

    这个男子本就是色中恶鬼,早就想结识一下泽州第一美人,以前只是远远的看过一眼,就一直在心里惦记着,真真的心痒难耐啊!

    李多宝的提出的诱惑太大,他本来就不多的良知,当下不见了踪影。

    男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小心翼翼的递给了李多宝。

    “这里的血就是之前得了瘟疫的病人留下的,只要给这个孩子服下,她定会被传染上。但是你可得小心点,自己别沾染上了。”

    李多宝握着手里的小瓷瓶,得意一笑。“怕什么,反正如今有了解药,我就算是被传染上了,去领一颗解药就是了。”

    “哈哈……可惜了这个娃娃,你说,你是谁的妹妹不好,偏是那沈小夏的妹妹,她不是能耐吗?我就把你丢在这里,看看她能不能在七天之内找到你。”

    说完,掰开小四的嘴巴,把瓷瓶里的血浆灌进了小四的嘴巴里。

    “走。”

    次日早晨,胡清拎着已经不省人事,只剩一口气的绣花丢进了夏雨阁。

    “是少阳城的西街的李家,家里做米行生意的。”

    小夏皱着看着倒在地上的人,狠狠的踹了一脚。

    “春花,带上人,咱们进城。”

    “是。”

    沈忠知道了自己女儿的下落,自然要去,一群人以最快的速度进了少阳城,直奔西街的李家。

    李家是少阳城里的老户,就是靠开米行起的家,西街大多数住的都是商贾之家,没有什么权利,但都是富户。

    小夏把能带的人手,可以带的人手,全都带上了,直接堵上了李家的大门。

    “官府通知了吗?”

    “官府好像有人故意阻碍咱们,一听是城外的沈家,就随意找了个借口把我们的人打发了。”

    小夏听了沈飞的话,冷声一笑,心中已经产生了怀疑,这事可能不简单。

    “本来也没指望官府。砸门!”

    “是。”

    李家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家的大铁门大白天的就被人家踹到了,还有没有点王法了?

    李家的当家老爷带着家丁跑出来一看,惊了一下,因为刚刚闹的动静不小,外面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原来是沈爵爷,沈大善人。昨日我刚拜访完贵府,今日您带着这么多人踹到了我府上的大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家的当家老爷年近花甲之年,做了一辈子的生意,嘴是最会说的,即便是已经动了气,也会笑脸相迎。

    小夏也不跟他废话,让人直接把绣花带了上来。

    “您对这个人应该有点印象吧!想知道是什么事,就把您的儿子叫出来,对峙一番,自然就知道了。”

    李家老爷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跪在地上的绣花,商人接触的人广,认人的本事都了得。即便绣花已经被卖了两三年了,但是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心中顿时惊了,自家那个混账儿子是个什么样的糊涂蛋,他自己自然清楚,难道是自己儿子惹了什么麻烦。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