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二百八十五章下药

时间:2019-05-10作者:念风子

    崔晓晓回头轻轻的安慰了小夏一句,而高圆圆冷哼一声,骂道:“都告诉你了,不用理她,这回知道了吧!你就是被人家玩弄了!”

    “你别说了。”

    “她这么笨,我不说被人家弄死她都不一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高圆圆恨铁不成钢的又骂了一句方觉得自己解了气。

    看着扭头皱眉目露凶光,即便是生气,那两个梨涡依旧挂在嘴角的胖姑娘,小夏突然觉得她很可爱,竟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有心思笑?真不知道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笨死了!”

    “谢谢你的好意。”

    “我可不是在帮你,我就是看那个谁不顺眼”高圆圆还在嘴硬,但是圆圆的脸蛋已经红透了。

    第一个环节结束了,所有的姑娘都完成了自己的小任务,接下来就是第二个环节,算是整个菊花宴的重头戏,才艺比拼。

    这一环节,所有的人都走上了菊花台,所谓的菊花台,不过就是一个大的圆形的露天广场,四周被各色的菊花包围着,气氛不错,中间是一个方台,表演者就在方台上表演。

    太守同太守夫人坐在最首位,接下来是各位随行官员贵人及其夫人的位置。

    下首位的左边是男宾席位,右边是女宾席位。

    等众人落座之后,由丫鬟摆上菊花宴的各色美食,最后端上的就是菊花酒了。

    端着菊花酒的丫鬟还没走进宴会,菊花酒的香气就已经飘散出来了。

    小夏轻轻的吸了一下鼻子,闻着菜香中夹着酒香,她的小肚子已经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早上的时候走的匆忙,几乎没吃多少东西,折腾到现在早就饿了。

    ‘咕咕……’

    又是这个声音,但是这次不是小夏的肚子在叫,看着坐在自己前面的高圆圆捂着肚子,就知道,这个胖姑娘也饿了。

    “到底要讲到什么时候,快点吃饭吧!饿死我了。”

    听到高圆圆小声的抱怨声,小夏捂着嘴巴偷笑,真是个耿直的姑娘,她喜欢。

    宋太守慷慨激昂的演讲,小夏不知道坐在下面的人,在面对美食佳酿的诱惑下,有几个人听进去了,反正她是没有听进去。

    最后终于在宋太守一声共同举杯之下结束了演讲,宴会正是开始。

    小夏早就看桌子上的那个大虾仁眼馋了,首先把它放进嘴巴里品尝,好吃,虽然没看出来也没吃出来是怎么做的,但是给古人的厨艺点个赞。

    小夏这边吃的欢快,却不知早就有人一直注意着她了。

    宴会一开始,才艺的比拼也正是开始了,琴棋书画这四样当然是少不了的。

    菊花宴当然少不了赞美菊花,那么第一题就是以菊花作诗。

    所有的公子小姐们都在绞尽脑汁作诗的时候,小夏依旧在吃,实在是这么难得的一次菊花宴上的美食,她都没吃过,再说她也没想着要争夺什么魁首,就吃饱了等着宋白衣出招她接着就是了。

    但是有人不乐意了,慕容锦作为定远侯的敵公子,下一任定远侯,怎能没有一点自己的人脉。这时小夏的老底,他几乎都了解了。当然是小夏从来都没想着隐瞒的那部分老底。

    写好的诗作都已经呈了上去,都等着坐在上首的评委们能赞赏一句,就算没白来着菊花宴。

    坐在左边最靠前的慕容锦优雅的站了起来,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听闻沈大善人家的二姑娘,才学了得,不仅郭东先生赞过,就连红山书院的老院长都称之为小友,可见沈二姑娘的才学多么的了得。今日怎不见沈二姑娘提笔,我们也好……”

    慕容锦这边慷慨激扬的打算逼沈小夏作诗,只见沈小夏优雅的抹抹嘴巴,不知道和身边的丫鬟说了一句什么话,那个丫鬟直接就带着人走了。

    慕容锦傻眼了,能不能给点面子,他的话还没说完呢!

    而坐在沈小夏附近的姑娘们也傻眼了,她们离得近,自然是听到了沈小夏对那个丫鬟说的话。

    她如厕去了……

    而此时快步急走的沈小夏几乎要骂娘了,她做梦也没想到,有人能在这宴会上给自己下药,当然这个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而且还卑鄙无耻的下了泻药。

    丫鬟带着小夏七拐八拐的就是还没有到茅房,还越走越偏,小夏就知道后面一定还有什么不简单的陷阱在等着自己,回头看了看后面没人,转身钻进了花木之中,就进了空间。

    而那个带路的丫鬟,就一转身的功夫,就发现目标人物已经不见了,站着喊了半天沈姑娘,急的额头都冒汗了,也没能找到沈小夏的人影。

    此时的菊花宴上的比试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一半了,没有了沈小夏有几人会注意的?

    当然还是有的,沈子生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关注着这边,见沈小夏走了之后就没有回来,找个借口就走了。

    宋白衣看着沈子生离开微微皱了一下眉毛,依旧坐着不动。

    “大小姐,那个丫头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奴婢们找遍了整个菊花台,也没能找到她的人影。”

    “整个菊花台都是我们的人,一个大活人不见了,你来问我?”

    这个沈小夏鬼的很,现在人竟然不见了,那么接下来的计划岂不是白费了心机?宋白衣气,她今年依旧要夺得魁首,现在真是比试最关键的时候,她不能离席。

    “姐姐?什么人不见了?需要我帮忙吗?”

    宋白衣看着身边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一个姨娘生的贱种罢了,在家里向来没有什么地位。但是自己依旧十分的讨厌这个妹妹,太守府只有她这么一个出色的女儿就够了,剩下的都是多余的。

    在家里的时候宋白衣从来不会用眼正瞧宋青衣一眼,对,她的这个妹妹叫宋青衣,连名字也这样的讨厌。也不知道爹爹是怎么想的,竟然给一个庶女取和自己相似的名字?这也是宋白衣最不喜欢这个妹妹的地方。

    但是在外面她必须坐一个好姐姐的样子。

    “你不用担心,就是一个丫鬟敢随便的擅离职守,回去再必会严惩。你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好好表现,我听爹爹说,正打算给你物色一个如意郎君呢!”

    宋青衣羞红了脸低下了头,也就不再多问了。

    宋白衣心里冷笑一声,不过是爹爹拉拢人的一颗棋子而已,自己又何必在意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