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二百九十二章沈智升官

时间:2019-05-10作者:念风子

    能中解元,这件事对沈子生来说当然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件大好事,自己心中的喜悦很想找一人来分享,这个人他只想到了沈小夏,但是今天他一直没能找到和沈小夏单独说话的机会。

    以后他回很忙就没有时间,可能也找不到机会再单独见她,沈子生怀着万分失落的心情走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沈子美就收拾好了自己简单的行囊和众人告别了。

    小王氏如今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十分不便,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要生了,所以就没出来送行。

    小春姐妹几个都来了。

    小春泪眼婆娑,一个包裹。

    “这是给你做好的衣裳,都是按照你的尺寸做的,你穿上一定很好看。”说罢捏着手帕,捂着自己的口鼻,呜呜的抽泣了起来。

    沈子美见了也忍不住流泪。

    “谢谢你,就是不知再见的时候,会是什么时候了。上次我离家的时候,家里就要把我许配人家,我不同意才跑出来的,等我回去之后,或许……呜呜……”

    见沈子美哭了,小春到止住了泪水,安慰了起来。

    “你别担心了,如今子生哥已经是解元了,明年的春闱一定还能高中,那就是‘贡士’了。到那时候贡士的亲妹妹找什么样的好男儿找不到?你家里肯定不会现在着急给你找人家的”

    沈子美被小春劝说的破涕为笑,之后又叹口长气。

    “那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要嫁人。等嫁了人,咱们一辈子可能都再也见不到了。”转而拉起小春的手意问深长的说道。

    “要是你能做我的嫂嫂就好了,这样即便是我嫁人了,只要回娘家就能看见你了。”

    刚刚还伤感满怀的沈小春被她这样一聊侃,顿时羞红了脸,跺跺脚。

    “我不理你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两人聊的半天,小夏就一直站在一边看着。等小春害羞的跑了,才上前说话,也递上了一个包裹。

    “里面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都是公主赏赐下来的小物件,估计你会喜欢。”

    一听是公主赏的,沈子美眼睛又开始冒金光了。转而又疑惑的看着沈小夏,道:“你不生气?”

    小夏也疑惑了。“我为什么生气?”

    沈子美见小夏好似没有作假,真的没有生气,道了一声谢。

    小秋也送了离别的礼物,几包糖果。

    看着沈子美远去的马车,姐妹三人心情各有不同。小春肯定是难过,小夏无非就是感慨一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小秋既无伤感也无感慨。

    秋风微凉,斑驳的色彩也渐渐的变黄变皱,凋枯凄零。十一月中旬,突来的一场鹅毛大雪又把大地染的一尘不染。

    这是今年的初雪,沈忠站在门廊前整整两个时辰,嘴里一直念叨了,瑞雪兆丰年,这是吉兆,这是吉兆……

    不知道是不是沈忠念叨的灵验了,当天从沈家村的来信中提到了沈智,他升官了!

    沈忠捏着信的手有点颤抖,明显是高兴坏了。

    “你们的三叔升官了,如今已任从七品的州判。年后将来少阳城府上任。”

    “连升三级,三叔一定高兴坏了。”小夏心中冷笑,沈智的升官要说没有沈忠的关系在,打死她,她都不信。但是是谁,竟然直接让沈智直接调到了少阳城来,到底是好意还是包藏祸心就不好说了。

    “你三叔肯定高兴,老爷子又能高兴一阵子了!”提到沈老爷子沈忠心情就不会好了,把年迈的老爹娘丢在沈家村,他心中始终过意不去。

    “等明年开了春,就把爷爷奶奶接过来跟着您享福就是了。那个时候小冬也出生了,正好让爷爷奶奶欢喜一下。”

    一提小冬沈忠就来了精神,他盼了多年儿子终于来了。小王氏这一胎坏的凶险,肚子又大的吓人。毕竟是高龄产妇,一般情况下都躺在床上,只有需要运动的时候才下地在屋里走走。

    “明年开春雪一化,我就亲自把你爷爷奶奶接来。”

    要说这沈智是整天绞尽了脑汁想升官,突然有一天就升了官,还是连升三级级,高兴都快找不到北了。

    只和老丈人木知府告了别,连沈家村都没回就匆匆的赶去了少阳城。

    他心里也明白自己的这个州判的官职是怎么得来的,但是这不是应当的吗?二哥发达了照顾自己这个一奶同胞的亲兄弟理所当然。

    沈智争分夺秒的赶路,因为这半个月一直在下雪,路不好走。等到了少阳城的时候,也已经进了十二月。

    这是他第三次来少阳城,看着少阳城的城门,眼眶有点发青。前两次都没留下什么好的记忆,但是这次不同了,这里终于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老爷,咱们怎么进城吗?”赶车的小斯看着发呆的老爷,小声的询问了一句,他家的这个老爷有时候就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心里在惦记着什么?

    沈智遥遥头。

    “去城外的伯爵府。”

    沈忠的府邸虽然建在少阳城之外,但是这里本就是皇家建造的别院,气派的很。

    当沈智看到两丈多高石墙和高大气派的红色大门楼的时候,眼睛红了。原本愉悦的心情当时就被冲散了不少。

    他沈忠认识的那几个大字还是自己教的,凭什么他能住这么好的院子?能当上人人羡慕的伯爵?世道为什么这么的不公平?自己这样的努力,最终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州判而已?

    见沈智又在对着大门发呆,赶着的小斯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

    “老爷咱们是不是得应门了?”

    沈智平复了一下自己万分不甘的心情,点点头。

    大门很快就被敲开了,一个带着毡帽的小斯走了出来,扫了一眼,问道:“你们找谁?”

    “这是是沈伯爵的伯爵府吧!”

    小斯一听是找老爷的,又多问了一句。

    “你们可有拜帖?”

    沈智气了,见自己的亲哥哥还需要什么拜帖?沈忠的架子什么时候这样大了?

    “你去告诉你家老爷,就说他的亲弟弟沈智前来拜见。”沈智的口气满含讽刺。

    让站在门口的小斯心里不太痛快,但是一听是老爷的亲兄弟来了,自然不敢怠慢了,赶紧把人请了进来。

    沈智这才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跟着小斯进了伯爵府。

    。搜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