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三百七十九章京兆伊

时间:2019-05-20作者:念风子

    春花一走,小夏就进了空间,安置好了不省人事的沈忠之后,才出了空间,听着外面的担忧的哭泣声,知道此时家里人正是需要自己的时候,她一定要镇定,并且要找出凶手。

    让背后之人明白,义善伯府可不是好惹的。

    整理了一下面上的表情,舒缓了一下紧张的神经,小夏才走了房门。当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看向沈小夏,紧张、希翼、恐惧重重情绪交织在所有人的脸上。

    家里的所有人都来了,沈老爷子站在最前面,现在正是沈家光耀门楣最重要的时期,要是沈忠没了,沈家就完了。

    “你爹怎么样了?”

    所有人都被拦在外面,现在沈忠什么样子,只又小夏知道。

    “小夏,你爹……”小王氏不敢哭出声音,觉得晦气,眼泪却如决了堤一般,不停的往下流。

    小夏上前扶着已经站不起来还在硬挺的娘亲,给众人一个大大的笑脸。

    “爹爹没事,性命是保住了,但是得等神医来了之后才能见大家。大家都回去吧!”

    “真是没事?”沈老爷子皱了皱眉,他是相信这个孙女的能力的,但还是确认一下。

    “真的没事,性命无忧。”

    “阿弥陀佛!”贾老太太听了转身,由丫鬟扶着打算回佛堂为二儿子多念几遍佛经。

    瞬间像是老了十岁,她一辈子就三个儿子,最疼爱的小儿子这辈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上面。长子本是撑着门楣,侍奉身前养老送终的。但是大儿子却是一个不争气的,好好的日子被过费了。

    就剩下这个本来最不在意的二儿子,却成了最有出息的,要是没了,让她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还让她这个老婆子怎么活啊!

    等两个老的被劝走了,其他人依旧没走,姐妹几个是真的担心爹爹,不想离开。

    沈财是没看见沈忠,怎么也不甘心就走了,万一沈忠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产怎么分?听小斯说的那样邪乎,自己的二弟还能活着,说不定现在就没命了,沈小夏这个丫头最鬼,说不定就是惦记着义善伯府的财产,才瞒着众人说没事,之后把整个义善伯府据为己有。

    沈财越想越觉得有理,哪里还待的住?

    “你爹怎么样了?赶紧开门让我看看,不然我不放心。”沈财说着就想破门而入。

    小夏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和沈财周旋,当下喊来了沈大沈二。

    “沈大,派人看还了區义堂,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去,违者不必客气。”

    “大姐,你们带着娘回去休息,相信我,一定会还给你们一个健健康康的父亲。”

    “沈二,你跟我来书房。”

    说着带着人离开了區义堂,大伙见沈小夏有条不紊的样子,心终于安定了下来,或许没有她们想象的那样的严重。

    虽然不能理解,为什么此时不能见父亲,但是出于对沈小夏的信任,姐妹几个都没有再说话,而是劝着依旧泪流不止的娘亲走了。

    小夏带着人进了父亲的书房之后,示意关进房门,坐下喘息一口气才开口。

    “这件事让风云山庄以最快的速度查清楚幕后之人。”

    “那个凶手抓到了吗?”

    “已经抓到了,但是凶手口中含毒,当场自尽。”

    听了沈二的话,小夏立刻明白了,看来这次的事是已经预谋很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忠就已经被人盯上的?是从他们进上京开始?还是更早的时间?

    “是江湖中人?”

    沈儿遥遥头,回道:“看着不像,倒像是大户人家圈养的死士。”

    小夏想了想,尽量让自己冷静一下,这件事看来并不是这样的简单,自己的爹到底是挡了谁的路,才遭此毒手的?

    “放出消息,就说我爹已无大碍,看看凶手还有没有其他的行动。”

    “还有加强府里的守卫,家里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不能再出什么意外了。”

    义善伯光天化日之下被人袭击,深受重伤之事,很快弄的满城风雨,义善伯如今可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正得皇上宠信,突然被刺,不得不叫人怀疑。

    次日一大早,皇城里就来了圣旨,随行还有京兆尹肖左郎。

    京兆伊来的时候有点晚,要是沈忠没了命,这个时候查,估计已经是蛛丝马迹都难寻了。

    但是人家怎么说也来了,义善伯府就得好好的招待。如今沈忠重伤不能见客,沈老爷子也病倒了,沈财跳起来要去招待大人。

    站在區义堂的小厢房内,小夏望着外面一排一排的穿着官服,配着大刀的巡衙,皱了皱眉,静等事态的发展。

    春花没一会就跑了进来,面色不愉。

    “姑娘,外面的人说什么也要见老爷,沈大根本就拦不住。沈财那个白痴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真是好坏不分。”

    小夏思忖了一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反正也不怕事大,就这些人闹去好了,但是想要看沈忠,那是不可能的。

    “走,我们出去看看。”

    “姑娘,你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吗?”春花又有点开始跃跃欲试了,她就喜欢姑娘发威的样子。

    京兆伊肖左郎是肖家的庶出的弟子,已过了而立之年。肖家所有的宗亲弟子都走武官那条路,所以文官的路就走不通的。所以作为不被重视的庶出弟子,走了文官这条路之后他也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没什么发展了。

    所以这京兆伊当的也是有来无趣的。

    看着挡在门前的义善伯府的家丁,他甚是无趣的扣着干净的指甲,面白无须保养得当看着倒像是一个年轻的贵公子,一点严肃办案的样子都没有。

    “听闻义善伯已经无事,我这也是奉旨来查案的,你们不让进,这个案子还怎么查?难道义善伯就不想知道谁是伤他的凶手了?”

    “不知大人可是奉了皇旨来查案的?但是看着不像啊?”

    京兆伊肖左郎听见一个软糯的声音接了自己的话,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

    只见对面走过来一个瘸脚的姑娘,即便是腿脚不便,但是一身的气度却不一般,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竟然敢直视自己。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是却给人一种压抑感。这个姑娘的长相在繁花似锦的上京城,只能排个中等,但是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让人见之难忘,尤其是那双明明是清澈见底的大眼睛,却深邃的摄人心魂。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