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第四章 玄镜司禁卫

时间:2021-12-19作者:血浮华

    在苏铭不动声色打量那些士兵的时候,那些士兵也在暗暗观察着他,眼前俊秀异常,面上带笑的和尚看似慈祥淡然,恍若凡人,但随着他们逐渐靠近,此人带给他们的压力就越来越强。

    他们可是大周玄镜司的禁卫,放到地方也是不俗的强者,玄镜司的禁卫不以法力见长,而是专攻炼体之术,使得身体脱胎换骨,内外兼修,劲儿入微,洗髓换血,气息悠长到不可思议,再加上他们乃是朝廷禁卫,体制内的人,可以借助龙气对付敌手。

    再加上天子龙气万法不侵的特质,使得玄镜司成为了朝廷镇压地方的重要部门。这次朝廷遴选国师,就是由玄镜司负责。

    而且,这里是上京城,设有大阵,无论是道门高人,佛门大德还是妖魔鬼怪都会受到压制。

    但眼前之人竟然能让他们感受到压力,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玄镜司禁卫为首的士兵暗暗留意这个僧人,并未有所动作,随即不动声色的从他身旁走开。

    不是冲我来的?

    苏铭微微一怔,心中浮现出一丝明悟,这次来京城争当国师的人又不止他一个异类,还有各路妖魔鬼怪,他倒是没必要担心。

    那他们来这里做什么?难道?

    这时,他不由得想起自己昨晚两次受到咒杀的事。

    果不其然,那些士兵们对他熟视无睹,而是不断涌入周围的精舍,从中拖出一具具形态各异的尸体。

    这些尸体有各种飞禽走兽,还有大虫子等等,这些尸体上没有一丝伤痕,但却感受不到半点生机,因为他们的神魂早已泯灭,真灵不存,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这些尸体也不只是妖物,还有人,只不过那些人即使是死了,身上弥漫的气息也依旧诡异非常,充满了不详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修行旁门左术的魔道中人。

    这些人的状况,与他昨晚受到的咒杀几乎是如出一辙,苏铭一边观察着那些禁卫,一边探查着这些尸体,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任何死亡的痕迹,和异样的气机。

    半晌,苏铭收回目光,眸子恢复成古井不波的状态,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阿弥陀佛!”

    幕后之人太过谨慎,隔空咒杀这么多人,居然连一丝一毫的信息都没留下,所谓咒术,是要通过媒介施展,虽然隐秘,但也会留下痕迹,况且,还死了这么多。

    总不至于这么多被咒杀的妖魔鬼怪,都是一个人干的吧?

    苏铭暗暗摇头,不再去想关于幕后之人的事,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应该还是安全的,幕后之人一次性咒杀了这么多人物,其中不乏大妖和一方巨擘,肯定会引起不小的风波。

    有些事,做了就会有痕迹,在上京城死了这么多高手,大周总要给各方一个交代,毕竟,他们是应朝廷号召,前来争夺国师之位的。

    争夺战还没开始,就死了这么多人,朝廷总要给个说法,哪怕是扔个替死羊出来也好,不然,大周的国师就算上位,也会沦为笑柄。

    只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现在,他只想变强,在接下来争夺国师的争斗中成为最后的赢家。

    既然重生成了慈航普渡,那这国师之位,舍我其谁?

    幕后咒杀他们的人摆明了是不想让他们成为国师,但对于苏铭而言,成为国师,不仅能更好的修行,更能让他借助朝廷之力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

    到时候,新仇旧账一起算!

    况且,这国师之位还关系着他能否获取更多的气运值,光是慈航普渡这个身份就有一千气运值,若是他成了国师,那气运值该有多少?

    再过百年,他就要历经雷劫,到时候他可不想落个惨淡收场,好不容易重活一世,来到这个修仙世界,常人短短的一生,不够!

    苏铭再度看了一眼那些尸体,暗暗摇头,眼中浮现出一丝可惜之色,随即转身离开,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

    它们的尸体看似与寻常动物没什么差别,但苏铭却感觉到它们躯体中蕴含的庞然妖力和血肉精气。

    对于他而言,这些都是大补之物,但对于朝廷而言,无论是残留的妖力,妖丹,还是尸身都有专门的部门处置,一丝一毫都不会浪费。

    别看这些尸身与寻常动物没多大差别,只是因为他们的尸身上有着一道道虚幻的锁链封印了妖力和气血,避免了精华流失。

    其中有几个道行更是与他差不了多少,像是大妖,随着修行,身躯会跟着壮大,这些尸身之所以保持寻常动物的体型,便是因为有那一道道锁链。

    这些锁链是由上京城的大阵幻化而出,所以才能将他们压制。

    起先是不知道,也不敢贸然查看他人的精舍,这样无异于挑衅,犯了修行界的大忌。

    只可惜,朝廷的人到了,就没有他插手的份了。

    在那些禁卫收拾好各处精舍的尸身之后,便有侍女将其打扫干净,苏铭屋内的尸身也被处理掉,又送来了一个新的侍女,比起上一个,姿色更佳。

    只可惜,现在的他不是原来的他,而是苏铭,所以,就算是这些侍女再美,苏铭都不会碰一下。

    离国师比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可不想被人算计,小心驶得万年船,况且还是在这波云诡谲的上京城。

    因此,在侍女刚被送来的时候,苏铭就将她赶出了房间,无奈之下,那侍女只好守在房门之外。

    ······

    皇城。

    肆虐的冷气扑面而来,打在皇宫中高高悬在中央如攒般的宝珠上,阻挡后,化为丝丝缕缕,下面精致青花的窗棂上染上的霜色,从上往下看,向来重檐金瓦的皇宫在这个季节都变得纤瘦和单薄。

    在皇城上空,淡淡紫青之色若隐若现,凝聚成金色的云彩浮在半空,更衬得皇城巍峨庄严,摄人心魄。

    再仔细看,在中央的一座大殿中,有一铜色暖炉,形似宝塔相,四下镂空,木炭在里面熊熊燃烧,热气氤氲出来,将周围甚至大殿都烤的热气腾腾。

    “启禀陛下,玄镜司掌镜使陈法玄求见。”

    随后,一道中气十足,却又温润醇厚的声音响起,“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