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第十三章 玄镜司的疑虑

时间:2021-12-19作者:血浮华

    玄镜司高楼,掌镜使陈法玄刚刚处理完公务,正准备回家。

    忽然,帝都南方的天空中佛光映照,将夜色都渲染成白昼,那道强横的佛威让他内心有些惊讶,帝都之中居然还潜藏着这等人物?

    为何玄镜司之中没有任何关于此人的信息?难道又是哪个潜修多年的老怪出山?

    待到佛光散去,他不禁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痛,又有的忙了。

    另一边,之前向陈法玄禀告的青年壮汉看到这幅场景,眼中浮现出几分怒意。“陛下真的是太过仁慈了,这可是帝都!”

    在他看来,皇城之地,天子脚下,这些人如此放肆,简直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然而,这么大的动静,玄镜司居然没有任何动静,掌镜使也未下达命令,等了片刻,他耐不住性子直接上楼求见掌镜使。

    很快,他便见到了陈法玄。

    此时的陈法玄穿着儒衫,头戴纶巾,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书卷气息,此时的他倒不像是玄镜司凶名赫赫的掌镜使,反而更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学子。

    他身子坐直,目光沉沉,一笔一划,一勾一捺,写的极为缓慢,好似笔尖上悬有大石一般。

    这样的笔法,不似写字,更像是在刻碑。在他右前方摆着一方玉色砚台,与常人所用的墨汁不同,砚台中的墨汁是红色的,血色墨汁在砚台之中,晕开偏暖好似鲜血凝玉,若有若无的香气氤氲,不是花香,胜似花香。

    见到这一幕,青年壮汉先是一怔,心中的怒火再度燃烧起来,他走上前,恭敬地行了一礼,进言道:“大人,今晚闹出这么大动静,若玄镜司如果没有任何反应,明天早朝一定会被那帮文官弹劾,到时候,咱们玄镜司可就颜面无光,无法向朝廷交代了。”

    然而,当他说完,却没有得到陈法玄的任何回应,他悄悄抬起头,却见陈法玄依旧气定神闲的练字,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青年咬咬牙,上前一步,“大人!”

    话音落下,陈法玄已然收笔,他将毛笔置于笔架上,走到一旁洗了洗手,方才开口:“林武,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每逢大事要静心,不要心浮气躁。”

    他来到林武面前,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幅字,送你了,有空多看看,至于朱雀街的事,不是你可以考虑的。”

    说完,他便站起身来到窗前,看向南面,虽然那里的佛光已经消失,在那股强悍威势依旧令人心惊。

    陈法玄一直在思考那个高手的来历,元婴级别的佛修,难道是少林寺的高僧?不对,少林寺即使传承久远,高手无数,但那道佛光精纯浩瀚,蕴藏着勃勃生机,显然不是一般的僧人,而且,他也隐隐察觉到那人旺盛的气血,如此高手,少林寺不可能一直藏着掖着,玄镜司也不可能没有任何记录。

    也就是说,此人不是出身少林寺,很有可能是佛门某个传承的秘传弟子,或许也有可能是百年前纵横天下的高手。

    既然不是少林寺的人,那他就不必顾忌太多。

    “可是·······”林武面露纠结之色,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陈法玄打断。“没有可是,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先下去吧。”

    “属下明白。”林武面色涨红,行了一礼,转身离去,就在他即将踏出房门之时,陈法玄叫住了他。

    “把那副字带上,好好用心揣摩。”

    “是。”

    林武没有多说话,将案上的那副字卷好收入袖中,便离开了。

    ······

    天街夜色,清凉如水。

    苏铭点化鬼魂,立地成就筑基的事情在很短时间内就传开了,从此,他也进入各大势力的视线当中,成了争夺国师之位的变数。

    当然,有人将其视为敌手,眼中钉,也有人想要拉拢收服他,毕竟元婴境的修士可是一大助力,修士又不是餐风露宿无欲无求,是人就会有欲望,有需求,即使是个和尚,也同样如此。

    在一处富丽堂皇,精致典雅的庄园中,一道清脆宛若流莺的声音响起,“师兄,此人将会是我们的劲敌啊。”

    说话之人是一个道门女冠,她神色清冷,面容姣好,即使道袍宽大,也难掩其窈窕身姿,很显然,话语中指的那个人就是苏铭。

    在她对面,端坐着一位背负法剑的中年道士人,他正是之前暗中窥伺苏铭的昆仑道士。

    听到自家师妹的忧心之语,道人剑眉微挑,随即展颜一笑,身后法剑轻轻晃动,发出若有若无的剑鸣之声。

    “这次的国师之争比我想象的更激烈,但那又何妨,我们这次下山为的不就是成为大周的国师么?千百年来,我昆仑道修何曾怕过他人。”

    “有这样的对手,这次的遴选大会更有趣了,我倒要看看,是他的法身强大还是我手中的宝剑犀利。”想到刚刚那道强悍的如来法身,道人身后法剑再度跳动,似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平淡的话语中透着强大的自信,女冠也似是被他自信感染,秀眉舒展开来,清冷的面色也稍稍融化,“师兄说的对,元婴修士而已,我们不见得会输给他。

    只是,师兄,我们昆仑道派多是在山上清修,不履尘世,可这次,师父为何要让我们下山争夺大周的国师?俗世纷争又怎及得上长生大道?”

    听到师妹的问话,道人轻叹一口气,“唉,这件事,我之前也曾问过师傅,但师傅他老人家并没有多做解释,只告诉了我一句话,这件事与二十年前的那场动乱有关。你应该知道,那场动乱在宗门已是禁忌,很少有人提起,所以,我也没再敢多问。”

    “师兄,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昆仑那么多前辈高人在那场动乱中丧生,就连师傅也是侥幸存活,死里逃生,可在宗门中,他却是三缄其口,从未透露此事,可这次他突然提起那件事,难道是想提醒我们什么?”女冠秀眉微蹙,清丽的眸子满是沉思之色。

    “不清楚,一切应该都和这大周国师之位有关,既然师傅命我们下山争夺国师之位,自然有他的道理,现在想什么都无济于事,这次的对手可不简单,你我可千万不要大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