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第三十六章 皇帝赏赐,寝宫召见

时间:2021-12-19作者:血浮华

    帝都之中,除了太子和二皇子之外,其余诸位皇子皆已就藩,十三皇子虽至中年,但身体孱弱,先天不足,因此神武帝特许他在京城驻留。

    而李贤口中的十八妹则是永安公主,年方十五,聪颖秀丽,活泼可爱,颇受神武帝疼爱。他放下手中的书本,沉声道,“你先下去好好招待他们,切不可失了礼数,孤随后就到。”

    待内侍走后,一个身穿儒衫的白面书生从外面走进来,“殿下,二皇子今晚前来祝寿,殿下要出面么?”

    实在是不得不小心,太子和二皇子虽然在朝堂上打的你死我活,但在政治上哪有绝对的敌人,万一两人相会引起陛下猜忌,认为他俩暗中联手,到时候,他们都得喝一壶。

    虽然说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现在陛下七十五了,万一他老糊涂,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几乎是刹那间,李贤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他却摇摇头,沉声道,“二弟和十三弟,十八妹一起来为孤祝寿,我岂有不出面的道理,若是父皇连这都要怪罪猜疑,那从今往后,孤还不如闭门读书,不再参与朝堂政事。你安心便是,父皇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

    而且,这可是他的府邸,如果在自家府邸他都要避讳不出的话,那他这太子也未免太窝囊,若是传出去,他这太子的名声就更不好听了。

    ······

    庭院中,雕栏玉砌,木石交错,左畔有莲花池,冬日时节,水色澄明。

    池中种满了各色各样的莲花,或白色如温玉,或红色如火焰,或金色如黄金,青色或翡翠,大如车轮,即使在冬日中,依然竞相开放。

    一池莲花,清风吹过,荷香弥漫。

    在整个莲池的所有莲花中,有一株九品白莲特别引人注目,亭亭玉立,皎洁的莲花瓣就好似出自天下最优秀工匠打造的薄薄的玉片,晶莹剔透。

    夜晚的太子府,灯火暖光照耀,玉色生晕,

    微风吹拂,莲瓣轻颤,上面撑起的微光如同碎金子,玉光和金光交映,交融成令人痴迷的色彩。

    “哇,好漂亮的莲花,连宫里都很少见呢。”池畔,一个穿着宫装的少女拉过莲花轻嗅,俏脸上之上尽显满足之态。

    她穿着粉红宫装,外面披着雪白的绒毛大衣,体态轻盈,身形高挑修长,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一双眸子神采飞扬,活泼可爱。

    少女虽然惊叹这里莲花之美丽,却并未采摘,而是观赏一番后便离开了。游廊相接.院中点衬几块山石,一边种着数本芭蕉,那一边是一棵富贵海棠,其势若伞,丝垂翠缕。

    在这里,太子李贤遇上了少女。

    一见面,少女便兴奋地提着裙子跑上前,“太子哥哥。”

    “永安,好久不见。”见到妹妹,李贤走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修长的眸子里满是宠溺之色。

    对于这个妹妹,几个兄弟对其都是宠溺非常,毕竟他们之前的年龄差距太大了,六十岁,放到民间都能当她爷爷了,所以,无论是帝都之中的太子二皇子,还是到各地就藩的几位皇子,对这位妹妹都是极其关爱。

    再加上神武帝的宠爱,永安公主当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这样的环境,没有将她养成嚣张跋扈的姿态,反而放大了她活泼可爱的一面,连诸位朝臣对其也是多有好感。

    ······

    “二弟和十三弟难得来一次府上,今晚我们兄弟可要好好喝一杯。”将永安公主带到大厅之后,李贤也见到了齐王,邺王。

    两位同样有继位野望的竞争对手见面,场面非但没有剑拔弩张,反而其乐融融,看上去兄弟情深。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做一些意气之争,反而落了下乘。

    皇位争夺,从来都是血腥惨烈,兄弟之义,早在一次次的明枪暗箭中消磨殆尽,怎么可能还能如此和睦相处。

    而一切的原因,都来自于宫中的一道赏赐,太子六十大寿,神武帝命人赐下了一副松鹤延年图,意思不言而喻。

    皇位的竞争从来都是血腥残酷,但都是隐藏于水面之下,一旦浮出来,执掌社稷的九五之尊可不会容许。到时候,雷霆震怒之下,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流水。

    所以,在这个时候,展现出天家的兄友弟恭,情深义重,才是皇帝和朝廷百官希望看到的场面。

    但是,这幅场景确实有些奇怪,七十五岁的老爹祝贺儿子六十大寿······,放在民间倒是无所谓,但放在天家,确是古今独一份了。

    ······

    皇城。

    明窗净几,鼎烟新绿,案上宝砚氤氲墨香。夜色渐起,自远而近,弥漫在藤萝松色上,如烟似雾,又若轻纱,飘飘荡荡,入参差的宫殿中,见朱墙碧瓦,画槛雕栏。

    大内的寝宫,就在最里面,殿中已经早早点上莲花灯,灯光激射,千千百百,亮若白昼。

    郁郁馥馥的檀香,驱散冷意。

    老皇帝换去朝服,披了一件貂皮大衣,倚在龙榻上,在他身边,一个内侍正在向他禀告,听完,他眼里露出一丝玩味之色,随即抬手示意他下去。

    太子大寿,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送寿礼也只是随手为之,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他们喜欢过度解读罢了。

    随后,他便将其忘却了,另一边,在内侍的带领下,苏铭踏入了寝宫,这是他第一次到这里来。

    龙榻之上,老皇帝白发苍苍却是精神矍铄,说话亦是中气十足,完全不像是一个七十五岁的老人,见到苏铭,老皇帝脸上浮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多日不见,国师佛法倒是日益精湛了许多。”

    “阿弥陀佛,宫中藏书浩如烟海,贫僧只是略窥片牍,便感悟颇多,多谢陛下。”苏铭道了声佛号,神色如常。

    老皇帝脸上笑意更浓,再次问道,“如此便好,这上京城,国师可还住的习惯?”

    “山中清修,虽然自在,但却少了几分人气,京城繁华,红尘万丈亦可锤炼佛心。”苏铭一板一眼的回答,配合他俊秀不凡,飘然出尘的身形,好似真是个得道高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