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第四十二章 吞魂,大周的天裂了

时间:2021-12-19作者:血浮华

    少女穿着大红宫装,裙摆上绣着一只金凤,日光斜照,好似要浴火重生,长长的秀发自然飘逸,行走间裙摆飞扬,就像是一朵鲜红的花,活力而又充满生机。

    “父皇!”隔着一波湖水,少女站在湖畔,再次喊了一声。

    “国师,去岸边吧,若不让永安上船,一会儿朕又要头疼了。”老皇帝虽然面色严肃,但言语中依旧饱含着宠溺。

    “殿下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天真烂漫,活泼可爱,却不是淳朴本性,难得,难得。”苏铭微微一笑,站起身在船上轻轻一点,顿时,小船像离弦的箭一样顿时飞射而出,转瞬间就已来到岸边。

    “咚!”

    船刚刚靠岸,永安公主轻轻一跃,便跳上船来,荡的小船一晃一晃的,但少女却是身形稳稳当当,看来也是有武功在身的,“陛下万福,儿臣给您请安了。”少女眼睛弯弯,笑起来像个月牙儿。

    “平身吧。”神武帝脸上也露出开怀的笑意。

    永安公主起身之后便把注意力放到了苏铭身上,见到苏铭的样貌,眼睛也不由得一亮,确实,现在的苏铭面容俊秀,仪表不凡,身上自有一番淡然从容,自然令人耳目一新。

    当然,永安公主也不会这么浅薄,像一见钟情之类的事,基本上很难发生,但父皇身边突然出现这么个和尚,确实让她有些惊讶,一双眼睛骨碌骨碌的乱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永安公主踏上小船之后,苏铭就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了,

    “陛下,贫僧先行告退。”

    “嗯,国师请便。”

    ······

    湖中央,永安公主依偎在老皇帝身旁,明媚的眸子笑意盈盈,能将人心都暖化了。

    十几个子女当中,老皇帝最宠的就是她了,不仅因为她是年纪最小的女儿,还因为她从来都不怕他。说实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太像父女,更像是爷孙,毕竟,年龄差距太大,很难像正常父女一样相处。

    “父皇,刚刚那个和尚就是新任国师么?”永安公主一边拉着鱼竿,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怎么?永安也对朝政感兴趣了?”老皇帝没有回答,反而笑眯眯的反问。

    “不,儿臣只是觉得那个和尚蛮有意思的。”小公主拉起鱼竿,见到鱼钩空空,撇了撇嘴。

    “哈哈,让父皇看看,我家永安动了什么心思?”老皇帝哈哈大笑,露出揶揄的神色。

    “父皇,你又取笑人家了。”永安公主撅着嘴唇,小脸粉扑扑的,煞是好看。

    “永安啊,国师虽然样貌看起来年轻,但确实是个高人,有他在,朕这几日倒是睡了几夜好觉。”说着,老皇帝眼睛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哦。”见父皇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永安公主也适时地再追问下去,她虽然年幼,受父皇宠爱,但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

    国师府中。

    密室内,苏铭大袖一甩,那条锦鲤便被甩到地上。

    没有皇宫阵法压制,锦鲤很快就露出圆形,原本一尺来长的身躯顿时膨胀起来,化作三丈长的鱼妖,身上金红色的鳞片也变得血红,散发着金属的光泽,时不时有残缺的符文闪过,玄妙异常。

    同时,一股属于金丹境大妖的威压弥漫开来,那锦鲤竖起身子,瞪大鱼眼,恶狠狠望着苏铭,瓮声瓮气的说道:“小和尚,念在你解救老祖的份上,只要你奉我为主,老祖就赐你无上机缘,助你超脱!”

    有意思,这鱼好像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苏铭眸光微动,笑眯眯的说道,“一条连化形都做不到的妖精,你的话,很难令贫僧信服啊。”

    “哼,你懂什么?这是因为老祖我血脉不凡,才迟迟不能化形,况且,在那个鬼地方,一旦化形,立马就被轰成渣了。”锦鲤冷哼一声,似是被抓住了痛脚,大叫道。

    “是吗?那就让贫僧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跟脚!”

    这锦鲤虽然没有化形,但神智却是不差,不像是开化不久的,而且,他自称老祖,或许还有别的意思?

    这锦鲤不知在皇城躲了多长时间才有这金丹修为,也许能从它身上知道朝廷的一些秘密,这也是苏铭从神武帝手上截下它的原因。

    “吞魂!”

    苏铭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发动天赋神通,顿时,他漆黑的瞳孔中散发着诡异的光芒,眉宇间森然妖气浮现。

    下一瞬,俊秀的面孔上,肌肉涌动,漆黑色彩爬满皮肤,尖细的触角从头顶破开,露出锋利的颚牙,漆黑的皮甲夹杂着点点金色,这正是他的本体,蜈蚣精。

    在他本体出现的那一刻,一股属于元婴大妖的威压顿时展开,将密室内的空气都挤得粘稠起来,而那锦鲤则是瞪大鱼眼,满是不敢置信,“你,你竟然也是······”

    还未等他说完,一道迷蒙的离光从猩红眼珠中射出,直接刺入锦鲤的鱼眼中,而在它的识海之中,一尊金色大佛张开手掌,如同五指山一般将它的神魂狠狠抓起来,塞入口中不断咀嚼着,在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中,它便没了半点生机。

    良久,苏铭睁开双眼,眸子里满是惊疑之色。

    “天裂了?”

    他获得了锦鲤的所有记忆,但这些记忆的起源却是令苏铭疑惑不解,因为,在它的记忆当中,大周的天裂了。

    那一天,帝都上空晴空万里,它正在湖中吐着泡泡,突然,一道惊雷划破天际,大周的天,裂了。

    紧接着,帝都上空,横亘着一条漆黑的裂缝,从裂缝中滴落出无数猩红的血雨,每一滴都蕴含着磅礴的能量与生命精气,锦鲤有幸吞食了数滴,这才有了自己的意识。

    这便是它最初的记忆,也是它开启灵智走上修行之路的开始。

    而且,这锦鲤确实不是一般的妖精,它体内的血脉是真龙血脉,御花园的湖泊乃是灵气汇聚之地,也是帝都的大阵的阵眼之一,平时逸散出不少地脉龙气,被它无意中吸收,这才觉醒了真龙血脉。

    至于那老祖的称谓,则是它跟宫中太监学的,因为它觉得这样很威风,其他的记忆倒也没什么。

    消化完这些记忆,苏铭随手扔出一朵金色佛焰,不断将它的身躯煅烧,很快,三丈长的妖躯便被炼化成一滴血,这滴血乃是真龙之血,汇聚了金丹大妖一身的精华。

    苏铭一口吞下去,运转大威天龙印,结果那道龙形虚影只是凝实了一分,没有太大的用处。

    还是太少了啊,苏铭轻轻一叹,得找个机会去东海屠两条龙,沐浴龙血才能真正练成这门神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