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第四十七章 翠玉芽茶,托付重任

时间:2021-12-19作者:血浮华

    陈法玄来到榻上,跪坐在苏铭对面,一双眼略带审视与惊叹。

    闻言,苏铭面露疑惑之色,“陈大人谬赞了,贫僧不过一介散修,当不得如此称赞,只是,大人所说的地榜第二是何意思?还望陈大人为贫僧解惑。”

    “国师一心修炼,不问俗事真是令我羡慕啊。”陈法玄蔚然一叹,感慨万分,只是这份羡慕转瞬间就消失不见,国事艰辛,由不得他置身事外,潜心修炼!

    “国师有所不知,这地榜乃是修仙界一个名为风满楼的宗门排列的,此宗门以风媒传信之术为业,罗列了天地人三榜,天榜排列元神大能,地榜排列元婴真人,人榜排列金丹修士,以战力排行,而地榜则修仙界中战力最强的前十名,同时也是最有希望达到元神境的修士,数百年来,虽然偶有偏差,但大多八九不离十。”

    “不过,今日一观,这风满楼也不过如此,凭借国师的修为天赋,怎可屈居地榜第二,依我看,应该是第一才对啊。”早在看到苏铭的第一眼,他就察觉此人的修为乃是半步元神,离元神境界只差渡天劫。

    而且,若非此人刚刚突破不久,恐怕自己也看不出来他的真正修为,只是,当初登天梯的时候他还是元婴大圆满,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就踏入半步元神,此等修行速度,令人惊羡。

    乍闻此言,苏铭内心一惊,随即便想明白了,自己刚刚突破不久,而且未做掩饰,也怪不得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况且,眼前这位可不是什么简单货色,而是大周玄镜司的掌镜使,见多识广,能看出来也不奇怪。

    他轻轻一笑,不做反驳,信手一招,“来人,上茶!”

    话音落下,从隔壁房间走出一位娇俏的侍女,她捧着茶具,步履轻盈优雅,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严格训练。

    这侍女是神武帝赐下宅邸的时候一并送的,苏铭也没有拒绝,毕竟这么大的宅院,总得有人照料。

    身为修士,总不能事事亲为,白送的侍女,不用白不用,有这么几个漂亮痴女伺候,也能养眼,他总不能让忘尘和尚伺候自己吧。

    “咕嘟,咕嘟,咕嘟!”

    红泥小炉上铜壶中传出沸水之声,将茶具放好,她婀娜起身,缓缓跪坐在榻上,长裙之下腰臀叠加形成一道美好的曲线,只是在座的两位大佬都无心观赏,而是暗中观察对方,希望对方先开口。

    侍女目不斜视,伸出纤纤玉手,摆好茶盅,青花纱裙下,曲线玲珑,麝香幽幽。随后打开敞口瓷瓯,小心地倒出少许,放到茶盅里,

    从茶盘上取下细脖大肚的小铜壶,微微倾斜沸水自壶口吐出,形似白线,倏尔拉长,精准地落入茶盅里。

    “哗啦啦!”

    翠玉芽茶经过这十开沸水一冲,清光萦杯,香气扑鼻,陈法玄低头一看,茶水色如山窗初曙,又像新吐绿芽,嗅在鼻间,吹气胜兰,沁入肺腑。

    苏铭微微一笑,“陈大人,请!”

    “好茶,沸水十煮,去其铜气,却不伤茶叶之精华,难得,难得!”

    陈法玄只是抿了一口,就觉得名不虚传,那种不可思议的香气缠缠绵绵,透过五脏六腑,好像在体内生根发芽一样。

    再次轻啜一口,赞叹不已,“真是好茶。”

    陈法玄品着香茗,神清气爽,飘然欲仙,赞叹道,“此茶乃是扬州贡品,每年只得三斤,没想到陛下竟然舍得将此灵物赐给国师。现在,也只有在陛下和国师府,才能喝到这么有滋有味的翠玉芽茶。”

    不多时,一杯饮尽。

    侍女提起铜壶,,纤腰微弯,清澈如碧的茶水自壶口流出,拉成一道玉线,落入茶盅里,香气再次溢出。

    一连喝了三杯,陈法玄只觉口齿生津,神魂舒爽,都有些飘飘然了,这时,他方才开口:“国师,这次在下前来拜访,是有要事相求,我想将京城的守备交托于你。”

    “国师一心修炼,自然不知最近发生的事,现如今,北方有变,不日,我将启程前往北方,地方州郡爆发妖鬼之乱,玄镜司的禁卫大多调派出去,所以,这段日子,京城守备空虚,还望国师暂缓修行,替我守卫京城,陛下那边,我也会替国师言明。”

    “不知国师意下如何?”说完,陈法玄目光炯炯的看着苏铭,面露恳切之意。

    乍闻此言,苏铭喝茶的动作一滞,随即将茶杯放于案上,这个问题,其实在陈法玄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没了悬念,万一京城出事,作为大周国师,得道高僧,他还能袖手旁观不成?

    虽然事实如此,但苏铭可不会如此轻易地答应了他,否则他这个半步元神,未免也太廉价了。

    “阿弥陀佛,虽然贫僧正在修行的紧要关头,但既然陈大人开口了,事关京城安危,贫僧又岂会袖手旁观!陈大人放心便是,你安心去吧。京城,有贫僧在,必不让宵小扰乱帝都安危!”苏铭道了一声佛号,面露慈悲,言语中满是凛然大义。

    听到苏铭亲口允诺,陈法玄似是松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一丝笑意,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放在案上。

    玉瓶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光泽,上面篆刻着奇异的符文,应该是一种异宝。

    “国师高义,在下感激不尽,此瓶之内盛装着真龙精血,乃是昔日玄镜司于东海之畔斩杀四海真龙所得,此物就赠予国师,还望国师慎重使用。”

    “告辞!”

    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陈法玄便起身离去,雷厉风行,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苏铭望着桌上的玉瓶,挥手将其收入储物戒中,然后传音给忘尘和尚,“替我送送陈大人。”

    阁楼外,忘尘和尚缓缓睁开双眼,打开房门,陈法玄刚好从楼上下来,见到忘尘和尚,点点头,随即大踏步离开,忘尘和尚连忙跟在他身后,将他送出国师府。

    等到陈法玄的身影消失,国师府的大门才缓缓关闭。

    街道一侧,陈法玄露出身形,望着国师府,“普渡慈航,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