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第四十八章 你来我往,各自观望

时间:2021-12-19作者:血浮华

    其实,陈法玄这次来国师府,主目的不是为了请苏铭出手,而是想见此人一面,探探他的底细,当然,一个半步元神的帮手,不用白不用。

    虽然此人被封为国师,承大周气运,但是在看到此人半步元神的修为之后,他便放弃了试探。

    半步元神的修为,只要渡过天劫便可成为元神大能,即使在修仙界中,元神大能也不过双掌之数,而且,那些大能多为潜修之士,若普渡慈航成为元神大能,定能大涨朝廷声势,震慑八方宵小。

    况且,就算此人非善类,身负朝廷气运,也无法做出损害朝廷之事。

    ······

    皇城,养心殿。

    老皇帝坐在龙榻上,披着裘衣,正在闭目养神,一旁有宫女正在给他揉着大腿。

    突然,一道漆黑身影凭空出现在大殿中,来到他身侧耳语,说完之后,那黑衣身影便消失不见,好似梦幻泡影一般。

    良久,老皇帝才睁开双眼,挥挥手,一侧的宫女躬身一礼,便垂着身子后退离开。他抬起头,目光似是穿透了宫殿,直射到皇城上空的气运神龙身上,“半步元神,倒是出乎朕的意料,若是能到元神之境,朕就更放心了。”

    随后,老皇帝不知想到了什么,望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千里江山图,喃喃自语道:“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会做如何选择?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言语中带着几分莫名之意。

    ······

    太子府。

    太子李念正在书房中看书,在他身后的墙壁上,一副松鹤延年图正散发着微光,隐隐可闻松香鹤鸣之声,万古长寿。

    不知过了多久,李念感到一股疲倦之意,放下书本,揉了揉眉心,而这时,一个白面书生走进书房,恭声道:“太子殿下,玄镜司掌镜使陈法玄离京了。”

    “嗯?离京了?难道又出了什么大事?”李贤从座椅上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同时也在思考陈法玄离京之事。

    “殿下,如今陈法玄离京,玄镜司禁卫奔赴个州郡,京城守备空虚啊。”白面书生缓缓靠近,似有意似无意的说道。

    忽的,李贤摆摆手,丝毫不为所动,“孤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白面书生还想说什么,但见到李贤面无表情的脸色,心里陡然一惊,连忙告退。

    而李贤则望着他离去的身影,眸中浮现出若有所思之色。

    “各地爆发妖鬼之乱,陈法玄被迫离京,这两件事绝不是偶然,一定有人在暗中算计,这次三司巡守地方,一定能查出蛛丝马迹,只是······”想到这里,他露出一个自嘲的表情,“查出来又能怎样了?难道父皇还能立刻驭龙宾天不成?”

    作为当了六十年太子的人,他深深知道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究竟有多厉害,他和二弟之间的争斗,不过是他一时的游戏而已,甚至连朝堂格局,也不过是他一手促成的棋局,就连他自己也不过是一枚重要一点的棋子,这一点,他在当年就已经明白了。

    所以,就算是京城守备空虚,李贤也不会轻举妄动,现在这件事已经露出些苗头了,他还是少参与为妙,一心闭门读书,才是最好的应对。

    这些年,他也想清楚了,那个人不到最后,是不会把手上的权利交出去的,只要他耐心等待,暗中积蓄实力,只要他牢牢占据着占据大义名分,待他百年之后,那个位置一样是他的,何必急躁行动,得不偿失。

    另外,李贤眼中闪过一抹冷色,“把那个人解决了,收尾收拾干净!”

    “是!”房间内,一道微不可查的声音响起,随即,在李贤身后,一道影子缓缓消失不见。

    那个白面书生虽说是他的幕僚,也是他的心腹之一,若是以往,他或许会意动,只不过近期,他已经想明白,不再奋力抗争,转而韬光养晦,积蓄实力。

    此人不会不明白,之前也是如此劝说的,但现在,明知不可能,却还要极力劝说,分明就是包藏祸心,早已背叛他,因此,只能送他上路了。

    ······

    齐王府,卧室内。

    靠窗之侧,摆着一只鎏金兽首香炉,里面焚烧着龙涎香,烟气袅袅,凝而不散,和花香搀和在一起,在整个房内形成一种朦朦胧胧的景象,更增添了几分旖旎的气息。

    口鼻满是香气,人若在梦中。

    屋内,是足可以睡三个人的床榻,悬着鸳鸯戏水的的帐纱,似透非透,隐隐可以看到,两个人叠交织在一起。

    待天拂晓的白光照在窗棂上,寸寸而入,照出层层的霜色,动静才平息下来,然后在娇媚的低声中,一只白藕般晶莹的玉臂伸出,将纱帐拢起,挂在月牙钩上。

    “殿下,该起床了!”

    床上一片狼藉,薄被之下,滑腻雪白的香肩露在外面,女人面色酡红,眉宇间满是春色,玉颜几乎要放出光来。

    在她身侧,李念打量着她,面上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

    “不急,美人儿,咱们再大战三百回合!”说完,他又将被子掀开,扑了上去,顿时又是一场激烈万分的战斗······

    夜晚,李念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床榻上,早晨才神采奕奕的女子此刻已经成了一滩软泥,手指都酥软发麻,难以动弹。

    “美人儿,待会儿会有下人送来吃食,你稍作歇息,咱们隔日再战!哈哈······”李念看着她慵懒无力的模样,哈哈一笑,转身离去。

    这个女子武道修炼不凡,身体甚至超过很多修道人,那种力量和柔韧性,让人百玩不厌,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承受得住他的征伐,若非她不堪鞭挞,他真想再大战个几天几夜,谁让他的武道修为太强,想要尽兴一次,都要花很长时间。

    书房内,李念坐在书桌前,看着手上的信报,眉头微微皱起,“死了?真是可惜了。传令下去,按兵不动,密切关注各地平乱事宜,若有变故,立刻上报!”

    “是,殿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