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 第七十一章 杀人灭口

时间:2022-01-04作者:血浮华

    昏暗的房间中,点点烛火映照,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药味,其中还夹杂着点点血腥,一众身着黑衣的甲士瘫坐在地上,他们气息低迷,脸色苍白,身上或多或少都用纱布裹缠。

    但即使是受伤了,他们依旧散发着剽悍铁血的气息,就像是受伤的狼群一样默默舔舐着伤口。

    突然一道怪异的鸟叫声响起,三长两短,房间内几人迅速站起身,互相对视一眼,将手指放在唇边,同样一道怪异的鸟叫声以一个奇异的频率传荡,门外再次响起另一种鸟叫,这才有人将房门打开。

    随后,一道影子闪入房间,房门再次关闭,原来,他便是在养心殿向神武帝禀告的暗卫。

    “将军,怎么样了?”角落里,一个身形瘦削的黑衣甲士连忙问道。

    进来后,他扫视大家一眼,发现他们的伤势暂时止住,这才开口:“这件事陛下已经知晓,事出有因,责任并不完全在我们,陛下并未处罚,大家可以放心了。”

    “呼~这就好,这就好。”听到他的话,房间里的众人顿时松了口气,暗卫乃是陛下的贴身侍卫,皇权特许,百无禁忌,但同样的作为直属皇帝的秘密军队,保密以及惩罚手段极其酷烈。

    “轰!”

    一道惊雷炸响,刚刚还是圆月高悬,眨眼间就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哗哗落下,将空气中的血腥味一扫而空。

    不只是这一间屋子,整个宅院的其他房间也躺着许多黑衣甲士,只不过他们的伤势严重得多。

    然而黑夜中,一队队黑衣甲士踏雨而来,他们来到宅院前,二话不说,直接抬起了手上的弩机。

    “咻,咻,咻!”连绵箭雨破空而来,劲弩攒射!

    一句废话没有,也不在意有没有其他人,会不会误杀,直接就是强弓攒射!

    赤裸裸的冷酷强硬!

    这便是神武帝的暗卫,以前是他们这样对别人,现在轮到他们自己了。

    院子里,守卫的黑衣甲士们第一时间发觉不对,发出了示警信号,然而,还未等他们出门,便迎来了弩箭攒射。

    大周特质的破甲弩,专门针对身着铠甲的军队,向来都是他们的大杀器,现在他们却反而被自家的利器所伤。

    随着弩箭落下,房屋,墙壁,瞬间被射成了筛子,躺在房间养伤的黑衣甲士们来不及躲避,瞬间被射成了刺猬。

    来不及救援那些伤重的同僚,这些还能动弹的黑衣甲士们借助地形不断躲避着弩箭攒射,“兄弟们,快逃!陛下要灭口!”

    一人愤怒的吼道,事已至此,他们又怎么会不明白,这是陛下在灭口,但尽管他们在加入暗卫前就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的时候,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坐以待毙。

    一轮轮攒射之后,另一队黑衣甲士陆续进入宅院,开始补刀,一阵厮杀过后,一切都安静了。

    “启禀将军,一共一百二十人,均已处置完毕!”

    “收队!”

    “是!”

    ······

    他们迅速离去,只剩下一百多具尸体倒在血泊当中,但诡异的是,住在周围的人似是完全看不到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一会儿,大火燃起,将一切都吞噬干净。

    不久后,他们的家人会得到极为丰厚的抚恤。

    在另一条街道中,一个穿着青色士子服的中年书生望着大火燃烧的场景,摇摇头,随后收回了目光。

    ······

    虽然老皇帝极其气愤,但往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上朝,处理政务。

    朝会上,大臣们不断上奏,共同廷议解决问题。

    忽然,坐在龙椅上的老皇帝打了一个呵欠。

    殿下,内阁首辅张道之见到这一幕,眸光一凝,似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睛,不经意间再看一眼。

    与此同时,他身上状若麒麟的气运凝成伞盖,顿时,他看的更清晰了,陛下脸上出现了皱纹,他又变老了。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抹,但张道之还是看见了。

    只是确定之后,他便收回目光不敢再多看,即使心中有无数疑问,但他依旧憋在心里,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不多时,神武帝再次打了个呵欠,这次,他没有再看,殿下朝臣们争论的声音停顿刹那,然后继续。

    近半年以来,神武帝在朝堂上都是神采奕奕,精神矍铄,从未有过任何疲态,但今天好像有些不同了。

    ······

    下朝之后,神武帝回到养心殿,退去朝服,没有批改奏折,而是将书架上的铜镜拿到身前。

    锃亮的铜镜清晰地映照出他的面孔,依旧是那样红润健康,生机勃勃,突然,他瞪大眼睛,摸着自己的眼角,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放下铜鉴,在脸上揉了一通,然后再次照镜子,然而,那抹鱼尾纹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深深的扎在他心里。

    顿时,他握着铜鉴的手都有些发青,开始颤抖起来,“你们,都该死!”低沉的声音,蕴含着决然的杀机,大殿内的空气都顿时冷了三分。

    “嘭!”

    心中的怒火不断燃烧,他一把将铜镜甩到地上,圆圆的铜镜撞在地毯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随即顺着力道滚了出去,直到撞到一只纤细轻盈的小脚,这才停了下来。

    随后,一只洁白纤细,柔弱无骨的小手将铜镜捡起来,铜镜上顿时映照出一张年轻美丽的面孔。

    她正是神武帝的爱女,永安公主。

    “父皇,您这是怎么了?先消消气。”见到父皇一副面色不虞,怒气冲天的样子,她连忙上前,轻抚他的后背,想要抚平他的心气,平息他的怒火。

    然而,此时的神武帝已是怒不可遏,对于他而言,长生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本来,他已经垂垂老矣,但随着身上的气运之重消去了部分,令他沉疴尽去,重返青春。

    但现在,他却又变老了,一前一后的落差,怎么让他受得了。

    此刻,再看到自家女儿那娇艳年轻的面容,更是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他一把推开永安公主,不住地怒吼:“滚!都给朕滚!”

    面对盛怒的父皇,永安公主吓得连忙离开了宫殿。

    就在大殿不远处,她碰到了一个人。
小说推荐